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章 告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告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丫鬟,不是別人,正是她的丫鬟喜鵲。

之前沐清凌回府探望她,給她留了一瓶子葯,還沒送到她手裡來,沐清柔幾個就來了,有說有笑的,「不小心」把她的葯給打碎了。

她們賠罪很麻溜,叫人有氣,也不好發火了,沐清凌只好道,「沒事,趕明兒我再讓丫鬟送一瓶子來。」

可是沐清凌回國公府都兩天了,葯也沒送來。

青鶯和喜鵲都覺得不對勁,大姑娘素來說話算話,說到做到,她對清韻這個妹妹比對她自己還上心,不可能忘記的。

清韻雖然才穿來,但是她能感覺到沐清凌對她的關心,情真意切,就擔心她出事,讓喜鵲去定國公府瞧瞧。

當然了,還有另外一個任務,就是給她買葯。

現在葯是買回來了,怎麼就不小心被人逮住了呢?

喜鵲喊救命時,腳步頓了一下,婆子嫌她走慢了一步,伸手一推。

彼時,喜鵲正下台階呢,被婆子一推,直接摔地上去了。

手裡的藥包往前一丟,正好砸大夫人腳腕上了。

藥包不重,砸腿上也疼不到哪裡去。

但是大夫人一肚子火氣啊,正無處發呢,腳一踢,就把藥包踹遠了。

清韻的心都隨著那藥包起伏,生怕那藥包散了。

那可是她治喉嚨的葯啊,她受夠說不了話的苦了。

那藥包摔了幾個跟頭后,停了。

清韻趕緊過去把藥包撿了起來,把灰拍掉。

還好還好,藥包捆的結實,一摔一踹,竟然沒散開。

青鶯扶喜鵲起來,清韻撿了藥包,過來幫忙。

喜鵲這一摔可慘了,手在地面上滑過,抹掉了一層皮,疼的她眼眶通紅,眼淚劃過臉頰。

清韻又是心疼,又是生氣。

當然不是氣喜鵲了,是氣那婆子,走慢一步怎麼了,又不是趕著去投胎。

大夫人站在那裡,丫鬟趕緊問她可被砸疼了,又怒視喜鵲,問婆子道,「出什麼事了?」

婆子一臉獻殷勤,指著喜鵲道,「這丫鬟偷溜出府,去了定國公府找大姑奶奶告狀。」

清韻心咯一下跳著,抬眸,就見大夫人嘴角劃過一抹冷笑。

方才還急著走,這會兒倒是轉了身,又回正屋了。

清韻咬了牙,她沒想到喜鵲會被逮到,未經允許,貿然出府,是犯了家規的埃

清韻扶著喜鵲,忍著喉嚨不適,在她耳邊低語了兩句。

喜鵲眼眶通紅,輕點了下頭。

那婆子正要催呢,就聽清韻咳的厲害,便什麼話也沒說了。

邁步進屋,清韻又見到了梅蘭竹菊屏風,她深呼一口氣,正要進去呢。

當一聲傳來。

老夫人氣的將手邊的茶盞摔了,砸在地上,碎成了好幾瓣。

清香四溢的茶水把大紅地毯染成暗紅色。

大夫人瞧見了,嘴角溢出一抹笑,覺得不夠,還火上澆油道,「都說家醜不可外揚,咱們府里的丫鬟,倒是膽子大的厲害,居然把府里的醜事鬧到定國公府去了。」

清韻站在一旁,看著喜鵲,朝她輕點了下頭。

喜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道,「老夫人明鑒,奴婢可沒有去大姑奶奶跟前告狀,奴婢知道,偷溜出府有罪,可大姑奶奶前兒來看三姑娘,不小心把隨身佩戴的玉佩給落下了,那是大姑奶奶和大姑爺定親的玉佩,老夫人您交給大姑奶奶時,叮囑她要仔細收好了。」

「三姑娘怕大姑奶奶丟了玉佩心急,這才豁出去讓奴婢去定國公府一趟,大姑奶奶見三姑娘還沒兩天,奴婢能去告什麼狀,就連奴婢去送東西,都在外面等了半天,等大姑爺睡著了,大姑奶奶才見的奴婢,大姑奶奶問三姑娘身子可好些了,奴婢怕她擔心,說老夫人您給三姑娘找了大夫,三姑娘吃了葯,已經好多了……。」

