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章 誣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誣告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青鶯說著,就過來拽吳婆子,一邊還對喜鵲道,「拎了炭爐,我們走,還從未聽說過下人懷疑主子偷她東西的1

雖然青鶯沒拿銀霜炭,可是吳婆子屋子裡有啊,這就是證據。

銀霜炭可是要二兩銀子一斤呢,比她吳婆子的月錢還高一倍,她能用的起?

吳婆子長的壯實,青鶯瘦小,就是使出吃奶的勁也拽不動吳婆子。

吳婆子氣的心肝肉疼,她屋子裡統共就兩斤銀霜炭埃

還是過冬,她去領炭,想著三姑娘一直住佛堂,她一年冬天有五十斤銀霜炭的份例,從未見三姑娘用過,肯定是被人貪墨了。

這不,她就借口是清韻要她去拿的,逼的管事的給了她三斤,她用了一斤。

感覺那燒的不是炭,就是銀子,肉疼的很,都不敢隨便走開。

吳婆子捨不得用,想著哪天拎出府去賣了,兩斤銀霜炭,就算賤賣,怎麼也能賣二兩銀子。

這會兒被青鶯指出來,她方才衝進來的架勢早沒了,只剩下心虛,雖然老夫人不喜歡三姑娘,但是老夫人最在意伯府的臉面啊,主子沒有炭火可用,下人卻用銀霜炭,這是打伯府的臉啊,主子軟弱可欺負,奴婢刁縱欺主埃

那時候,三姑娘會挨罰,她會被活活打死的。

一想到後果,吳婆子一個哆嗦襲來,手一甩,就把青鶯甩開了。

要不是喜鵲過來扶她一把,青鶯都要摔地上去。

吳婆子咬牙切齒的看了那炭爐一眼,轉身走了。

出了屋,見那一堆晾曬的炭火,氣的走過去,狠狠的踩著,把炭踩的米分碎。

門口,青鶯見了就火氣直往外蹦,要衝出去,喜鵲拉住她,寬慰她道,「彆氣了,為了她氣壞了身子不值當。」

只是可惜,火爐里沒有銀霜炭,只是詐嚇吳婆子的,要是真去告狀,秋兒是吳婆子的爪牙,她把銀霜炭藏起來,她們就是誣告了。

這口氣,只能先忍了。

院外,一碧色裙裳的丫鬟領著一頭髮半白的男子進來,男子身上還拎著個藥箱子,是個大夫。

吳婆子見那丫鬟,當即笑著迎了上來,「紅袖姑娘,你怎麼有空來佛香院了?」

才踩過炭,吳婆子一步一個腳櫻

紅袖姑娘見了蹙眉,只覺得這婆子有毛病,炭火好好的,非得踩碎了做什麼?

但是她沒問,只道,「三姑娘呢,大夫人讓我領了大夫來給她看看喉嚨。」

吳婆子忙笑道,「三姑娘在屋子裡呢。」

說著,在前面領路。

清韻沒想到大夫人會找大夫給她看喉嚨,看來今天她在老夫人跟前咳嗽沒白咳埃

不過也是,老夫人還指著她聯姻,幫伯府恢復侯爵呢,怎麼可能讓她一直病著,誰家願意娶一個啞巴啊?

