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十八章 狗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狗洞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吳婆子氣的咬牙,「還有臉問我怎麼了,還不是你們兩個小賤蹄子告的好狀,害我挨了二十五大板1

喜鵲眉頭一揚,眸底閃過一抹笑意。

秋兒吃力道,「喜鵲姐姐,快過來搭把手啊,我扶不動了。」

喜鵲搖搖頭,一臉愛莫能助,「我忙著呢,我要是不勤快些,回頭吳媽媽再看不過眼幫姑娘收拾桌子,又不小心把姑娘抄好的家訓佛經給弄髒了可怎麼辦啊?」

說著,轉身就進了屋。

秋兒氣的鼓起腮幫子,她也恨不得閃人,讓吳婆子自己爬回去了。

可是她不敢,她是佛香院里的丫鬟,歸吳婆子管,得罪了她,沒有好果子吃。

喜鵲不幫忙,秋兒又喊青鶯。

青鶯乾脆問清韻冷不冷,她去給她拿披風來。

兩人都走了,秋兒就望著清韻了。

清韻是主子,借她幾個膽子她也不敢使喚她,她希望清韻能主動點幫忙。

清韻冷淡的掃了秋兒和吳婆子一眼,從春暉院到佛香院那麼遠,都扶著回來了,還臉不紅氣不喘的,這兩步路就走不動扶不動了?

清韻眼神冷寒,帶著凌厲之氣,嚇的秋兒身子都繃緊了。

吳婆子半邊身子都搭在秋兒身上,秋兒一驚嚇,扶吳婆子的力氣就小了一半,吳婆子一個不小心,直接往後一摔。

挨了板子的屁股忽然著地,一陣殺豬般的聲音驀然響起,驚起無數飛鳥,撲騰著翅膀逃命。

清韻捂嘴一笑,不是她不尊老愛幼,實在是這吳婆子慣會狐假虎威,不給她點教訓,她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清韻懶得搭理她,她朝前走去。

不遠處,有十幾株碧竹。

清風徐徐,碧竹搖曳,在陽光下,灑下斑駁疏影。

清韻朝前走,快到牆邊時,依稀聽到有犬吠和小販的叫賣聲。

清韻眼前一亮。

外面,就是街道了埃

不知道古代街道是什麼樣的?

清韻極想爬牆出去看看,可是看著兩人高的圍牆,撇撇嘴后,就把這想法給打消了,她就是爬的上去,也沒那本事安然無恙的跳下來。

不過爬不了牆,不還有傳說中的狗洞么?

要是伯府的日子當真過不下去了,她還能逃出去。

天下之大,總有她容身之地。

清韻不會承認,她厭煩了抄佛經,要是能有狗洞爬出去買吃的,她傻了還一整天抄佛經。

清韻就沿著牆壁往前走,看的很仔細。

一路過來,沿著牆角都長滿了雜草。

就在清韻都快死心的時候,她眼睛一凝。

她看向的地方,同樣長滿了雜草,但是挨著牆角處,有一堆枯黃的雜草,明顯是有人故意遮擋的。

她心中一動,快步走了過去。

用腳踢開枯黃的雜草,清韻就囧了。

居然還有人跟她想法一樣,想鑽狗洞出去玩。

只是狗洞沒有,就自己挖。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了,這狗洞才籃球那麼大。

清韻有些撫額,不知道是哪個挖的,居然把磚塊挖的這麼圓……她不知道磚可以整塊的取下來么?

清韻四下望了兩眼,確定沒人,方才擄了衣袖,架勢十足的要拆牆。

只是用力推了兩回,清韻就有些大喘氣了。

她這副身子骨極差,常年吃素,又經常在屋子裡抄佛經家訓,連太陽都極少曬,虛的厲害。

要是有鋤頭就好了,一鋤頭下去,就差不多了。

清韻不死心的繼續努力。

只是,怎麼老覺得背後有人盯著她?

清韻猛然回頭,四下張望,什麼也沒看見。

清韻覺得自己多疑了,吳婆子才挨了板子,這會兒下不來床,秋兒要伺候她,根本不會來這裡。

青鶯和喜鵲是她的丫鬟,怕什麼?

