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十八章 坦白(第二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坦白(第二更,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老夫人見定國公夫人的臉色,心中就有不好的預感,「這玉瓶是……?」

定國公夫人又看了幾片碎片道,「是了,沒錯,這就是幾年前皇上大壽,西楚送上的壽禮,楊枝玉瓶,當時據說玉瓶盛滿水,放在桃花樹下一夜,這玉瓶里的水就帶著桃花香,後來聽說皇上將它賞賜給了安郡王,後來安郡王和大皇子打賭,玉瓶又輾轉到了大皇子手中,聽宣王妃說,皇后還曾用過這玉瓶盛梅花露泡過茶……。」

定國公夫人越說,老夫人的臉越白。

西楚進獻的壽禮,那必定是世上獨一份的,她還想買一個賠回去……

還有玉瓶里裝的東西,老夫人也懷疑那是不是血了,別是大皇子或者是誰辛苦積攢的東西埃

大夫人背脊發涼。

沐清柔臉白如紙。

這麼珍貴的玉瓶,肯定是鎮南侯府下人出岔子犯錯了,不可能送給清韻的,她現在把玉瓶打碎了,要真追究起來……

沐清柔急了,手搖著大夫人的肩膀道,「娘,這玉瓶碎了,該怎麼辦啊?」

大夫人拍著沐清柔的肩膀道,「別慌,這玉瓶下人又不是故意打碎的,再者,玉瓶是鎮南侯府送來的,就算真追究起來,也是鎮南侯府錯在先,只怕這會兒鎮南侯府還在急著找玉瓶子……。」

要是沒有定國公夫人在,這事伯府還能隱瞞下來,畢竟不知者不為罪。

現在被定國公夫人知道了,這跟送了把柄給她捏著一般,要真捅出去,罪名當真是不校

定國公夫人把碎片放下,端茶輕啜。

呷了兩口茶后,她抬眸望著清韻,眸底有一抹笑。

清韻知道,那是威脅的笑。

想拿這把柄逼她給顧明川治病?

未免也太小看她了,除了你急著要我治玻還有旁人呢,這玉瓶就算真打碎了,誰還敢怪罪伯府不成?

只是那男子的暗衛衛風很心急他的病,現在血沒了。她就是華佗在世,也沒法替他治病啊,只能委屈他,再送一碗血來了。

清韻上前一步道,「現在玉瓶已經碎了。我覺得應該主動把玉瓶碎片送鎮南侯府去,總比人家找半天最後找上門來好,畢竟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瞞是瞞不過去的。」

老夫人手裡佛珠撥弄著,眸底有些糾結不安。

大夫人贊同道,「我覺得清韻說的不錯,咱們伯府並不知道玉瓶珍貴,打碎了實屬無心之過,鎮南侯應該會諒解的。」

老夫人點點頭。「那就把玉瓶碎片送鎮南侯府去,派可靠的人去,萬不可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大夫人想了想道,「還是我親自去一趟吧,這事交給下人去辦,我不放心。」

老夫人點點頭,「也好。」

玉瓶是沐清柔打碎的,就算說是下人打的,要真查起來,是瞞不過去的。大夫人必定用心。

大夫人便起身,和定國公夫人告辭。

定國公夫人坐在那裡,看清韻的眼神又有了些不同。

玉瓶打碎,這麼大的事。連老夫人和大夫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就是發生在她身上,她估計都像沒頭蒼蠅似地,嗡嗡亂撞,她倒是鎮定的很,好像沒有什麼事能讓她心急一般。

她該想什麼法子。讓她儘早幫忙醫治明川呢,等大少奶奶身子調養好,天知道得等到何年馬月?

她在走神,那邊清韻再捂嘴咳嗽。

老夫人就望著她,問道,「嗓子還未好嗎,要不要再請個大夫來看看?」

清韻搖頭,道,「謝祖母關心,清韻已經好多了,再吃幾服藥就能好了。」

沐清柔站在一旁,看清韻的臉色有些古怪。

她嗓子怎麼會越來越好呢,不是應該越來越差的嗎?

算了,不管了。

她現在只期盼玉瓶的事早早的過去,別惹禍上身才好,萬一名聲敗壞了,她可怎麼辦埃

定國公夫人坐在那裡,看著老夫人對清韻的關心,還有兩人的話,她當真是無話可說了。

自家的孫女醫術不凡,都敢往人家腦袋上施針了,自己病了,卻還要請大夫來治,她到底是怎麼隱瞞的,竟然誰都不知道。

不過也有此可見,清韻對沐清凌的關心了,她為明川治病是為了沐清凌,不為明川治病還是為了沐清凌。

定國公夫人輕嘆一聲。

老夫人望著她,這才想起來沐清凌,問道,「大姑奶奶到底怎麼小產的,怎麼她懷了身孕的事都沒人告訴伯府一聲?」

因為定國公夫人主動上門,之前又說要幫忙,所以老夫人對她的態度還算好。

定國公夫人忙回道,「不是國公府不稟告,實在是我也不知情,我可是盼著抱孫子,要知道她懷了身孕,我還不得將她當菩薩一般供著啊,只是才知道懷了身孕,就小產了,而且清凌身子骨弱,又憂思太重,大夫說就算是懷上了,也保不祝」

聞言,老夫人臉色一白。

定國公夫人急著抱孫子,偏清凌傷了身子,懷上了,也保不住,那她今天來是商議納妾一事的?

