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十三章 大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 大禮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無語道,「鎮南侯府不是把哪個藥鋪子搬來了吧?」

沐清芷笑道,「估摸真是這樣的,楚總管方才只說讓三妹妹習慣葯香味,怎麼連葯戥都要熟悉了,倒像是要三妹妹你學醫似地,不會鎮南侯府還存著讓你學醫好替大少爺治病的想法吧?」

這也太天真了吧?

等三妹妹學完,指不定鎮南侯府大少爺都化成一堆白骨了。

清韻看了她們一眼,朝大箱子走去,彎著腰,在大箱子里翻來找去。

很快,她就找到包裹好的銀針。

她打開看了一眼,滿意一笑。

然後就把銀針揣雲袖裡了。

清韻藏銀針的舉動,其他人沒看見,但是周總管看見了,但是他沒說什麼。

這些東西原就是送給清韻的,她拿的是自己的東西,誰也管不著。

清韻站起來,望著周總管道,「我要去定國公府看大姐姐,這些東西,麻煩周總管先抬去給祖母過目,再送泠雪苑去,另外這些藥材……。」

清韻糾結了幾秒,方才開口道,「這些藥材,就讓丫鬟婆子幫我在泠雪苑收拾出來一間空屋子,就依照藥鋪那樣幫我改成藥房吧。」

周總管點點頭,道,「奴才記住了。」

大夫人沒有說話,手裡拿著禮單就出了屋子。

沐清柔幾個緊隨她身後走了,壓根就沒想過和清韻一起去定國公府。

清韻也沒說什麼,說了也是白說,難道她還能強求她們陪她一起去安定伯府?

再者,她也不是很想她們一起去。

清韻帶著喜鵲出了門。

清韻剛出去,秋荷就過來了,她手裡拎著個禮盒道,「三姑娘,這是一些血燕窩,老夫人讓你帶去給大姑奶奶補身子的。」

清韻接了血燕窩,道,「麻煩秋荷姐姐辛苦送來。」

秋荷搖頭一笑,「這都是奴婢應該做的。」

喜鵲從清韻手裡接了血燕窩,兩主僕繼續朝前走。

會客堂離大門不遠,走了沒一會兒就到了。

大門前,早有馬車等候在那裡,喜鵲扶著清韻坐上馬車后,自己也爬了上去。

馬車汩汩朝前。

清韻坐在馬車裡,有些心急如焚,因為馬車很慢。

安定伯府和定國公府隔的不遠,就三條街,可是鬧街上,人來車往,走的極慢。

走走停停,磨磨蹭蹭了小半個時辰,才到定國公府。

看到安定伯府的馬車停下,就有丫鬟迎了上來。

看到是清韻,丫鬟愣了一下,「怎麼是三姑娘你來了?」

丫鬟名叫琥珀,是沐清凌身邊的二等丫鬟。

琥珀見了清韻,顧不得請安,身子後退,往馬車后看,沒見到別的馬車,就有些失望。

喜鵲已經下馬車了,扶清韻下來。

清韻斂了斂眉頭,問丫鬟道,「你在等誰?」

琥珀有些著急,「大夫人埃」

短短四個字,清韻就能斷定,沐清凌受委屈了,等大夫人來給她做主。

她問琥珀道,「大姐姐忽然小產,到底怎麼一回事?」

琥珀搖頭,不說話。

喜鵲就急了,「你倒是說啊,大姑奶奶到底怎麼了?」

沐清凌沒出嫁前,琥珀和喜鵲她們都在一起玩,熟著呢。

琥珀咬緊牙關,不知道怎麼說好,三姑娘未出嫁,那些事怎麼好讓她知道呢?

只是三姑娘來了,大夫人估計是不會來了,想著沐清凌傷心,就先請清韻進府了。

路上,清韻再一次詢問。

琥珀拗不住喜鵲的纏,把事情原委說了。

事情是這樣的,沐清凌嫁進定國公府也有一年多了,遲遲未有身孕,定國公夫人心急啊,再看沐清凌消瘦的模樣,她就懷疑她是不是生不出來孩子。

再加上大少爺日漸病重,定國公夫人真怕他哪一天就撒手人寰了,要真這樣的話,大少爺這一脈,將來要想不斷,不就得過繼一個孩子?

