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第六章 直面情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直面情感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溫去病自認懂得看人,目光銳利,所以當龍雲兒反常地賭氣,使起了難得的小性子時,自己很快把握到她真正不滿的地方,開了嘲諷術。

……妳為什麼生氣?是為了她的名節受損?還是私心作祟?

這個嘲諷,純粹是本能反應,就像在戰鬥中看到了敵人破綻,直接就一槍開過去,但……小聰明與大智能的分別,也就在這裡,小聰明只顧眼前效果,大智慧……會著眼全局,至少……會看看這效果是不是自己要的。

當看到龍雲兒站在那邊,眼淚一下滾落,溫去病一怔,曉得自己耍笨,捅著馬蜂窩,挖出的這個坑,恐怕要把自己給埋了……

美人垂淚,而且還是這樣令人心疼的一個大美人,任何一個有起碼智商的男人,都該在這時候有動作,上去哄哄這位美人,或是遞上手絹,擦去眼淚,讓人家別再落淚了。

溫去病沒有動。

就因為自己有著起碼的智商,知道這麼作的後果,所以反而不敢動,雖然,此刻自己懷中正有一條質地上乘的手絹,浸泡過同樣質地上乘的迷香,無色無味,如果遞出去拭淚,瞬間就能搞定這場面……

但自己不能,因為這女孩……不是赤壁大街上那些只惦記著自己囊里金銀的女人,不是那些居心叵測,只想從自己身上挖秘密的女人,她想從自己身上得到的……基本都是與她根本沒關係的東西,像是……自己的平安、健康與幸福……

正因為如此,自己今日才感到為難……

「……其實呢,那個婚約是假的,就像妳想的那樣,我確實別有用心,青武老兒給我整了個大麻煩。」

「我知道1

龍雲兒一面抹淚,一面點頭。

蘭心慧質,她在淚水滾落出來的一瞬,就已經明白過來,以溫去病的個性,在主世界不可能成親,又怎麼可能跑到大荒西朝來,忽然大解放,想要成家立業了?即使真要成家,又怎麼可能挑中獨孤劍?這兩人的個性,根本是天秤兩端。

對一個近乎無懼的男人,被什麼事情給脅之以力,那也是不可能的,那最大的可能,只有誘之以利了,青武仙帝如果開出什麼難以抗拒的大利益,以他肆無忌憚、不擇手段的作風,達成婚約沒什麼不能理解的。

這些事,先前也隱約料想得到,所以才會不開心,但哪知忽然情勢急轉直下,現在……成不成婚已成其次,最重要的,是這一層終於捅破的窗戶紙……

「……嗯,妳知道。」

溫去病點點頭,素來給人機智印象的他,現在給人的感覺卻異常笨拙,在這個似乎說什麼都不對的情境,他的心情也未能平復,仍未決定自己該說點什麼。

幾分鐘后,溫去病嘆了口氣,沒有看龍雲兒,自顧自地坐到地上,像自言自語地道:「當初帶妳回到港市,有很多理由,最直接的一條,就是不得不如此,因為妳的屍龍血脈被激活,已成為你們龍家必除的目標,如果放著不管,不是被他們殺掉、封印,就是成為其他野心家手中的工具……」

「……知道,雲兒一直……很感謝溫家哥哥。」

輕聲說話,龍雲兒來到溫去病身旁,靜靜地坐下。

「後來……一堆事情是最初沒想到的,我想得少了。」

回憶最初,溫去病不覺惘然,或許當初就不該傳龍雲兒武功,那樣就不會把她一直帶在身邊,直接把她留在溫家,或是送到海外,別存著讓她來「馴化」香雪的念頭,後頭就不會有這麼深的牽扯……自己從來就沒和哪個女人這樣……

「妳到溫家來以後,我生活起居基本都是妳在打理,還連香雪的份也一起,連做飯也常常是妳來,妳做得很多,但妳應該知道……我沒把妳當……那個。」

說得拗口,溫去病啞然失笑。簽的是奴隸契約,做的也是管家工作,自己要說不是那種關係,難道要說自己一直當她是親妹妹一樣嗎?這話……誰信啊?

