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十二章 心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心窩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翠竹苑。

臨窗處,擺著一花梨木貴妃榻。

榻上,坐著一女子,年約三十二三,挽了個墜馬髻,插著兩支金簪,鬢角別著兩朵精緻的絹制絹花。

她低頭拆針線,挑掉兩針后,又繼續。

聽到珠簾輕晃,她抬起頭來,便見珠簾處,走進來一個穿著鴨黃色錦裙,明眸皓齒,巧笑嫣然的姑娘。

女子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發自內心的笑來。

將手裡的針線擱下,女子眸帶嗔怪道,「也不多穿兩件衣裳,就到處亂跑,也不怕嗆了冷風。」

說著,便起來福身見禮。

不等她福身下去,沐清雪就趕緊扶起了她。

這女子是沐清雪的生母,二姨娘。

雖然是親娘,但半主半仆,見了親生女兒,也是要規矩見禮的。

但是沐清雪可不敢受,扶著她坐下,見二姨娘的針線,是一朵牡丹,繡的栩栩如生。

翻過來,還是一朵牡丹,竟是一般無二。

「姨娘的雙面荷包,府里無人能及呢,」沐清雪誇讚道。

她最喜歡牡丹,不用說,也知道是給她繡的。

二姨娘給她倒茶,輕搖了下頭道,「比起大姑奶奶繡的,還差的遠呢,可惜,姨娘只學了點皮毛。」

沐清雪俏臉一冷。

提到這事,沐清雪就一肚子邪火。

二姨娘,在抬了給伯爺做妾前,是江氏的陪嫁丫鬟。

她的藝,是跟江氏的奶娘江媽媽學的,沐清凌的雙面也是江媽媽教的。

當年,江媽媽教二姨娘藝,是看中二姨娘,想向江氏討了給她兒子做媳婦,只是還沒開口,就被二姨娘察覺了,她心高氣傲,哪裡肯嫁給一個小廝啊,這不,就在江氏面前,讓江氏給她兒子挑個好媳婦。

江媽媽一聽,就知道二姨娘沒看上她兒子。

江媽媽倒是沒強求一定要娶她,但是打那之後,就沒再教二姨娘藝了。

二姨娘抬了姨娘后,幾次三番想跟江媽媽學,都被江媽媽含糊其辭了過去。

就是想讓江媽媽教沐清凌的時候,把沐清雪一併帶上,江媽媽也不願意。

不然,沐清雪學得一手好藝,在那些貴夫人面前露一手,將來嫁人門第也要高三分。

二姨娘輕聲一嘆,惋惜道,「當年,是我太心急了些,不然就算不能學全了,怎麼也能學個七七八八。」

繡的一手雙面,平常些針線,拿去賣了銀子,用來採買胭脂首飾也是好的。

沐清雪把棚子擱下,轉了話題道,「姨娘,方才我聽五妹妹說,老夫人給三姐姐相中了兩門親事。」

二姨娘一聽,當即抬了眉頭,「哪兩家?」

沐清雪笑道,「是定遠將軍府和鄭國公府呢,今兒江老太爺來了一趟,把老夫人惹怒了,估摸著明后兒就定下了。」

二姨娘先是一愣,隨即又笑了,「難怪江老太爺會急急忙忙登門了,這親事還真是戳他心窩子。」

沐清雪想喝茶,可是茶水太燙,就揭了茶蓋,水汽氤氳中,她笑靨如花,道,「姨娘,當初老夫人把大姐姐許配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江老夫人可是怪罪你沒給她通個信,把姨娘的父母兄長都貶去掃馬廄了,這一回,咱們就給她報個信。」

大家閨秀出嫁前,做娘親的都會給她準備好通房丫鬟,當初江老夫人給江氏準備了四個,二姨娘是其中之一。

江氏性子溫吞,溫婉秀麗,江老夫人怕她吃虧,這四個丫鬟的老子娘都留在江家伺候,並沒有一併跟來,這是一種震懾人的手段,讓她們有所顧忌,免得她們生了反心,被人收買。

這麼多年,二姨娘在伯府做姨娘,她的父母兄長都在江家,江氏過世之後,江家指著她能對沐清凌和沐清韻多些照拂,對她的老子娘還算不錯。

便是江家敗落後,對她老子娘也一樣,二姨娘就開始沒把江家當一回事了。

後來,老夫人把沐清凌許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時,江媽媽正巧病了,病歪歪的躺在床上,沒法給江家報信。

