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章 家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家訓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抄好最後一篇家訓,沐清韻放下墨筆,輕哈著氣,搓著冷的發紫的雙手。

已是暖春三月的天氣,佛堂還清冷的厲害,似乎比記憶中的寒冬還要冷上三分。

一雙腳凍的發麻,一股寒氣從腳底心往上冒,好像連骨頭都滲著寒意。

丫鬟青鶯打了帘子進來,見她冷的搓手,忙將手裡的簍子擱下,一邊道,「姑娘,你冷成這樣,怎麼也不喊奴婢……。」

說著,青鶯鼻子一酸,淚珠兒就在眼眶裡打轉。

她怎麼又給忘記了。

姑娘傷了喉嚨,一說話就疼。

清韻見她哭,下意識的張嘴要說話,誰想喉嚨一癢,就忍不住咳了起來。

咳的她眼淚直飆。

便是咽口水,都覺得喉嚨疼的揪心。

青鶯哪敢再傷心,一抹眼角的淚,急忙道,「姑娘,你忍著點兒,奴婢給你倒杯茶。」

說著,她朝一旁的炭爐走去。

屋子裡冷的人哆嗦,桌子上的茶水早涼透了,幸好還有炭爐,可以溫著銅壺。

她的手碰到銅壺,就覺察到一股子冰涼寒意。

青鶯忍著要抽回的手,將銅壺拎了起來。

爐子里,哪還有炭啊,早燃成了灰了,一點熱氣都沒有。

青鶯氣的咬緊唇瓣,再聽清韻咳的一聲比一聲重,來不及生氣,忙道,「姑娘你等會兒,奴婢這就去燒熱水。」

說完,她一手拎著銅壺,一手拎著炭爐跑了出去。

書桌前,清韻臉色蒼白的看著手裡著空谷幽蘭的帕。

帕上有星星點點的血跡,像是一朵梅花清艷綻放。

清韻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喉嚨都傷成這樣了,她居然還有心情想梅花。

想想三天前的事,再想想她現在的處境,任是她再堅強,再如何勸自己既來之,則安之,好死不如賴活著,此刻也抑制不住那股想撞牆,一死百了的衝動了。

清韻晃著腦袋,努力讓自己不去想那從她喉嚨里取出來的沁著血的半根繡花針。

可是喉嚨的痛,無時無刻不提醒著她,有人想要她的命。

感覺到喉嚨又在發癢,她趕緊伸手掐著脖子,咬緊唇瓣,要將那股癢意忍下去。

忍無可忍,她趕緊端了桌子上的茶,顧不得冰冷,猛灌一口。

冰冷的茶水,從喉嚨直接而下,冷的她直打哆嗦。

茶盞剛放下,門外就傳來當一聲。

清韻眉頭一皺,便聽到外面有爭吵聲傳來。

是青鶯的聲音。

她咬牙道,「吳媽媽,人在做天在看,三姑娘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處處為難我們1

清韻冰涼的心底,有了一絲暖意,還有喟嘆。

青鶯忠心為主,她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只是性子有些急躁魯莽,見不得她受委屈,可是有些事,不是吵就能解決的,人家連她這個主子都沒有放在眼裡,還怕她一個丫鬟咋咋呼呼的叫?

怕她吃虧,清韻撐著桌子站起來,走了出去。

站在門口,便見一粗壯婆子叉腰怒罵,「你個小賤蹄子,這裡是佛堂,清靜之地,豈容你大呼小叫,回頭我一定要稟告了大夫人,我看你還能在這裡過舒坦日子1

婆子罵罵咧咧,一邊說著佛堂清凈,不容人大呼小叫,可她平常說話,就比青鶯的罵聲大了,何況是她叉腰怒罵的嗓音。

而且,那架勢,好像青鶯再回一句,她就要伸手打了。

清韻見了就來氣,她來三天,就見了這吳婆子耀武揚威了三天,她剛穿來那會兒,她就站在她床前嘰嘰歪歪,明裡暗裡譏諷她是餓死鬼投胎,吃個饅頭都能噎出好歹來。

清韻邁步走了過去。

青鶯見她過來,忙扶著她道,「姑娘,你身子還沒好,怎麼出來了?」

吳婆子也笑著,只是說出口的話,半分敬重也沒有,反倒是向清韻傷口上撒鹽,「外面風大,三姑娘才挨了二十板子,怕是還沒好全,大夫人可是傳了話來,家訓佛經,每日各五十篇,今兒不抄好,明兒可就沒飯吃,姑娘可別叫奴婢為難……。」

說著,吳婆子臉上的笑漸漸僵硬。

清韻看著她,清冷的眸底有笑,只是那笑像是蒙著一層冰似地,透著凌厲寒氣。

吳婆子多看兩眼,心底就生了怯意,不敢看。

她下意識的低了頭,等她察覺出來,又惱了自己。

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連三姑娘都能叫她害怕了?

