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章 痛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痛腳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老太爺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嫡出,兩個庶出。

一個不到十歲夭折了,一個庶出的帶著去戰場,被敵人一箭射死。

就留了伯爺這麼一個,老太爺戎馬半生,要帶伯爺去戰場,老夫人死都不願意,因此和老太爺離了心。

老太爺在戰場流血流汗,落了一身的病根,所以早早的就去了。

老夫人生了一兒一女,女兒三年前也過世了。

三房呢,三老太爺生了四子三女,現在還有三子二女活著。

這三子給尚書府添了九個孫子。

四個嫡孫,五個庶孫,孫女要少的多,才三個。

尤其是嫡長孫,半年前娶了媳婦,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再看伯府,伯爺生的其實也不少,有九個呢。

只是六個是女兒,兒子只有三個,最大的今年才九歲,還是庶出。

不論是仕途,還是在子嗣上,伯府都落了三房一大截。

如何叫老夫人不憋悶?

尤其是三老夫人,沒少借著訓晚輩來教訓她:這人啊,得往後看啊,一時得意,不代表永遠得意,蒙祖宗蔭,大樹底下好乘涼,始終比不得自己有本事好,萬事還得靠自己才成,哪有指著祖宗活的?

老夫人不願意被三房壓了一頭,三房每添一個孫子,她就往伯爺屋裡塞兩個人。

塞一回,大夫人忍了。

塞兩回三回,大夫人就忍無可忍了,婆媳離心。

還有仕途,侯府有爵位,說出去好聽。

可尚書府有實權啊,風光。

在子嗣上,老夫人已經輸了,她一心指望伯爺給她掙個國公的位置回來,誰想到伯爺連侯府的爵位都沒保住,貶成了伯府。

一個朝陽如火,一個日漸西山。

老夫人能忍的了才怪了。

沐大太太也知道自己無意中踩了老夫人的痛腳,這一回,她可真是無心的。

不過說了也就說了,人家要往歪了想她,她越解釋越亂。

索性把話說到底了,「把清娘陪嫁賠給我,我是不會接受的。」

本來沐清柔犯了錯,她沒法拿她怎麼樣,心底正窩火呢。

大夫人還想借她的手拿捏清韻,想的倒美。

將來清韻出嫁,陪嫁沒有清凌多,京都那些瞧熱鬧的人會不八卦,以她對伯府大夫人的了解,到時候她隨口一推,陪嫁少的錯,就落她身上了。

她傻了,才會任她擺布。

沐大太太態度堅決,讓清韻恨不能為之拍手叫好。

大夫人和老夫人就氣的咬牙了。

協商了半天,最後老夫人拿了五千兩讓沐大太太帶回去,餘下的一萬五千兩,回頭湊齊了再給她送去。

沐大太太拿著五千兩就走了,她倒是放心,伯府不會賴賬。

等她一走,一屋子人的眼光就落到清韻身上了。

清韻心中叫苦。

本來大家不在意她,她跪在地上,還能偷著動一動,讓自己舒坦些,這會兒動都不敢動了。

屋子裡,靜的落針可聞。

半晌之後,大夫人說話了,「錯是清韻犯的,公中可不會替她擔著,尚書府不接受陪嫁,就變賣成銀子吧。」

語氣堅決,不容人質疑。

老夫人看了大夫人兩眼,語氣嚴厲道,「你把清娘的陪嫁賣了給她,和直接給她有區別嗎,尚書府就是不想擔逼侄女賣陪嫁的名聲1

可不管怎麼說,大夫人就是不鬆口。

安定伯府就一個嫡子,大夫人所出的三少爺,今年六歲。

往後公中的不都是她兒子的,兩萬兩,撇去庶子分走的,她兒子怎麼也能得一萬四五千兩,她能鬆口,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她摸著雲袖上著的祥雲道,「這也好辦,先從公中拿錢補上,隨後再賣了陪嫁充公。」

大夫人自以為出了個好主意,可在老夫人看來,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

說來說去,這錢不還是清韻自己賠的。

她以為這樣一繞,就成公中賠的了?

