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三章 挑事(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挑事(第一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老夫人一說,周梓婷第一個不贊同,清韻不去,她就是拿著請帖,也進不了宣王府埃

事關她的利益,她不得不站出來道,「外祖母,你太小瞧三表妹了,三表妹不論是膽量,還是說話都思慮周全,不是任性妄為之人,她又定了親,出嫁之前就應該多見見世面才對,宣王府下了請帖,她說有恙不去,外人肯定會揣測紛紛,要麼說咱們伯府膽小怕事不要她去,要麼就是三表妹身子孱弱,有病在身了。」

大夫人坐在那裡,端茶輕啜,好像老夫人要不要清韻去,她都無所謂的態度。

和之前一力贊同清韻參加桃花宴,反差太大。

她輕拭嘴角,方才笑道,「梓婷說的不錯,清韻就算才學稍差,又不是見不得人,咱們伯府藏著她,回頭鎮南侯府也藏著不成?」

老夫人原就猶豫不決,她實在捏不住清韻了,說她什麼都不會,就知道闖禍吧,可她說話行事都有理有據,反應比她還快。

可說她會什麼,可沒人教,就算她天賦異稟,也該埋沒了。

「罷了,去就去吧,」老夫人鬆口道。

清韻坐在那裡不說話,好像這些事和她沒關係似地,她想去得老夫人同意,所以周梓婷和大夫人勸老夫人,她沒有出來阻攔。

她沒必要阻攔啊,只要老夫人同意她去,那最終去不去,主動權在她,她要不想去,伯府還能硬推著她去不成?

外面,秋荷拎了兩包葯進來,從兩溜椅子后朝孫媽媽走去,在她耳邊嘀咕了兩句。

孫媽媽臉色微皺。

正好老夫人望過來,孫媽媽就朝老夫人點了下頭,神情有些說不出的味道。

兩人主僕了幾十年,彼此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了。

老夫人臉色拉的老長了,擺手對周梓婷幾個道,「就要去參加桃花宴了,這兩日抓緊時間練習琴棋書畫。都回去吧。」

周梓婷、清韻幾個就起了身,然後福身告退。

大夫人也要起身,但是被老夫人用眼神止住了。

老夫人的眼神有些冰涼,大夫人的背脊有些發麻。

等清韻她們走遠了后,老夫人的眸光落到孫媽媽放在桌子上的藥包上。一抬手,直接呼地上去了。

突如其來的一下,著實驚著了大夫人。

看著藥包,大夫人能猜到是什麼事,但是她不會傻到老夫人一發火,她就認了,反倒一臉無辜不解的看著老夫人,問道,「老夫人這是怎麼了,好好的忽然發火?」

老夫人笑了。笑容有些發寒,都到這時候了,還鎮定自若的跟她裝。

老夫人手裡的佛珠撥弄著,質問道,「好好的忽然發火?我倒想問問清韻的葯,好好的怎麼就從能治病變得加重病情了?1

大夫人雙手交疊,緊緊的攢著,臉上卻滿是驚詫,「怎麼會?那日您讓我找大夫給清韻治嗓子,我可是片刻沒有耽擱。大夫開的藥方還存在藥房里,總不至於是大夫開錯了葯吧?」

老夫人赫然一笑,「大夫就算眼皮子淺,為了些好處做出有損醫德的事。也不會傻到在藥方上動手腳,給人把柄來壞自己招牌,看來藥房有人手腳不幹凈。」

老夫人說一句,大夫人臉就白一分。

老夫人撇了孫媽媽道,「去把藥房管事的叫來。」

這一下,大夫人徹底坐不住了。

外面。清韻幾個出了門,沒有立刻就各回各院,而是很好奇屋子裡老夫人和大夫人在說什麼。

其實,大家都猜的出來,跟秋荷手裡拿著的藥包有關係。

沐清柔擔心老夫人會罰大夫人,沐清芷幾個就純粹是看熱鬧了。

幾人在迴廊上站了會兒,發現聽不見屋子裡說話聲,就沒偷聽了。

剛邁步下台階,遠處跑進來一丫鬟,瞧打扮,是外院的丫鬟。

她心急了進屋稟告,但路被清韻她們擋住了,只能停下來福身見禮。

見丫鬟臉上有急色,沐清雪道,「老夫人和大夫人在屋子裡說話,不許人進去打擾,前院可是出什麼事了?」

丫鬟連連點頭道,「是出事了,剛剛莊子上有人來報,說是常寧伯府下人挑事,和咱們伯府的下人打起來了……。」

一聽這話,沐清柔就氣不打一出來,「才剛封侯爵,那些個下人就敢胡作非,欺我伯府了1

沐清芷就哼道,「官大一級壓死人,誰叫人家現在封了侯,宮裡還有個懷了身孕正得寵的常妃,咱們伯府有什麼?」

沐清柔捏緊拳頭,氣瞪著清韻,「都是江家!要不是江家拖累,沐府何至於沒了侯爵,讓人欺負到頭上來1

清韻眼神微冷,「伯府就算侯爵還在,也只和常寧侯府一樣,又拿什麼和人家常妃比?」

沐清芷不贊同道,「要是侯爵還在,大姐姐肯定不會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以她的才貌性情,就是嫁給王孫公子也夠了。」

她說著,清韻就那麼望著她,覺得好笑,這一切都是在假如上,她怎麼說都行,要都是真的,大夫人可能會給沐清凌挑好親事嗎?

