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十七章 黑鍋(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黑鍋(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定國公夫人怕啊,萬一定國公府走漏清韻會醫術的事,害她被老夫人責罵,以她的脾氣,會把這氣撒定國公府頭上來,到時候給顧明川治病,多拖上幾日,心疼的只是她這個做娘親的,她可不會心疼。

定國公夫人捏緊拳頭,望著沐清凌,問道,「三姑娘會醫術的事,你當真一點都不知道?」

沐清凌苦笑,「我不知道,要是清韻會醫術,可以治好大少爺的病,當初哪還用得著我……。」

後面的話,她沒說出口。

要是清韻會醫術,就憑她醫治好顧明川的病,這對定國公府來說就是天大的恩情了,要定國公府幫伯府恢復爵位的事上出把力,定國公府根本就不會推脫,比她聯姻更好,因為定國公府始終覺得伯府高攀了定國公府。

定國公夫人想想也是,只道,「你這妹妹不簡單,瞞的夠嚴實的。」

定國公府和安定伯府聯姻,定國公夫人對清韻也了解一二,據說時常犯錯,被關在佛堂,整日罰抄家訓佛經,性子木訥,寡言少語……

方才三姑娘那能言善辯,巧舌如簧,能說她性子木訥,寡言少語?

她這是把所有人都糊弄了啊,難怪鎮南侯寧願要娶她,也不娶江家江筱姑娘了,人家不是被眼屎蒙了眼睛,人家是慧眼識珠!

只是不明白,她瞞了那麼久,為何現在不繼續隱瞞了?

定國公夫人想不通,她抬手揉太陽穴,吩咐丫鬟道,「備上厚禮,我要去安定伯府拜訪老夫人。」

出了屋子。清韻就去看喜鵲的臉。

巴掌印還有些淤青,可見婆子是用了力打的。

喜鵲見清韻眸底有心疼,忙搖頭道,「姑娘別擔心,奴婢不疼了。」

「怎麼可能不疼,還青紅著呢。」

喜鵲就是搖頭,「不疼。真的不疼了。姑娘,你什麼時候學會的醫術,奴婢怎麼不知道?」

略帶眼淚的眸底。帶了探究和不解。

清韻想撫額,她會醫術的事,騙過定國公夫人她們都不容易,何況是寸步不離身伺候的喜鵲她們了。只能靠忽悠了。

「我抄了近萬篇佛經,嗓子疼的說不出來話時。對菩薩誠心祈求,求菩薩救我,菩薩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然後我就會醫術了。」清韻的聲音輕柔,柔的像是能被風給吹散。

喜鵲怔怔的看著清韻,不解的問。「姑娘,什麼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清韻邊走邊解釋。

喜鵲聽著有些恍惚。好像還真是,打姑娘傷了喉嚨之後,就給自己寫藥方了,難道真的是佛經抄多了,菩薩覺得姑娘心誠的緣故?

可除了這個理由,她想不到其他了。

清韻帶著喜鵲往前走,來的路比較好記,也不用丫鬟帶路。

到了門口,等了片刻,伯府的馬車就來了。

喜鵲扶著清韻上了馬車,然後也爬了上去。

馬車回伯府。

好像回去的時候比出來要快一些,現在正是吃午飯的時辰,街上人少,十有八九不是在酒樓用飯,就是回家吃飯了。

馬車在伯府門前停下。

清韻剛鑽出馬車,周總管就急急忙跑出來,下了台階來,「三姑娘總算是回來了。」

清韻望著他,見他眸底有焦灼之色,眉頭幾不可察的跳了下,問道,「可是出什麼事了?」

周總管點點頭,等喜鵲扶清韻下來,邁步進了伯府,周總管才道,「是出事了,只是不知道事情是大還是校」

清韻更迷糊了,「周總管,你說清楚點,我沒聽懂。」

周總管輕嘆一聲道,「是這樣的,姑娘出門前,鎮南伯府不是送了一堆東西來么,幾位姑娘好奇,就挨個的打開看了看,其中有一個錦盒裡裝著個玉瓶子,那錦盒並未寫在禮單里,五姑娘好奇,就打開看了看,因瓶口小,看不真切,就倒出來,誰想倒在手裡,竟是血,五姑娘當時就嚇壞了,連著玉瓶給摔了……。」

要說之前,清韻還只是懷疑,那這會兒幾乎可以斷定了,那藥材就是衛風叫人送來的。

清韻望著周總管,問道,「血全灑了?」

周總管點頭如搗蒜,「全灑了,一滴不剩。」

清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別人的東西,沐清柔她們要亂翻什麼,這不是給她添亂嗎?

周總管擔憂道,「那玉瓶極其珍貴,裡面裝的血,不知道用處是什麼,只怕用處不小,還沒有寫在禮單里,不知道是不是鎮南侯府下人辦事太疏忽,要真是什麼重要東西……。」

清韻聽得心底一哼,這是沒寫在禮單里,所以伯府害怕。

要是寫在禮單里,那就是送給她的東西,摔了無所謂是吧?