喜鵲說著,大夫人眼睛眯了起來,倒是沒察覺,三姑娘身邊還有這麼一個嘴皮麻溜的丫鬟。

喜鵲認錯態度極好,非但沒告狀,還在沐清凌跟前說老夫人的好話,老夫人臉色好了許多。

那押著喜鵲來的婆子,一見老夫人氣消了三分,忙道,「老夫人別信她胡說,奴婢出府採辦,碰到沐尚書府管事媽媽,定國公府知道大堂姑娘傷了下巴,派人過來詢問,管事媽媽親自去定國公府一趟,她說喜鵲跟大姑奶奶告狀,說三姑娘傷了喉嚨說不出來話,找了大夫人找大夫,大夫人明著答應,其實根本沒找,還說老夫人你對三姑娘也不聞不問1

聽婆子這麼說,喜鵲當時就有些心虛。

她確實嘴快,在大姑奶奶面前說了,但是屋子裡沒別人啊,她說話也小聲。

清韻輕咳了兩聲。

喜鵲回過神來,當即站了起來,拽了婆子衣裳道,「你是什麼居心,存心的污衊我,你不知道尚書府喜歡挑撥我伯府,看我們伯府的笑話嗎,現在大堂姑娘也要嫁進定國公府了,還和大姑奶奶成了妯娌。」

「尚書府管事媽媽能在定國公府前說伯府的好話?三姑娘和大姑奶奶是嫡親的姐妹,她輕賤三姑娘,就是在輕賤大姑奶奶,還沒嫁過去,就想著壓過大姑奶奶一頭,她說的話,你也信1

「而且,尚書府管事媽媽去定國公府根本就不是說大堂姑娘的傷,而是跟定國公府說一聲,大堂姑娘的陪嫁再添兩萬兩,定國公府上下可高興了1

喜鵲越說,越覺得委屈。

人家說伯府的壞話,她們不罵她,反倒責怪她,哪有這樣的道理。

老夫人這回氣更大了。

喜鵲在定國公府的時候,沐大太太還沒來伯府要賠償呢,敢情她是晾准了伯府會給銀子,全給沐千染做陪嫁呢,伯府給她們母女做了嫁衣裳!

大夫人有些咬牙,狠狠的剜了那婆子一眼。

婆子脖子一縮,頭低低的,她押著喜鵲來是想邀功的,她知道大夫人心裡有氣,送個丫鬟來給她出氣的,現在大夫人非但沒出氣,反倒氣更大了。

婆子看著清韻手裡拎著的葯,忙伸手指了道,「還說你沒告狀,那你帶回來的葯又是怎麼一回事?1

見婆子這麼說,喜鵲心上一喜,嘴裡卻是哼道,「你以為那葯是給三姑娘治烘是可笑了,東西都不能隨便亂吃,何況是葯了,沒有大夫幫著把脈,誰敢胡亂給三姑娘吃藥?」

說著,喜鵲又跪下,望著老夫人道,「大姑奶奶身子虛,面無血色,大夫給配了幾副葯,給她補身子用的,大姑奶奶想著三姑娘之前挨了板子,身子虛,就拿了幾副讓奴婢帶回來。」

「原本大姑奶奶還想讓奴婢給老夫人帶些補品回來,只是奴婢是偷溜出府的沒敢帶,大姑奶奶還數落奴婢不該偷溜出府呢,說她過些日子會回來給老夫人您請安。」

喜鵲一番話,說的天衣無縫。

若不是真的,晾她一個小丫鬟也沒法將謊撒的這麼圓實。

喜鵲偷溜出府有錯,但也情有可原。

不過,就算情有可原,也不能擅自出府,今兒帶的只是些葯,要是隨便帶些污穢之物進府,豈不是敗壞伯府名聲,規矩既然立了,就不是擺設。

大夫人要罰喜鵲。

她還沒開口,清韻就一陣咳。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