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十章 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歸來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泠雪苑。

一宿安眠。

第二天,清韻醒來,坐在床上伸懶腰。

青鶯和喜鵲在屋子裡忙活,端銅盆的端銅盆,拿衣裳的拿衣裳。

見清韻心情好,喜鵲問道,「姑娘嗓子全好了?」

清韻輕咳一聲,試試嗓子,方才笑道,「好的七七八八了,不過好全還要幾天。」

青鶯放下銅盆,過來幫清韻把帳簾隴好。

清韻掀開被子下床。

喜鵲把昨兒衛風送的那套衣裳拿來給她穿。

結果才梳洗打扮好,外面二等丫鬟紅箋站在珠簾外道,「姑娘,坊管事劉媽媽送衣裳來了。」

清韻嘴角上揚,這時辰送衣裳來,是怕她再穿舊衣裳,或者穿別人送的衣裳去給老夫人請安,到時候老夫人見了生氣吧。

「讓她進來。」

丫鬟退出去后,沒一會兒,劉媽媽就帶了個小丫鬟進來。

劉媽媽面帶殷勤,捧著托盤給清韻請安,笑道,「坊連夜趕工,給三姑娘趕製了兩套衣裳出來,餘下兩套會儘快做好送來,三姑娘試試,看可有不妥之處。」

喜鵲過去接了衣裳,清韻就到屏風后換去了。

兩套衣裳,一套蔥綠色織金錦繡蝴蝶蘭,一套水藍色縷金山茶花,不論是樣式和工,都算不錯。

清韻兩套都試了試,笑道,「辛苦坊了。」

劉媽媽忙笑道,「這些都是坊應該做的,這套衣裳看著養眼,三姑娘皮膚又白皙,再合適不過了。」

清韻摸著袖口上繡的山茶花,笑道,「我也覺得很合適,一會兒穿去給祖母過目。」

聽清韻這麼說,劉媽媽大鬆了一口氣,連連點頭,然後道,「不耽誤三姑娘用早飯,奴婢這就告退了。」

清韻讓青鶯送劉媽媽出去。

吃了早飯,清韻便帶著喜鵲去紫檀院給大夫人請安。

今天沒那麼好運氣,碰到沐清芷她們,她去的時候,大夫人不在。

丫鬟說三少爺沐青陽夜裡有些受涼,早上輕咳了兩聲,食慾不佳,大夫人陪他用早飯去了。

大夫人不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清韻就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了。

彼時,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都在了。

她饒過屏風時,正好聽孫媽媽稟告道,「老夫人放心,大夫來給三少爺瞧過了,只是有些受涼,吃兩副葯就不礙事了。」

伯府就這麼一個嫡孫,那就是個寶貝疙瘩,一有點小病小痛,老夫人就緊張的很。

聽孫媽媽說沒事,老夫人這才放心道,「沒事就好。」

念叨兩句,又問道,「是丫鬟照顧不周?」

孫媽媽回道,「聽三少爺的奶娘說,昨夜三少爺睡前有些口渴,就多喝了兩杯茶,起了兩回夜,應該是那時候不小心躥了風。」

老夫人手中佛珠輕弄,道,「那時候是最容易受涼的,怎的這麼不小心,罷了,仔細養好,學堂就先別上了。」

孫媽媽還沒說話,沐清芷就道,「母親讓徐夫子回府了,說是這幾日天冷,等天暖和了些,再請他來教。」

沐清芷語氣溫和,面帶笑容,但難掩眸底一抹怒氣。

前些天,大少爺著涼,大夫人只不許他去學堂,壓根就沒說什麼天冷不合適讀書的話。

現在輪到三少爺病著了,就不合適讀書了?!

不過是怕徐夫子多教了大少爺和二少爺,越過了三少爺去!

