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四章 毛病(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 毛病(第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等茶盞蓋揭開,清韻打算喝一口,卻看到澄澈的茶湯中,倒影著一抹身影。

有些眼熟。

她若無其事的呷了一口茶,方才笑道,「要不要我叫丫鬟搬兩床被子來,你就在我泠雪苑房樑上住下?」

清韻是對著手中茶盞說的,好像茶盞里住了個人似的,喜鵲背脊有些發麻。

清韻放下茶盞,才往房樑上看。

才看了一眼,清韻就怔住了。

她明明看到的是個斜在房樑上的男子,姿態慵懶,帶著面具看不清容貌,但是他嘴角一抹笑,淡如晨曦,清韻只覺得她看到月灑寒江、日耀雪峰。

喜鵲也看到了男子,她捂著嘴,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青鶯和她說過,那日牆頭栽下來一個帶著面具,渾身是毒的男子,莫非就是他?

昨晚姑娘忙道半夜,就是幫他解毒?

男子眸光從清韻身上,挪到丫鬟身上,吩咐道,「出去守門。」

聲音很好聽,好像溪水叮咚,又像晨鐘暮鼓。

但喜鵲卻身子一涼,腳底心像是抹了清涼油一般,生了一股風,低了腦袋就出去了。

清韻那個氣啊,瞪了男子道,「你登堂入室不算,你還使喚我的丫鬟,你還有沒有一點自覺啊?1

男子從房樑上一躍而下,笑道,「你不怕被人發現,我可以叫丫鬟再進來。」

說著,他頓了一頓,又加了幾個字,「多叫幾個也無妨。」

清韻一口老血卡喉嚨里,恨不得噴男子一臉,臉皮真是夠厚的,她望著男子,淡然一笑,「解了三分之一的毒,再來我安定伯府。氣色就是不同,不像上回,身子都不穩,直接就暈了。對了,上回從牆上栽下來,腦袋摔傷沒有?如果是為了感謝我的話,不用你親自跑一趟,讓衛風把銀票給我送來就成了。」

清韻笑著。淡雅如一朵開的正盛的山茶花。

男子的耳根,倏然一紅,在陽光照射下,竟如同血玉,有一種耀眼的美。

門外的樹上,衛風和衛律面面相覷,肩膀直抖。

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啊,爺從牆頭栽下來的事,他們都不敢提一句。她怎麼能這麼直接的就問了呢。

要是這會兒他們不怕死的去送鋤頭,爺都能在藥房挖地洞了。

男子望著清韻,他哪裡不知道清韻是故意氣他的,想到他從屋頂上摔下來,也確實夠丟臉的。

在看清韻笑如春風,他心裡就更不舒坦了,他身子一閃,就到清韻跟前了。

清韻嚇了一跳,要不是她自制力強,估計都嚇出聲來了。

這一回。換男子笑了,他的笑聲極好聽,像是能笑到人心坎里去。

只是說出來的話,就討人厭了。他俯身靠近,清韻當時抵著書桌,只能往後仰。

男子呼出來的氣,都噴薄在她臉上,脖子上,有一種酥麻癢意。

男子低聲道。「確實,你幫我解毒,與我有救命之恩,我給你銀票是應該的,但,你趁我暈倒,當著丫鬟的面調戲我就不應該了吧?」

清韻臉騰的大紅,眼神亂飄了,「誰,誰調戲你了?我沒有1

嘴上死不認賬,心底後悔的直冒泡,她要是知道暗處有人看著,她說什麼也不會跟青鶯賭氣摸他兩把。

後悔沒用,就開始在心底罵衛風了,他怎麼什麼都跟他主子說啊,這麼丟臉的事,他不應該替他主子隱瞞嗎?

清韻罵著,男子伸手過來,好像要摸回來似地。

清韻嚇了一跳,手胡亂抓,就抓到了搭在硯台上的毛筆。

她手一拿,然後毛筆上的墨汁就撒在了男子的衣服上,就連面具和下顎上都有了。

清韻手裡拿著筆,看著男子手上拿著的藥材,她直接凌亂了,她好像想歪了,人家只是見她頭上有藥材,好心幫她拿下來,她卻誤會人家有不軌企圖。

清韻訕笑兩聲,趕緊把筆丟了,拿帕幫男子擦起來。

可是不擦還好,一擦,男子整個下顎都是墨跡了。

清韻嘴抽了一抽,睜著眼睛說瞎話道,「擦乾淨了,我不是故意的。」

男子帶著面具,但是面具下,他臉是黑的,他咬牙,一字一頓道,「我要是不調戲你,我都對不起我自己了。」

清韻臉紅如霞,偏不知道怎麼回答好,誰叫她手欠在前了,她望著男子,換了話題道,「楚大少爺,你看,這都快到吃午飯的時辰了,你該回鎮南侯府吃飯了吧?」

「楚大少爺?」男子眉頭一動。

清韻故作生氣的皺眉,「衛風說你叫楚北,難道他騙我的?」

楚北一時吶吶,竟不知道怎麼回清韻了。

窗外,衛風一身噴嚏打了,欲哭無淚。

爺,你別罵屬下啊,屬下發誓,一個字都沒有透露,是三姑娘聰慧,又狡猾,她在炸你啊,你別上當。

可是楚北不否認,那就是默認了。

清韻臉又紅了,他要真是楚大少爺,那不就是她的未婚夫了?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尷尬氣息。

