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七章 親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親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她咳,老夫人就心煩,「行了,罰丫鬟半個月的月錢,趕緊扶三姑娘回去。」

就這樣,喜鵲和青鶯扶著清韻走了。

等出了屋子,喜鵲看清韻的眼神,感激中帶了些古怪。

她感激清韻救她,之前叫救命,只是下意識的,她沒有真的打算清韻會救她。

在她心中,三姑娘連自己都保不住的。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三姑娘,好像忽然就變得很聰明了,方才進屋前,三姑娘一邊咳嗽,一邊在她耳邊說話,教她一會兒怎麼應付。

她照著做了,沒想到真的不用挨板子。

至於月錢,她都快三個月沒見到月錢了,扣不扣的,無所謂。

出了春暉院,等到無人處。

喜鵲左右瞄瞄,見沒人,才大著膽子說話,只是說話聲壓的低低的,還滿是擔憂,「姑娘,尚書府管事媽媽根本沒說添嫁妝的事……。」

要是讓老夫人她們知道,她撒謊騙她們,只怕要活活打死她的。

清韻拍著她的手,唇角上揚,露出自信的笑容來,讓喜鵲放心。

伯府和尚書府斗的厲害,她既然敢讓喜鵲那麼說,就是篤定老夫人會相信。

再說了,沐大太太極疼愛沐千染,沐千染傷了下顎,換來的賠償銀子,她能不給自己女兒做陪嫁?

看著手裡的藥包,清韻心定了三分。

這幾包葯,是她自己開的方子,對症下藥。

幾劑葯吃下去,說話不成問題,要好全,還得再出府一趟才成。

幾包葯,不重。

但是有丫鬟在,極少有主子拎東西的,青鶯方才要接手,清韻都沒給。

她是嚇出後遺症來了,這藥包還是自己拎著安心。

喜鵲看著清韻,見她眸光璀璨,好像比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三分。

她心裡就打鼓了,想到在定國公府,大姑奶奶問三姑娘喉嚨可好些了,她如實說了,大姑奶奶擔心的要跟她一起回伯府,還想帶著大夫一起來。

她攔下了她,只說三姑娘讓她買葯。

大姑奶奶一聽就急了,哪有病了胡亂吃藥的,這要吃出好歹來可怎麼辦。

一定要她把方子拿出來,大姑奶奶是看不出所以然來,可是國公府里有大夫埃

大姑奶奶讓大夫看了藥方,大夫說藥方開的極好呢,是一劑調補身子的良方,更是一劑消腫止痛的良方,還問是哪個太醫開的藥方呢。

三姑娘幾時見過太醫啊,佛堂是她和青鶯打點的,半張藥方也沒有。

而且,這藥方上的字跡是三姑娘的啊,就跟三姑娘自己開的一樣。

想著,喜鵲晃晃腦袋,她肯定是嚇傻了,三姑娘怎麼可能會開藥方呢,她又不是大夫。

向前走了幾步,喜鵲停了下來。

青鶯不明所以的看著她,只見喜鵲快步朝前走了幾步,在石塊上坐下來。

然後脫了鞋,又脫了襪子,最後從襪子里倒出來幾個銀錠子。

清韻嘴角抽了一抽,青鶯就問道,「你怎麼把銀子塞襪子里啊,多臟埃」

喜鵲努嘴,「你以為我想啊,在府里,你和我雖然是三姑娘身邊的大丫鬟,可哪有什麼地位啊,方才我拎著藥包進府,那婆子摁住我,就對我一通搜身,荷包里買葯找的幾個銅板都被拿去了,這錢要不這麼藏著,還能有么?」

