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十六章 銀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銀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一路朝前走,等進了泠雪苑,清韻的怒氣方才消了些。

院子里,有兩個小丫鬟在掃落葉,年紀不大,十一二歲的模樣,梳著雙丫髻,模樣清秀,有些膽校

屋子裡,有兩個二等丫鬟在擦桌子,再加上青鶯和喜鵲,偌大一個泠雪苑就沒別人了。

侯府被貶,府里不得不縮減用度,第一個消減的就是泠雪苑,丫鬟婆子削去了一大半。

這幾個丫鬟是不得不留下的。

屋子一段時間沒人住,就沒了人氣,容易壞。

修葺泠雪苑的費用比養幾個丫鬟要大的多,而且就算她被罰了,泠雪苑也還是她的住處,要是一點人都不留,跟伯爺也沒法交代。

回了屋,丫鬟端了熱茶上來。

清譽捧了茶,青鶯就道,「姑娘,奴婢出去轉轉。」

清韻看了她一眼,見她眸底有閃亮,顯然是想去春暉院打聽消息,正好她也想知道事情到底會怎麼發展,便點頭應了。

青鶯走了,喜鵲幫著收拾屋子。

她們才走不久,屋子還和之前一樣,就是被子什麼的都鎖在柜子里,得拿出來熏香除除濕氣。

半個時候后,青鶯就回來了。

她進門時,喜鵲正好端了銅盆來擦第三遍桌子,青鶯趕緊接了手。

喜鵲問她,「打聽到了?是看上二姑娘了還是四姑娘?」

青鶯沒說話,端著銅盆進了屋。

清韻坐在小榻上,也望著她,催她快說,青鶯終於憋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一個也沒看上。」

清韻愕然,沒看上沐清芷和沐清雪,那看上的……豈不是沐清柔了?

虧得沐清芷和沐清雪還憂心忡忡,誰想人家壓根就沒看上她們,這一巴掌,打的實在是響亮。

青鶯聳肩道,「廬陽侯夫人一提這事,大夫人當即就回絕了她,說五姑娘還小,還要一年才及笄,她會多留她兩年,鄭國公府大少爺年紀不小了,耽誤不得。」

清韻感慨,有人撐腰就是好,都不用沐清柔憂心,火坑就被人給填了。

不過她怎麼也沒想到廬陽侯夫人會提出讓沐清柔嫁,這不是找釘子碰么,看來是伯府對待她和沐清凌兩個嫡女的態度,讓她覺得伯府為了恢復侯爵,什麼都可以犧牲埃

兩相一比,清韻覺得原本就不熱的心又涼了三分。

罷了,沒娘的孩子沒人疼,好在雖然有了後娘,但爹還是親的,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喜鵲拿了鑰匙去開箱子,拿了個錦盒過來,遞給清韻道,「姑娘,你的私房錢都在這裡了。」

清韻接了錦盒,銀錢都是青鶯和喜鵲收的,她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印象中,她爹離京辦差前,總會給她留些銀子防身,不過叮囑她,不能讓老夫人她們知曉。

