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十四章 丟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丟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遠在佛香院收拾包袱的清韻,忽然一個噴嚏襲來,身子都哆嗦了一下。

清韻碰了碰鼻子,不知道是誰在背後議論她,肯定沒好事,正心中腹誹著,就聽青鶯道,「姑娘,屋子裡寒氣重,你去外面晒晒太陽,咱們東西不多,一會兒就收拾好了。」

清韻點點頭,就出去了,屋子裡確實冷的厲害。

她剛邁步出屋子,就見兩個粗壯婆子走過來,手裡拎著磚塊什麼的。

清韻臉不期然紅了紅,她怎麼也沒想到桃香看到的那隻手是江家總管的。

江老太爺怕她嚇壞了,夜裡做噩夢,所以跟她說了實話,讓她別擔心。

清韻抬眸,四十五度望天,眸底有憂傷。

她是不擔心了,可臉也丟的差不多了,丟到姥姥家不算,還丟到未來婆家去了!

她簡直沒法理解鎮南侯,她挖狗洞,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尋常人家聽了,就算定親了估計都會以此為借口退親,他倒好,非要自己的孫兒迎娶她,他就不擔心她將來挖狗洞爬牆給他孫兒臉上抹黑,還是他根本就和自家孫兒有仇?

可從江老太爺話中,鎮南侯是極其疼愛這個孫兒的,見不得他受半點委屈。

清韻靠著走廊柱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扭著手中帕。

秋兒把兩個來補牆的婆子送了出去,然後湊過來獻殷勤。

只是才巴結了沒兩句,青鶯就背著包袱過來,瞥了她道,「你想跟我們回泠雪苑伺候?」

秋兒是點頭如搗蒜,毫不遮掩自己的想法,她就是不想在佛香院伺候了。

她性子活乏,受不得冷清,有清韻她們在,佛香院還有些人氣,要是她們都走了,就留下她對著吳婆子,估計不出半個月,她不是累死,就是無聊的把自己憋死。

看著她那樣子,青鶯是打心眼裡鄙視她,她當三姑娘是什麼啊,可以任由她揮之即來,呼之即去?

她們在佛香院住,她沒少幫著大夫人使壞,為難她們,以前的事且不說了,就最近幾天,她就幫著吳婆子弄髒姑娘抄好的家訓,還跟吳婆子告狀她們拿了她的炭火,以前幫著吳婆子禍害她們,現在還想來巴結,她的臉真是夠大的。

青鶯眼珠子一轉,嘴角一咧,笑道,「吳媽媽這會兒還躺在床上呢,你要是跟三姑娘走了,誰照顧她啊?」

青鶯說話聲很大,吳婆子住的近,聽得是一清二楚,氣的嘴皮直哆嗦。

那小賤蹄子,喂不熟的白眼狼,自己對她那麼好,現在她還病在床上,她居然想丟下她,跟三姑娘走,真是良心狗被啃了!

吳婆子脾氣不好,這不,就在屋子裡破口大罵了。

秋兒臉一白,氣洶洶的看了青鶯一眼,趕緊去找吳媽媽解釋去了。

青鶯朝吳婆子屋子呲牙,作兇狠狀,「想跟我們走,想的倒美1

她話音一落,屋子裡就傳來秋兒的說話聲,同樣很大,「吳媽媽,你誤會了,我沒有想跟三姑娘走,別看她定了親,許給了鎮南侯府大少爺,誰不知道鎮南侯府大少爺是外室所出,還是個病秧子,她往火坑裡跳,我哪會傻的跟著去啊,佛香院雖然冷清,但是我從小就和吳媽媽住這裡,這裡就是我的家……。」

一番話,說的青鶯火冒三丈,擄了衣袖就要過去。

喜鵲攔了她道,「好了,別生氣,嘴長人家身上,你就是今兒攔著了,也攔不住明兒。」

「就是看不慣她欺軟怕硬的樣子1青鶯憤憤道。

喜鵲笑道,「我知道,以後咱們不會再回佛香院了,和她八竿子也打不著了。」

清韻已經邁步下了台階,朝佛香院走去。

青鶯和喜鵲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兩人還有些覺得是在做夢,畢竟這一回,老夫人和大夫人是罰清韻住佛香院半年,如今一個月還沒到,就能搬回泠雪苑住了,怎麼能不高興呢。

清韻心情不錯,一路東瞄西看,興緻高昂。

佛香院到泠雪苑,平常一盞茶的功夫就能走到,但是清韻走了兩刻鐘,才到流韻苑。

遠遠的,她就看到流韻苑的樓了,玲瓏精緻,青磚碧瓦,在陽光下,有些耀眼。

路過流韻苑門口時,青鶯還忍不住咕嚕了一句,「姑娘該住這裡才是,表姑娘都住了三年了,還不還回來,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從流韻苑出嫁。」

聽青鶯這麼說,清韻多瞥了流韻苑兩眼。

當初沐清凌出嫁,原是說好了從流韻苑出嫁的,誰想在她要搬流韻苑住的前一天,周梓婷就病了,臉色蒼白,還發著高燒。

老夫人心疼她,連找了好幾個大夫來給她看病,她身邊跟著的周媽媽就說她要靜養,流韻苑太熱鬧了,於她病情不利。

出嫁,哪有安靜時候,沐清凌要在流韻苑出嫁,那丫鬟是要忙的腳不沾地的。

沐清凌知道周梓婷不想她搬到流韻苑,從流韻苑出嫁,估計使的苦肉計,她就提議說春暉院僻靜,讓周梓婷搬過去住兩日。

可周梓婷說,她病的厲害,搬去跟老夫人住,會擾了老夫人的清凈,要是把病情傳染給了老夫人,那她就不孝了,母親在天之靈會責怪她。

她這麼說,老夫人只覺得她孝順有加,疼的是心肝肉疼的,哪還要她搬出去啊,就對沐清凌道,「就從泠雪苑出嫁吧,搬來搬去的也麻煩。」

是以,沐清凌是從泠雪苑出嫁的。

想著腦中那些記憶,清韻都覺得無語。

至於嗎,為了不讓沐清凌從流韻苑出嫁,居然連苦肉計都用上了,她就不明白了,讓沐清凌從流韻苑出嫁怎麼了,是少了一塊肉,還是要了她半條命啊?

遠處,沐清柔幾個過來,身姿窈窕,蓮步款款。

見清韻看著流韻苑走神,沐清雪笑道,「三姐姐這麼看著流韻苑,是想迴流韻苑住了?」

清韻收回目光,瞥了沐清雪一眼,道,「只是想起和大姐姐住在流韻苑玩耍的情節。」

沐清芷聞言一笑,「幸虧梓婷表妹不在府里,不然聽你這麼說,估計她又要想她娘親了。」

聽到周梓婷,沐清柔就一肚子火氣,兩眼一翻道,「她要真有事沒事就想她娘親,覺得咱們伯府就她娘住過的地方最好,她怎麼不直接去找她娘?1

這話,沐清柔敢說,其他人可不敢。

只笑笑不語,轉了話題,看著清韻,道,「恭喜三妹妹,這麼快就搬回泠雪苑住了。」

沐清芷說著,沐清柔就加了一句道,「雖然是能搬回泠雪苑住了,可佛經家訓還得繼續抄。」

清韻當時就沒了好心情,她望著沐清柔,看著遠處走過來一道熟悉的身影,清韻嘴角微勾,心平氣和的問道,「這是母親說的?」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