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十九章 打碎(第三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打碎(第三更,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說著,清韻起身道,「沒什麼事,我就先回泠雪苑了。」

周梓婷就道,「三表妹是回去吃午飯吧,這會兒泠雪苑正忙著呢,好些小廝在幫你收拾藥房,你要餓了,就在外祖母這裡吃吧。」

老夫人這才想起來,清韻還沒吃午飯,就吩咐廚房給清韻做幾個小菜。

清韻就走不掉了,她還急著回去看人家將藥房收拾的怎麼樣了呢。

她坐了下來,周梓婷就挨著老夫人坐著道,「外祖母,鎮南侯府愧對三表妹,送那麼多的珠寶首飾給三表妹,可見對三表妹很中意了,還有,三表妹在棲霞寺姿勢不對求錯簽的事,鎮南侯府不可能沒有耳聞,我想這時候鎮南侯府送禮來,一大半是寬咱們伯府的心的,宣王府送了請帖來,請三表妹去參加桃花宴,她要是不去,豈不是膽怯了?」

沐清柔站在一旁,聽周梓婷的話,不由得在心底重重一冷哼,以她無利不起早的性子,還當真是好心了。

祖母不讓三姐姐去桃花宴,三姐姐一句話都沒吭,她一個順帶的,倒是比誰都積極了,不過想到娘的叮囑,她笑道,「表姐說的對,我也覺得三姐姐應該去參加桃花宴,三姐姐也不是什麼都拿不出手的,畫的畫不就很不錯,連三老夫人都誇讚她了呢。」

聽沐清柔幫周梓婷,別說清韻詫異了,就連周梓婷和老夫人。

沐清柔居然幫周梓婷,認同她的話,還誇讚清韻?

清韻眉頭一挑,嗅到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沐清柔和周梓婷那就是針尖對麥芒,極少有合的來的時候,今天破天荒的居然幫周梓婷說話,還誇讚她,贊同她去參加桃花宴?

想到她收到桃花宴請帖,大夫人就極力贊同她去,現在沐清柔也贊同了。

應該是大夫人說服了沐清柔。可大夫人和沐清柔從來不做對自己沒好處的事,她和周梓婷去參加桃花宴,對她有好處嗎?

沐清柔挨著老夫人道,「祖母。你就答應讓三姐姐去吧,我跟著忠義侯府去,表姐們有自己的朋友,不一定帶我玩,我一個人多無趣。要是遇到什麼事,都沒人和我商量。」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站在一旁,唇瓣咬著。

她們在生庶出身份的氣,要是有嫡出的身份,肯定就能跟去了,哪裡輪得到周梓婷?!

一左一右,兩人搖著老夫人的胳膊,央求她,「就讓三姐姐去吧。」

清韻坐在那裡都無語了,道。「你們別搖晃祖母了,祖母不頭暈,我都暈了,祖母不讓我去桃花宴,自有祖母的思量,我不去無所謂的,五妹妹要擔心遇到事情沒人商量,就帶祖母身邊的大丫鬟去就是了,別……。」

沐清柔又恨不得掐清韻了,她們幫她。她要拿喬起來了,真是給臉不要臉。

老夫人見清韻這麼懂事,再見沐清柔和周梓婷都想她去,就道。「那就一起去吧,祖母可把醜話說前頭,你們三個一起的,誰要是犯了錯,三人一同受罰,決不輕饒。」

沐清柔見老夫人同意了。忙點頭,然後撒嬌道,「那獎賞呢?」

老夫人抬手,戳沐清柔的腦門,「獎賞,自然是各獎各的。」

這一點,沐清柔不能更同意了。

她可不想清韻跟著她屁股後面撿便宜。

周梓婷就扯身上的衣裳了,「我穿這樣的衣裳和頭飾去,可以嗎?」

沐清柔那個火氣,真是得寸進尺,能去參加桃花宴了,又想要衣裳和頭飾了?

