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十七章 眼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眼熟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為昨天廬陽侯夫人替鄭國公府大少爺求娶她的事惱火,沐清芷在一旁煽風點火的道,「江家連累了咱們,卻只顧著三妹妹一人,害的五妹妹差點要嫁給鄭國公府大少爺,可真是害人不淺。」

清韻眸光清冷的瞥著沐清芷,真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嘴角上揚,清韻勾起一抹笑來,「昨兒聽丫鬟說廬陽侯夫人要求娶其他姑娘,你和四妹妹就自動對號入座,對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我還真覺得是我定了鎮南侯府的親,鄭國公府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結果廬陽侯夫人壓根就沒提你們,現在,你們又挑五妹妹,讓她惱我,都說一家有女百家求,難道一百家都是好的,總有稂莠不齊的時候,再說了,鄭國公府大少爺也求娶過郡主縣主,也是我禍害了她們?」

這一回,清韻說話真是半點情面不留。

沐清芷一張臉火辣的厲害,像是被清韻扇了兩巴掌似地。

沐清芷性子好強,不服輸道,「退而求其次,你說鄭國公府求五妹妹,也是退而求其次?」

沐清柔臉上的怒氣更甚,幾乎怒不可抑,「你說我不如你?1

清韻暗翻白眼,驕縱就算了,還是炮仗性子,一點就炸。

望著沐清柔,清韻一臉無辜道,「五妹妹忘記了,我可是覺得你能做皇后的,怎麼可能嫁給鄭國公府大少爺呢,我可是想都沒想過,拿妹貌灰裁幌牘,不然怎麼一聽丫鬟說話,就覺得自己要嫁了?」

聽清韻這麼說,沐清柔的臉色又好轉了三分,不過也還是夠惱火的,在廬陽侯夫人心中,鄭國公府大少爺居然配的上她!

他除了身份好一點,其他簡直一無是處!

沐清雪站在一旁,多看了清韻兩眼,對清韻的容貌,她心中妒忌,「三姐姐,你這衣裳不是坊新作的吧,明明有合身的衣裳,還故意在鎮南侯府大太太跟前丟咱們伯府的臉。」

清韻就知道她們會這樣說,她抬了抬雲袖,問道,「你們不覺得這衣裳眼熟的很嗎?」

沐清柔多看了清韻兩眼,道,「是挺眼熟的。」

清韻點頭,「之前住佛堂,所以就將就的穿了,現在回泠雪苑住了,就得跟你們一樣請安,怕在母親和老夫人那裡碰到外客,丟伯府的臉面,方才出門之前,我特地找了大姐姐出嫁前的舊衣裳湊合兩日。」

這一下,誰都沒話說了。

她們都是大家閨秀,哪有幾個穿別人舊衣裳的,那是很丟臉的事。

幾人沒再說話,進檀香院給大夫人請安。

清韻心情愉悅,今兒趕上大部隊了,她跟著沐清芷她們身後就成了,大夫人總不至於明著挑她一個人的錯。

她們四個進屋給大夫人請安,大夫人眼裡只看見了沐清柔,對她噓寒問暖。

她們三個就站在一旁,不聞不問。

等和沐清柔寒暄完了,才假惺惺的關懷她們兩句,然後便說起去棲霞寺的事,叮囑她們幾個要小心,誰要是闖禍,丟伯府的臉面,就算她幫著說情,老夫人也不會輕饒了她。

這幾個人中,不包括清韻。

清韻雖然想跟去,但是她不會跟大夫人提,因為提了也是白提。

大夫人對其他庶女是不喜,對她則是厭惡。

尤其那眸光掃過她臉頰,清韻總有一種,她會忍不住撲過來將她的臉抓花的錯覺。

等出了紫檀院,便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進去的時候,老夫人正端茶輕啜,神情慈愛的緊。

清韻幾個福身請安。

沐清柔請了安之後,就挨著老夫人坐下了,撒嬌道,「祖母,你臉色比昨兒好多了,昨夜睡的可還好?」

老夫人拍著她的手,笑道,「昨夜睡的香,起來精神好多了。」

說著,她看了清韻一眼。

清韻定了鎮南侯府的親,又有鎮南侯的許諾,她還有什麼不安心的?

