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十九章 驗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驗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氣的一口銀牙險些咬碎。

清韻問的坦然,方才馬車丟了,你丟東西都要賠你,你把我衣裳弄髒了,不賠說的過去嗎?

沐清柔氣道,「那是你衣裳嗎?那是大姐姐不要的舊衣裳1

一句話,堵的清韻啞口無言。

老夫人的臉卻沉的厲害,不管是不是沐清凌留下來的舊衣裳,清韻穿在身上,她弄髒了,害的清韻不能下馬車,不道歉就算了,還說這話,簡直刁蠻至極。

還有,清韻只比沐清雪大四天,她穿她的衣裳完全可以。

怎的有衣裳借沐清柔穿,沒衣裳借清韻穿?

反倒讓清韻去穿人家還願的衣裳,這是打伯府的臉!

「坊幹什麼吃的,知道三姑娘沒合體的衣裳,還不趕緊做好了送去?1老夫人冷了臉道。

大夫人眼神更冷,忙道,「許是坊想一併做好了再送去吧,媳婦這就派人去催,清柔弄髒清韻的衣裳,我再吩咐坊換個樣式,再做一身。」

清韻眸底微笑,起身道謝。

這時候,老夫人說乏了,大家就起身告辭。

等出了春暉院,沐清柔就瞪了清韻了,想罵兩句,被大夫人叫住了。

大夫人看清韻的眼神厭惡嫌棄中,帶著探究和審度。

最後,探究和審度褪去,變成冷笑。

當真是小瞧她了,訂了親之後就跟換了個人似的,背靠大樹好乘涼,以為定了鎮南侯府的親,伯府就奈何不了她了是吧!

清韻才不管大夫人怎麼看她,她只乖順的福身告退。

等走遠了,青鶯才忍不住道,「奴婢做夢也沒想到,宣王府會給姑娘下請帖,可是,偏偏老夫人不許姑娘去。」

清韻也有些小失望,不過並未放在心上。

那樣的宴會,熱鬧歸熱鬧,但少不了明爭暗鬥,爭奇鬥豔,太費腦力,還不如逛街呢。

等回到泠雪苑,喜鵲站在門口,一臉哀怨的看著清韻和青鶯。

「姑娘去棲霞寺也不告訴奴婢一聲,」喜鵲聳了鼻尖道。

清韻上台階,掃了四下一眼。

喜鵲就沒法生氣了,清韻雖然沒說話,但她知道清韻想表達什麼,這院子里丫鬟雖然不多,可並非都是可信的,要是她說了,就不一定能出去了。

青鶯就笑道,「這一次我跟去的,下一回讓你跟姑娘去玩,我還給你帶許多好吃的,下次你可得記得給我買埃」

喜鵲就生氣了,「我不是生氣姑娘不帶我去,我是在家等了好半天,都不見你們回來,快擔心死了1

她是擔心清韻犯錯,又被送佛香院受罰。

清韻聽的心底暖流蕩漾,連連點頭,「下一次一定報備,不讓你擔心。」

喜鵲就臉紅跺腳了,「奴婢是丫鬟!哪有主子跟丫鬟報備的1

青鶯拉著喜鵲進屋,道,「姑娘中午沒吃飯,有話咱們邊吃邊說,對了,前院可把東西送來了?」

「送來了,一大包袱呢,」喜鵲點頭道。

青鶯笑的眉眼散開,「我今天算是沾了兩位堂姑娘的光了,不然那一大包袱肯定要我自己拎回來……。」

那麼多大丫鬟,就她拎了個大包袱,實在是礙眼。

周總管就吩咐她把包袱擱下,一會兒叫人送泠雪苑來,她還擔心只是說說呢。

鎮南侯府,錦墨居。

錦墨居建於湖中心,水波粼粼,倒映著藍天白雲。

清風徐徐,水波不止。

一道黑影,輕點湖面,朝錦墨居而去。

快著地時,幾片暗器飛過來,黑影連忙側身避開。

他險而又險的踩著地面,身子后傾,幾乎要跌落湖中。

他掙扎了幾下,勉強把身子穩住了。

而後,一粒石子打過來,正中他腳腕。

撲通一聲傳來,男子掉湖裡了去了。

男子很快爬了起來,一抹臉上的湖水,望著不遠處石桌前,穿著天藍色錦袍的男子,問道,「爺,屬下惹您生氣了?」

說完,還瞪了他身側站著的衛律一眼。

好端端的,偷襲他做什麼?!

