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十章 差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差勁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她們根本不怕被賣掉,因為賣不掉,她們兩個的賣身契在伯爺手裡捏著呢,可不在大夫人和老夫人手裡。

要是在的話,這會兒不定被賣哪去了。

這不,青鶯和喜鵲站在院子里,對著佛堂發誓,她們要是拿了不該拿的東西,遲早遭了報應斷手斷腳。

要是有人平白污衊她們,下場就是爛了心肝,被賣出府,晚年凄涼。

一番話,說的吳婆子後背發涼,再污衊丫鬟偷她手鐲的事就說不出口了,反而回屋燒了兩柱香。

院外,有環佩叮鈴,鶯鸝出谷的笑聲傳來。

青鶯瞥頭望去,便見一姑娘邁步進來。

她穿著一身藕色彩蝶紋菱錦裙裳,米分色束腰,上面著藤花,腰間系著玉佩,上面綴著流蘇,隨著走動,搖曳生姿。

正是大夫人所出五姑娘,沐清柔。

沐清柔生的瓊姿花貌,香嬌玉嫩,光艷逼人,只是眼梢上挑,帶了傲氣,給人感覺有些目空一切。

她身後還跟著兩個姑娘。

一個穿著桂子綠齊胸瑞錦襦裙,裙擺上著芙蕖,栩栩如生。

她容貌妍麗,秀靨艷比花嬌,步伐輕盈,梳著簡單髮髻,上面插了兩支玲瓏點翠草頭蟲鑲珠金簪,在陽光下,耀眼的很。

她是安定伯府二姑娘,沐清芷。

生母是大姨娘,府里除了沐清柔,就屬她最得老夫人寵愛了。

另外一個姑娘是二姨娘所出四姑娘,沐清雪。

她微施米分澤,明眸皓齒,柳眉如煙。

穿戴比不上沐清芷,但是容貌可不輸給她。

見到三人下台階,青鶯和喜鵲心中叫苦,不知道什麼風,把她們三個一起吹來了,趕緊迎了上去。

這三人可不是什麼善茬,從來以欺負三姑娘為樂,萬一有什麼伺候不周到的,那可是吃不了摹

青鶯和喜鵲請了安之後,就站在一旁,悶不吭聲了。

吳婆子忙前忙后的獻殷勤,只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去了,沐清柔看都沒看她一眼,就輕抬裙擺進了屋。

屋內,清韻早聽到動靜了。

本來在走神的她,倒是提筆抄佛經,像是不知道她們來一般。

沐清柔進屋之後,直接就朝書桌走了過去。

清韻早離了桌,她雖然是嫡女,庶妹給她見禮,她也是要回半禮的。

她可不想給人說她沒規沒距。

不過她站了也是白站,沐清柔幾個哪會跟她見禮,直接走到桌子上,拿了本佛經,就翻看了起來。

清韻也沒坐下,只看著她們幾個。

沐清柔翻了兩下,才笑道,「抄佛經果然修身養性,連江老太爺登門,為你說親這麼大的事,你都不去關心一二。」

她說著,沐清芷嘴微微上揚。

哪裡是修身養性啊,根本就是佛堂偏僻,消息不通。

清韻望著她們,眼睛睜的很大,有些心癢難耐,她的終身大事,她能不關心嗎?

青鶯倒是想出去打聽,可是府里的丫鬟根本少有同她們說話的,怕她出去被人欺負,所以清韻忍著了。

因為她知道秋兒會打聽回來,稟告吳婆子知道,不論結果是好是壞,她都會明譏暗諷的。

這會兒,沐清柔她們來,明顯是因為這事來的。

看著她們嘴角的笑,清韻心底有不好的預感。

沐清柔知道清韻想知道,但是她就是不說,轉而說起另外一件事,「方才我們去一趟沐尚書府,見過染堂姐了,她下巴上有一條這麼長的疤。」

她用手比劃了一下,大約半根小指長。

她笑如春花燦爛,「她可是恨你恨的牙根痒痒呢。」

清韻也笑了,若是嗓子不疼,她真想反問一句:你確定她真的是恨我,不是恨你?

