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一章 醫書(第五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醫書(第五更,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錢太醫瞥了衛風一眼,道,「毒血也是血,你想你家大少爺失血過多而亡呢,這法子,勉強半個月能用一回,為了穩妥起見,最好一個月用一回。」

衛風望著錢太醫,皺眉頭道,「穩妥?方才要不是爺堅持要試一試,以錢太醫的穩妥,這三分之一的毒還留在爺的體內,日日折磨爺呢。」

錢太醫登時尷尬不說話了。

這裡是鎮南侯府,要換成旁的府邸,以他太醫的身份,早拎了藥箱甩臉子走了。

偏巧錦墨居又四面環水,他耍臉色,那是想淹死差不多。

錢太醫站起身來,望著衛風道,「不知道給大少爺開藥方的哪位,他的醫術,我是望塵莫及,大少爺的毒該怎麼解,還得聽他的。」

衛風心中高興,但是他不敢透露清韻半分,連老侯爺跟前,他都隻字未提。

一個尚未及笄的大家閨秀,居然會醫術,甚至連太醫都望塵莫及,太叫人匪夷所思。

這背後,定有隱秘。

他可不想給三姑娘惹事,他家主子的病還得仰仗三姑娘呢。

為了驗毒,清韻熬到半夜。

青鶯和喜鵲陪了半夜。

第二天,天已經大亮,天邊朝霞漫天,旖旎絢爛。

兩丫鬟還睡的香,房門緊閉,沒有動靜。

丫鬟紅箋過去敲門,兩人這才驚醒,慌忙的爬下床,顧不得洗漱便去伺候清韻。

花梨木大床上,著牡丹的錦被下,清韻正睡的香甜,白皙如藕的手腕撐著腦袋。扇貝般的眼帘合著,看不見那如琉璃般璀璨雙眸,但她嘴角彎彎揚,有一抹淺淡笑意。

見清韻睡的沉,青鶯有些不忍心喊她起床,可這會兒實在是晚了,昨晚就不該那麼熬夜。

青鶯推了清韻兩下。清韻眉頭皺了皺。把被子拽了拽,又翻了個身。

青鶯沒輒,繼續喊清韻。「姑娘,該起床了……。」

連喊了好幾聲,清韻這才扒拉下被子,眼睛都沒睜開。就咕嚕道,「還困著呢。一大清早的起來做什麼?」

「請安啊,已經比昨天晚半個時辰了,」青鶯拽著被子不鬆手,有些急切道。

清韻緩緩睜開眼睛。就如同扇貝打開,露出裡面珍藏的黑珍珠。

她現在困的厲害,根本就不想起床。哪怕一會兒要罰她抄佛經家訓,她也認了。

清韻縮回被子里。連著腦袋一起蒙上了。

青鶯繼續拽被子,繼續喊清韻。

珠簾外,喜鵲端著銅盆,打了帘子進來,道,「怎麼還沒將姑娘喊起來,方才我端水過來,老夫人院子的丫鬟七兒都過來問我,姑娘沒起,是不是病著了。」

清韻似睡非睡間,聽喜鵲這麼說,忙把被子拉下,問道,「老夫人派人來問我病沒病,你怎麼回答的?」

喜鵲把銅盆放下,裝著熱水的銅盆冒著騰騰熱氣。

喜鵲拿了衣裳過來,笑道,「姑娘放心,奴婢不會亂說話的,只說昨兒鎮南侯府送了藥材來,姑娘在藥房聞藥材味聞到半夜。」

清韻聽得腦門黑線直往下掉,這還不叫亂說話?

聞藥材聞到半夜,這是一個正常人乾的出來的事嗎?

她要是聽到誰干這事,直接就當人家是傻子了。

偏偏,這個傻子是她。

清韻嘴角抽了下,困意也去了大半,就是叫她躺下,這會兒也睡不安穩了。

她不過是晚去請安了片刻,老夫人都派人來問了,別是有事才好。

清韻趕緊下床洗漱。

喜鵲是想清韻先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再回來吃早飯,可她這會兒餓著呢,去老夫人那裡,要是有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清韻一定要先吃早飯,兩丫鬟奈何她不得,把溫著的早飯端來。

清韻吃的飛快,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就吃飽了,然後帶著青鶯去春暉院。

饒過梅蘭竹菊屏風,清韻便見到了老夫人。

沐清柔和周梓婷一左一右挨著老夫人坐著,沐清芷和沐清雪則在站在一旁,笑的很歡。

丫鬟在一旁,道,「老夫人,三姑娘來了。」

沐清芷和沐清雪讓開些,老夫人這才看見清韻。

清韻上前福身請安,老夫人見清韻眼帘下有一抹青色,眉頭微皺了下。

沐清柔就笑道,「三姐姐,丫鬟說你昨晚聞藥材聞到半夜,你不會傻到這種程度吧?」

清韻有些凌亂,尤其是沐清芷幾個都捂嘴笑。

但很快,她們就笑不出來了,因為清韻望著老夫人道,「不是聞藥材聞到半夜,我見藥箱子里有兩本醫書,就看了會兒醫書……。」

周梓婷笑道,「看醫書?三表妹,你看的懂嗎?」

清韻臉微微紅,有些吶吶聲羞道,「看的不是很懂,我閑來無事,就把之前大夫給我治嗓子的葯拿了出來,對照送來的葯,挨個的比對,然後翻看醫書,看看都有什麼效用,只是我發現有一味葯,醫書上介紹的,好像我服用,對我的病情很不利,我想不明白,就查醫書查到半夜了。」

