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五章 淫僧的魔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淫僧的魔爪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次的仙帝宴,可以說是歷年來最失色、最沒味道,卻又最引起流言的一次,打一開始,青武仙帝就退席沒有主持,不知去了哪裡,跟著,病僧也不見了,人們聯想到先前青武仙帝預告,將贈予厚禮的話,都在暗自揣測,這兩人會否在「拆禮物」的同時,達成什麼秘密協議?

自須彌佛子閉關不出后,青武仙帝、龍虎天君之間的煙硝味,雖然相關人士盡量淡化,透過各種宣傳掩蓋,不讓閑言碎語傳出帝京,但帝京內,百官都是明眼人,哪個不是心裡有數?

之前佛子不出,兩大巨頭相互制衡,情勢僵持,無可打破,但現在女爵回到帝京,又來了一個病僧,仙帝這邊的砝碼一下加重,會否在攘外之前先行安內?

這兩個人不露面,就增添了人們的想像**,而作為宴會大亮點的獨孤公主,又遲遲不現身,更讓人懷疑,會否這三人正在一起密約?如果是,等一下當這三人現身,恐怕就要有驚人的聯合宣告。

過了不久,當青武仙帝、白袍病僧連袂現身,席間文武眾臣心裡「喀登」一聲,覺得自己所料無差,帝京大勢恐怕要有什麼變化了。

「眾卿,值此危難之刻,朕有一個好消息要宣布。」

青武仙帝撫著鬍鬚,對著群臣大笑,底下文武眾臣心中忐忑,都有預感,這個「喜訊」炸下來,恐怕有人要難以承受,特別是那個病僧還站在仙帝旁,笑得……非常不懷好意的模樣。

「劍公主雖然是朕的侄女,卻是朕不可多得的掌上明珠,她長年在外征戰,終生大事一直被耽擱下來,朕每每思之,晝夕難安,內心有愧,但今日……」

青武仙帝道:「終於出現了一位頂天立地的奇男子,配得上劍公主,更能在大鑄之前,了卻朕的一樁心事……朕當堂宣布,將劍公主許配給……」

一句話說出,忽然停頓,青武仙帝皺眉望向溫去病,意識到忘了問名字,都已經要當眾宣告了,如果還說是「病僧」,成何體統?還俗娶親,總也該有個俗家姓名,偏偏剛剛忘了問。

溫去病也一臉尷尬,光顧著談條件、講好處,偏偏就忘了這個關鍵,現在臨時要取個假名,腦里也沒什麼主意,總不能又說是賈俊彥?還是放肆用個溫去病的本名?

不過,還沒思考出答案,底下群臣已經倒抽一口涼氣,雖然話沒說清楚,可一君一僧的眉來眼去,意思非常明顯,劍公主的婚配對象,竟然就是這個和尚?

雙方同為五絕頂峰,比起什麼王孫公子、皇親國戚,這無疑更為相配,是真正的「門當戶對」,然而,這也是荒唐透頂的一樁聯姻,不曉得多少文武重臣在底下顫著嘴唇,想提出相同的異議。

……陛、陛下,那個人……是個和尚啊!

……怎麼兩個人才走開談了一下,事情就變成這鳥樣了?這和尚是聽說仙帝將公主許婚,就立刻願意還俗了?好……好低劣的人品!

……陛下是承諾要送厚禮沒錯,但厚禮原來是劍公主?這樣子把劍公主出賣了好嗎?她是人族當前最耀眼的一顆明珠,就這麼把她賣給這淫僧,憑什麼啊?

溫去病看著底下眾人的表情、眼神,非常清楚他們的質疑與牴觸,不過,橫豎自己打的主意,是進完封禁空間后就跑路,連洞房花燭都待不到,誰還管他們的牴觸情緒啊?哪怕有人跳出來公開反對……

「且慢!我不服1

一聲怒喝,打破了全場的沉默,所有人紛紛回頭對望,想知道到底是誰如此大膽,當眾挑釁仙帝的詔令。

雖然劍公主在帝京有很多的仰慕者,還都是王公貴人,但無論哪個,好像都不可能有膽子去挑釁仙帝,那……除了這個忽然跑出的淫僧,又從哪裡跑出來了一個勇者?

所有的目光循聲回看,映入眼中的,則是另一幕無法理解的景象。

快速跑入廳堂的,是一男一女,男的軍裝勁挺,女的美貌傾城,簡直是一雙金童玉女跑了進來,但這位沒人叫得出名字的青年將軍,卻一臉怒容,衝進來就直接喊了一句。

「這件事我不答應1青年將軍怒指溫去病,「想要娶公主,先和我打過一場,贏不過我,一切休想1

局面生出莫名變化,溫去病一下沒認出挑戰者是誰,剛想反唇相譏,就看到龍雲兒被那青年將軍牽著手,一臉尷尬地朝這邊看來,對上了自己的目光,略帶膽怯地伸手搖了遙

這下,溫去病認出人來了,揚了揚眉毛,覺得這位搶生意的對頭,還真是有些奇怪,這種場合特別穿男裝、扮男人樣,該不會真有什麼問題吧?