她也不求伯府能掙個國公爵位回來,能恢復侯爵她就心滿意足了。

見清韻恭謹的站在那裡,還有些低眉順眼,老夫人眉頭就皺了一皺,到底沒有侯府嫡女的神韻,不夠活乏,嘴也不甜,還得多教,死氣沉沉的,有幾個男人會喜歡,不討的楚大少爺的歡心,哪能讓鎮南侯滿意,只有鎮南侯滿意了,對伯府恢復侯爵一事才會上心。

清韻不知道老夫人在想什麼,她靜靜的聽沐清柔獻殷勤,聽她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去棲霞寺的事,去給伯爺祈福,求他離京辦差,諸事平安,求菩薩保佑,老夫人身體健康。

老夫人見她們這麼孝順,點頭笑道,「你們的孝心,祖母都知道,去吧,別回來太晚了。」

沐清柔想早些去,但還是依偎在老夫人身邊,以表示依依不捨,「等天氣再暖和些,祖母和我們一起去吧。」

老夫人捏著她臉皮,笑道,「好,下個月十五,祖母帶你們去棲霞寺上香。」

沐清柔幾個高興壞了,初一和十五兩日是棲霞寺最熱鬧的時候,會有很多貴夫人和大家閨秀去棲霞寺上香。

等她們起身要告退,清韻才上前一步,望著老夫人道,「祖母,我也想去。」

老夫人望著她,眉頭微動,有些恍惚,不記得清韻上一回喊她祖母,跟她提要求是什麼時候了,久的她都忘了。

沐清柔看著清韻,一臉不樂意道,「你都定親了,哪能隨意出門?」

雖然不能隨意出門,但是她又不是去別人家做客,是去上香好吧。

清韻望著老夫人道,「外祖父昨兒走之前,聽說我抄佛經,讓我多抄兩遍,替鎮南侯府大少爺祈福,我想著要不去棲霞寺買些沾了佛氣的紙回來寫,然後再送去供奉,顯得有誠意些……。」

沐清芷就笑道,「你要買紙啊,我們替你帶幾刀回來就是了。」

清韻嗡了聲音,又加了一句,「父親走了許久,我也想去幫他求個平安。」

要說之前,老夫人有些鬆動。

聽了清韻這一句,老夫人哪能不答應。

老夫人信佛,她不會阻止幫人祈福這樣的事,總覺得不許,對被祈福之人來說是禍事,況且同樣是女兒,都允許其他人去了,清韻這個伯爺最可心疼的女兒卻不許去,這也不像話埃

老夫人看了看清韻的穿戴,這才放心道,「在佛堂住了許久,出去走走也好。」

然後就是叮囑她別闖禍,她極少出門,許多事不懂,就多跟著沐清柔她們。

清韻是點頭如搗蒜,極盡乖巧,倒是惹的老夫人一陣憐惜。

真是將她關太久了,能出門就這樣高興。

等出了門,沐清柔就瞪了清韻了,「你為什麼非要跟去?1

清韻擰了下眉頭,語氣平靜道,「我去幫楚大少爺還有父親祈福。」

沐清柔拿清韻沒輒,只氣呼呼的走了,臨走之前丟下一句,「別想和我坐一輛馬車1

沐清芷和沐清雪也不理會清韻,追著沐清柔就走了。

清韻慢條斯理的跟在後面,她不擔心沒馬車坐,老夫人允許她出門,外院會給她準備馬車的。

走了幾步后,清韻又有些不舒坦了,總覺得背後有人盯著她。

她猛然回頭,什麼也沒看見,倒是把青鶯嚇了個臉色慘白。

ps:on_no哈哈~

雙十一,大家過剁手節去了么?

收藏、推薦都沒腫么漲。。。。。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