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七章 那日方始我非我(周一求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那日方始我非我(周一求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去病淡然回望,龍雲兒一度壓住的眼淚,直接掉了下來,顫抖的聲音,像是即將崩潰的堤岸。

「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姊姊……溫哥哥和姊姊本來應該是一對的,我、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喜歡上你了……」

「這個……考慮到我個人各方面的優秀,其實也無可厚非,不是妳的錯。」

溫去病苦著表情,試圖讓這個有時候拗得很的女人,心裡多少能好過,但這一下哭泣,緊繃的心情整個潰堤,連話都說不下去,龍雲兒抱住溫去病脖子,一下子哭得唏哩嘩啦的。

「別哭,別哭……唉呀,妳真是一點都長不大啊1

險些被龍雲兒的大力一抱撞倒,溫去病摟住懷中哭到顫抖的嬌軀,輕撫著她的後背,不住柔聲勸慰,一面為著迅速被打濕的肩頭而苦惱,一面……忽然生出種很怪異的感覺。

沒有半分綺念,自己忽然回想到許久之前,還是個小鬼,仍在龍府的那時候,自己和龍仙兒常在花園裡玩,四、五歲的龍雲兒也愛跟,但從不敢靠近過來,總躲在柱子後頭,探出紅通通的小臉,像窺探新世界那樣,投來既羨慕,又膽怯的期盼目光。

如果招手要她一起過來玩,她就會在柱子後面拚命搖頭,死都不敢走出柱子來,催得太緊,她太過緊張,就直接在柱子後頭嚎啕大哭起來,把自己給嚇到。

「……我剛剛想起來,妳以前總愛躲柱子後面,叫妳出來妳就哭,有一次,我想去把妳揪出來,妳居然給我哭著跑走,我叫妳不要跑,妳就給我閉著眼睛亂跑,最後掉到池塘里去,頭還給我碰在假山上1

回憶過往,溫去病表情不由抽搐,那實在是很不愉快的記憶,不過,提起這段往事,龍雲兒的記憶也一下被勾起來,哭聲頓止,抽抽噎噎,嘴角漸有了一絲笑意。

「……我……我記得,還是溫家哥哥你跳到池塘里,把我撈出來的,我頭上流血,姊姊撕了手帕,幫我裹傷,我……超沒用的,就只是哭……」

龍雲兒的聲音,隨著思緒而起伏,當時的畫面,此刻清晰起來,飛速在眼前閃過。

……那時候,姊姊還在,溫家哥哥也在,他們兩個玩得情投意合,自己在後頭光是看,都能沾染到那份歡樂,也光只是看,就能讓自己緊張上老半天,那時自己總想,時間能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啊?

……這個男生,他為了自己,想也不想就跳進了都是爛泥的池塘里,將來他也會成為自己的家人,成為這個家的一分子,以後……大家會很開心、很幸福。

……為什麼時間不能停留在那一刻?為什麼姊姊和他沒有能夠在一起?又為什麼……自己偏偏就被他吸引,喜歡上他了呢?他應該是要成為自己姊夫的男人,那怕姊姊不在了,可說不定哪天,姊姊還會回來……

「妳知道嗎?我們還在碎星團的時候……」

溫去病的聲音,又一次把龍雲兒飛馳的思緒拉回來,「我們只作戰,從來不想什麼以後,因為別說明天,下一刻可能就沒命了,以後的事毫無意義,什麼說不定哪天、說不定這天的,想多了有用嗎?」

龍雲兒點了點頭,放開了手,緩緩坐好,道:「我懂。」

「妳懂才怪咧1看龍雲兒的表情,溫去病知道自己不說清楚不行了,「我啊,是不曉得妳怎麼看待那段過去啦,但妳如果以為,我是那種感情至上的痴心男,那就真搞錯了!在你們家的時候,我才幾歲啊,哪懂得什麼情什麼愛?和妳姊姊有訂過親是沒錯,但要說感情……最多就是玩得比較投契,連初戀都算不上啊,妳難道覺得,我和她會海枯石爛,至死不渝?妳故事看多了吧?」

「……難、難道不是嗎?」

「妳腦子裡都裝些什麼啊?都說有多深的愛,就有多強烈的恨,要是我真對妳姊姊有那種愛,當初早就殺上你們家,把妳全家都殺個乾淨了1

溫去病揮揮手,「現在,這事對我,只不過是一件不體面的童年往事,就像小時候尿過床一樣,意義僅此而已,妳的想法是怎樣我管不到,但如果還堅持把我當姊夫看,那就太讓人火大了1

聽著溫去病的話,龍雲兒怔怔出神,在些許驚愣后,開始迅速把這些訊息分解並且理解。

很顯然,這個男人是在告訴自己,他並非鐵石心腸,也不是像旁人所以為的那樣,對感情全不動心,無論是現在的自己、六年前的武蒼霓,他都是有被吸引過的,只不過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這些心動都被壓抑、擱置下去,沒有累積化為情動,那麼……

