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十六章 沖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 沖喜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帶頭,六個人出了暖閣,清韻排在最末。

福身請安之後,沐清柔就把畫作拿了出來,她畫的是牡丹,雍容華貴。

「不錯,」兩位老夫人看過後,都只說了兩個字。

接下來是沐千染,她畫的是空谷幽蘭,有沐清柔雍容華貴的牡丹在前,她這個清幽雅緻的多,就顯得沐清柔俗氣了些。

再接下來是沐千嬌,她畫的是白鶴,栩栩如生,不過比之空谷幽蘭稍遜一籌。

然後是沐清芷,她畫的也是山茶花,十八君子,只是比不得真十八君子好看。

後面是沐清雪,她畫的是冬日踏雪尋梅,一穿著大紅斗篷的女子,攀著枝丫折梅花。

她這幅畫,畫的極好,不過沐清柔看她的眼神很不善。

還真是小覷她了,不但畫畫的好,心機更深沉,要是她贏了,她們敢肯定,老夫人絕對會讓坊給她做一件一模一樣的斗篷來。

她們五人都看過了,沐千嬌就笑道,「總算是輪到清韻妹妹了,方才我們想看看她畫的什麼,還藏著不許,只說我們都見過,弄的我們心裡跟貓撓了似地。」

三老夫人嗔了沐千嬌一眼,笑道,「就數你心急。」

清韻這才把畫作送上,她是送給三老夫人先看的,以客為尊。

三老夫人接了畫作,隨手打開。

看了一眼,她的眼睛便亮了起來。

沐千嬌和沐千染就站在她身後,看了這畫,不約而同去看老夫人。

彼時老夫人正端茶輕啜,感覺到不少雙眼睛望著她,笑道,「一個個都望著我做什麼?」

三老夫人笑了,「畫的很傳神。」

誇清韻的?

老夫人怎麼有些不信,給孫媽媽使了個眼神,孫媽媽就過去接畫作了。

等看清畫上畫的是什麼,孫媽媽也多看了老夫人兩眼,贊道,「當真是傳神,都畫出神韻來了。」

說著,已經把畫送給老夫人看了。

老夫人也看呆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清韻畫的是她。

她坐在羅漢榻上,身後是松鶴延年的屏風,兩旁有高几,高几上擺著花卉,就連站在一旁伺候的孫媽媽都畫了進去。

還有下面的桌椅,三老夫人和她身後的沐千染也畫了上去,還有地毯,香爐,甚至糕點……

能在短短兩盞茶的功夫里,把這些全畫上,哪怕是她頭上戴的頭飾,都一樣不錯,且不說畫工如何了,就導,就堪稱玲瓏了。

孫媽媽在一旁笑道,「老夫人讓三姑娘畫自己喜歡的,怎麼把奴婢也給畫進去了,奴婢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沒人給奴婢畫過畫兒呢,沾老夫人的光了。」

一番話,說的老夫人是通體舒暢。

她看清韻的眼神透著和藹,「你這孩子,讓你畫自己喜歡的,怎麼畫我一個老婆子。」

沐清柔站在一旁,氣的直扭帕子,她們幾個已經夠會拍馬屁的了,卻沒想到,今兒全栽沐清韻手裡了,她們誰都比不過她!

聽著老夫人的話,她恨不得補刀道:祖母,你想多了,她喜歡的是你後面的屏風,或者是高几上的畫,再不就是羅漢榻,絕對不可能是你!

清韻站在那裡,臉通紅道,「我有許多喜歡的東西,但我最喜歡的還是祖母看我的眼神,我就把它畫了下來。」

畫上畫的就是,方才千兩銀子時,老夫人看她的眼神,滿滿的都是寵溺和藹。

老夫人心中感觸,她以前看她,多苛責不喜,難得流露一絲歡喜,她就高興成這般,老夫人心中有了些悔意。

三老夫人笑道,「果真是不錯,難怪鎮南侯寧肯要她,也不願意迎娶江筱姑娘了,要是伯府還是從前的侯府,加上尚書府的幫襯,便是嫁給皇子妃也足夠了。」

老夫人聽得在心底冷哼一聲,明知道清韻的親事已經定下了,現在再來說這話,也不嫌棄晚了。

幫襯伯府?

要真有那一天,尚書府為的也是自己的前程。

三老夫人畫大餅,老夫人又還了回去,「她也就畫藝還算湊合,比起染兒和嬌兒還差的遠呢,可惜染兒許給了定國公府大少爺,要是沒許的話,等咱們伯府恢復侯爵,咱們兩府有力往一處使,我再豁出這張老臉去求鎮南侯,沒準兒咱們沐家還真能出個皇子妃……。」

這皇子妃,不用說也知道指的是鎮南侯的外孫大皇子了。

不過,這一切的基礎都是伯府恢復侯爵。

老夫人這大餅畫的妙,充滿了誘惑,沐千染嫁了,還有沐千嬌呢,她也是三老夫人嫡親的孫女,她嫁給大皇子也成,但要想她幫忙,尚書府得先幫伯府恢復侯爵再說,否則,其他免談。

兩老夫人互望一眼,然後端茶輕啜,這個話題就此打祝

誰都不是傻子,做為他人做嫁衣的事。

屋子裡,寂靜的落針可聞。

沐千嬌打破寂靜道,「祖母,今兒我和大姐姐去棲霞寺卜卦問大姐姐臉什麼時候能好,占卜大師說很難,除非有人住棲霞寺幫大姐姐祈福半個月,每日誦讀經文三百遍……。」

清韻正口渴,坐在一旁喝茶,聽了沐千嬌的話,她眉頭不期然跳了一下。

才邁過一個坑,她們又接著挖坑了,鋤頭耍的真好。

這一回,不等三老夫人開口,老夫人就先笑了,「可惜清韻定親了,不定哪日鎮南侯府就送了聘禮來,不然讓她去棲霞寺替染兒祈福最合適。」

一句話,就把三老夫人的話給堵住了,總不至於伯府賠償了兩萬兩銀子,還要清韻去棲霞寺祈福吧,雖然送納采禮不一定要見清韻,但她總要在府里,人家鎮南侯府送納采禮來,她卻出府去了,這像話嗎?

三老夫人笑了,「鎮南侯府這麼快就送納采禮來?」

老夫人手中佛珠輕輕撥弄,「鎮南侯看中清韻,要快些迎娶她過門,我總不好攔著不讓。」

沐千嬌看了沐千染一眼,道,「這麼急,晚半個月不成么,難道楚大少爺病危了,要清韻去沖喜?」

老夫人臉沉了一沉,「要真急著沖喜,也就不會等到江老太爺出面幫清韻說親了,其實,還是嬌兒去幫染兒祈福最合適,清韻推了染兒,於情於理都該她去,只是她有些笨拙,連求籤,都能姿勢不對求錯簽,還被慧凈大師說教,她幫忙祈福,指不定就是幫倒忙了,嬌兒和染兒又素來親厚,她去,定會誠心幫染兒祈福。」

清韻想笑,這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么?

沐千嬌氣的跺腳,卻沒法反駁。

因為清韻確實夠笨!

老夫人只是那麼一說,只要不是清韻拳去幫沐千染祈福,這是尚書府的家事,輪不到伯府來管。

外面,有丫鬟進來,是尚書府的丫鬟。

丫鬟手裡拿了封信來,道,「宣王府,玉萱郡主給二姑娘送了信來,奴婢擔心有急事,就給送了來。」

沐千嬌面上一喜,趕緊過去接了信。

沐清柔幾個就開始瞪清韻了,瞪的有些莫名其妙,關她什麼事?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