偏她說著,沐清柔幾個還都點頭贊同,認定一切的錯都錯在江家。

伯府淪落至此,都是江家害的,江家和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清韻深呼一口氣,眸光從沐清柔她們身上掃過去道,「大姐姐已經出嫁了,我也已經定親了,這是無法更改的,但伯府還有希望恢復侯爵,那時候,五妹妹是嫡女,侯府就靠你撐腰了,還有二姐姐你們,雖然只是庶出的身份,但容貌性情,一點不比誰差,完全可以記名在大夫人名下,有個嫡出的身份,我相信,沐家有你們三位嫡女,前途定是一片光明。」

說完。清韻嘴角上揚,邁步走了。

身後,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互望一眼,眸底有光亮。

她們哪裡不想記名在大夫人名下。有個嫡出的身份,可是大夫人壓著不許埃

沐清柔暗跺腳,恨不得撕了清韻好。

府里多她一個嫡女,她都嫌多了,她還想把沐清芷記名在她娘的膝下跟她爭。想的倒美!

清韻沒有回頭,但她知道沐清柔有多氣憤,沐清芷和沐清雪有多期盼。

她本來不想摻和她們的事的,可實在架不住人家天天把侯府被貶的事掛在她身上,聽的她耳朵都快長老繭了。

三人同仇敵愾,齊力打壓她討好大夫人,她難道就不會離間她們了嗎?

伯府恢不恢復侯爵,不是她們甩甩嘴皮子就能恢復的,這是長輩們操心的事,她們就是磨破嘴皮也沒有用。

反倒是記名在大夫人膝下。有個嫡出的身份,比伯府恢復侯爵,她們受益更大,有了嫡出身份,伯府還恢復了侯爵,她們不也跟著水漲船高了嗎?

清韻心情愉悅,青鶯則道,「大夫人不可能讓二姑娘和四姑娘記名在她膝下的,那樣大少爺和二少爺不也跟著有了嫡出的身份?」

清韻嘴角微微一勾,笑意極快地又隱沒。她抬眸望天,羨慕那抹浮雲悠然自得。

「她們給我畫了大餅,我怎麼能不禮尚往來的給她們也畫一個?」她聲音清脆如山泉濺石。

只是大餅好看,不好啃。

希望她們別心大的磕碎了牙才好。

清韻繼續往前走。青鶯轉了話題,問道,「姑娘去宣王府參加桃花宴,老夫人叮囑你給玉萱郡主準備禮物,姑娘打算送什麼?」

清韻腳步頓了一下,有些犯難。

這要是在現代。能送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可這裡是古代啊,人家又是郡主,什麼好東西沒見過。

還有宣王府並非真心實意邀請她去,她不必太上心,只要送的東西不掉價,過得去老夫人那一關就成了。

一路上,清韻都在琢磨送什麼。

最後,決定送一對小風鈴。

上面是個精緻的小木屋,下面是一簇桃花,再下面綴著銅鈴。

只是木屋她做不了,還有木桃花,她也做不了,得畫了圖紙,讓青鶯拿外面找人訂做才行。

正好,她昨兒說給沐清凌送藥材補身子,一會兒寫了藥方,抓兩副葯送定國公府去。

想著,清韻的腳步就快了三分。

回了泠雪苑,清韻直接去了藥房。

推門進去,朝書桌走去。

半路上,頭頂上掉下來一抹灰,惹的她直蹙眉。

她抬頭,屋頂空蕩蕩的,什麼也沒看見。

清韻拍了拍身上的灰,坐到書桌前,叫青鶯研墨。

清韻畫圖紙,畫的很仔細,很認真。

很快,就畫完了,再就是寫藥方,抓藥。

等忙完了,才交給青鶯道,「先把葯和藥方送去定國公府交給大姐姐,然後找手藝好的木匠,讓他照著圖紙給我打造,多給他些銀子,務必明天做好。」

青鶯拿了圖紙,小心疊好塞懷裡,道,「那奴婢就出府了。」

那邊喜鵲端著茶水走過來,道,「要不要告訴大夫人一聲?」

青鶯扭眉,「我出府這麼小的事,也要告訴大夫人嗎?」

想到上回喜鵲被抓,未免多事,清韻道,「你去春暉院,跟秋荷說一聲,讓她跟孫媽媽打聲招呼。」

青鶯點頭如搗蒜,福了福身子,就出去了。

喜鵲把茶端到清韻跟前,清韻伸手接了。

忙了半天,她也口渴了,她微微掀開一點兒縫隙,深深地嗅了一口,只覺得清幽冷雋之氣灌頂,整個人毛孔都舒張了。

等茶盞蓋揭開,清韻打算喝一口,卻看到澄澈的茶湯中,倒影著一抹身影。

PS:~~o_o~~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