老夫人眉頭幾不可察的皺了下,大夫人那點小心思,她比誰都清楚。

只是嫡庶有別,庶子比嫡子優秀,確有不妥。

但伯府只有三個孫子,不論嫡庶,老夫人都疼,伯府的將來還指著他們呢。

老夫人吩咐秋荷道,「給大少爺和二少爺送一套筆墨紙硯和字帖去,徐夫子不在,也不能荒廢了學業,天涼就在屋子裡練練字帖,別到處跑了。」

秋荷福身,領了吩咐出去了。

在屏風處見到清韻,忙福身給清韻請安。

清韻朝她笑笑,方才邁步上前,給老夫人請安。

剛福身,還未說話呢,外面一丫鬟進來,稟告道,「老夫人,表姑娘回來了1

老夫人聽得一愣,「這麼早就回來了?」

她話音剛落,外面便進來一個姑娘,清韻還沒看清楚來人,就感覺到一陣風刮過去,撲到老夫人懷裡,撒嬌道,「外祖母,梓婷走了許久,太想您了,所以天還沒亮,就從驛站出發,才能這麼早趕回來。」

那姑娘說話聲有些發嗲,聽得清韻只覺得胳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再見她攬著老夫人一隻胳膊,頭靠著老夫人身上,甚至親昵。

她容貌娟秀,玉面淡拂,柳眉如煙,眸含秋水,很漂亮。

老夫人聽她這麼說,有些心疼道,「就算想外祖母了,也不用這麼急,都不顧身子了,這要是病著了,心疼的還不是外祖母?」

周梓婷抱著老夫人的胳膊,不撒手道,「我就是想外祖母了,控制不住,我寧願病兩日,也要早早的看到外祖母安好才放心。」

聽聽,多麼孝順的外孫女兒埃

老夫人的心都軟成了一灘水。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站在一旁,看著周梓婷跟老夫人撒嬌,就一肚子鬼火,燒的兩人心肝肺疼。

清韻身子還福著,不知道起來好,還是不起來好。

所以乾脆,又請了一次安。

這回,老夫人總算是瞧見她了,笑道,「怎麼還站在那裡,也不嫌累的慌。」

周梓婷看到清韻有些訝異,她極少在春暉院見到清韻,因為清韻大多數時候都被罰住佛香院,不過她注意力很快就被清韻身上的衣裳吸引了,「三表妹身上的衣裳真漂亮,是京都新流行的樣式嗎?」

周梓婷比清韻就大了一個月。

她這麼說,老夫人就看她身上的衣裳了,還是素的。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互望一眼,都從彼此攪艘荒ㄏ悠。

真是不要臉,一回來就拐著彎的要衣裳!

沐清芷嘴角上揚,笑道,「梓婷,你回徐州也有一段時間了,你又剛出孝期,徐家肯定給你新做了衣裳,不知道徐州流行的樣式和咱們京都有沒有不同?」

周梓婷捏著帕,道,「母親說我穿素色好看,又說徐州的衣裳,不論是工還是樣式都不及京都的好看,她給我做了,到了京都,穿身上也是給伯府丟臉,就沒給我做了。」

老夫人聽她這麼說,臉就拉的老長的。

堂堂周府,居然連幾身衣裳都捨不得給嫡女做,還說什麼素色好看,十幾歲的姑娘,正是鮮活時候,穿的太素,誰會喜歡?!

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裡疼的外孫女,回到周家,連幾身衣裳都沒給她做,老夫人就心裡堵的慌。

周家不給做,她做!

老夫人吩咐孫媽媽道,「回頭叫坊照著清韻身上的樣式給梓婷做幾身新的。」

沐清芷氣的暗咬牙,更叫她生氣的還在後面呢。

周梓婷福身道謝后,又挨著老夫人坐下道,「外祖母,方才我回府,聽丫鬟說,三表妹議親了,許給鎮南侯府大少爺了,是真的嗎?」

沐清雪就笑了,「表姐消息可真靈通,才回府就什麼都知道了。」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