過繼來的,總比不上親生的,定國公夫人就讓丫鬟爬床……

偏巧,被沐清凌給撞見了。

她本來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顧明川就夠委屈的了,誰想到定國公夫人還這樣對她。

當時就羞憤交加,轉身跑了。

只是跑的急了些,加上又傷心哭泣,就撞到了丫鬟,撞上了門上。

當時也沒事,只是撞到的地方有些疼,可是回屋之後,就覺得不舒坦,有些見紅。

丫鬟嚇壞了,趕緊找大夫來,結果一把脈,才知道懷了身孕,但是孩子保不住了。

琥珀越說,嗓子越哽咽,眼眶更是通紅。

清韻越聽越氣憤,定國公府真是欺人太甚了,自己的兒子都病成那樣子了,還責怪兒媳婦生不出孩子,找丫鬟來生。

清韻攢緊雙手,深呼吸,平復心底怒氣。

一炷香后,總算是到沐清凌的住處了。

遠遠的,瞧見院門口有人迎接。

有丫鬟過去說了什麼,迎接的人轉身進了院子。

清韻就問道,「方才那是誰?」

琥珀回道,「是二少奶奶。」

清韻嘴角微冷,大夫人來,就派一個二少奶奶在院門口迎接一下,定國公府這是看不起她大姐姐,更是看不上安定伯府呢。

進了院子之後,琥珀知道清韻心急,就直接領著清韻去見沐清凌。

只是她從正屋路過時,聽到正堂有指責聲傳來,「還有沒有點規矩了?1

很大聲,用膝蓋想,清韻也知道是罵她的。

琥珀有些擔憂,望著清韻,她很想補救,帶清韻去請個安。

可清韻腳步沒停,徑直進屋了。

方才沒先去請安,確實有些失禮了,但情有可原吧,她趕來就是記掛長姐病情,就因為沒去請安,就大聲說她沒規矩?

饒過屏風,清韻便見到了沐清凌。

她靠在大迎枕上,原本就消瘦的臉龐,更顯得蒼白無血,她沒有哭,但眼神空洞的有些駭人。

想到那一天,沐清凌坐在她床前,握著她的手,哭的泣不成聲,恨不得替她病,替她痛的模樣。

清韻就覺得鼻子泛酸,快步上前,喚道,「大姐……。」

沐清凌瞥頭,看見是清韻,她眼睛合了一下,清韻就見到一連串的眼淚掉了下來。

清韻坐到床邊,緊緊的握著沐清凌的手。

到這時,清韻才發現她的手冰涼有些嚇人。

清韻喊沐清凌,但是她就是不說話,只流淚。

清韻就趁機幫她把脈了。

越把脈,眉頭越皺。

沐清凌確實小產了,只是她憂思太重,身子骨又差,就算沒有撞到什麼,這一胎也極難保祝

外面,有一陣腳步聲傳來。

聽到丫鬟福身請安,清韻方才鬆開替沐清凌診脈的手,站起身來。

進來好幾個人,為首一個夫人,年紀約莫三十七八,穿戴奢貴,應該是定國公夫人。

她身側還站在個年紀比她小的夫人,穿戴不凡,方才丫鬟請安,應該是定國公府二太太。

一旁還有個梳著靈蛇髻的少夫人,看到身上穿的,顯然方才在門口等候的就是她。

清韻上前,福身見禮。

只是身子還沒彎下去,就聽顧二太太陰陽怪氣的說話聲,「不敢擔沐三姑娘大禮。」

清韻當真就沒彎腰了,抬眸看著她,問道,「為什麼擔不得,就算定國公府做了對不起我大姐姐的事,身為晚輩給長輩見個禮還是應當的吧?」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