「明白了。」龍雲兒擦了擦眼睛,把一直混亂的心情理清,重新又回復那端莊靜雅,溫和自若的模樣,綻出了迷人的微笑,「後頭,雲兒會一直追隨著溫家哥哥的,就只是溫家哥哥而已,沒什麼別的關係。」

溫去病一笑,道:「前途茫茫未定,現在的我,承諾不了任何事,也不敢許妳什麼,這條路……不好走喔。」

「……只要能一直看著溫家哥哥,泡茶給你喝,做飯給你吃,雲兒就心滿意足了。」

龍雲兒認真說著,目光落向這個男人的肩膀,生出一個念頭,「這裡,可以讓雲兒趴一下嗎?」

沒有傻傻地等待回答,龍雲兒就將下巴靠了過去,放在那個肩膀上,趴靠住那個消瘦卻堅實的後背,感覺他的溫暖與氣息,儘管是瘦了些,卻異常地有力,彷彿連天塌下來都能撐住,給人異常的安心感。

……這是自己一生為止最大膽的「偷襲」!

……他沒有拒絕,就是認可了雙方這樣的關係,這可是連當年武蒼霓都未踏出的一步。

……能夠和溫家哥哥共同邁出這一步,真的太好了!

依靠在溫去病的肩頭,龍雲兒的俏臉上,儘是藏不住的幸福笑容,而基於這份幸福感,她也唯有在心裡向獨孤劍告罪……溫家哥哥肯定有他做事的正當理由,這回……自己沒法替獨孤公主抱不平了……

……這個晚上,對劍公主而言,恐怕是個不眠之夜吧?

誠如龍雲兒所料,今晚的獨孤劍,確實沒法簡單入睡,回到了自己所受封的爵府後,就把自己封閉在青玉石雕砌的豪華大浴池內,沒有半點聲息。

爵府內,服侍獨孤劍多年的婢女們,都在聚集談論,主子這兩年情緒益發淡漠、內斂,像這麼怒氣沖沖地跑回來,什麼人也不理的樣子,可真是兩年來的頭一遭!

說來也是主子在外經歷得多,脾氣變好了,外人不知,但自己這些一路服侍她過來的婢女們,哪個不知劍公主性烈如火,對於各種不平不公,最是忍耐不住,這才幹出了這許多為國為民,轟轟烈烈的大事,全是因為……她忍不下。

若照以往,公主在外不知被什麼氣成這樣,回來之後,肯定一場大騷動,起碼打爛十多根柱子、幾十座石獅子,完全就是拆房子的節奏,一下不小心,半座爵府都會給她拆掉。

如今,劍公主脾氣內斂許多,不管氣得再厲害,進門時也是一句「我回來了」,然後,獨自進到她最喜歡的大浴池內,在裡頭泡上大半天,什麼人也不見,把自我完全封閉,慢慢等到氣消。

如此大的轉變,一切肇因於當初的那場生死歷險。

劍公主武功高強,又不忍見百姓苦痛,對妖魔恨之入骨,總是在第一線衝殺,尤勝鬚眉男兒,明明是千金貴胄,卻總在刀光劍影里來去,遭遇生死之險的次數,真是數也數不清了。

青武仙帝得天命成帝后,所剩下的親族不多,卻只有獨孤劍夠格被認定為仙帝親族,並且登臨五絕,這裡頭確實沒有半分僥倖。

但在那麼多次的生死險難中,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還是那一場極險之戰,獨孤劍與當時同列五絕之一的瘋刀聯手,刺殺九頭妖龍,一戰之下,瘋刀身死,女爵重傷逃亡,魔將們一路追殺,更牽連沿途百姓,迫女爵出來迎戰,最後,三大魔將聯手,女爵雖然取得突破,卻也幾乎殞落,是此生險戰之最。

那一戰死裡逃生后,女爵的個性大變,從原本的飛揚英烈,轉為自製深斂,完全就像變了個人,唯有護民之心不變,斬妖時更狠更猛,更加奮不顧身……

「嘩啦1

一聲水破,獨孤劍從熱氣氤氳的浴池中起身,邁開修長的粉腿,緩步走向浴池畔的一面鏡子,擦去上頭所蒙的蒸氣,端視著自己在鏡中的美麗身影。

沒有別人知道,那一戰的影響,讓自己迄今仍常常自噩夢中驚醒,久久不能平復心跳,百姓們的哭嚎,總迴響在耳邊,未曾停歇……

站在那一面等身高的落地大鏡之前,她靜靜看著自己近乎完美的****,有著感嘆,有著陌生,更有一直難以適應的感覺。

……沒有人知道,那一戰後,我再非……我!

……女爵獨孤劍已經香消玉殞。

……留在人間的,只剩下……司徒小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