沐清柔看著她,道,「桃花宴,去的都是身份高貴的大家閨秀,頭飾自然不一般了,要是買新的話,沒有兩百兩肯定不行,我自己掏銀子買一套新的,至於衣裳,坊新作的我還有兩套沒穿。」

周梓婷就咬唇瓣了,「坊給我也做了衣裳,可是頭飾……我還是不去了吧。」

沐清柔在心底冷哼,又想以退為進,惹祖母心軟,到時候送她頭飾呢,想的倒美。

沐清柔笑道,「人長的漂亮,就是戴木簪子也美,又不是非要新頭飾不可。」

周梓婷望著她,「你長的比我漂亮,還買了新頭飾……。」

沐清柔嘴角上揚,「那是我自己存的銀子,我遲早要買頭飾,既然要買,當然順帶參加桃花宴了。」

然後,周梓婷就眼眶紅了,「那是舅母疼你,時不時的給你些銀子,我娘她若是在世,也會這般疼我的……。」

聲音哽咽,眼淚往下掉,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老夫人就心疼了,然後就送她一套頭飾了。

再然後周梓婷就高興的摟著老夫人叫外祖母。

再然後沐清柔幾個就一肚子鬼火了。

清韻坐在一旁,一直像沒事人一般看著,老實說,像周梓婷這樣賣乖示弱撒嬌奪寵的,很管用,但是她實在看不上眼啊,尤其說話發嗲,有時候清韻都恨不得捂耳朵了。

一有不順心的,就把她娘抬出來,惹老夫人傷心,這就是她所謂的孝順?

沐清柔一生氣,就望著周梓婷道,「表姐真是孝順呢,姑母都死了三年了,天天都聽你想起她,對了,流韻苑你也住了三年了,該還給三姐姐了吧,她如今都議親,要嫁人了,往後送添妝的人見她住泠雪苑,而不是嫡女該住的流韻苑,還不知道怎麼說咱們伯府呢。」

周梓婷方才哭過,晶瑩的淚珠還掛在睫毛上,一顫一顫的,分外嬌憐。

她輕輕抽泣道,「會說伯府什麼,流韻苑是舅舅讓我住的,是看在母親的份上疼我,流韻苑原該是三表妹和你的住處,現在讓給我了,大家會說你和三表妹大方呢。」

清韻撫額,聽著這些沒營養的爭鬥,她耳朵都快長老繭了。

鼻尖輕動,聞到一股香味兒。

丫鬟端了飯菜進來,道,「三姑娘。飯菜做好了。」

清韻早餓的飢腸咕嚕了,起身和老夫人一福身,就去暖閣用飯去了。

沐清芷忍不住笑道,「我怎麼覺得桃花宴還不如一頓飯菜更讓三妹妹興奮?」

沐清雪捂嘴笑。「三姐姐常年住佛堂,有時候會吃不飽飯,她幾乎沒參加過什麼宴會,不知道宴會有多好玩呢。」

老夫人聽著,心中微嘆。對清韻又多了三分憐惜。

正屋在說笑,閑聊。

清韻在暖閣靜靜的吃飯。

別說,春暉院的飯菜就是比大廚房做的精緻,因為老夫人信佛,所以飯菜油水不說沒有,但是少,她就喜歡這樣的。

清韻餓啊,很快就吃完了一碗飯。

丫鬟站在一旁看著,有些目瞪口呆。

雖然三姑娘吃飯的姿勢很養眼,可吃的是不是太多了些?

喜鵲忙解釋道。「三姑娘早上吃的不多,這會兒午時又過去很久了,麻煩冬菊姐姐再給姑娘盛半碗飯來。」

冬菊笑道,「我知道三姑娘是餓了,不是我偷懶不去端飯,實在是這會兒吃多了,晚上就該吃不下了。」

清韻臉微微紅,道,「夠了,我已經吃飽了。」

說著。望著喜鵲道,「你也沒吃午飯,你先回泠雪苑,換青鶯過來伺候。臉上別忘記抹些藥膏。」

喜鵲點點頭,福身告退。

冬菊笑笑,過來幫清韻盛湯。

清韻喝了半碗青菜雞蛋湯,方才漱口凈手。

在院子里溜達了一圈,青鶯就過來了。

清韻問她,「藥房設在哪兒的。準備的怎麼樣了?」

青鶯道,「藥房離姑娘的室很近,就在書房隔壁,小廝們還在忙,估計差不多一兩個時辰就能收拾好了。」

清韻詫異,「這麼快?」

青鶯捂嘴笑,「奴婢還嫌棄慢了呢,一堆人在那裡,吵死了。」

她也嫌慢啊,吃飽喝足,散了會兒步,有些犯困了。

清韻在涼亭處,曬了會兒太陽,就進屋了。

屋子裡,還在聊桃花宴的事,周梓婷興緻勃勃的要大家幫她參考,送什麼東西給玉萱郡主好。

沐清柔幾個是不好打擊她,隨便送點就是了,難不成你還覺得你有機會和玉萱郡主說話呢?