她要認公中賠了,指不定尚書府那邊又要笑話伯府窮的要貪墨媳婦陪嫁了。

看著大夫人不依不饒咄咄逼人的樣子,老夫人心中不慍。

有些事她不明說,不代表她不知道,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她還真以為伯府可以任由她隻手遮天,為所欲為了。

看著清韻跪在地上,形容消瘦,神情低眉順眼,再想著尚書府三位姑娘那神采飛揚,自信十足的模樣,越看越覺得自家嫡孫女上不得檯面,不由心中對清韻的厭惡又深了三分。

身為嫡女,卻沒有半分嫡女該有的樣子,除了容貌承襲了江氏,還有什麼像她的?!

難道伯府真就沒有一點比得上尚書府的地方了?

老夫人抬了手,煩躁的聲音中帶了三分嚴厲,「先出去等著。」

清韻愣了一下,趕緊爬起來。

只是跪久了,膝蓋酸的厲害,一時沒穩住,又摔了下去。

丫鬟秋荷趕緊扶她一把,清韻朝她感激一笑。

清韻出去后,站在老夫人身邊伺候的孫媽媽,趕緊擺手,讓其他人也一併退出去。

大夫人瞧了就有不好的預感,不知道老夫人要單獨和她說什麼。

饒了屏風出去,站在迴廊上。

清韻眺目遠望,看著天邊一抹閑雲走神。

她雖然消瘦,但膚如凝脂,朱唇榴齒,的礫燦練,天生麗質,若是精養細琢,不知會是何等絕色。

春暉院伺候的下人,頻頻看著她,甚至竊竊私語。

丫鬟們都覺得清韻有些不對勁,以前三姑娘可不會看天,她都是看地的,恨不得縮地洞里去才好,而且背脊沒有這麼挺直,就連臉上的神情,以前是怯懦,小心翼翼,現在則是淡漠。

怎麼看怎麼覺得有些生無可戀,別是想過世了的太太,有些想隨太太一起去了的衝動吧?

丫鬟們面面相覷,越想越覺得她們猜測是對的,三姑娘可能想不開了。

想想大姑娘,嫁給定國公府中風偏癱的大少爺,整日面對這個癱瘓在床的夫君,有什麼樂趣可言,與其活著受罪,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呢。

大姑娘已經夠慘的了,三姑娘比她還慘,好歹大姑娘還有一筆不菲的陪嫁,三姑娘這會兒連陪嫁都保不住了。

感覺到有好些目光加在她身上,清韻掃了四下一眼,見一群丫鬟同情的看著她,清韻心底有些酸楚,真是比不個丫鬟埃

她回頭望去,看著緊閉的屋門,恨不得長一雙順風耳,聽聽老夫人和大夫人在商議什麼。

半晌之後,門吱嘎一聲打開。

是孫媽媽開的門,她是老夫人的心腹媽媽,在老夫人身邊伺候了幾十年,是最得老夫人信任的,所以其他人都退了出來,她能留下。

見她出來,清韻趕緊走了過去,嘴張了張,想問話。

誰想一開口,還未說話,喉嚨便先癢了,又咳了起來。

孫媽媽見了便皺眉,眸底流露三分同情,怎麼喉嚨傷成這樣了,正要說話呢,就聽身後有腳步聲傳來。

孫媽媽趕緊把路讓開。

清韻捂著嘴,見大夫人一臉怒氣的出來,隨便瞥了她一眼,那凌厲而冰涼的眼神,清韻一對上,就覺得身子涼了半截。

清韻也有些生氣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她從始至終都沒說什麼話,更別說惹人生氣了,你們斗你們的,就是打起來,我也不會說半句,便是連湊熱鬧,我也不想,只求你們有什麼事別算在我頭上行么?!

大夫人沉著臉,邁步下台階,腳步一下重一下輕,氣的有些厲害。

清韻目送她走。

倏然,她眼神一凝。

只見院門口,一粗使婆子押著個鵝黃色裙裳的丫鬟進來。

那丫鬟容貌清秀,手裡還拎著幾個藥包,見了她,老遠就喊,「姑娘,救奴婢埃」

ps:求收藏,求推薦票~~~~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