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十五章 知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知覺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問著,江媽媽在一旁咳嗽,試圖打算清韻。

江媽媽急啊,哪有三姑娘這樣問話的。

顧明川也怔了一下,隨即苦笑一聲,「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風偏癱,有些大夫說是,有些大夫說不是。」

但是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在外人看來就是中風偏癱了,流言傳開,不是也是了。

清韻望著江媽媽,咧嘴一笑,「江媽媽,我想吃你做的千層糕,你能不能給我做一點兒?」

江媽媽快暈了,她離開三姑娘才一年多,三姑娘怎麼就變的這也不懂事了呢?

沐清凌寵溺清韻,柔著聲音道,「江媽媽,你去給清韻做吧。」

連沐清凌都發話了,江媽媽能不去么?

她走了之後,沐清凌又把其他人打發走了,只留下喜鵲在。

顧明川看著清韻,見她幾次欲言又止,像是想說什麼,又很顧忌的樣子,不由得笑道,「有話不妨直說。」

清韻看著他,嘴唇輕抿,道,「我知道,我是有些多管閑事了,但因為這閑事和從小就疼我的大姐姐有關,我才做不到袖手旁觀。」

顧明川點頭,「我知道。」

沐清凌握著清韻的手,道,「我也知道。」

清韻不怎麼愛說話,今天為了她,能跟定國公夫人爭辯,她心中感動。

但,清韻太衝動了,她的事,得伯府長輩來才有用。

清韻反手握緊沐清凌的手,問她道,「大姐姐,我說我會醫術,你信我嗎?」

沐清凌看著清韻,失笑搖頭,「不要逗大姐姐玩。」

清韻就聳肩道,「我就知道你不信。」

說著,她望著顧明川道,「大姐夫信我一回如何?」

清韻伸了手,那是要替人把脈的姿勢,顧明川怔了兩秒,把手伸了出去。

清韻往一旁坐了一點,好替顧明川把脈。

顧明川病了有三年了,見過不少的大夫,但從清韻把脈的姿勢來看,還真像那麼回事。

尤其是她蹙眉,瞥他兩眼,再蹙眉,真是越看越像個大夫。

清韻把了兩回脈,方才收了手,問道,「大姐夫傷過腦袋?」

顧明川直接怔住了,清韻又問了一遍,「可傷過?」

顧明川點點頭,神情傷感,有些往事不堪回首,「我十五歲那年,從馬上摔下來,磕到過腦袋。」

清韻略鬆了口氣,繼續問道,「是不是後來又撞到過背脊?」

顧明川點點頭,心中驚駭,居然都說對了。

清韻繼續問,問的很仔細,顧明川都很細緻的回答。

清韻總結了下,他腦袋時而清醒,時而會很痛,腦袋清醒時,雙腿麻木,沒有知覺。

腦袋痛時,雙腿偶爾會有知覺,不明顯。

而且他清醒的時候並不多,一個月,大約就五六天。

昨天還很糊塗的他,今天一早醒來,什麼都知道,除了不能動。

定國公夫人這才等不及讓丫鬟趁著他清醒的時候趕緊……那啥的霸王硬上弓取種。

清韻望著顧明川,道,「也就是說,你現在雙腿是沒有知覺的對吧?」

顧明川點頭,神情有些戚然。

清韻從袖子里拿出一小包裹,打開,露出銀針來。

這舉動,把顧明川和沐清凌驚呆了。

「清韻,你怎麼隨身帶著銀針?」沐清凌覺得她有些不認識清韻了。

這怎麼可能是她那寡言少語的妹妹做的出來的事?

可事實擺在眼前,又由不得她不信。

清韻站起來,看了沐清凌一眼,對顧明川道,「我要給你扎兩針。」

沐清凌有些怕了,「清韻,你別亂用針,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顧明川望著沐清凌,道,「讓她試試吧。」

屏風處,趴著一丫鬟在偷聽,聽到這話,趕緊捂著嘴巴,一溜煙跑了出去。

清韻走到顧明川身後,幫他摘下頭上束髮的玉冠,這一下,顧明川臉也白了。

他以為清韻扎針是扎他腿,怎麼也沒想到清韻是要扎他腦袋……

可他話已經說出去了,又不好反悔,只能忍著。

沐清凌要阻止,清韻阻止她道,「大姐姐,你別說話干擾我,到時候我真扎錯了,可不是小事呢。」

說著,她挑了一根針扎了下去。

有些疼,顧明川嘴角抿的緊緊的。

很快,清韻就扎了三根銀針。

剛要扎第四根,定國公府大夫人就來了。

一張臉鐵青的發紫,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眼神冰冷,大聲呵斥道,「當真是胡鬧至極1

清韻手裡還拿著銀針,望著定國公夫人道,「都站在那裡別動,也別說話,有什麼話,等我忙完再說1

定國公夫人一張臉,陰沉的能滴墨了。

可清韻沒管她,拿了銀針就給顧明川扎了下去。

不是她太肆意妄為,而是這銀針要麼全紮下去,要麼要及時取下來,錯過了這個機會,還不知道下一個機會在哪兒了。

清韻有些無語,她這也算是上趕著替人治病了吧?

替人治病,人家還對她橫眉怒目,要不是為了大姐姐,她吃飽了撐得慌做這等吃力不討好就算了,還討人嫌棄的破事。

很快,七根銀針就扎了下去。

清韻鬆了一口氣,其他人看著顧明川頭上的銀針,嚇的都不敢呼吸了。

頭上用針,那是大忌諱啊,有人就是腦袋上施針,最後被扎死了的!

就是太醫院的太醫,也不敢輕易往人腦袋上扎,她一個大家閨秀居然就敢動手了!

定國公夫人覺得她沒被清韻嚇死,算是她鎮定了。

這會兒,見清韻沒事了,再憋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喊道,「來人,把她給我轟出府去1

她喊完,就有兩婆子過來,要抓清韻。

清韻站在一旁,再婆子手碰到她時,臉上一怒,情急之下朝顧明川就踢了一腳。

顧明川啊的一聲叫了起來,「疼1

那兩婆子被清韻踢人的舉動嚇住了,再不敢動。

定國公夫人也嚇住了,只覺得清韻瘋了,氣的胸口直起伏,指著清韻,上下唇瓣張合間,哆嗦不止,「你還敢踢人?!當真是無法無天了,給我打出府去1

沐清凌躺在床上,直接驚呆了,回不過神來。

兩個婆子繼續過來抓清韻,拽著清韻就往外拖,清韻掙扎了兩下,還被婆子用手狠狠的掐了兩下腰間,疼的她額頭直打顫。

喜鵲過來幫清韻,結果被婆子抓著胳膊,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一巴掌極其用力,直接把喜鵲打在了清韻身上。

清韻看見喜鵲臉上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見。

這時候,顧明川說話了,他的聲音是顫抖的,是高興的顫抖。

「有感覺了!我的腿有感覺了1他說了兩句之後,見清韻臉難看的要死,忙道,「快放開她1

兩婆子懵了,趕緊放開清韻。

定國公夫人看著自己兒子臉上的喜悅,才後知後覺……

她兒子腿就是沒有知覺啊,就是要有知覺啊!

屋子裡,寂靜的落針可聞。

清韻扶著喜鵲,臉冷的厲害。

她緊咬了下唇瓣,看了定國公夫人一眼,走到顧明川身邊,把他腦袋上的銀針取下來,然後福身,很心平氣和的道,「對不起,是我多管閑事了。」

說著,三兩下把銀針收拾好,抓著喜鵲便走。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