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五章 心大(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心大(第三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PS:三更一起送上啦,有沒有第四更,看月票和和氏璧啦~

清韻回內屋用了午飯。

吃完飯,看了小半個時辰的書,又小憩了會兒。

剛醒來,正坐在床上伸懶腰呢,喜鵲就打了珠簾進來道,「姑娘醒了啊,二姑娘和四姑娘來了。」

沐清芷和沐清雪來了?不知道來找她有什麼事,清韻揉著脖子,隨口問道,「來多久了?」

喜鵲笑道,「差不多有一盞茶的功夫了。」

清韻正掀被子要下床,聞言頓了下,眼角上挑,難得她們兩個登門遇到她安睡,還這麼好耐性的等著。

起床漱口,又洗了把臉,重梳了個髮髻,又過去一盞茶的功夫。

正屋,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有說有笑,倒沒有等的不耐煩。

瞧見清韻進來,兩人笑站了起來,道,「昨晚熬了夜,中午補一覺,三妹妹可覺得好些了?」

如此關心,還是第一次。

清韻沒有覺得受寵若驚,只覺得是個大麻煩,明擺著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埃

清韻福了福身,和沐清芷她們見禮,然後問道,「拿妹迷趺從鋅綻次藝舛?」

沐清芷坐下來,輕嘆一口氣道,「怎麼沒空,府里就我和四妹妹最有空了,五妹妹和梓婷表妹為了在桃花宴上大放異彩,這會兒正苦練琴棋書畫呢,我們過來是想看看三妹妹你打算在桃花宴上表演什麼,誰想到……。」

說著,沐清芷捂嘴一笑。

沐清雪也笑了起來,笑聲很是愉悅。

清韻嘴角不動,臉也未紅,她不覺得有什麼好笑的,午睡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了,難道她要在桃花宴上表演怎麼快速入眠,還是給人展示一下她是怎麼打呼嚕的?

見清韻不笑。還打了個哈欠,沐清芷和沐清雪也不笑了。

確實沒什麼好笑的,她什麼都不懂,現在又不用抄經書女誡。不睡覺,難道望天發獃嗎?

就算是臨時抱佛腳,好歹平時也會燒兩柱香吧。

沐清芷望著清韻,道,「說句實在話。三妹妹你常常被罰住佛堂,琴棋書畫那些東西,以前還會一點皮毛,這一兩年幾乎就沒見你碰過,梓婷表妹是想能跟著去參加桃花宴,所以才在老夫人跟前極力贊同你去,她可不是真心為你好。」

雖然沐清芷也存了私心,不想周梓婷一個表姑娘占伯府的便宜,但這話說的確實不錯。

沐清雪接著道,「就是。雖說你出門少,可你許給了鎮南侯府大少爺,以鎮南侯府的門第,將來什麼宴會你不能參加,有鎮南侯府做靠山,還沒人敢刁難你,可比現在好。」

清韻抬眸,看看沐清芷,又看看沐清雪,「你們兩個到底想說什麼?上午才數落我。怪我和江家拖累了伯府,怎麼一轉眼,就變了態度?」

沐清芷臉微微紅,道。「以前是我們不對,不知道三妹妹一心為了我們兩個好。」

清韻腦袋有黑線了,若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她們兩個說的是記名在大夫人名下的事吧?

她隨口一說,轉眼就忘了,她們兩個還放在了心上。

不得不說。心確實夠大。

清韻聽懂了,但依然裝不明白的望著兩眼。

沐清芷沒想到清韻這麼呆,上午說的話,這會兒就不記得了。

兩人擺擺手,把屋子裡的丫鬟都轟了出去,包括喜鵲。

然後才道,「三妹妹,早上你說我和四妹妹記名在大夫人膝下的事,我們兩個商議了下,覺得沒什麼可能,我們想記在你娘的膝下……。」

不管清韻當時說這話是誠心的,還是故意氣沐清柔的。

但清韻確確實實說了,還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提的,她態度誠懇,不會否決。

清韻怔了下,隨即笑道,「你們要記在我娘的膝下?」

沐清雪和沐清芷兩個點頭如搗蒜。

清韻這回是真笑了,嘴角弧起,怎麼彎都彎不下去。

這兩人的心比她想不但要大,而且要狠的多。

一邊要便宜,一邊擔心大夫人,所以把她推她出去跟大夫人斗,招大夫人的白眼,她們好跟在後面撿便宜,哪有這樣的好事?

清韻端茶輕啜,然後才笑道,「我是很希望你們都成嫡女,將來都能有一門好親事,只要大夫人和老夫人同意,我是不會反對的。」

沐清芷一聽就高興道,「那這麼說,三妹妹是答應去跟老夫人提這事了?」

清韻臉微沉,她什麼時候答應了,她只是不反對而已,有這麼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嗎?

清韻眸光閃亮,唇角噙笑,點頭道,「行,等機會合適,我就跟老夫人說。」

等機會合適?

什麼時候是機會合適,這不是搪塞她們嗎,沐清雪催道,「三姐姐,這事有什麼機會合適的,我覺得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兒吧。」

清韻嘔血,擇日不如撞日,這話聽著怎麼那麼耳熟,好像在古代,說這話,不是拜把子就是成親吧?

讓她今天去觸大夫人的眉頭,還是幫她們去,她除非是睡傻了,之前幫著大夫人寒磣她,現在說兩句軟話,她就任她們擺布了?

想到大夫人,她今兒出春暉院,老夫人正為了藥包的事找大夫人呢,不知道怎麼樣了。

清韻望著沐清芷,笑道,「今兒老夫人留下大夫人,二姐姐可知道是為了什麼事?」

沐清芷扭著帕,嘴角一抹笑,帶了三分欽佩。

不得不說,清韻的命當真是大,就像那簽文上說的,遇難總能逢凶化吉。

咽下半根繡花針,居然還活了過來,大夫人在給她治嗓子的葯里動手腳,不但沒成功,還偷雞不成蝕了把米。

「老夫人把藥房管事的找了去,開始管事的死都不承認在葯里動了手腳,只說府里下人辦事粗心,把藥材弄混了,可他是藥房管事,那些藥材就算混了也認的出來。」

「老夫人一氣之下,打了三十板子,藥房管事扛不住招認了,說是他故意的,他覺得三妹妹是禍害,只有你死了,府里才能安生,所以才在你的葯里動了手腳,全是為伯府好……。」

這樣的理由,傻子才會信。

PS:呼喚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