沐清柔連說了兩件事,都不見清韻有反應,就跟拳頭打在棉花上似地,軟綿綿的,尤其是清韻眸底帶笑,更是讓她心底窩火,她到底是傷了喉嚨,還是耳朵聾了?!

沐清柔斜了清韻兩眼,從鼻子里輕哼一聲,跟我裝鎮定是吧,我倒接下來說的事,你還能不能鎮定的下去!

她把玩著手裡的帕,道,「江老太爺還真是疼你呢,不忍心你重蹈大姐姐的覆轍,要給你定親,可惜了,江家不復往日,他江老太傅在京都也沒那麼高的威望了,奔波了兩日也沒人願意娶你,這不,他要和伯府親上加親,要你的表哥江遠娶你呢。」

聞言,清韻的眼睛猛然睜大。

她想說話,可是還沒吐字出來,就先咳了。

青鶯趕緊端茶給她喝。

沐清芷輕嘆一聲,聲音里滿是惋惜,可是眼神皆是幸災樂禍,「要是江家沒有沒落,這門親事還真是叫人羨慕,不過可惜埃」

太太死了快十五年了,父親對江家還一如既往。

還為了江家,把前程給搭上了。

老夫人恨不得能和江家斷絕關係才好,怎麼可能還把孫女嫁給江家?

老夫人一句話,就把江老太爺堵死了,「伯爺一心為了親家老爺你,把自己的前程都搭上了,還不夠親,還需要親上加親嗎?江遠那孩子,我見過,才華容貌都好,清韻性子和他不合適,勉強在一起,也不會幸福的,清韻的親事,我心裡有數,就不勞親家老爺廢心了。」

江老太爺為連累伯府道歉,老夫人道,「伯府受牽連,怪只怪伯爺重情重義,歸根究底,也怨不得你,但是清韻的親事,我自有主張。」

江老太爺也皮薄的很啊,老夫人都這麼說了,他還能怎麼著?

所以,沐清柔她們來,只是告訴她,「你和大姐姐想江老太爺幫你說親,這如意算盤還是儘早歇了,老夫人是不會同意的。」

說著,她頓了一頓,道,「老夫人已經給你挑中兩家了,如果不出意外,其中一個就是咱們未來的三姐夫了。」

沐清雪睜大一雙琉璃眼,問道,「五妹妹,是哪兩家啊,我們怎麼都沒聽說?」

沐清柔笑道,「我也是剛聽娘親說的,本來老夫人還有些猶豫,畢竟兩家都不是上上之選,這不,江老太爺一插手,老夫人一怒,打算這兩日就定下了。」

沐清芷望著她,迫不及待的問道,「五妹妹倒是快說啊,是哪兩家啊?」

沐清柔就笑道,「一家是定遠將軍府,一家是鄭國公府。」

沐清柔一說完,沐清芷就倒抽了一口氣。

清韻再傻,也知道這親事有多差勁了。

她雖然繼承了沐清韻的記憶,可是對定遠將軍府和鄭國公府還真的沒什麼印象。

她看了青鶯和喜鵲一眼,兩人臉色比她抄佛經的紙還要白。

青鶯眼睛通紅,「定遠將軍今年二十五,已經娶過兩房嫡妻了,都被他給剋死了,嫡妻生了個女兒,填房生了個兒子……。」

青鶯哽咽的說不出來話,喜鵲接著道,「鄭國公府大少爺,紈成性,原先和刑部尚書府千金定的親,結果成親前三個月,傳出鄭國公府大少爺給青樓花魁贖身,做了外室,還有了身孕。」

「兵部尚書府退了親,鄭國公夫人氣的病倒在床,鄭國公府大少爺被逼無奈,等外室把孩子生了之後,就把外室給賣了,可是死性不改,還是流連青樓酒肆,兵部尚書府退親之後,再說親就困難了……。」

這哪是兩門親,根本就是兩個大火坑,不論哪一個,都能燒的三姑娘米分身碎骨啊!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