男人與女人的相處,時間長了,不是越來越看不順眼,就是相互受到吸引,她不但樣子很美,守禮知進退,還完全是奉獻型的,一心一意跟隨,總想著讓自己好,隻字不提回報,估計心裡連想都不敢想……這些自己都看在眼裡,人非草木,孰能無動?但……

「雲兒一直記得和哥哥的約定,價值一萬金幣呢。」

龍雲兒自嘲地笑了起來,等了幾秒,看溫去病沒有繼續說話,主動開口,遲緩卻堅定地道:「雲兒……希望知道溫家哥哥是怎麼想的?」

說話的時候,耳根子一下紅透了,雖然自知沒資格問這一句,但自己還是希望知道這個男人的想法……

「我的想法?」溫去病頓了頓,「什麼想法?」

看這個男人仍在裝死,龍雲兒忍不住輕嘆口氣,手放上他的肩膀,不輕不重地按揉,想藉此讓他肩上輕鬆一些,「想知道,溫家哥哥對自己的感情,有什麼想法?你和武帥好像……」

「喔,蒼霓礙…」溫去病苦笑道:「她是個絕頂的好女人啊,加上最近的累積,恐怕就快要邁入天階了,配我是可惜了……」

龍雲兒問道:「都說武帥當初追你追得很猛,她那麼優秀的人,哥哥你一點也不心動嗎?」

「說不心動是假的,她是當時星榜的第一美人耶!妳知道那是什麼概念嗎?

星榜的第一美人,不是日榜月榜,是貨真價實的年輕美少女,能把到這種馬子,臉上超有光的,更何況是被她倒追,簡直爽死!山陸陵只是外表像石頭,妳當我連心也變石頭了啊?」

溫去病的回答,著實嚇了龍雲兒一大跳,估計這些話武蒼霓從來也不知道,如果曉得,以她善於用兵的手段,肯定是一通猛攻,不惜代價把敵人陣地拿下。

「那……為什麼你沒有接受呢?碎星者並不禁婚嫁啊,你們如果在一起了,肯定是神仙眷侶的1

「唉,神仙個鬼,眷侶條毛啊!那時,她看我是威猛的大叔,我看她是神氣的大姊姊,彼此眼裡的形象與心態都不對,怎麼相處?妳看過成天帶著假面具,沒一句真話的神仙眷侶嗎?」

溫去病嘆道:「山陸陵的存在,牽涉到無窮人心愿力,知道真相的人越少越好,我不可能告訴她,她後頭也不知怎麼了,開始猛查我的出身過去,搞得我也成天緊張,與她疏遠……最終我也想明白了,她想追回家的人是山陸陵,是那個沉默如山,一心熱血為蒼生的鐵漢,不是那個心思多多,整天腹謗,血從沒熱起過的陰暗少年……我們兩個是兩條平行線,自始至終就沒交接過,她嫁給樵峰,我很替他們兩個高興。」

「是真的高興?」龍雲兒遲疑道:「沒有不舍或者難過?」

「從來就不是我的東西,怎麼能算失去?當然也不會難過……好吧,或許有那麼一點吧。」溫全他們兩個很相配,這次西北重遇,看她過得挺好,我也就能釋懷了……人嘛,誰沒有一兩段過去感情?但既然過去了,也就過去了。」

溫去病說得雲淡風輕,龍雲兒卻不做如是想,因為溫去病這些判斷的大前提,是武蒼霓已經把這些過往放下,但自己在西北所見,武蒼霓……似乎並沒有放下,對山陸陵……她好像……

「那……以後呢?我是說,溫家哥哥後頭……」

「後頭……我這樣的身體,今天吃飽不知明天事,哪有什麼後頭?雖然說透過近期的各種修復,好像命可以長一點了,但也沒到可以高枕無憂想未來的程度,更何況……」

溫去病苦笑道:「我身邊、手邊有多少事,妳應該都看在眼裡了,妳覺得我還有那個時間與心情,去想什麼個人感情嗎?」

龍雲兒點點頭,放在肩上按摩的手未停,卻沒再繼續說話。溫去病感察著她的情緒,忽然發現一點異常。

……她素來內向,情感深蘊,有什麼話不會輕易說出口,但今晚都已經到了這個邊上,她都來問自己的終生大事了,到了這裡,卻沒有再進一步是為什麼?

……原本以為是她怕羞,但或許不只是如此,她在自身的情感上,還有著別樣因素,讓她裹足不前?

心隨念轉,溫去病脫口道:「對了,妳姊姊……」

三個字彷彿魔咒,龍雲兒的動作瞬息僵凝,像是做賊當場給事主拿到,這個不正常的反應,或許可以用一個理由來解釋。

「……我是不願意這樣想啦,但妳該不會認為……」溫去病轉過身來,「我到現在還心裡想著她吧?」

回身瞬間,從碧發麗人眼中的負罪感,溫去病把握到了龍雲兒的想法,更終於明白她一直以來的反常。

雖然自己從沒那樣想過,可這個家庭、道德感極重的女人,心裡似乎背負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理解的重擔。

一方面,她對自己的情感,就連瞎子都能看得出來;但另一方面,她顯然也沒能找到雙方關係的定位,有一種搶了姊夫的負疚感,因此勇於付出,卻不求回報,甚至……還很怕得到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