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十八章 不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不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老夫人不在意道,「便是桃花宴,也總有出岔子,出不了門的時候,宣王府不會不理解。」

沐清柔在一旁,眸帶疑惑的望著大夫人,娘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她既然能去了,還要清韻去做什麼,萬一到時候清韻丟臉,她臉上也無光好不好。

她不去,她求之不得呢。

她還真擔心老夫人被她娘說服動了,便道,「娘,祖母不讓三姐姐去也是為了三姐姐好,反正她也定親了,去不去的無所謂。」

大夫人那個氣啊,狠狠的瞪了沐清柔一眼。

沐清柔被瞪的莫名其妙,娘只有在爹爹面前,才會因為清韻瞪她,這還是第一次。

再見大夫人眸光若有似無的撇過桃花宴請帖,沐清柔這才後知後覺,臉都白了。

她恨不得跺腳了,娘,你怎麼能為了點面子,就把我的桃花宴給攪了呢!

大夫人則笑道,「左右桃花宴還要五天才辦,到時候再說不遲。」

這是寬慰沐清柔的,還有五天時間,她還能說服不了老夫人讓清韻去?

沐清柔也就沒說什麼了。

大夫人轉了話題道,「我剛回府,就聽說馬車被偷了,怎麼回事?」

沐清柔就把棲霞寺的事說了一遍。

然後道,「我留在馬車裡的,除了衣裳頭飾外,還有五百兩銀票呢,全沒了。」

「帶那麼多銀票去棲霞寺?」老夫人皺眉。

五百兩銀子可不是個小數目。

清韻帶千兩銀票,那是因為沒碎銀子,沐清柔可不會沒有。

沐清柔就點頭道,「我想著去參加桃花宴,打算從棲霞寺回來,去挑一套上等頭面,現在全沒了,那是我存了好久的銀子1

清韻站在一旁,兩眼輕翻,伯府上下誰不知道她用錢最快,買頭飾最多。

又要買胭脂水米分,又要買頭飾,還怎麼存銀子?

這不明顯是要她賠五百兩嗎,她是不是該慶幸她沒有說帶了一千兩在身上?

沐清芷就道,「車夫擅自離開,確實有錯,但人有三急,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再加上當時三妹妹和丫鬟都在,他走開一會兒,原也沒事……。」

也就是,車夫沒錯,錯的是清韻。

清韻瞥頭看著沐清芷,笑了,「二姐姐這麼說,是覺得錯在我,車夫很無辜了?我只慶幸那賊晚來的一會兒,不然車夫不在,偷車賊連著我和丫鬟一併帶走了……我現在想想都后怕不已。」

老夫人臉一冷,別說清韻怕了,就聽她這麼說,老夫人背脊都發涼。

車夫的職責就是看守馬車,他們卻跑去玩,讓清韻和丫鬟守著馬車,這是哪家的規矩?!

老夫人一怒,那三個車夫就倒霉了。

一人挨了四十大板。

沐清柔在一旁,扭著帕,一臉的委屈道,「那我丟的衣裳頭飾和銀票怎麼辦,誰賠給我?」

清韻緘默不語。

這事要麼找回馬車,要麼只能自認倒霉了,難不成要她賠?

方才被清韻嗆了一下,沐清芷也不敢說話了,沐清雪就更不說了。

大夫人也不好說讓清韻賠,她還不知道清韻有一千兩銀子的事,就算知道,也沒法開口。

她比誰都清楚沐清柔身上沒銀子,但是這便宜不佔白不佔,就道,「從公中拿吧,衣裳頭飾就算兩百兩,一併七百兩。」

清韻趕緊道,「我的衣裳值二十兩。」

大夫人眼神一冷,卻拿清韻沒輒,一起丟的,總不能沐清柔賠了,清韻不賠吧。

老夫人就道,「再從公中拿二十兩給清韻……。」

老夫人話音未落,外面有丫鬟進來道,「五姑娘,馬車找到了1

沐清柔頓時有些咬牙,什麼時候找到不好,偏這個時候找到,氣死她了!

「怎麼找到的?」沐清柔問道。

丫鬟不知道惹沐清柔不高興了,只道,「是小廝找到的,說是刑部尚書府少爺和戶部尚書府少爺比賽馬,看誰先到棲霞寺,刑部尚書府少爺贏了,戶部尚書府少爺拿石子偷襲,被刑部尚書府少爺彈開,好巧不巧的砸中了咱伯府的馬的眼睛,馬就跑了起來,他們兩個就去追咱們伯府的馬車了……路上,賂鋈耍他們兩個送人去看大夫,耽誤了些時間,把馬車送回棲霞寺,幾位姑娘又回來了,又給送了回來,半道上還被車夫誤以為是偷車賊,不過兩位少爺沒怪罪小廝,小廝把馬車帶了回來,兩位尚書府少爺說馬車有丟什麼弄壞什麼,他們會賠的,還說改日再來府上賠罪……。」

清韻就笑了,問道,「那東西丟了沒有?」

老夫人嗔了清韻了,「口沒遮攔,這要叫人傳了出去,豈不是敗壞兩位尚書府少爺的名聲?」

清韻撓額頭,道,「我是擔心馬奔跑,不小心把東西顛簸了下來,還有玉簪,萬一碎了……。」

丫鬟就道,「嗎毀,周總管怕急著用,讓人趕緊修好,所以三姑娘和五姑娘的東西,周總管讓丫鬟收拾送來了,就在外面。」

老夫人就道,「那就拿進來看看。」

丫鬟就轉身出去,拎了包袱進來了。

清韻就一個包袱,裡面就一套衣服,都不用看。

沐清柔帶了不少東西,銅鏡,首飾盒,兩套衣裳,還有鞋襪。

可惜,沒有銀票。

清韻就低呼了,「五百兩銀票好像不見了……。」

老夫人臉一沉。

沐清柔就恨不得掐死清韻了,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五百兩銀票到底丟沒丟,府里人多口雜,要是傳錯了什麼流言蜚語,這是大禍1老夫人眼神凌厲。

要是這些話傳開了,是說刑部尚書府少爺和戶部尚書府少爺手腳不幹凈,這是壞人名聲的大事,指不定就結仇了。

沐清柔咬了唇瓣,不說話。

不污衊別人,那就只能抹黑她自己,她成了信口雌黃,占公中便宜了。

她不說話,大夫人瞥了沐清柔的貼身丫鬟春香一眼。

春香就跪下來道,「是奴婢疏忽了,奴婢把銀票塞喜鵲登枝的荷包里的,急著出門,肯定是拿錯了,奴婢有罪,請老夫人懲罰。」

大夫人就呵斥道,「怎麼這麼毛躁,連荷包都能拿錯,罰你三個月月錢。」

春香趕緊領罪。

老夫人一直沒說話,但臉鐵青的,像是在隱忍什麼。

方才大夫人使眼色,老夫人看見了。

只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忍著才沒有呵斥大夫人,不然她一個當家主母,縱容女兒撒謊騙人,占公中便宜,哪還有臉面?

清韻適時的抱著包袱道,「幸好衣裳找回來了,不然我都沒合身的衣裳換了,對了,五妹妹,你把我衣裳弄髒了,是不是該賠我一身啊?」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