二姨娘沒病沒痛,就在府里瞧熱鬧,也不跟江家知會一聲。

江老夫人一怒之下,就把她老子娘貶去馬廄伺候了。

那時候,二姨娘才知道,江家要拿捏她,那是輕而易舉的事。

沐清雪對二姨娘的老子娘並不親厚,甚至連面都沒見過。

二姨娘父母兄弟在江家的事,伯府沒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沒人拿這事貶低沐清雪,因為伯府不會認一個妾室的父母兄弟為親的,連二姨娘見了她都要見禮,何況是他們了?

沐清雪是跟著二姨娘長大的,雖然嘴上喊姨娘,也很惱怒她沒能給她一個嫡出的身份,但親娘始終是親娘,偌大一個伯府,只有二姨娘對她最好,她也不忍心二姨娘為了老子娘的事自責,左右不過是傳句話,又改變不了什麼,免得落人話柄。

二姨娘還顧著高興,一時間沒想到這上頭去,當即連連點頭道,「你說的對,是得告訴江老夫人一聲,免得她又將氣撒在你外祖父……。」

沐清雪剛將茶水端起來,聽到外祖父三個字,臉色一沉,將手裡的茶盞重重的擱了下去。

二姨娘也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忙站了起來,把丫鬟白露喊了進來,在她耳邊低語了兩句。

白露點點頭,道,「姨娘放心,奴婢一定把話帶到。」

二姨娘轉了身,方才說錯話的事,只當做沒發生似地笑道,「今晚,只怕江家上下要夜不能寐了。」

沐清雪也笑了,「姨娘能做的都做了,江家無能,怨不到姨娘頭上來。」

一個時辰后,白露回來了。

二姨娘見她進來,當即問道,「怎麼樣了?」

白露福身笑道,「江老夫人一聽說這事,驚的連手裡的茶盞都摔了,江家上下臉色都極其難看呢,江老太爺臉色陰沉的嚇人,甩袖走了,江家氣歸氣,但是江老夫人還是打賞了姨娘你家人十兩銀子,給他們換了個輕便差事。」

二姨娘大鬆一口氣,「如此就好。」

白露上前一步,笑著從懷裡拿了兩個銀錠子出來,遞給二姨娘道,「這是江老夫人賞賜姨娘你的,她知道三姑娘被罰佛堂,有時候會吃不上飯,讓你和四姑娘盡量幫她,只要三姑娘好,江家少不了姨娘好處的。」

看著那兩個大銀錠子,二姨娘眼睛都直了,不過就是傳個話,沒想到江家會這麼大方,要知道她一個月月錢才五兩銀子啊,被人剋扣一點,拿到手也才四兩多,平素打點下人,買些胭脂水米分都不夠,要自己做了針線添補。

看著二姨娘高興的勁頭,沐清雪心底頗不是滋味兒。

二十兩銀子還不夠五妹妹買一根金簪的!

被區區二十兩銀子就收買了,簡直丟她的臉,沐清雪潑冷水道,「不過是有求於姨娘,不得不給足了好處罷了,傳話是本分,幫三姐姐違逆大夫人可不是,等三姐姐親事定了,江家也沒什麼好拿捏姨娘你的了。」

二姨娘哪裡不知道啊,她收了銀子,還大方的打賞了白露五錢銀子,雖然是她心腹丫鬟,該賞的還是不能少了。

餘下的錢,她小心收好了,道,「回頭姨娘再添點,給你打根金簪。」

沐清雪神情懨懨,並沒有多少歡喜,清韻倒霉,就沒人不高興。

可是高興之餘,又有些悲哀,但更多的還是恨意。

都怨江家,害的侯府被貶成了伯府,她們這些侯府女兒,說親的門第都生生低了好幾分!

要是在之前,沐清雪可能嫁給公侯之家,最不濟也能嫁給二品官家庶子為正妻,現在連三品官家庶子正妻都懸的很!

而且,因為伯府被貶,有好些宴會,都沒人邀請她們去!

她們沒恨死清韻姐妹就不錯了。

她挨罰,還想她給她帶吃的?

「姨娘,一會兒讓丫鬟去大廚房多拿兩個饅頭。」

ps:轉機在即了哈。。。。。。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