清韻福身請安,老夫人就提醒她道,「一般去參加桃花宴的大家閨秀,都會給玉萱郡主帶些小禮物,可別忘了準備。」

清韻點點頭,道,「清韻記下了。」

半個時辰后,大夫人就回來了。

她一進屋來,老夫人就忍不住問她道,「鎮南侯府可有怪罪伯府?」

大夫人輕搖了搖頭,道,「老夫人放心,鎮南侯府沒有怪罪伯府,只是……。」

老夫人剛鬆一口氣,一聽這話,心又提了起來,「只是什麼?」

大夫人坐下來,好笑道,「鎮南侯府不知道怎麼回事,之前定親,鎮南侯不知道,鎮南侯府送清韻什麼東西,他還是不知道,起先他說打碎一個玉瓶子,不算什麼,可是一看玉瓶碎片,他又笑了,說東西再好,到底只是一個玉瓶子,碎了就碎了,回頭有漂亮玉瓶,再送來給三姑娘玩,一點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老夫人寬心一笑,「鎮南侯身兼大將軍和兵部尚書之職,哪會那麼清閑,什麼事不過是吩咐一聲,自然有下人去辦,下人辦事,哪有盡得主子心的,鎮南侯不怪罪,我就放心了。」

沒事,清韻也放心了。

等丫鬟來稟告說泠雪苑收拾乾淨了,清韻便帶著青鶯回去了。

沒有回內屋,直接去了藥房。

藥房布置的,清韻很滿意。

鼻尖還能嗅到一股木頭清香。

清韻吩咐把這些裝藥材的抽屜拿出去,刷洗乾淨,晾乾了再拿回來。

兩丫鬟拿著抽屜,餘下清韻在倒騰藥材。

窗戶吱嘎一聲打開,一道黑影閃了進來。

清韻感覺到一陣涼氣傳來,身子骨哆嗦了一下。

瞥頭,便見一黑衣勁裝男子站在那裡,鼻青臉腫的,有些眼熟。

清韻多看了兩眼,不確定的問道,「你是衛風?你怎麼這副模樣了,誰打的?」

衛風心堵的慌,「主子和衛律打的。」

清譽凝眉,好笑道,「你主子打你做什麼?」

衛風嘴角一動,就呲疼,「還不是因為你,我好不容易才勸服爺裝了一瓶子血給你驗毒,你怎麼把血連著玉瓶一起給摔碎了,爺大發雷霆,我就成這樣了。」

「等等!什麼叫我把血連著玉瓶一起給摔碎了?」清韻問道。

衛風望著她,眸底微微凝,道,「府上大夫人說你粗心,把玉瓶子給摔了,還特地去鎮南侯府賠禮了。」

清韻臉一哏,氣就不打一處來,「她說是我摔的?」

衛風點頭。

清韻拳頭就攢緊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有玉瓶,更不知道玉瓶里裝了血,玉瓶是我五妹妹摔的,不是我1

衛風眸底就露寒芒了,那是一種殺意,看的清韻心驚。

清韻出聲道,「血,我一滴也沒見到,要想給你主子治病,就得再取一碗來……。」

衛風抹著嘴角的血,「還取血?昨晚取了一玉瓶的血,爺都體虛的差點暈過去,這要再取一碗,衛律非殺了我不可了。」

清韻無奈,但是沒辦法,「我不驗毒,我就沒法替你家主子解毒了,讓他忍忍吧。」

「就沒別的辦法了?」衛風問道。

清韻搖頭,抱歉道,「沒有別的辦法了,我知道兩碗血,對你家主子來說,是有些吃不消,但只要毒解了,就無礙了。」

衛風只覺得頭疼的緊。

清韻望著他,糾結再三,還是忍不住小聲問道,「你家爺不會是鎮南侯府大少爺吧?」

衛風望著她,嘴角抽了下,道,「三姑娘,我家爺的身份,屬下不便透露。」

沒承認,也沒否認。

說完,他身子一閃,就消失在了屋子裡。

等衛風回到錦墨居,天邊有晚霞絢爛。

楚北正在吃血燕窩,只是那表情,就跟吃毒藥似地。

衛風站在一旁,道,「爺,裝血的楊枝玉瓶不是三姑娘打碎的,是她五妹妹打的,那會兒她去定國公府了。」

楚北臉色很差,「送給她的東西,怎麼誰都能亂翻?」

衛律在一旁,道,「應當剁手1

衛風看了衛律一眼,弱了聲音道,「爺,三姑娘還要你一碗血……。」

楚北猛然看著他,把手裡的碗重重放下,「你怎麼不把我扛去直接送給她?1

PS:四千大章,滿一萬字了O∩_∩O哈!

繼續求月票,新書沖榜,月票很重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