老夫人不願意,可清凌生不了,她也沒輒,都是做娘的,將心比心。

老夫人手裡的佛珠一粒一粒的撥弄,問道,「你是想給大少爺納妾?」

定國公夫人忙笑道,「說實話,我是很想的,但現在清凌傷了身子,我要在這時候納妾,只怕她病情會更重。」

老夫人心底一松,又有些訝異了,她真沒想到定國公夫人會如此為清凌著想。

就聽定國公夫人繼續道,「清凌那孩子,我是真喜歡,我願意再給她一次機會,讓她好好調養身子,若是下一次懷上,還保不住的話……。」

老夫人點頭,國公府這樣做,算是仁至義盡了,「要真還保不住,國公府納妾,我也無話可說。」

定國公夫人就笑了,到底是過來人好說話些,只是這事老夫人同意了還不行,還得三姑娘同意埃

她望著清韻道,「三姑娘,你意下如何?」

見定國公夫人問清韻的意思,老夫人詫異了,笑看了清韻一眼,道,「她一個姑娘家,你問她,她能知道什麼。」

她知道什麼?她什麼都知道,不知道的是你這個做祖母的啊,定國公夫人笑道,「清凌小產,鎮南侯府是三姑娘未來的婆家,送禮來她都趕不及去看清凌,姐妹情深,叫人動容。」

老夫人點頭笑道,「清凌出嫁前,她們兩姐妹一直住一個院子,幾乎是形影不離,當初清凌出嫁,她可是哭腫了雙眼。」

形影不離?

定國公夫人挑眉了,清凌出嫁不過一年半,她都不知道清韻會醫術,難不成那等高超醫術是在清凌出嫁之後學的?

定國公夫人有些不信,可是不信又能怎麼樣呢,三姑娘就並非常人,哪個年紀像她這般的姑娘,有高超醫術啊,便是男子都沒有,太醫院醫術不凡的太醫,哪個不是鬍子一把,孩子一打的?

清韻不想回答納妾的問題,但是定國公夫人一直看著她,她避無可避,只好含糊其辭道,「我只希望大姐姐能一輩子開心。」

定國公夫人笑了兩聲,沒再說什麼了。

她吃過的鹽比三姑娘吃過的飯都多,可惜在三姑娘跟前,卻處處勢弱。

當真是一時大意,滿盤皆輸。

定國公夫人放下茶盞,笑道,「伯府恢復侯爵一事,老夫人放心,我會督促國公爺的,府里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老夫人欣喜點頭,讓孫媽媽送定國公夫人出去。

定國公夫人還想清韻送她,好趁機和清韻說兩句話,誰想清韻又假嗽了。

等定國公夫人走後,老夫人就望著清韻了,問道,「定國公夫人今兒態度好的不尋常,你大姐姐小產,是不是和她有關?」

老夫人可不是定國公夫人說幾句好話,就迷糊的暈頭轉向的人,只是有時候心裡清楚是一回事,為了面子不得不裝糊塗又是另外一回事。

清韻點頭道,「大姐姐身子不好,保不住胎是實情,但今兒小產,確實和定國公夫人有些關係,大姐姐遲遲沒有身孕,她又急著抱孫子,就派了丫鬟偷偷的……被大姐姐發現了,大姐姐一怒之下,才小產的。」

老夫人聽的眉頭微皺,以她對定國公夫人的了解,清凌胎兒保不住,她就算做錯了,也不見得有多愧疚,定然還有別的事,「只是這樣?」

清韻輕點了下頭。

老夫人就沒再問了,定國公府要是有什麼事,怎麼可能讓清韻知道,定然瞞的死死的。

不過她答應給清凌機會,暫時不納妾,另外還幫伯府,這就夠了。

現在就是玉瓶的事了,希望能安然無事才好。

清韻見沒她什麼事了,就要福身告退回泠雪苑。

這時候周梓婷眼尖,望著喜鵲道,「三表妹,你丫鬟喜鵲的臉怎麼腫了?」

原本,這樣的小事,是沒人關心的。

可喜鵲是跟著清韻去定國公府的啊,她挨打,可就不尋常了。

清韻瞥頭看了喜鵲一眼,喜鵲揉了一路,臉上的指印消了,但還是腫著,清韻有些抱歉道,「是我不小心弄的,之前馬車顛簸了下,我急著穩身子,不小心打了她一下。」

PS:還差十五張月票,今天就更新兩萬了~~~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