其實,最苦的就是她了,本來她是把銀子放襪子里的,誰想鞋大了一點點。

銀錠子掉了下去,婆子一推她,鞋一離腳,銀錠子就跑腳底心去了,一路走過來,沒差點把她膈應死。

她好幾次差點沒忍住,要脫鞋了。

看著喜鵲白皙的腳底被銀子膈出來紅印,清韻手又緊了緊。

跟著她這麼個不受寵的主子,實在是難為她們了。

很快,喜鵲就把鞋襪穿好。

青鶯想到什麼,忙問道,「你都去了定國公府,大姑奶奶沒讓你給姑娘帶葯啊,是不是被那婆子拿走了?」

喜鵲搖頭,她沒有說話,只是眼眶有些紅,眸底還有些怒氣。

青鶯性子急,當即催道,「你倒是說啊1

清韻也看著她,催她快說。

喜鵲抿了唇瓣道,「奴婢去的時候,大姑奶奶正在挨罰。」

清韻皺隴眉頭,青鶯趕緊問,「大姑奶奶為什麼要挨罰?」

喜鵲這才把事情娓娓道來,「三姑娘那天噎昏過去,大姑奶奶回來看她,出了伯府之後,她又去了一趟江家,回國公府就晚了一個時辰,大姑爺習慣了大姑奶奶伺候,大姑奶奶不在,他就亂髮脾氣,從床上摔了下來,打翻了一旁小几上,丫鬟才端上來的熱茶,燙傷了,國公夫人又是傷心,又是生氣,覺得是大姑奶奶沒有照顧好大姑爺,罰大姑奶奶……。」

青鶯氣大了,大姑奶奶嫁去定國公府,原本就委屈了,她們還罰大姑奶奶,「她們打大姑奶奶了?」

喜鵲搖頭,「那倒沒有,大姑爺還指著大姑奶奶伺候呢,打了大姑奶奶,還怎麼伺候大姑爺,就是罰大姑奶奶一個月不許出院門,還要每天給大姑爺彈一個時辰的琴,誦讀一個時辰的詩書。」

喜鵲和青鶯幾個跟著清韻,被罰禁足都習慣了,這懲罰在她們看來不算重,只是憋屈。

在她們看來,沐清凌能嫁給中風偏癱的定國公府大少爺,已經委屈的不能再委屈了,只要不做出有損清譽的事,國公府就不能罵她。

說著,喜鵲又四下瞄了兩眼,道,「三姑娘,大姑奶奶讓你放心,她不會讓你跟她一樣受委屈,讓老夫人把你隨便嫁人,她去江家,就是找江老太爺給你做主,江老太爺答應了,會儘快給你定下親事。」

青鶯聽了,喜上眉梢,「江老太爺可是極疼愛姑娘的,肯定會給姑娘挑門中意的親事。」

看著喜鵲和青鶯的雀躍,清韻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能說她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江家沒落,父親幫著求情,連累侯府被貶成了伯府,老夫人恨江家恨的是牙根痒痒。

只怕,這會兒江老太爺親自登門,老夫人都沒什麼好臉色給他看,何況是江家想做主她的親事了?

雖說江家是她的外祖家,有權過問她的親事,但是伯府要把她嫁給誰,江老太爺也是心有餘力不足。

再退一步說,她爹重情重義,江老太爺真能狠得下心,為了她和伯府撕破臉皮嗎?

越想,清韻越覺得她就如同大海中一片浮萍,飄飄晃晃,不知何處是歸處。

想到黯淡的前途,清韻深呼一口氣,邁步朝前走,趕緊回去煎藥治玻

進了佛香院,沒聽到吳婆子陰陽怪氣的聲音,青鶯有些高興,「她肯定是去哪兒湊熱鬧去了,她不在,咱們說話都能暢快些。」

吳婆子根本就是大夫人她們的眼線,三姑娘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她就趕緊去稟告了。

吳婆子有後台,她們惹不起,平素都是能躲就躲,難得有片刻安寧時候。

清韻也高興,這意味她能安心的煎藥了。

可是等她推開正屋的門,就忍無可忍了。

只見屋內,地上橫七豎八的飄著一地的紙張,那是她抄寫的家訓。

她走之前,屋子關的嚴實,家訓還用鎮紙壓著,除非刮龍捲風,否則絕對不會吹的到處都是。

顯然是有人動了手腳!

青鶯和喜鵲趕緊去撿家訓,然後遞給清韻,胸脯上下起伏,道,「都弄髒了,沒一張能用的。」

ps:感謝親們投推薦票哈~~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