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章 陪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陪嫁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雖然早料到沐大太太提起賠償,會獅子大開口。

卻沒想到會這麼的狠,簡直叫吃人不吐骨頭了。

當初沐清凌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所有的東西加起來,陪嫁也不過三萬兩埃

偏沐大太太話說的好聽,她壓根就不稀罕這些錢,這錢也不是給她的,是給她女兒買葯的。

而且,兩萬兩是最少的數了,她還是看在兩府的情分上,沒有多要。

沐大太太話的輕巧漂亮,卻是噎的老夫人和大夫人雙眸噴火。

倒霉的清韻就跪在那裡,接受怒火的洗禮,身心備受煎熬。

賠償,伯府認。

但是賠償的數目太大,伯府可不會認了。

沐大太太也不強求,她只道,「數目是大了些,可這數是太醫開的,我可沒有要佔伯府半分便宜,要是伯府覺得我是獅子大開口,那我不要銀錢便是,往後染兒治傷,需要什麼葯,我叫人來說一聲,伯府買好了送去就行,傷疤就在染兒下顎上,長眼睛的都瞧的見。」

清韻盯著地毯上的牡丹,嘴撇了撇。

別看沐大太太話說的通情達理,實則滿是威脅。

伯府不給錢可以,那就給葯。

可這治病的葯,可有千萬種呢,還不是每一種都對症下藥。

要是她撿貴的挑,只怕伯府多付一倍都打不祝

清韻跪在那裡,手捏著裙擺,她很想說話。

她精通醫術,不就是祛疤么,又不是什麼難事,給我一萬兩,我幫她恢復如初。

可她到底忍著沒說,一來是嗓子疼,不便說話,二來,就是她該如何解釋她會醫術這事?

她可是在她們眼皮子底下長大的,伯府被貶之後,就常住佛堂,不是抄經書,就是抄家規女誡。

佛堂,除了佛經就沒別的書了。

她能從佛經里學到醫術,這麼詭異的事,簡直駭人聽聞,以伯府上下對她的態度,肯定會被當成是妖孽直接亂棍打死。

且看看吧,這會兒她們還是內鬥,還沒斗到她頭上來,一會兒再見招拆招了。

說到見招拆招,清韻心底就騰起一抹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窩囊感來,她嗓子疼,說不了話,人家要是為難她,她連最基本的辯白都做不到!

想著,大夫人一句話,就把火燒到她身上來了。

大夫人眼神狠辣的瞥了清韻一眼,道,「兩萬兩,數目太大,若是從公中拿,指不定就助長了府里庶子庶女胡鬧之心,左右犯了錯,有公中替他們擔著,挨頓板子,被罰抄家規,懲罰太輕,我看這賠償就從姐姐當年留下的給清韻的陪嫁里出吧。」

聽到大夫人這麼說,清韻心中一口老血差點噴薄出來。

還要不要臉了?

府里庶子庶女哪個有膽量胡作非為,只有她生的女兒沐清柔!

驕縱蠻橫,又愛攀比,見不得別人比她好,但凡她有的,不許旁人有,她穿一件新衣裳出府,見到別人穿一樣的衣裳,哪怕只是樣式相同,那件衣裳她再喜歡,也不會再穿第二回了。

她已經替沐清柔背了黑鍋了,她還要她搭上她娘留給她的陪嫁?

雖然她沒想過要嫁人的事,甚至她連穿越這件事都還沒有坦然接受,可大夫人的做法,叫她打心底里唾棄。

明明犯錯的是她女兒,好像在她眼裡,她寶貝女兒哪都好,就是不會犯錯。

清韻沒有貿然說話,她望著老夫人。

她知道,她娘留下的陪嫁,不在大夫人手裡捏著,而是在老夫人手裡。

大夫人倒是想接手,可是老夫人手緊的很,她想了十五年,也沒拿到分毫。

反倒是沐清凌出嫁,老夫人拿了一半出來。

老夫人愛面子,又一心想著伯府恢復侯爵,所以她儘管不捨得,也還是拿出來添做沐清凌的嫁妝了。

餘下的一半,應該是給她出嫁的。

老夫人很猶豫,清韻的娘江氏嫁給伯爺時,江家正是鼎盛時期,陪嫁豐厚。

當初沐清凌出嫁,江氏一半的陪嫁就有兩萬兩,她再做主拿了三千兩給她算作壓箱底的私房,公中只拿了一萬兩。

以大夫人的性子,將來清韻出嫁,公中估計只會出一萬兩。

若是沒有江氏的陪嫁,她給清韻找的那門親事,怕是要黃了。

可要從公中拿錢,大夫人肯定不會同意,她說的話也不錯,有此先例,確實沒法震住那些晚輩。

看來,只能換門親事了……

清韻望著老夫人,見她眉頭鬆了緊,緊了松,心跳的厲害。

她覺得老夫人會同意。

果不其然,老夫人點頭了。

清韻眼神一暗,正要站起來,她就是拼著嗓子疼死,也要把江氏留給她的陪嫁留下。

結果她還沒動,沐大太太說話了,她皺眉道,「你們要把清娘留給清韻的陪嫁賠我?你們敢給,恕我膽小不敢收,堂嬸娘霸佔侄女的陪嫁,傳揚出去,我名聲還要不要了?」

大夫人臉沉了,眸底是冰冷寒芒,要賠錢的是她,現在賠她錢了,她又不要。

橫也是她,豎也是她!

大夫人望著她,語氣生冷道,「你從公中拿銀子,尚書府有人反對,我伯府難道就沒有了?」

沐大太太嘆息一聲,語帶羨慕道,「尚書府不比伯府,我妯娌多,雖然是我掌中饋,也還要徵詢她們意見,可不像你,伯府里裡外外,可以全權做主。」

清韻聽著沐大太太這話,想到什麼,趕緊抬頭小心的瞄了老夫人一眼。

果然,老夫人臉色變青了。

沐大太太是真羨慕大夫人,可聽在老夫人耳朵里,是一根刺。

伯府和沐尚書府是二十多年前分的家。

伯府是大房,沐尚書府是三房。

當年,為了繼承安定侯府家業,大房和三房可是斗的不可開交。

大房是嫡出,三房是繼室嫡出。

為了侯府爵位不被搶去,老夫人可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所幸,太老爺過世,老太爺承了爵,然後分了家。

但是,分家之後,三老太爺的仕途是蒸蒸日上,如今已經官拜禮部尚書,三房大老爺也是從三品的官。

三老太爺身子健朗,可老太爺都病逝五六年了,就連二房的二老太爺都還活著。

每次三老夫人來,都要提一下三老太爺,老夫人心裡郁的慌。

更重要的是,伯府子嗣凋零埃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