老夫人眉頭緊鎖,臉色有些難看。

沐清柔有些心慌,她望著清韻道,「你又不是大夫,你知道什麼,再說了,那些葯你不是天天服用嗎,嗓子漸好,就說明葯有效果1

清韻望著沐清柔,搖頭道,「我沒有吃大夫開的葯,之前喜鵲去定國公府找大姐姐,帶回來幾劑補藥,我身子虛,就煎了服用,發現喝了葯之後,嗓子好了許多,就一直在喝,我昨晚也比對了下,發現那葯不僅僅補身子,還消腫止痛,我想大姐姐給的補藥。就是給我治嗓子的,只是大姐姐送的葯,只剩下最後一包了,我嗓子還沒好全,又不大敢擅自給自己抓藥……。」

這一回,老夫人的臉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了。

清韻嗓子漸好,她下意識的就以為清韻吃了大夫開的葯。誰想竟然沒有。

清韻能發現清凌給她的葯有消腫止痛的效果。那她讓大夫人找大夫給清韻治病,莫非那葯真的被動了手腳?

想到大夫人的稟性,老夫人心底還真有些不安。

她不著痕的看了清韻兩眼。道,「盡信書不如無書,醫書那麼多,你才翻了幾頁。不可亂說話,讓丫鬟把從清凌那裡帶回來的葯和大夫開的葯。一併拿來,看看哪個葯更好一些,回頭再配幾副。」

青鶯嘴角微微彎,本以為被質問昨晚幹嘛了。姑娘會心慌,誰想姑娘卻藉機正大光明的告了大夫人一狀。

秋荷過來,青鶯便和她一起回泠雪苑拿葯去了。

清韻請安之後。就轉了話題道,「方才我進來。見二姐姐她們笑的高興,笑什麼呢?」

沐清芷就笑指著周梓婷道,「梓婷表妹回了一趟徐州,學會了剪紙,剪了幾個新花樣,打算送給玉萱郡主。」

笑容中含了些鄙夷,人家郡主什麼身份,會看的上幾張剪紙?

周梓婷一張臉窘的通紅,道,「我是剪著玩的,哪會真送給玉萱郡主?」

說著,趕緊轉了話題,望著清韻道,「三表妹,你打算送玉萱郡主什麼?」

清韻輕搖頭,「還沒想好。」

沐清柔就催她道,「只有三天就是桃花宴了,你抓緊了想,別送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到時候丟伯府的臉面。」

她說著,還瞥了周梓婷一眼。

顯然是在指桑罵槐。

周梓婷咬緊了唇瓣,氣的恨不得跺腳。

清韻點點頭,「我會儘快準備好。」

沐清柔沒再說話,而是瞥了丫鬟春香一眼。

春香會意的點了點頭,便要退出去。

周梓婷眼尖瞧見了,笑道,「五表妹,你跟春香擠眉弄眼,讓她去做什麼?」

沐清柔暗咬了下牙,「我讓丫鬟去做什麼是我的事,要跟你報備一聲嗎?」

周梓婷氣的眼眶通紅,恨不得回一句,那我送什麼給玉萱郡主那是我的事,用得著你管嗎?!

清韻看著春香,眼神從微冷,慢慢轉為笑意。

不用猜也知道春香是去找大夫人通風報信的。

原本大夫人和沐清柔在她葯里動手腳,只是她胡亂看了兩頁醫書的猜測,做不得證。

沐清柔偷偷叫丫鬟去通風報信,明顯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用查都能斷定她猜測是真的。

不然,老夫人的臉色怎麼忽然就青了三分?

春香站在那裡,福身道,「早上五姑娘燉了些燕窩羹,這會兒該燉好了,讓奴婢去端來給老夫人服用呢。」

周梓婷在心底輕哼一聲,笑道,「五表妹也真是的,端燕窩羹來而已,用得著和丫鬟擠眉弄眼嗎,正巧,早上我也吩咐大廚房燉了些蓮子羹,這會兒應該也燉好了,我讓丫鬟端來,外祖母吃五表妹做的燕窩羹,也要嘗嘗我準備的蓮子羹。」

說著,周梓婷的丫鬟書蘭就站了起來,要和春香一起出去。

春香暗緊了緊手,沐清柔哪裡做了什麼燕窩羹,她也是吩咐大廚房做的。

原本出去了,可以直接去大廚房拿,現在周梓婷派了書蘭去,她不就露餡了?

只能回去一趟,再說丫鬟毛手毛腳,把羹湯打碎了。

春香和書蘭出去了。

兩人一轉身,沐清柔和周梓婷兩個你望著我,我望著你,面容嬌媚,帶著笑意。

但清韻怎麼看,怎麼覺得兩人豆飩S埃慘烈廝殺。

外面,周總管邁步進來,神情有些焦灼,像是出了什麼事。

老夫人見了蹙眉,問道,「出什麼事了?」

周總管回道,「常寧伯府封侯了。」

ps:~~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