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十六章 將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將就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撇著清韻,要不是顧及老夫人,她們估計會笑的前俯後仰,滿地打滾都說不一定了。

她們就說嘛,江家都沒落了,江老太爺和鎮南侯在朝堂上沒少爭吵,怎麼可能不記仇?

這不,明面上是答應了,轉過臉不就給江老太爺一記悶棍。

他給清韻挑的親事,還不如老夫人給她挑的呢!

鎮南侯府大少爺,在京都鮮少有人提及,是以大家並不知道他的名諱。

他雖然是大少爺,可是身份有些……叫人難以啟齒。

別看鎮南侯威風赫赫,戰功彪炳,鎮南侯府大老爺卻是個混不吝的主,楚大少爺就是他和外室所生。

當年,鎮南侯府大太太生下一名女兒,才辦過洗三朝沒半個月,就夭折了。

鎮南侯府大太太是傷心欲絕,鎮南侯府大老爺混的厲害,他居然把外室生的兒子抱給她養,說是外室難產過世,這孩子養在外面,讓奶娘養不放心,還要記名在她膝下。

這無疑是在鎮南侯府大太太心口上插了把刀子,鎮南侯府大太太能同意才怪了。

可是楚大少爺是鎮南侯的長孫,雖然不是嫡長子,卻也佔了一個長字,是疼的不行。

據說當初楚大老爺抱回去時,鎮南侯沒差點要打斷他雙腿,但是楚大老爺把孩子丟給鎮南侯,鎮南侯一摸孩子的根骨,就高興的笑了,也不打他了,說什麼後繼有人。

洗三朝,滿月酒,該有的都有,極盡寵溺。

可惜好景不長,楚大少爺十二歲那一年,得了怪病,說是不能見陽光,一見陽光便頭暈目眩。

是以,這麼多年,並沒有人見過楚大少爺真容。

而鎮南侯府大太太在抱養了楚大少爺之後沒半年,又懷了身孕,還一舉得男。

鎮南侯府二少爺楚彥風度翩翩,俊朗飄逸,才華洋溢,不知道引得多少嬌兒女春心大動。

有這樣一個嫡孫在,鎮南侯府哪還有楚大少爺的地位?

方才鎮南侯府大太太親自登門,提及親事,她們下意識的就認為是替楚家二少爺楚彥求親,所以盛裝打扮,可惜啊,她們想多了。

外室所出,還有病見不得人……

這樣的親事,有什麼好羨慕的?

老夫人有些捶足頓胸,她怎麼也沒想到江老太爺求到鎮南侯府,居然給清韻求了這麼一樁親事回來,偏她還給答應了!

清韻乾脆傻眼了,鄭國公府是火坑,江家拉她一把,還沒來得及高興,又掉另外一個火坑裡去了?

而且,這個火坑更大,更灼傷人?

很快,去江家打聽的小廝也回來了,帶回了江老太爺的口信。

小廝請了安,就稟告道,「奴才去江家問了,江老太爺說是他求鎮南侯府上門提親的,他不求三姑娘嫁的大富大貴,但求一生平順,能安穩度日,鎮南侯答應了,說不會虧待了三姑娘的。」

江老太爺求鎮南侯時,要求不高,挑一個模樣過的去,性子溫和,有上進心的楚家少年娶清韻即可,至於身份,差點無所謂。

也就是庶出,旁支聯姻都行。

老夫人聽得愈發頭疼,她也猜到江老太爺不會糊塗到這種程度,他口口聲聲說她做的,讓江氏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寧,他又怎麼可能會給清韻選這樣一門親事呢?

只是鎮南侯也答應了,說不會虧待了清韻,又怎麼讓外室所出,還病的見不了人的大少爺聯姻?