三姑娘雖然是嫡女,可親娘早死,在府里,還比不上庶出的二姑娘,更別提大夫人生的五姑娘了。

明明是嫡女,卻養出來一個怯懦性子,在大夫人面前,從來都低眉順眼,甚至大氣都不敢粗喘,哪有半分嫡女的樣子?

要不是府里上下都知道她的身份,外人來瞧了,說她是庶出的,人家也不會懷疑半分。

方才,她肯定是看錯眼了。

吳婆子抬頭,就見青鶯跟清韻告狀。

她手裡拿著一塊木炭,遞給清韻看,聲音哽咽道,「晾了風,原本都可以用了,被她一盆水,全給潑濕了。」

青鶯替清韻委屈。

三姑娘是安定伯府正兒八經的嫡女,可過的這叫什麼日子?

吃不飽,穿不暖,一年裡十二個月,足足有十個月是被罰住佛堂。

好不容易被罰夠了,能回自己院子里住了,每一回,都不超過三天,又被罰關回來,一關少說就是一個月了。

半個月前,三姑娘好不容易抄好了佛經,能搬回泠雪苑住了。

可是才歇了兩晚上,五姑娘她們就拉著三姑娘去沐家三房沐尚書府給堂姑娘道喜。

明明是五姑娘見不得堂姑娘得瑟,故意推了三姑娘一把,三姑娘往前一栽,又推倒了堂姑娘。

害的堂姑娘撞在了台階上,下巴被劃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當時,沐尚書府恨不得活颳了三姑娘。

回來后,老夫人不聞不問,就打了三姑娘二十板子,丟到佛堂來抄家訓佛經。

罪魁禍首五姑娘卻什麼事都沒有。

都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就沒見過有誰家長輩偏心偏到這種程度的!

可憐三姑娘怎麼替自己辯白都沒有用,當時明明有許多人瞧見了,可沒人會為了不受寵的三姑娘說話,為她去得罪大夫人,反倒趁機巴結大夫人,一口咬定就是三姑娘推的。

在她們眼裡,三姑娘是在污衊五姑娘,心腸歹毒。

三姑娘替人背了黑鍋,被罰在佛堂抄半年家訓佛經。

可就是這樣,她們還覺得不夠,在三姑娘的吃食里動手腳。

三天前,她以為姑娘是餓很了,吃饅頭太急,被噎死了過去。

可誰能想到饅頭裡被人塞了半根繡花針?!

要不是三姑娘命大,有幾個人能活命?!

現在三姑娘傷了嗓子,她和喜鵲去求大夫人給姑娘找大夫。

大夫人明面上是答應的爽快,還責怪她們照顧不周,可是這都三天了!

大夫壓根就沒有來過!

青鶯恨恨的想,是不是大夫人派去請大夫來的丫鬟半路上給摔死了,不然就是爬著出府,也把大夫給請來了。

更叫人寒心的,是大廚房送來的飯菜,明知道三姑娘喉嚨疼的連飯都吃不了,還故意把菜做的辣辣的,就是她愛吃辣,都吃不了兩口,何況是三姑娘了?!

從傷了嗓子起,到現在都三天了,三姑娘說過的話不超過五句。

還是逼不得已說的。

三月天,早涼晚寒。

姑娘被罰住佛堂,冷的晚上直哆嗦,她去要拿些炭火。

炭沒拿到,倒是挨了一頓劈頭蓋臉的罵。

「五姑娘她們那麼嬌貴,都沒要炭了,三姑娘犯那麼大的錯,還要什麼炭?如今伯府可比不得從前了,便是連老夫人的用度都一再縮減,三姑娘還妄想和從前一樣呢,以前侯府沒被貶前,那些炭敬冰敬多的用不完,如今呢,都要自己掏銀子買了,這都拜江家所賜1

這些話,言猶在耳,字字誅心。

五姑娘會去要炭嗎?

