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十七章 委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委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外室所出,有病在身,清韻許給他,他還委屈了?!

清韻是她孫女兒,她嫌棄不待見可以,外人不待見她,那就是看不起伯府!

孫媽媽勸老夫人別生氣,道,「那定親玉佩江老太爺還給了鎮南侯,雖然鎮南侯承認是侯府出了岔子,但他很不高興,覺得江老太爺嫌棄他長孫了,差點沒揍他,不過最終還是把玉佩拿走了……。」

說完,孫媽媽補充了一句,「鎮南侯是打算在侯府那些孫子中挑一個聯姻,因為這事急的很,所以就交給大太太辦了,而且叮囑她盡量在嫡出中挑。」

孫媽媽說這話,是想老夫人寬心。

老夫人心沒寬,反倒更沉了,「這親事,怕是改不了了。」

要是鎮南侯沒說這話,大太太擅自做主,還能說是弄錯了。

都叮囑了,還敢擅自做主,這不明顯著是有備而來嗎?

鎮南侯府有四房,適齡的嫡出少爺除了二少爺,就三少爺了,都是嫡子嫡孫,鎮南侯捨得,可做親娘的哪捨得用來聯姻?

庶出的倒是也有兩個,一個比清韻只大幾個月,年紀偏小了不合適。

一個大一歲,因為姨娘過世,養在嫡母膝下,所以和嫡出的也沒區別。

老夫人都想象的出來,鎮南侯說聯姻,大太太挑人時,她們你推我讓,都不願意的場景。

鎮南侯是一家之主,他都說了盡量從嫡出中挑,這是給足了江老太爺面子。

法不責眾。

鎮南侯府大太太敢把鎮南侯的話當耳旁風,擅自做主讓大少爺聯姻,顯然鎮南侯府四房是同仇敵愾的。

就單說鎮南侯府一眾小輩都還沒有說親,長幼有序也該論到大少爺。

在鎮南侯心中,大少爺又是好的,他聯姻還是委屈了他,這親事還怎麼改?

老夫人滿心後悔,她答應的太快了,要是她多留個心眼,先問過江老太爺再答應,和清韻定親的或許就是哪位嫡出少爺了。

如今答應了,又想反悔……

結局無非兩種,要麼照舊,要麼只能不同意聯姻了。

想到孫媽媽說,鎮南侯差點揍江老太爺,她還能不同意聯姻嗎?

老夫人緊閉的雙眸睜開,問孫媽媽道,「這門親事若是改不了,你怎麼看?」

聞言,孫媽媽怔了一下,沒有說話。

老夫人就道,「說心裡話。」

孫媽媽便道,「雖然鎮南侯府大少爺是外室所出,還傳聞身子骨不好,見不得太陽,但從鎮南侯的態度來看,他是極滿意大少爺這個長孫的,大少爺必定有過人之處,加上他答應江老太爺在前,出岔子在後,以他言出必行的性子來看,對三姑娘必定存了三分歉疚,這對咱們伯府來說是好事,更重要的是這親事是江老太爺求來的,比大姑奶奶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有過之無不及,將來好或不好,伯爺都不好再怨老夫人您半分……。」

孫媽媽說最後一句話時,老夫人眼睛亮了一瞬。

這或許是這樁親事最大的好處了。

老夫人心情恢復了些許,不過還是有些嘆息,「終究是我考慮不周。」

孫媽媽也在心底一嘆。

外面,秋荷拿了錦盒進去,福身道,「老夫人,三姑娘讓丫鬟把首飾送了回來。」

孫媽媽聽得一愣,「送回來了?」

秋荷點點頭。

老夫人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她還從沒有哪一次賞了頭飾被送回來的,這不是打她的臉嗎?

孫媽媽趕緊問道,「你沒說這是老夫人賞賜給她的?」

秋荷望著孫媽媽,道,「我說了啊,這是老夫人特地讓奴婢挑了給三姑娘戴的。」

孫媽媽撫額一笑,「肯定是三姑娘會錯了意,當這是借她戴的了。」

只是哪有長輩借晚輩頭飾的,這不是笑話么?

三姑娘怕是藉機抱怨呢。

也是,那衣裳確實配不上頭飾。

老夫人擺擺手,道,「罷了,平素我賞賜她就少,這樣貴重的頭飾還是頭一次,也難怪她不敢輕易收了。」

不過東西既然賞了出去,就斷然沒有再收回的道理了。

佛香院,正堂。

清韻還在抄佛經,喜鵲在荷包,青鶯在打絡子,手法嫻熟,行雲流水。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青鶯趕緊放下手裡的線,走了出去。

外面,秋荷領了一媽媽過來。

青鶯微微詫異,那媽媽看著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看見青鶯,秋荷笑道,「三姑娘在屋內吧,老夫人讓我帶人給她量了身量,做幾身衣裳。」

青鶯恍然一笑,難怪眼熟了,原來是坊管事劉媽媽。

清韻放下筆墨,站了起來。

秋荷手裡拿著錦盒,卻不是之前那個了,要大的多。

她把錦盒擺桌子上,笑道,「老夫人覺得姑娘的穿戴都過於樸素了,特地吩咐坊給姑娘做幾身鮮亮的衣裳,還給配了頭飾。」

除去今兒給她戴的,還有兩套,一套金的,一套金鑲玉的。

清韻有些受寵若驚,欲張口說話,秋荷忙笑道,「等三姑娘嗓子好了,再親自謝老夫人不遲。」

清韻點頭微笑。

然後張開雙臂站在那裡,讓劉媽媽幫她量腰圍。

劉媽媽撫了撫清韻的肚子,問道,「三姑娘沒吃午飯吧?」

合體的衣裳才能把楊柳腰肢顯出來,這吃飽了量和沒吃飽,要差兩分了。

喜鵲就道,「昨兒三姑娘抄的五十篇家訓被吳婆子弄髒了,她說大夫人說要重抄,三姑娘沒有完成任務,所以今兒沒有飯吃。」

喜鵲說著,給青鶯使眼色。

青鶯就把那不能用的家訓拿了來。

秋荷接了家訓,翻了好幾眼,煙眉皺緊了。

秋荷把五十篇家訓全拿走了。

小半個時辰后,廚房送了食盒來,四菜一湯,兩葷兩素,還有兩碗粥。

清韻美美的吃了一頓。

肚子有些撐得慌,便在院子里溜達。

門外,有叫苦聲依稀傳來。

「討厭鬼回來了,」青鶯呲牙道。

很快,吳婆子就進了院門。

是秋兒扶著她回來的。

秋兒瘦小,吳婆子粗壯的身子靠在她身上,像是要將她的腰給壓折了一般。

走一步,吳婆子就叫兩聲疼。

那尖銳的聲音,聽得人頭皮發麻,恨不得上去捂她嘴巴才好。

喜鵲就納悶道,「吳媽媽這是怎麼了,把腰閃了?」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