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十章 姻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姻緣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棲霞寺,香火鼎盛。

正殿,巍峨雄渾。

聽著遠處鐘聲,便覺得一股清明正氣,蕩然心間。

前面,是熱鬧的集市。

此處距離棲霞寺,還有九十九階台階。

集市和鬧街差不多,賣的大多是女兒家喜歡的小玩意,如胭脂水米分,發簪玉佩,紙鳶美人扇,也有字畫書籍,筆墨紙硯。

有賣糖葫蘆的,有捏泥人,糖人的,手藝精巧,惹的清韻駐足觀看。

遠處,沐清芷幾個圍著首飾攤子,挑首飾,興緻高昂。

丫鬟春香東張西望,看到了手拿泥人的清韻,眼睛睜大了些,趕緊拽沐清柔的袖子。

沐清柔有些不耐煩,瞥頭,就見春香指著遠處,「姑娘,你看……。」

她望向遠處,眼睛猛然一凝。

清韻穿著一套藤青曳羅靡子長裙,上面著荷葉,隨著腳步走動,像是柔風掠湖,荷香陣陣。

沐清柔俏臉帶怒,怒不可抑。

不是生氣清韻出了馬車,而是那清韻身上穿的錦裙。

一旁沐清芷就驚詫了,「那套裙裳,不是五妹妹看中的嗎?」

二十兩銀子,便是沐清柔都捨不得買,現在居然穿在了三妹妹身上!

清韻走過來,也看到她們三個了,逛街的好心情瞬間去了大半。

尤其是沐清柔走過來,破聲質問道,「你哪來二十兩銀子買這套裙裳?1

青鶯有些心虛,不敢抬頭。

清韻鎮定的很,不但鎮定,她還向沐清柔道謝,「這還多虧了五妹妹的胭脂了,害我出不了馬車,車夫又跑了,我在馬車裡都快睡著了,忽然有人敲我馬車,說是她家夫人要還願,問我有沒有什麼心愿,我就想要套裙裳,人家就送我了。」

見清韻穿著她想要的衣裳,沐清柔就一肚子火了。

偏清韻還覺得不夠,添了一把火,不但把沐清柔燒的火大,沐清芷和沐清雪也是氣的不行。

為什麼上天總是厚愛她些!

給了她清秀絕倫的容貌,還給她這麼好的運氣,躲在馬車裡,還有人幫她!

清韻見她們憤岔,卻沒再說什麼,就知道這一關算是過去了。

誰想,剛鬆了一口氣。

身後就有拆台的,「青天白日,佛祖腳下,居然就敢撒謊騙人,膽子可真是不校」

清韻回頭,便見到一個姑娘,她輕紗遮面,看不清楚容貌。

但是她旁邊還有一位姑娘,眼熟的很。

沐清柔就上前一步,笑道,「是大堂姐呢,你不是傷了臉,在家靜養嗎,怎麼來棲霞寺了?」

提到臉上的傷,沐千染就緊了緊拳頭,這個罪魁禍首!

沐清芷就笑道,「方才染堂姐說撒謊,誰撒謊了?」

沐千染沒有說話,她身旁跟著的另外一個姑娘沐千嬌,就指著清韻身上的衣裳,笑道,「方才我看上了另外一套裙裳,大姐姐看上的是這一套,結果還未下定決心買,就被一個黑衣男子買走了,分明就是他送的1

清韻好笑,什麼分明,不過就是咋嚇她罷了,這裡離馬車雖然不遠,卻也有一段距離,除非她能一躍七八米高,否則根本就看不見。

難道要她相信一個大家閨秀因為沒買到合心的衣裳,就跟蹤一個黑衣暗衛,伺機打劫?

她們有這樣的膽量嗎?

清韻望著沐千嬌,呢喃一笑,「分明?」

「如此說來,男子送我衣裳,是二堂姐親眼所見的?」清韻笑的從容,像一朵綻放的山茶花。

沐千嬌有些心虛了,她沒有親眼看見。

清韻見她不說話,嘴角的笑就冷了三分,「怎麼不說話了,我還想著要真看見了,我還懷疑自己大白天見鬼了呢,能把一大男人看成是個丫鬟,打算拉著你一起去問問,那麼多馬車,有車夫在,總有人看見。」

青鶯跟在清韻身後,有些傻眼了。

明明睜著眼睛撒謊的是姑娘啊,怎麼她就那麼理直氣壯呢。

沐千嬌被清韻逼的無話可說,但是輸人不輸陣,她道,「不管是不是人家還願,旁人的東西,還是不要收的好,拿人家的手短1

這一句,倒是說到點子上去了。

沐清柔贊同道,「就是,平白收人家東西,誰知道人家打的什麼盤算?」

清韻眼眉輕掃,點頭道,「確實不能隨便拿人家東西,可人家是還願送的,是好事,再說了,我有什麼值得人家盤算的?」

一句話,問的沐清柔啞然。

是啊,人家圖她什麼了?

圖人?除非人家眼瞎還差不多,而且清韻都定親了。

謀財?能大方送人錦裙,可見家底豐厚,還圖個毛線的錢。

這個話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然後,話題又轉到沐千染下顎傷疤上了。

人家今兒來棲霞寺,就是求菩薩保佑,讓她下顎上的傷疤能儘早去掉。

沐千嬌方才被清韻佔了上風,這會兒就笑道,「伯娘說安定伯府認錯的態度極好,想必今兒清韻妹妹來棲霞寺也是為大堂姐祈福的吧?」

清韻輕碰額角,她不想承認,可還是點了點頭,不管當初她撞傷沐千染下顎的真相是什麼,伯府認罪了,尚書府不再追究,還怎麼翻案,一口黑鍋算是背到底了。

只是想到自己背了黑鍋不算,還被逼著賠償了,這口氣,清韻想想就不順,遲早要還回來!

沐千嬌就笑道,「那我們快進大殿上香祈福吧,等忙完了正事,我們再逛街好了。」

她這麼說,倒叫清韻詫異了,她還以為有坑等著她呢,就這樣沒了?

幾人就朝大殿走去。

九十九階台階,清韻嬌弱的身子骨,一口氣走下來,還真有些吃不消,有些大喘氣。

不過沐清柔她們也好不到哪裡去,額頭有細密汗珠,臉紅如霞,分外嬌艷。

正殿前,很空曠。

上面擺了一大銅香爐,熏香寥寥,來往香客眾多。

清韻幾個先後邁步進大殿,殿內擺著佛像,下面設了香案,擺了瓜果糕點供奉。

等了片刻,跪在蒲團的香客便離開了,騰了兩個蒲團出來。

沐千染和沐清柔就跪了下去。

沐千染跪拜之後,便找一旁的小和尚要簽筒求籤。

小和尚問,「姑娘要求什麼?」

「姻緣,」沐千染回道。

清韻有些詫異,「你不都定親了嗎,怎麼還問姻緣?」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