清韻邁步朝前走,周總管在一旁陪著。

剛邁步進二門,身後就有小廝喚道,「周總管,定國公夫人來了。」

周總管愣了一下,忙對清韻道,「定國公夫人來了,我去大門口迎接她。」

清韻點點頭,她知道定國公夫人為什麼來,這是來示好的,就沖她今兒在定國公府說的那一番話,就是借定國公夫人三個虎膽,她也不敢在顧明川病癒前給他納妾。

二門處的丫鬟趕緊去春暉院稟告老夫人,清韻則帶著喜鵲不快不慢的朝春暉院走去。

遠遠地,就見大夫人出了春暉院,朝這邊走過來。

清韻站在一旁給大夫人行禮,大夫人理都沒理她,就趕去見定國公夫人了。

喜鵲捂著臉,嘴撅了撅。

她知道大夫人這是去巴結定國公夫人,她怎麼也想不到定國公夫人此番前來,巴結的是她不屑一顧的三姑娘?

邁步進春暉院,清韻進屋給老夫人請安。

屋子裡。沐清柔和周梓婷她們都在。

清韻上前,福身請安。

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喝茶,小几上有托盤,托盤裡擺著一堆碎片。

清韻請了安,方才問道,「剛回來,聽周總管說五妹妹打碎了一個玉瓶。是這個嗎?」

老夫人還未說話。沐清柔就道,「我不是故意的1

清韻看著她,眼神微冷。

那從牆頭摔下來的男子。身子虛的很,要他一碗血驗毒,是逼不得已的事。

現在倒好,血居然被她給毀了。她都不知道怎麼跟衛風交待了。

沐清柔這種亂翻人東西的行徑,清韻不會姑息的。「是不是故意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玉瓶子被打碎了,這東西並不是送給我的,用這樣珍貴的玉瓶子裝。顯然很重要,我只想知道,要是鎮南侯府派人回來要。這東西是我賠,還是五妹妹你賠?」

沐清柔氣的臉一紅。「當然是你賠了,我又不是故意的1

聽著沐清柔蠻橫之言,老夫人臉一沉,呵斥道,「怎麼就輪到清韻賠了,她都沒見到1

沐清柔有些害怕,扭著帕道,「鎮南侯喜歡三姐姐,說是她打碎的,鎮南侯或許不追究呢。」

「萬一追究呢?」清韻反問。

以前背的無數小黑鍋,背了也就背了,上回推沐千染,那是最後一次。

這一回,又想讓她背黑鍋?

不好意思,她不接受!

沐清柔看著清韻,俏臉通紅,眸底怒氣畢露無遺,要不是你和江家招惹上鎮南侯府,鎮南侯府怎麼會送東西來,她又怎麼會失手把玉瓶打碎?!

外面,丫鬟進來稟告,「老夫人,定國公夫人來了。」

老夫人點點頭,丫鬟便退到一旁了。

很快,大夫人就領著定國公夫人進來了。

定國公夫人進門便笑道,「一段時間未見,老夫人氣色紅潤,身子骨依然硬朗埃」

老夫人笑著擺手道,「一大把的年紀,半邊身子都埋進黃土裡的人了,哪還硬朗的起來。」

說著,然後請定國公夫人坐,吩咐丫鬟上好茶。

定國公夫人就坐下了,老夫人就忍不住問道,「國公夫人這會兒來是?」

定國公夫人輕嘆一聲,道,「今兒早上,大少奶奶小產了,我讓人來伯府通報一聲,等了半晌,等府上大夫人去國公府,誰想等了半天,就等到了三姑娘,她說大夫人原是要去國公府的,只是鎮南侯府臨時送東西來,她等不及就先去了,我琢磨著鎮南侯府的事應該不小,府上沒時間,索性就親自跑一趟了。」

定國公夫人說著,老夫人看大夫人的眼神有些飄冷,但看清韻的眼神就溫和慈愛的多。

是個聰慧的,知道幫著伯府藏拙,幫大姑奶奶撐面子。

老夫人笑道,「原是要去了,誰想又出了些事,我這會兒還頭疼呢。」

定國公夫人怔了一下,問道,「出什麼事了,我國公府可幫得上忙?」

這態度好的,叫老夫人。

慣常都是伯府請國公府幫忙,國公府還推三阻四,主動開口,今兒還是第一次呢。

老夫人眸光輕動,那玉瓶,伯府是鐵定沒有一模一樣的,不知道定國公府有沒有,既然她主動開口,她也趁機試探一下她是真有誠心,還只是說說。

老夫人指著身側的托盤,道,「就是這玉瓶子,是鎮南侯府送來的,並沒有記在禮單里,卻和禮單上的東西一併送了來,我也不知道這玉瓶子是鎮南侯府送錯了,還是忘記寫在禮單上了,偏叫丫鬟毛手毛腳給打碎了。」

定國公夫人聽得一笑,「一個玉瓶子而已,不用這般謹慎吧,我瞧瞧。」

孫媽媽就趕緊把玉瓶子碎片拿去給定國公夫人看。

定國公夫人也是見過不少好東西的,乍一看,只覺得這玉極好。

再細看,定國公夫人的臉色就變了,「這玉瓶我見過……。」

ps:求月票啊,急切的呼喚月票,求親們給力!!!

鞠躬,拜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