衛律聳肩,指了指頭頂上的太陽道,「你說出去一個時辰,這都幾個時辰了?」

衛風就知道,事情沒瞞祝

他昨晚輾轉反側了一晚上,還是決定去找清韻。

知道楚北不會答應,所以他是偷溜去的,讓衛律幫著打掩護,說一個時辰就回來。

這會兒,已經過去三個半時辰了。

衛風抹去臉上的湖水,一步步往前走,身後帶起一條水跡。

「都去哪兒了?」楚北擰了眉頭問。

衛風很老實的回答道,「先是去了安定伯府,因為三姑娘身邊一直有人,屬下沒尋到機會和她說話,就一路跟去了棲霞寺,然後去了趟周記藥鋪,又進宮找大皇子拿了點舊東西,回府又去見了老侯爺,就到這會兒了。」

他很忙,幾乎是片刻不歇。

聽到衛風說進宮,楚北眼睛有一瞬間的滯住,「你進宮拿什麼了?」

衛風忙從身後腰間取下個大荷包來,因為落水,荷包還在滴水,他忙遞給楚北。

楚北從荷包里拿出來一錦盒。

看著錦盒,他眉頭緊鎖了下,他記得這錦盒裡裝的是個玉瓶?

果不其然,打開之後,錦盒裡裝的就是個玉瓶。

玉質精細,雕工叫人嘆為觀止。

衛律就詫異了,「你好好的去宮裡拿這玉瓶做什麼?」

衛風就道,「玉瓶是用來裝血的,三姑娘答應幫爺治病,但是她不確定爺中的什麼毒,需要驗血。」

只是一般東西裝血,用不了一會兒就會凝固。

這玉瓶是貢品,有裝血不凝的功效。

衛律看著衛風,又看了看楚北,然後問道,「你真信三姑娘醫術高超,能治好爺的病?」

他這樣問,顯然是不信的。

請十個大夫來看病,有一半直接說治不了,一半要了爺半碗血,驗毒之後說毒驗不出來,他們醫術淺薄,無能無力。

爺這麼虛弱,一半是中毒,一半是失血過多。

這又來一個要驗血的。

衛律想有大夫來,可又怕大夫來,因為哪怕只有一分希望,也得拿一碗血讓大夫驗毒。

他怕這樣下去,他家主子等不到毒發而亡,就先因失血過多而亡了。

衛風看著衛律道,「高明點的大夫都會要驗血,總不能不讓大夫驗血吧,爺已經兩個月沒給大夫驗血了,要一點點血,沒事的。」

楚北把玉佩放回錦盒,道,「還回去。」

衛風就知道,他家爺不打算讓三姑娘幫他治病,他知道楚北是皮薄,當著三姑娘的面,從安定伯府的牆上摔下來,臉丟大了。

爺長這麼大,還從沒這麼丟臉過。

可是臉已經丟了,將來等三姑娘進門,遲早會發現。

衛風只好道,「可屬下已經答應三姑娘了,還有老侯爺,他也知道明兒爺會送點東西去安定伯府給三姑娘,老侯爺說庫房裡的東西,可以隨便拿……。」

「誰要送東西給她了?!誰許你先斬後奏的?1楚北怒不可抑,耳根紅的能滴血。

一想到衛風說清韻當著丫鬟的面故意調戲他,現在又跟老侯爺說他要送東西給清韻,這不明擺著說他中意清韻了嗎?!

他還想著找個機會退了這門親事,現在還怎麼跟祖父開口?!

他恨不得掐死衛風了。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