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二十八章 故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故意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遠處大樹上,有一穿著黑衣勁裝的暗衛,見青鶯嚇的直拍心口,清韻給她賠不是,就忍不住想笑。

倒是沒看出來,安定伯府三姑娘真能裝。

在佛香院,膽子大的離奇,在其他人跟前,卻低眉順眼,要說她笨吧,說話又滴水不漏,要說聰明吧,連兩個庶女都敢對她橫眉豎眼,真是太奇怪了。

最奇怪的還是她的醫術,她到底是跟誰學的,靠譜不?

見人走遠了,他身子一閃,一路尾隨。

很快,就到伯府大門前了。

大門口,停了好幾駕馬車,為首一輛,奢華耀眼,馬車蒙著米分紅呢絨,車蓋有流蘇,四角還綴著銀鈴,隨風搖擺,發出叮鈴悅耳之聲。

其後一駕,要遜色很多,沒有銀鈴,只有流蘇。

再後面的就更普通了,就是青布蒙著。

雖然沐清柔叫囂著不和清韻坐一駕馬車,最後也不得不讓清韻上去。

在府里,她可以為所欲為,出了府,還得講究個尊卑有序。

這駕奢華耀眼的馬車,清韻比她更有優先權,身份擺在那裡,不服氣也不行埃

只是上了馬車之後,沐清柔就霸佔了最好的位置,然後用一雙噴火的眼睛剜著清韻,一字一頓道,「別和我說話1

清韻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連個答覆都沒給,把沐清柔給氣的,恨不得把清韻踹下去才好。

很快,馬車就動了起來。

大約一刻鐘后,便到了鬧市。

清韻忍不住掀開車簾望向窗外。

不愧是天子腳底,古色古香的街道,房屋連綿,或高或低,街道縱橫。

街道兩旁,客棧酒肆,商鋪賭坊,多不勝數,絲綢坊,字畫鋪,胭脂樓,古董玉器店,青樓當鋪等等,應有盡有,商鋪前空曠處,有舞刀耍劍,胸口碎大石之類的,但更多的還是租不起店鋪的小攤販,做些小本買賣,在賣力的吆喝著,使得整條大街都熱鬧繁華。

人聲鼎沸,摩肩接踵。

因為人多,馬車走不快,清韻甚至能聽到路過小攤的討價還價聲。

正看的津津有味,忽然一隻手拍了過來。

在聽到啪的一聲響前,先手背一疼。

清韻心上一怒,便聽沐清柔道,「東張西望的,你不嫌被人瞧見了丟臉,我嫌1

看著手背上被打出來的紅印子,清韻冷不丁一笑,「我才掀起一角,沒人會注意,但五妹妹這一嗓子,半條街的人都聽得見了。」

「你1沐清柔氣紅了臉。

清韻揉著手背,把眼睛閉上,懶得理會她。

大約又過了一刻鐘,馬車速度才快起來。

半個時辰后,才到棲霞山,因為上山,馬車愈加的顛簸。

好一會兒,馬車才慢了下來,然後就是車夫說話聲,「三姑娘,五姑娘,到棲霞寺了。」

清韻坐在馬車門邊,掀開車簾,望向外面,看到好些馬車和軟轎,這裡應該是大家停馬車的地方。

丫鬟速度快,很快就走了過來,要扶主子下馬車。

清韻不想與沐清柔爭,讓她先下去。

結果沐清柔拿了銅鏡和胭脂,對著鏡子照著。

不知道她要多久才弄好,清韻就先下去了。

只是她才轉出馬車,把手遞給青鶯,就出了意外了。

沐清柔呀的一聲叫了起來,還不等清韻回頭,就聽她道歉,「三姐姐,對不起啊,我弄髒你裙子了,我不是故意的。」

清韻回頭,就見裙擺上灑了胭脂,在天藍色的錦裙上,格外的顯眼。

沐清柔一個勁的道歉,「對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清韻忍著怒氣,笑了,「我知道你不知道故意的,你是有意的1

「對,我是有意的1沐清柔順著清韻的話說,等回過神來,不由的一怒,「我都說了不是故意的,你還想我怎麼樣?1

想怎麼樣?想你給我弄一身衣裳來!

現在衣裳弄髒了,她還怎麼下去玩,沐清柔根本就不想她來棲霞寺,從在老夫人跟前阻止,到馬車,再到現在的胭脂,她怎麼也沒想她都到棲霞寺了,居然還讓她得逞了!

青鶯站在一旁,有些生氣,更叫她生氣的還在後面,沐清柔的丫鬟春香過來,一把將她推到一邊去,道,「五姑娘,下馬車了。」

青鶯一時沒注意,被春香一推,撞到一旁一個路過的小丫鬟身上,還踩了人家的腳。

那丫鬟呲疼一聲,青鶯頭都大了,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丫鬟穿著一身桃紅色裙裳,長的眉清目秀,聽了青鶯道歉,她搖頭一笑,嘴角邊有個小酒窩若隱若現,「沒事。」

說完,她瞥了扶著沐清柔下馬車的春香一眼,她知道是春香推了青鶯一把。

丫鬟沒說什麼,轉身朝前走,走的很急的樣子。

那邊,沐清芷和沐清雪也下了鹿來。

聽到清韻裙子弄髒了,兩人就笑了,問道,「三妹妹,你帶更換的裙子來了沒有?」

清韻搖頭,「沒有。」

沐清雪就可惜道,「你怎麼都不帶一套啊,現在怎麼辦,衣裳弄髒了,要是走來走去,得引得多少人看埃」

沐清柔扭著帕,眸光閃亮道,「這樣子,是不能出去玩了,要不,三姐姐你就在這裡等我們吧,你要幫父親祈福,在馬車裡對著大殿跪拜也一樣,至於抄寫佛經的紙,我幫你買了,就當是賠罪了。」

清韻一忍再忍,道,「我就先回府了。」

「那不行,我們指不定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就多等我們一會兒就是了,」沐清柔拒絕道。

她是打定主意,要清韻在馬車裡待著,玩不了,也回不去,憋死她。

看她以後還跟不跟她們出來做跟屁蟲,還敢不敢和她擠一輛馬車了!

幾人說完,叮囑了車夫兩句,就丟了清韻,出去玩去了。

青鶯站在馬車邊,都快哭了,「姑娘,咱們現在怎麼辦?」

清韻擰了眉頭,拿弄髒的裙子沒輒,問青鶯道,「有賣衣裳的沒有?」

青鶯搖頭,「奴婢也不清楚,只瞧見有賣布料的。」

「你去瞧瞧,」清韻想了想道。

青鶯有些不放心,但清韻已經解了荷包,遞給她道,「去吧。」

青鶯捏了荷包,點頭離開。

清韻就坐在馬車裡,靠著車身閉目養神。

忽然,有東西砸了她大腿一下,她受了一驚。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