半晌之後,楚北開口打破尷尬,他問道,「你真想伯府恢復侯爵?」

清韻怔了一下,望著楚北,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問,只覺得好笑,「不是真想,難不成還是假想?」

楚北也笑了,「伯府恢復侯爵,除了耳根子能略微清凈一些,對你並沒有什麼好處吧?」

清韻的娘江氏只生了清韻和沐清凌。

沐清凌已經出嫁了,她也定了親了,如她所說,改不了了。

不論伯府恢不恢復侯爵,對她影響都不大。

反倒是伯府其他人,特別是大夫人和沐清柔。

伯府恢復侯爵,沐清柔就能挑個好親事,大夫人所出的三少爺將來能繼承侯爵,好處全在她們哪裡,清韻並不佔什麼。

清韻很清楚,她望著楚北道,「確實,伯府恢不恢復侯爵對我影響並不大,但伯府要是恢復不了侯爵,她們會一直針對我,往後她們過的幸福還好,要是不幸福,只會把怨恨算在我頭上,我招惹不起,況且,伯府沒法恢復侯爵,外祖父會一直心愧不安,還有父親……。」

雖然沒有實實在在的接觸過,但是沐清韻腦海中關於伯府的記憶都是溫馨的,是疼愛。

為了不讓江老太爺愧疚,讓伯爺能坦然面對老夫人,她還是期望伯府能恢復侯爵的。

至於其他,她也管不了。

想著,清韻笑了。

楚北看著她,問道,「你笑什麼?」

清韻輕輕聳肩,「伯府能不能恢復侯爵,哪是我想想就可以的,我根本無從著手。」

楚北笑了,他坐下來,道,「我可以幫你。」

清韻眉頭一挑,上下掃視了楚北兩眼,眸底流出三分詫異。

楚北見清韻不信,還故意抖了錦袍下擺,「你好像不信我能幫忙。」

怎麼信?

不是傳聞他是鎮南侯府大老爺外室所出嗎,這樣的身份很尷尬,就算得鎮南侯的寵愛,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讓鎮南侯請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的吧?

要是這樣隨便,鎮南侯還在婚書里許諾做什麼,直接去求了不更直接叫人信服?

不過,信他一回也無妨。

清韻望著他,問道,「你要怎麼幫我?」

楚北望著清韻,張口要回答,偏偏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像是走神了。

清韻腦門有黑線,說話啊,方才不是自信十足嗎,怎麼現在一個字都沒了,不會是吹牛,被她捅破了吧?

清韻也不打擾,就等他回神。

誰想人家回神過來,只看了她一眼,就跳窗走了。

清韻凌亂了,這廝不會是有毛病吧,懂不懂禮貌啊,不請自來,還不打一聲招呼就走了,連窗戶都不幫她關好!

清韻走過去,衛風從樹上跳下來,過來問道,「三姑娘,太醫說你開的藥方勉強半個月後才能給我家爺用一次,最好一個月用一回,我不知道該怎麼給爺用。」

清韻點頭道,「前三個月,一個月用一次,等你家爺身子骨調理好了,再半個月用一次,要不了半年就能把毒解了。」

說完,清韻望著衛風,很不滿道,「你家主子是不是有毛病啊,話說一半,就忽然走了,他說幫我恢復伯府侯爵,問他怎麼幫忙,又不說一句。」

衛風黑線,爺有沒有毛病,你醫術高超,你不應該比我更清楚么?

不過爺忽然就走了,這還真不像是爺的性子,只是幫伯府恢復侯爵,這事說難很難,說簡單也簡單。

想到什麼,衛風臉色也古怪了起來,他好像有些明白爺的反常了。

爺身子還虛著,早上醒來,知道他要來問問三姑娘之後該怎麼治,爺就堅持要來。

還在暗處盯了半天,可見對三姑娘上了心,只是……

「三姑娘,你救了我家爺,就是爺的恩人,爺許諾的事,不會食言的,你放心吧。」

衛風說完,行了一禮。

然後縱身一躍,便消失了。

「毛病1清韻沒好氣的把窗戶關上了。

然後出門,喜鵲就坐在迴廊上,腦袋靠著大紅漆木柱子,盯著房門,眼睛一眨不眨。

聽到門吱嘎一聲打開,喜鵲忙站了起來,走了過來,低聲問道,「姑娘沒事吧?」

說著,一雙眼睛往藥房里瞟。

清韻搖頭,「沒事。」

那邊,丫鬟拎了食盒過來,岳,「姑娘,該吃午飯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