五姑娘的炭根本就用不完!

還有,她雖然不是安定伯府的家生子,可來伯府伺候也有七八年了,伯府被貶才兩年,她壓根就沒有見伯府用度有減弱。

別說什麼主子的月例削弱了,那是笑話!

明明就是大夫人看那些庶女姨娘不爽,藉機拿捏她們,那些姨娘心裡有氣,奈何不了大夫人,就把氣撒姑娘身上,什麼事都怨姑娘,想想都窩火。

要是江家沒有出事,誰敢這樣慢待三姑娘?!

那些捧高踩低的小人!

江家,是沐清韻的外祖家。

江老太爺,官拜太傅,榮寵一時,可是好景不長,江老太爺得罪了皇上,被貶了官。

江家敗落,侯爺身為女婿,幫著江老太爺在皇上跟前求了句情,結果惹怒皇上,安定侯府被貶為了安定伯府。

青鶯想不明白,這一切明明和三姑娘關係不大,是侯爺重情重義,要幫江家一把,才導致侯府被貶。

可伯府,上到老夫人,下到丫鬟婆子,都把這錯加在大姑娘和三姑娘身上,一心想恢復侯府爵位。

為了拉攏朝臣幫著說話,老夫人不惜把大姑娘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要知道,定國公府大少爺中風偏癱,病在床啊!

想到以前笑容明媚,說話溫聲和氣的大姑娘,出嫁才一年,就消瘦的皮包骨,青鶯就心疼的想哭。

現在三姑娘就快要及笄了,她不敢想,老夫人她們會把三姑娘嫁給誰……

清韻不知道青鶯為她的將來擔憂。

她正望著她手裡的炭,心底一口氣,怎麼也舒緩不了了。

昨兒,為了這些炭,她不得已開口說話,嗓子疼的差點沒把心肺給咳出來,沒想到卻被人這麼糟踐。

青鶯去要炭火,沒有要到,她受不住寒,就想了個辦法。

往常府里的炭,都是買來的,最好的當然是銀霜炭了,放在屋子裡沒有煙味。

大多用的還是普通炭,再次一點,就是自己燒的炭了。

就是那種火燃燒的旺旺的,放在封閉的罐子里,因為缺氧而熄滅。

清韻讓青鶯端飯菜時,找廚房婆子要了些炭,沒有罐子,只好用水滅了拎回來,晾乾了再用。

卻怎麼也沒想到吳婆子竟狠心,連她燒炭取暖都不行。

清韻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冷冷的看著吳婆子。

清韻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吳婆子知道她想說什麼,她有些怕,但是她不會表露,要是被旁人知道她怕三姑娘,還不得被人笑話死?

炭火是她潑了水,又怎麼了,誰叫青鶯不長眼,把炭晾在這裡的,要怪就怪她辦事不利。

吳婆子拍拍身上的衣裳,用一種漫不經心的語氣,責怪青鶯小題大做,「外面風大,炭火就算濕了,風吹幾遍也就幹了,三姑娘要是再耽誤下去,抄不好佛經家訓,明兒餓肚子,可別怪奴婢沒提醒你。」

青鶯氣的要破口大罵,被清韻用眼神阻止了,沒必要和她逞口舌之能。

青鶯憤憤的,扶著清韻要回去。

只是一轉身,院門口跑進來一個小丫鬟。

吳婆子見了就來氣,「你個死丫頭,跑出去玩了半天,也不見人影,還知道回來?1

那丫鬟被罵了,也不生氣,只笑道,「這不是去春暉院湊熱鬧去了么,吳媽媽,你猜府里又出什麼熱鬧了?」

吳婆子一聽,眼睛就亮了起來,嘴上依舊是罵,「小賤蹄子,就知道撩撥人,還不趕緊的說。」

丫鬟就笑道,「沐尚書府大太太在春暉院鬧呢,說是堂姑娘下巴傷的厲害,毀了容了,要伯府給個說法呢。」

清韻頓住腳步,回頭望去。

就看見丫鬟臉上帶著幸災樂禍的笑。

清韻心咯一嚇跳了。

完了,又要倒霉了。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