他非但不能讓人覺得他重信守諾,反而叫人覺得是趁火打劫,鎮南侯不是這樣的人。

老夫人看了孫媽媽一眼,心底隱隱有猜測。

別是她答應的太爽快……惹了禍。

不過,這聯姻既然是江家和鎮南侯府的,有什麼事,她去商議反倒不妥。

老夫人瞥了大夫人一眼,她也不指望大夫人去,清韻嫁的好,她心底不可能舒坦,被妒忌心蒙蔽雙眼,伯府的將來反倒落了后。

看來還得江家出面才行。

老夫人吩咐孫媽媽,道,「你拿了定親信物去江家一趟,務必把事情弄清楚。」

孫媽媽連忙應了,拿了錦盒,火急火燎的就走了。

清韻站在一旁,跟個木頭樁子似地,腳下飄的厲害,心中叫屈,這辦的叫什麼事啊?

忽然前途暗淡,又忽然峰迴路轉,再又前途暗淡,像坐過山車似地,她的心肝弱的很,受不了驚嚇埃

孫媽媽走了之後,老夫人頭疼的厲害,秋荷便扶著她進內屋歇息了。

等出了正屋,沐清柔就忍不住潑冷水,落井下石了,「三姐姐,江老太爺可真是疼你呢,給你挑了這麼好一樁親事,好生叫人羨慕妒忌。」

沐清芷捂嘴笑,「不知道這樁親事還有沒有迴轉的餘地。」

沐清雪撫著耳際的碎發,笑的眉眼如畫,「怕是難了,老夫人都收了定親信物了,怎麼迴轉,除非江家主動聯姻。」

說著,沐清雪瞥了清韻,笑意更深,「不知道江家捨不得拿你的江筱表姐聯姻。」

方才,她可是後悔死了。

生怕是她昨天讓二姨娘去江家報信,逼的江老太爺不得不釜底抽薪去鎮南侯府提幾十年前的口頭親事,要真是那樣的話,那她豈不是幫了清韻一個大忙了?

她可沒那個好心,她會後悔死的。

清韻撫著額頭,有些無話可說。

江老太爺一心為她,天知道怎麼就成現在這樣了,況且她早說過,要是江老太爺真給她說親了,她就嫁……

回到佛香院,清韻迫使自己不胡思亂想,靜心抄家訓。

一個時辰后,孫媽媽回來了。

她是空著手回來的,她進內屋時,正好秋荷出來,便問道,「老夫人歇下了?」

秋荷搖頭,「還沒呢,老夫人心裡積著事,翻來覆去睡不著,紅綃在屋裡伺候。」

孫媽媽嘆息一聲,「老夫人這是等我回來呢。」

說著,孫媽媽就進了屋。

屋內,紅綃正掀了香爐,要再添一些安神香,老夫人擺擺手道,「不用熏香,熏得人睏乏,又睡不著,更頭疼。」

紅綃就又把香爐蓋上了。

孫媽媽打了帘子進去,老夫人聽到熟悉的腳步,就要起來。

孫媽媽趕緊過去幫忙,拿牡丹花大迎枕給老夫人墊著。

老夫人有些心急道,「可問清楚了?」

孫媽媽點點頭,輕嘆一聲道,「真出岔子了,奴婢把事情跟江老太爺一說,江老太爺氣不可耐,當時就拿了定親玉佩去兵部找鎮南侯,還沒到兵部,就和鎮南侯碰上了,那玉佩是鎮南侯府大少爺的沒錯,當時鎮南侯還納悶,怎麼大少爺的玉佩會在江老太爺手裡,鎮南侯壓根就沒想讓大少爺聯姻……。」

可偏偏就是他聯姻了。

老夫人皺隴眉頭,「然後呢?」

孫媽媽就道,「鎮南侯有些意外,不過他說既然定了,也算是兩個孩子的緣分,雖然有些委屈,將就些也就是了。」

「將就?這是能隨便將就的嗎?1老夫人聲音拔高了三分。

孫媽媽低斂眉頭,當時江老太爺也是這麼說的,要是能隨便將就,他也就不費事,還給三姑娘說親了,可鎮南侯一句話,沒差點把江老太爺氣瘋。

「是鎮南侯府大少爺將就,不是讓三姑娘將就……。」

老夫人一口血卡在喉嚨里,臉都憋紫了。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