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十四章 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衝突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抬眸看著她的丫鬟秋霜,秋霜臉色無奈,撫額做頭疼狀。

這丫鬟身上沒有焦躁之氣,也沒有仗著自己是郡主的丫鬟就高人一等,她能當著她的面勸說若瑤郡主,可見若瑤郡主要邀請她去寧王府玩,不是若瑤郡主有事,就是她有事。

再看若瑤郡主賭氣的性子和神情,清韻腦殼也疼了。

萬一若瑤郡主真邀請她去玩,她是去還是不去?

風,靜靜的吹著,樹葉颯颯作響。

誰也沒說話,靜靜的吃著糕點。

秋霜見時間不早了,催道,「郡主,咱們該回王府了,不然王妃該記掛郡主了。」

若瑤郡主撅了撅嘴,依依不捨的和清韻道了別,方才帶丫鬟走。

等她們走後,清韻也帶著青鶯回棲霞寺。

只是才走到集市,就有婆子過來找她們,道,「三姑娘跑哪兒玩去了,奴婢找你半天了。」

清韻眉頭微動,青鶯就有眼神的上去塞荷包了,笑問道,「許媽媽這麼急的找姑娘是有什麼事嗎?」

青鶯送上的荷包,許媽媽不著痕的捏了兩下,心中詫異,好像一對銀耳墜子,方才大堂姑娘說三姑娘有錢,隨便一出手就是千兩銀票,果真是出手不凡埃

許媽媽把荷包塞袖子里,這才回道,「五姑娘和威北侯府鄭家二姑娘起了衝突,有些生氣,要早些回府。」

清韻眉頭一皺,問道,「五姑娘怎麼和威北侯府鄭家二姑娘起的衝突?」

婆子拿了好處,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

事情還得從清韻身上說起。

她隨口胡謅說了個鳳棲梧桐的事,沐清柔就上了心,這不讓人挖了梧桐樹,要種在棲霞寺,招鳳凰來。

依照清韻說的,走了三百六十步,還跟叫她看到了一塊石頭,四周也都是樹。

沐清柔就要婆子挖坑種樹,可沐清芷就道,「五妹妹,我記得三妹妹說梧桐樹,是她親手挖坑種的,讓下人挖是不是有些心不誠?」

別以為沐清柔是好心,她就是想藉機磨難一下沐清柔。

鳳棲梧桐這樣的好事,別人夢見的,她居然說佔為己有就佔為己有,太過霸道了!

而且,她事事奉承沐清柔,可心底幾時服過氣,這麼絕好的機會,不把握她傻埃

有沐清芷提出來,沐清雪就在一旁幫襯著,鳳棲梧桐這樣的好事,別說親手挖坑呢,就是三跪九叩都不嫌多。

沐清柔想想也是,讓下人挖坑確實不怎麼誠心,而且那日在佛香院,清韻是要自己挖梧桐樹的。

她都讓下人挖了梧桐樹了,再不能讓下人幫著挖坑了。

這不,沐清柔接了鋤頭,挖起坑來。

只是她一個大家閨秀,哪會挖坑啊,婆子就在一旁教她。

可憐婆子坑都挖好了,沐清柔才刨了兩下,別說種樹了,種棵草都嫌棄坑淺了。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偷偷捂嘴笑,未免太過悠閑,招沐清柔生氣,兩人乾脆道,「五妹妹,我們去那邊看看,一會兒就回來。」

