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章 銀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銀霜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那被墨汁潑過的家訓,饒是不喜歡罵人的清韻,這會兒也忍不住在心底將吳婆子十八代祖宗都問候了個遍。

清韻拿著家訓朝桌子走去。

桌子也狼藉一片,墨汁弄的倒出都是,根本不能坐。

青鶯趕緊去端水來擦,清韻擺手,讓她先去上爐子煎藥。

青鶯望著她道,「炭還濕的。」

清韻徹底忍不住了,「去她屋子裡拿1

近乎吼完,便是一陣猛烈的咳。

青鶯趕緊跑了出去,很快就拎著燒的通紅的炭爐進屋來。

喜鵲手磨了皮,她要擦桌子,清韻沒讓,自己來的。

也是她拎了銅盆出去的,她不是古代嬌生慣養的大家閨秀,雖然她也肩不能抗,但不是一點事都做不了。

只是才要出去,便見吳婆子過來。

清韻想都沒想,手裡銅盆一晃,一盆水就潑了出去。

淋了吳婆子一身。

吳婆子當即就跳腳了,一邊抹臉,一邊罵人,「哪個小賤蹄子,敢潑我一身的水,看我不撕了她……。」

她話沒說完,清韻把手裡的銅盆一丟,直接砸吳婆子腳邊。

哪怕喉嚨再癢,清韻也忍不住了,「我是伯爺生的,伯爺是老夫人生的,我若是小賤蹄子,他們是什麼?1

為了不被咳嗽聲打斷,清韻說話極快,再加上生氣的眼神,一下子就把我婆子給震住了。

吳婆子怔怔的看著清韻,嘴邊的話一下子就熄了聲。

清韻潑的是擦桌子的墨水,把吳婆子一身九成新的衣裳給髒了個透徹。

吳婆子心裡氣恨,她怎麼會一時大意,叫三姑娘抓了錯處?罵她,罵伯爺和老夫人是賤蹄子,就是打死她也不為過了。

可叫她忍了這口氣,她卻是怎麼也忍不了。

她抬頭,見青鶯和喜鵲臉上帶笑,當即忍無可忍,衝過來就要打青鶯和喜鵲,嘴裡罵咧咧道,「你們兩個小賤蹄子,三姑娘身子嬌貴,又還生著病,你們居然讓她干粗活,我今兒要不好好教訓教訓你們,你們還真不知道什麼是做丫鬟的本分了1

她衝過來,清韻就站在門口,把路擋著,她進不去。

吳婆子再大膽,再使壞,卻也沒膽子敢對清韻動手。

青鶯和喜鵲高興壞了,方才姑娘那一潑,真是解恨。

不過解恨完,又擔憂了,吳婆子肯定會報復回來的,到時候吃虧的還是姑娘啊,不該意氣用事。

青鶯瞪著吳婆子道,「你把姑娘抄的家訓全給弄髒了1

吳婆子凍的直哆嗦。

她身後跟著的小丫鬟秋兒,站的遠遠的道,「吳媽媽不是故意的,她見桌子亂的很,想幫著收拾一下,誰想到不小心打翻了墨水,把家訓弄髒了,吳媽媽知道錯了,特地去跟大夫人賠罪,說姑娘已經抄好了五十篇家訓,但是大夫人說,弄髒了就重抄……。」

清韻笑了,這樣拙劣的理由就想糊弄過她?

要她相信吳婆子好心幫她收拾桌子,不是故意弄髒家訓的,她寧願相信明天太陽從西邊出來。

吳婆子在一旁哭,「奴婢好心辦壞事,已經去稟告大夫人了,是大夫人說要重抄,奴婢再三幫姑娘你說好話,還被大夫人呵斥了兩句……。」

吳婆子喋喋不休,把自己說的無比的忠心耿耿,聽得人雞皮疙瘩亂飛。

清韻只覺得再聽下去,耳朵要長繭了,冷不丁一笑,「如此說來,我還要向你道謝了?」

吳婆子再次被清韻噎祝

哪有主子給奴婢道謝的,更何況她還毀了姑娘辛苦抄好的家訓在前。

吳婆子抬頭看著清韻,總覺得清韻想踹她,忙道,「是奴婢的錯。」

清韻捂著喉嚨,漫不經心道,「既然知道錯了,就去院子里罰站一個時辰1

吳婆子傻眼了,她怎麼也沒想到三姑娘會罰她。

可她認錯了,三姑娘罰她,她不照做,不就是沒認錯嗎?

秋兒望著她,低聲道,「吳媽媽,怎麼辦,三姑娘要罰你站。」

吳婆子氣不打一處來,三姑娘罰她,難道她就要認嗎?

她不認,三姑娘又能拿她怎麼樣,難不成她還敢去大夫人那裡告她的狀?

吳婆子轉身就回屋換衣裳去了,想到毀了件衣裳,吳婆子就一肚子火。

屋內,清韻小心看著藥罐,喜鵲拿了小杌子來給她坐。

青鶯見吳婆子回了屋,對清韻道,「姑娘,吳婆子壓根就沒把你的話放在心上,她忙自己的去了。」

清韻看了青鶯一眼,示意她拿紙筆來。

這兩丫鬟是識字的,還是沐清凌教的。

等青鶯拿了紙來,清韻寫了幾個字道:先隨她去,等我嗓子好了,再收拾她。

青鶯連連點頭,笑的是眉眼彎彎。

要是以前,青鶯絕對相信清韻說這話是自欺欺人,但是現在,她相信清韻絕對能收拾吳婆子。

她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一向膽小的三姑娘忽然膽大了,難道是從鬼門關走一圈的緣故?

門沒關,秋兒邁步進來,見清韻在煎藥,她眼珠子咕嚕一轉,又趕緊退了出去。

青鶯眼尖看見了,要喊秋兒,誰想到她一溜煙跑走了。

青鶯就有些擔心了,「怎麼辦,秋兒知道佛香院只有吳婆子屋子裡有炭火。」

清韻見她急的恨不得拎了炭爐藏起來,忍不住抬手撫額,遇到事就一驚一乍的,能動腦子么?

她提筆沾了筆墨,在紙上寫了三個字:銀霜炭。

青鶯看了一眼,沒反應過來,她沒拿銀霜炭埃

吳婆子屋子裡炭不少,有好有次。

當然了,也是有銀霜炭的,用了麻布袋裝著,裹的緊緊的,像是寶貝似的。

她要是碰她的銀霜炭,吳婆子非得剝她兩層皮不可。

青鶯又看了紙兩眼,眸光閃了一下。

外面,吳婆子怒氣沖沖的衝進來了,指著火爐便道,「是誰拿了我屋子裡的炭火?1

有清韻教她,青鶯膽子大了許多,當即冷道,「吳婆子,你這話是說我們是賊,拿你的炭嗎?」

吳婆子恨不得一腳將青鶯踢翻好,「佛香院就我屋子裡有炭,院子里曬的炭,還濕的,用不了,不是從我屋子裡拿的炭,這煎藥的炭是哪裡來的?1

青鶯上前一步,氣勢很足,冷哼道,「你要篤定是我和姑娘拿的,那我們就拎著炭爐去老夫人那裡,我倒是,誰家府里的下人用銀霜炭1

ps:求推薦票,求收藏~~~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