所以清韻,就大著膽子繼續了。

就在清韻轉身之際,身後一株老槐樹上,一道黑影一閃而逝。

清韻繼續折騰的一會兒,聽到青鶯喊她,她趕緊把雜草給蓋上。

那邊青鶯已經過來了,她手裡拿著披風,道,「姑娘,你在幹什麼?」

「沒什麼,」清韻笑道。

青鶯捂嘴笑,「姑娘肯定發現有個洞了對不對?」

清韻訝異的看著青鶯。

青鶯見清韻懷疑她,趕緊道,「不是奴婢挖的,是秋兒挖的,要不是奴婢發現了,這洞不知道挖多大了呢。」

秋兒挖的?

還真沒看出來,秋兒的性子有這麼跳脫。

青鶯有些泄氣道,「原本奴婢還想揪著她這把柄,讓她聽話一些,誰想她反咬一口,說我要是告狀,她也告狀,說這洞是奴婢挖的,到時候大夫人肯定相信她,不會相信奴婢……。」

明明都逮到她把柄了,愣是奈何她不得,想想就窩火。

清韻真想罵一聲笨,人家挖狗洞,你也能跟著一起出去,這不挺好的嗎?

趕明兒得想個法子把這狗洞挖起來才是。

青鶯幫她把披風繫上,清韻看了會兒夕陽,覺得有些口渴,就回屋了。

屋子裡,喜鵲在貓著身子找東西。

青鶯見了好奇,問她道,「在找什麼呢?」

喜鵲站直了身子,有些害怕道,「姑娘寫的佛經家訓各少了一篇,還有桌子上寫的,都不見了。」

清韻走近一看,書桌上真的沒了。

青鶯就不高興了,「是秋兒拿的?」

喜鵲搖頭,臉色有些蒼白道,「是莫名其妙的不見的,我一直在屋子裡,新寫的還用鎮紙壓著,我才喝了兩口茶,它們就不見了。」

青鶯渾身打哆嗦,「你別嚇唬人,這裡是佛堂,不會有鬼的。」

鎮南侯府,外書房。

鎮南侯坐在書桌前,摸索著手中一塊玉佩,有些躊躇不決。

那塊玉佩正是之前定親的玉佩。

鎮南侯叱吒戰場數十年,還從未這樣猶猶豫豫過,這是第一回。

忽然,窗戶一閃。

有黑影出現在書房內。

鎮南侯眉頭不抬,問道,「三姑娘是個怎樣的人?」

暗衛遲疑了兩秒,道,「不好評斷。」

鎮南侯眉頭輕挑,「不好評斷?」

暗衛點點頭,遞上幾張紙。

鎮南侯接過,細細看著。

家訓佛經且不說,單單這字,寫的極其漂亮,娟秀中透著洒脫,妍麗而無俗媚,看的人舒心。

鎮南侯翻到最後面一張,掃了兩眼,眼前又是一亮。

他一邊看,一邊吟誦出聲:

大江東去,落日餘暉,鴉雀歸去,月朗星希

山巔水岸,疏竹松鶴,亭台殿閣,文房雅室。

幾爐沉煙,幾章詩文,幾杯濁酒,幾回醉醒。

幾曲流水,幾人知音,幾度風發,幾多艱辛。

幾次愛恨顛倒,幾帆悲涼滄桑,晨鐘暮鼓皆不空。

九轉四海放歌,九牧五嶽太白,淡定尋常都是禪。

正是錦繡文章時,大快心腸。

「女兒家,能有這般詩才,著實不錯1鎮南侯誇讚道。

暗衛沒有說話。

鎮南侯又問了一句,「你去的時候,三姑娘在做什麼?」

暗衛額頭開始掉黑線了,但是主子問話,他就得回答。

「挖狗洞。」

鎮南侯還在看詩詞,這般文采,饒是他都比不過,不愧是江老太傅的外孫女,有其外祖遺風。

鎮南侯正琢磨哪個嫡孫娶清韻,才不會虧待了她,好像挑來挑去,似乎只有彥兒最合適。

乍一聽暗衛的回答,他愣了一下,「挖什麼?」

「……狗洞。」

鎮南侯,「……。」

瞬間,清韻大家閨秀溫婉如水的形象坍塌碎裂。

鎮南侯怔了半晌,方才大笑。

笑聲雄渾肆意。

「這一回,老夫只能對不住他江老太爺了。」

「備馬,我要去江家一趟。」

ps:求推薦票~~~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