青武仙帝一下沉吟,也認出了獨孤劍,他倒不認為這有多大的麻煩,因為這位侄女的個性,他再清楚不過,但如何讓她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這才是當務之急……

這回的仙帝宴,以一個莫名其妙的結尾告終。

一度劍拔弩張的場面,被青武仙帝簡單化解,他對身旁的宦官低語幾句,宦官露出驚訝的表情,往下走到青年將軍身旁,也耳語一陣,青年將軍表情震驚,如遭雷擊,跟著,瞪了溫去病一眼,轉身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龍雲兒則擔心地追了過去。

來打斷宣告的人跑了,青武仙帝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揮了揮手,讓眾人繼續歡宴,自己則轉身離去,而另一個焦點人物病僧,也在眾人注意到之前,不聲不響地溜了。

宴會雖然繼續,可經過這番擾亂,人人已無心於此,各種流言在宴席上爆發,一開始人們紛紛說,青年將軍是劍公主的仰慕者,因為所愛被奪,憤然衝撞仙帝,衝冠一怒為紅顏。

「……不只是這樣啊,我聽說啊,那個青年將軍是劍公主在外結識的愛侶,這趟兩人一起回到帝京,就是來向仙帝請求許婚,結為連理,哪知道,唉……陛下棒打鴛鴦啊1

「劍公主心有所屬,陛下怎能將她當禮物送出?這也太令人寒心了,棒打鴛鴦,這非英主所為1

「噓!別亂說話,陛下是英主,不可背後妄議!我聽說,是那個無恥淫僧,覬覦公主的美色,主動向陛下進了讒言,陛下為其蒙蔽,才作錯了這個決定。」

「哼!這個淫僧,太無恥了!既然是佛門中人,為什麼還想著還俗成婚?五絕高人怎麼會跑出這種人物?人族之恥1

討論的人們,你一言,我一語,在彼此的交談中,漸漸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故事來,陰險的淫僧如何蒙蔽仙帝,向赤誠護民的女爵伸出魔爪,拆散鴛鴦。

特別是劍公主與青年將軍的凄美愛情,尤其讓那些官家小姐眼眶濕潤,聽得如痴如醉,充滿幻想,尤其是那位青年將軍不惜為了愛情,當眾頂撞仙帝,這樣的對愛執著……真恨不得過去,給他一點安慰。

整個仙帝宴的後半段,這些流言蜚語所編織的愛情故事,成了熱議焦點,如果讓這些討論持續發酵,不但溫去病辛苦營造的高僧形象,宣告完蛋,整個人族的未來,也將隨著集體智商的瘋狂降低而毀得徹底,幸好,不是什麼人也蠢成這樣,帝京百官中仍有能人,至少……有明眼人。

一個消息不聲不響地迅速傳開,那個青年將軍的身分被查出來了,來自宮內的消息,青年將軍不是別人,正是改了男裝,又稍稍改扮后的劍公主!

如七彩氣泡般的瑰麗流言,瞬間被戳破,仍在熱衷於流言的人們,灰溜溜地閉上嘴,討了個大大的沒趣,話說不下去,也沒興趣再喝什麼酒,就這麼灰頭土臉地散去。

「……真是……無妄之災啊1

住在驛館里最好的**院落中,溫去病負手背後,抬頭望天,「好不容易才扮高僧,營造出這麼好的形象,結果一下又變成淫僧了。」

「溫家哥哥不該只顧著自己,你的這個婚約。如果別有意圖,那將置劍公主於何地?」

龍雲兒道:「溫家哥哥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你,可名節對女兒家的重要,請你在作什麼之前,要在心上想一想。」

一直以來,龍雲兒是溫去病最堅定的支持者,此刻的用詞雖然委婉,卻已是她未曾有過的反對與質疑,讓溫去病聽了也好奇心起,回過頭來。

上下端詳,溫去病發現龍雲兒鼓著腮幫子,一副氣呼呼的模樣,像個發著火,據理力爭的孩子,這樣的美人薄怒,著實是另一種令人心動的風情。

溫去病想了想,道:「妳在生氣?」

被這麼一問,龍雲兒一怔,意識到自己的態度,連忙把頭轉過去,低聲道:

「沒有。」

「沒有?還氣鼓鼓的呢,妳為什麼生氣?」

「……我都說沒有了。」

龍雲兒臉一直轉過一邊,不願與溫去病目光相對,但怒火未消的模樣,任誰都看得出來。

溫去病笑道:「好吧,妳生氣,是因為我在這場婚事中別有用心,那如果我真心誠意,沒有別的意思,是真的想成親呢?」

像是被雷打中,龍雲兒聞言,一下轉過面來,瞪大眼睛,在自己意識到之前,淚水直接滾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