伯爺也擔心,太過偏袒清韻,是害了清韻,可要不留些,他就是去辦差也不放心。

等錦盒被打開,清韻倒抽了一口氣。

一錦盒,滿滿的都是零散銀子,有大有小,怎麼也有幾十兩了。

想她是嫡女,一個月月錢才十兩,也算是有錢人了。

「有錢的感覺真好,」清韻笑道。

想到當初喜鵲把錢藏鞋子里,她還以為她是窮的叮噹響。

喜鵲見了就笑道,「下面還有呢。」

清韻愣了一下,「還有?」

喜鵲點頭,「姑娘怎麼忘記了,錦盒是雙層的。」

清韻恍然,打開夾層,看到了銀票。

五十兩面額的,足足有十張。

喜鵲笑道,「伯爺出差了十回了,每回走之前都會給姑娘留五十兩銀票,只是姑娘拿了錢,也沒地方用……。」

清韻出不了府,更別說逛街買東西了。

喜鵲和青鶯也沒機會出去,就算出去了,也沒法帶東西回來,上回的藥包,不就是個例子。

是以,清韻有銀子都沒法請大夫看病,只能存在錦盒裡,好在沒被蟲咬,不然清韻非得氣吐血不可。

清韻拿了五兩銀子裝荷包里,又打賞了兩丫鬟一人二兩,高興的兩丫鬟笑的合不攏嘴。

另外,清韻還拿了五兩出來,給兩丫鬟道,「平時和府里的丫鬟走動時,手大方些,她們拿了好處,就不會對你們擺臉色了,就是打聽什麼也方便。」

等安排好,清韻把錦盒合上,讓喜鵲拿去壓箱底。

清韻揉著脖子,想著要不要睡一覺。

外面,有丫鬟進來,道,「三姑娘,老夫人讓奴婢來告訴你一聲,家訓不用抄了,佛經修身養性,偶爾抄一抄也好,別累著了就行。」

清韻嘴角上揚,日子算是往舒坦上過了。

青鶯就有眼色的上去塞荷包了。

丫鬟沒想到來傳個話,也有打賞,高興的直笑。

等丫鬟走後,清韻就睡下了。

醒來時,天邊有晚霞絢爛。

吃了晚飯後,清韻沒事做,就拿了本書,隨手翻著,興緻不高。

青鶯和喜鵲則圍著火爐荷包。

清韻無聊,想著她好像藝還不錯,就讓喜鵲也給她起了個棚子,打算個帕子自己用。

了沒一會兒,又有了睡意。

一宿安眠。

第二天醒來,骨頭都睡酥軟了。

她是被兩丫鬟喊醒的,睡眼朦朧中聽丫鬟道,「姑娘,該起床了,一會兒還得去給老夫人和大夫人請安呢。」

清韻本來還困的厲害,聽到這話,一個激靈襲來,困意瞬間去了大半。

差點忘記了,她現在不是禁足佛香院,可以任由她睡到自然醒,每天抄好佛經家訓就沒事了,她得去給長輩請安啊!

她記得有一回請安去晚了,被大夫人呵斥,回來罰抄了家訓二十遍。

尤其是昨天,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一聽要她們嫁給鄭國公府大少爺,就氣的恨不得要活颳了她,廬陽侯夫人把主意打到了沐清柔頭上,大夫人能不生氣?

想著,清韻就覺得腦袋一陣陣揪疼。

不敢再耽擱,清韻掀了被子下床。

喜鵲拿了衣裳來,要給清韻穿。

看著那衣裳,清韻眉頭不期然跳了下,她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今兒可是打算跟去棲霞寺的,穿這麼一身偏短的衣裳,出去就是丟伯府的臉面,誰會允許她出門?

清韻知道她沒合身的衣裳,坊雖然在做,但要送來最早估計也得後天了。

清韻坐了下來,喜鵲手裡拿了衣裳巴巴的看著她,正要說話呢,就聽清韻問道,「我大姐姐出嫁前的衣裳全帶定國公府去了?」

喜鵲不知道清韻為什麼這麼問,只回道,「一些珍貴的狐毛斗篷,長輩賞賜的衣裳,都帶走了,坊做的,沒有八九成新的,都得留下。」

沐清凌是及笄了才出嫁的,兩人身量差不多,那她的衣裳她現在穿只會大,不會校

清韻望著喜鵲道,「你去大姐姐留下的舊衣裳里拿兩套合適我穿的來。」

喜鵲不解,「坊已經給姑娘做新的了,為何還要穿大姑娘之前的舊衣裳?」

那麼多天都穿了,不在乎多等一兩天埃

可偏偏這一兩天清韻就等不及了,催喜鵲道,「快去。」

清韻有吩咐,喜鵲能不照做么,把衣裳放下,趕緊就出了門。

青鶯伺候清韻漱口洗臉,那柳條枝沾著竹鹽刷牙,真是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很快,喜鵲就拿了兩套衣裳來,都是蜀錦的。

一套天藍色竹節海棠,一套淡紫色金雀花,清韻試了試,都挺合身。

最後清韻選了天藍色竹節海棠的,束腰和披帛也都著海棠,但顏色是鵝黃的。

梳著流仙髻,戴了老夫人新賞賜的首飾,薄施米分黛,便已是盛顏仙姿。

吃了早飯,清韻帶著青鶯就出了泠雪苑,朝大夫人住的紫檀院走去。

很巧,在紫檀院前不遠的岔道處,和沐清柔還有沐清芷幾個迎面碰上了。

只是,一大清早,就沒人對她有好臉色。

ps:求推薦票~~~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