沐清柔一心挖坑,哪顧得上她們啊,而且她挖坑太差勁,也怕在她們跟前丟臉,走了正好。

就這樣,留下沐清柔和丫鬟,還有一婆子在。

婆子想著一會兒種樹,還得澆點水,才容易存活,便去打水去了。

留下沐清柔主僕在那裡挖坑。

坑才挖了一小半,威北侯府鄭二姑娘就帶著丫鬟過去了,兩主僕有說有笑,興緻高昂。

誰想走過來,腳踩到一粒石子,往前一滑,好巧不巧的滑到婆子挖的坑裡去了,要不是丫鬟及時扶她,估計都要跌坐在地。

沐清柔也嚇了一跳,她轉身看見是威北侯府鄭二姑娘鄭詩柔,就「嚇」了一跳,嚇的手裡的鋤頭一松,直接砸鄭詩柔腿上了。

鄭詩柔疼的眼淚直飆,沐清柔趕緊撿起鋤頭,給她賠禮道歉。

只是她的驚嚇明顯是裝的,鄭詩柔哪裡看不出來,這不,兩人就掐上了。

這兩人的矛盾由來已久,少說也有三四年了。

皆因一個字,柔。

一個是清柔,一個是詩柔。

小名都叫柔兒。

兩人的矛盾起源是因為成國公府老夫人的破記性,她把沐清柔記成了沐詩柔,把鄭詩柔記成了鄭清柔。

當眾被喊錯名字,兩人臉紅不已,互望一眼,眸底都有憤岔怒氣。

為什麼你名字里也有柔字?!

兩人同樣是侯府嫡女,同樣是繼室所出,又碰巧名字里都有柔字,打那天起,兩人見面就掐,勢要分出個高下來。

後來,安定侯府被貶成安定伯府。

威北侯府依然還是威北侯府。

沐清柔就這樣憑白矮了鄭詩柔一節,每次見到,鄭詩柔總會往沐清柔傷口上撒兩把鹽,「呀!這麼久了,安定伯府還沒有恢復侯爵呢,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咱兩不會被人再弄混了。」

每每是把沐清柔氣的牙根痒痒,她和沐清柔一樣,都不是什麼善茬。

碰到鄭詩柔,沐清柔的梧桐樹哪還能栽的下去,兩人掐起來,鄭詩柔直接把梧桐樹的幼苗給踩斷了。

清韻一邊聽婆子說,一邊往前走。

到馬車處,沐清柔已經換了身衣裳了,那身衣裳有些眼熟,好像是沐清雪的。

雖然沐清雪比她大一歲,但沐清柔吃的好,身量不比沐清雪小,穿她衣裳很合身。

見清韻過來,沐清柔一肚子火氣總算找到人撒了,「你跑哪裡去了,害我們等你半天1

知道她在氣頭上,清韻也不和她爭辯,只問道,「車夫回府取馬車回來了?」

一來一回,最少也要兩個時辰。

顯然沒到時辰啊!

那邊,沐千染走過來,笑道,「清韻妹妹回來了,那我們就回府吧。」

沐清柔狠狠的瞪了清韻一眼,朝沐千染走了過去。

她和沐千染還有沐千嬌擠一擠,清韻和沐清芷她們坐一輛馬車,回府不成問題。

等上了馬車之後,沐清芷就望著清韻,問道,「方才聽染堂姐說,你帶了一千兩銀票在身上,是真的?」

清韻在心底一嘆,她就知道,她亮出一千兩銀票,會被人逼問,果不其然。

「你哪來一千兩銀子,是父親給你的?」沐清芷的聲音帶了三分妒忌,眼神也冷了下去,「父親當真是寵愛你1

聽著沐清芷話里的酸味,清韻覺得她要不解釋兩句,會是禍害,便道,「父親是寵愛我,但沒有給我一千兩銀票,銀票是大姐姐給我的,那天我傷了喉嚨,大姐姐臨走前塞給我一千兩銀票,數目太大,我還讓喜鵲送回去,這才知道,大姐姐急著來見我,把一千兩銀票當成一百兩送我了。」

「只是送出手的東西,不好再要回去,又讓喜鵲帶了回來,我身上沒銀子,又怕需要用錢,所以把銀票帶身上,以備不時之需,有問題?」

最後一問,輕飄如三月嫩柳,輕點湖水,帶起陣陣漣漪。

ps:n多讀者說流鶯不合適做丫鬟名字,遂改為青鶯。。。。。

~~o_o~~

明明我喜歡流字的。。。。

回來再來個丫鬟叫流鴿~~~~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