清韻坐在那裡,讓大夫幫著把脈,大夫說了病症,醫術還不錯。

大夫寫了藥方,清韻瞟了兩眼,藥方也還行,只是太中規中矩了些,用藥保守,要治好,怎麼也要半個月。

紅袖接了藥方,對清韻道,「三姑娘,一會兒讓丫鬟隨我去抓藥,得趕快把喉嚨治好才是。」

青鶯聽著這話心裡就不舒坦了,說的好像三姑娘喜歡嗓子疼似地。

喜鵲跑了一天,加上手又受了傷,所以是青鶯跟著紅袖去取葯的。

等他們走後,清韻繼續煎藥。

兩刻鐘后,清韻把葯喝下了,苦的要命,她是捏著鼻子喝下去的。

喝完了葯,秋兒就拎著午飯回來了。

三菜一湯,還有一大碗米飯。

菜上飄著辣油,紅通通的,要是清韻嗓子沒事,她肯定喜歡,可是現在,只能咽口水了。

湯偏咸,她喝過一回,入喉的時候差點把她疼死過去。

是以,只有米飯她還能吃。

不過她不是直接吃,而是拿了罐子來,加了水,把米飯敖成粥才吃的。

炭爐是現成的,熬起來很快。

一碗粥,從滾燙吃到溫涼,才吃完。

吃完粥之後,就開始抄佛經了。

看著那被弄髒的家訓,清韻也不指望明天有飯吃了,她之所以抄佛經,是閑的無聊,她知道明天沒飯吃,會很餓,到時候抄家訓佛經肯定要慢許多,不如現在多抄些佛經,明兒能寬鬆些。

一篇佛經剛剛抄好,外面青鶯就拎了藥材跑了進來。

臉紅撲撲的,呼哧呼哧的大喘氣,雙眸明亮如辰,聲音里透著濃濃的喜悅,「姑娘,江老太爺來伯府了1

聞言,清韻手一滯。

筆尖一滴墨掉了下來,落在紙上,清韻忙將筆放下,幸好是才換的新紙,不然她非得肉疼死不可。

喜鵲在一旁研磨,迫不及待的問道,「是為了姑娘的親事來的?」

青鶯連連點頭,「那還用說,肯定是為了姑娘的親事來的埃」

兩丫鬟高興的手舞足蹈的,恨不得能去春暉院,打探第一手消息。

看她們的樣子,清韻覺得江老太爺騎著一匹油毛順滑的黑馬,他身後跟著一大幫騎著白馬的世家少爺朝伯府飛奔過來,為了迎娶她這麼一個過氣的太傅外孫女,被貶伯府名聲還不顯的嫡女,甚至大打出手,場面很壯觀很血腥……

想象很美好,可現實太傷人了埃

官場之上,趨利避害。

得勢時,門庭若市。

失勢時,門可羅雀。

伯府尚且如此,何況是被皇上直接罷官的太傅府?

清韻一笑置之,沒有抱多大的希望。

要是江老太爺真的給她挑了夫婿,那她坦然接受,畢竟在江家失勢之後,還這樣念舊情的人家不多了埃

她要拒嫁,也是讓江老太爺難做人。

清韻提筆沾墨,打算再抄一篇佛經,可是她太高估自己了,事關她終身大事,哪能壁上觀花,若無其事?

抄不下去,清韻索性把筆擱下了,坐在那裡發獃。

喜鵲和青鶯去了院子,把晾曬的炭火收拾起來,本來要的炭火就不多,還被吳婆子那麼糟踐,心裡疼的慌。

兩人把炭火搬進了屋,開了窗戶,放屋子裡晾乾。

出來后,落了鎖。

屋外,吳婆子罵罵咧咧,罵丫鬟不該去她屋子裡偷東西,卻把自己屋子落了鎖。

青鶯和喜鵲兩個根本就不搭理她,她怕是忘記她們為什麼上鎖了,不上鎖,由著她進出自如,隨便亂翻嗎?!

可是兩人不搭理吳婆子,不代表吳婆子不發飆埃

她回屋看了銀霜炭,就算少,也只是少了兩塊,這會兒炭爐也該燒乾凈了,沒有了證據,誰也奈何不了她。

這不,吳婆子就站在屋外大罵,大體就是她放在枕頭下一隻銀手鐲丟了,污衊丫鬟偷炭的時候把她銀手鐲順走了。

她是想把事情鬧大了,把青鶯和喜鵲轟走,就算轟不走,也要打她們一頓,給清韻一個警告,報方才清韻毀她一身衣裳的仇。

可是吳婆子發飆,兩丫鬟也不是吃素的。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