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六章 不急(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不急(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可管事嘴嚴的很,寧肯打死,也不招認出大夫人,老夫人也拿他沒輒。

老夫人是要打死藥房管事的,不管清韻怎麼禍害伯府,那也是主子,豈是他一個下人看不順眼,打著為伯府好的名號就胡作非為的。

大夫人於心不忍,替藥房管事的說情,覺得把管事的和他一家子丟到莊子上去就成了。

老夫人沒理大夫人,依然杖斃了藥房管事,他的家人一人挨了二十板子,通通發賣。

而大夫人自己,老夫人除了訓斥她管教下人不利,還罰了她一個月月錢。

沐清雪道,「原本老夫人還給藥房管事的機會,只要他招認出幕後主使,就饒了他家人,送莊子上去,可是藥房管事什麼也沒說。」

清韻只笑不語。

怎麼可能會說,藥房管事的要招認出大夫人,在挨板子時就該招認了,定是大夫人拿他的家人要挾於他。

就算老夫人說饒了他家人,可人丟莊子上去了又如何,大夫人想要報復他家人,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被賣了,總比被大夫人報復沒了命強。

由此可見大夫人的手段之狠毒,對下人的震懾力有多強。

清韻把話題岔開,沐清雪眉頭微皺,道,「三姐姐,你說希望我和二姐姐都能有個嫡出的身份,正說的起勁,卻故意把話題岔開,不會只是嘴上說說吧。」

清韻臉微沉,她是說過希望她們有嫡出的身份,難道說了,她們能不能有嫡出的身份就是她的責任了,她的義務了?

「我說機會合適。會提這事,四妹妹還想我怎麼樣,我要是說希望你和二姐姐都能進宮做皇妃,我是不是還得想辦法送你們兩個進宮?」清韻語氣生冷,透著三分不耐煩。

沐清雪臉一哏,不知道怎麼回清韻,只生氣道。「你要是做不到。就別給我們希望,我們……。」

清韻心底的火氣騰的一下就憋不住了,什麼叫她給她們希望。她倒是想問問,她什麼時候給過她們希望了?

在伯府,她們兩個庶女都敢對她大呼小叫,她幾時說話這麼管用過?

她說著。沐清芷趕緊出聲打斷她道,「四妹妹。你別心急,三妹妹不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

沐清雪便不說話了,坐在花梨木椅子上生悶氣。

沐清芷則望著清韻道,「四妹妹是心急了些。可你也知道,若是能有個嫡出的身份,對我們這些庶出的女兒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將來說親門第也會高三分。」

小事上,沐清雪最冷靜。遇到大事,冷靜的反而是沐清芷了。

清韻冷不丁一笑,「你們倒是高看我,你們覺得在老夫人那裡我說話很管用,我說讓你們記在我娘的名義下,老夫人就會聽?大夫人會不阻攔?我連自己的親事都做不了主,遑論幫你們,我是希望你們都能有嫡出的身份,將來挑門好親事,能幫襯伯府,我說錯什麼了嗎?」

「我這樣希望不對,還是我應該希望你們將來都嫁的比我差,下半輩子過的痛不欲生才好?難道只要是我希望的,我就要為之努力,將希望變成真的,甚至為了你們不惜去和大夫人為敵。」

「我倒是想問一句了,你們憑什麼認定我就會幫你們?是憑著聽你們說伯府被貶是我,是江家的錯長出來的老繭嗎?」

清韻一口氣說了一堆,都有些口渴了。

沐清芷和沐清雪兩個臉漲的發紫,就跟霜打的茄子似地懨懨的。

心口堵著氣,卻不知道怎麼舒緩,她們沒法回答清韻。

從侯府被貶之後,兩人看清韻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半點敬重也沒有,這樣的情況下,居然舔著臉面要清韻幫她們謀個嫡出的身份,清韻說不反對,甚至時機成熟會幫她們,她們居然還催她,當真是給她們三分顏色,就不含糊的把染坊給開了。

沐清芷捏緊拳頭,雙眸閃著一簇火苗。

片刻之後,那抹火苗散去,沐清芷望著清韻,笑道,「三妹妹也太激動了,我們兩個只是來試探一下你的,我們知道你不會幫我們,你也幫不了我們。」

沐清雪凝眸,看著沐清芷。

沐清芷朝她輕搖了下頭,是她們太操之過急了,清韻不是傻子,會任由她們使喚。

沐清雪耷拉了臉,譏諷一笑,「連累侯府被貶,這是事實,我們跟在後面倒霉,難道抱怨幾句都不行嗎?」

沐清芷就望著清韻道,「這一點,五妹妹說的對,伯府被貶,我們跟著受了多少委屈,以前那些巴結討好我們的人,都在背地裡譏笑我們,就連我們的月錢,都從十兩變成了七兩,三妹妹,你有疼你的大姐姐,我們呢,姨娘的月錢也跟著消減,我們就不委屈了嗎?」

清韻笑了,笑聲酣暢淋漓。

除了笑,她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在人家心裡,伯府被貶是她的錯,她們抱怨那是應該的,甚至是輕的,她還有什麼可說的?

沐清芷望著她,冷了臉問,「你笑什麼?」

清韻嘲弄一笑,「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父親重情重義,不愧於天地,卻遭到這麼多人的抱怨,難道不可笑嗎?」

清韻是好脾氣,不然就直接說笑話她們眼皮子太淺了。

江家是安定伯府的親家,江家出事,做女婿的都不幫著說話,這樣趨利避害的勢力小人,不知道誰豬油悶了心會和他結交,要是伯爺真的袖手旁觀,不知道他還怎麼在京都立足了,那時候,她們還是侯府千金,卻沒什麼人敢娶了吧?

京都那些高門世家,互相聯姻,她們還真以為是看中了彼此的性情容貌,有多少都是只看家世背景的?

不都是求個互相幫襯,要是哪一天他們出事了,親家卻不聞不問,這樣的親家要來何用?

留著逢年過節多個送禮的嗎?

沐清雪也笑了,「父親是重情重義,可更多的還是偏袒1

屋子裡就三個人,所以沐清雪說話也沒什麼顧忌。

出了這個門,她打死不承認說過這話就是了。

再說了,其實大家心裡就是這麼想的,只是敢想不敢說罷了。

安定伯府的親家不只是江家,還有忠義侯府,伯爺對忠義侯府的態度遠不及他對江家的一半。

沐清芷也笑了,「要是哪一天忠義侯府出事,父親絕對不會像幫江家一樣幫忠義侯府。」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只是想證明伯爺不是重情重義,只是偏袒江家,但清韻卻覺得好笑,「如果江家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錯事,父親還不遺餘力的幫江家,那才是偏袒,我想以父親的性情為人,要是江家是這樣的話,父親對外祖父別說有半分敬重,指不定還會大義滅親。」

清韻這話中深意不淺。

沐清芷聽明白了,要是忠義侯府出事,伯爺不幫忠義侯府,那絕對是忠義侯府不值得幫。

這一點,她不反對。

沐清芷挑了下眉頭,想不到清韻說話會這麼的嚴謹,她想抓她錯處都抓不到,她只說江家,不提忠義侯府一個字。

清韻敢說忠義侯府的不是嗎,沐清芷斷章取義的本事她不是沒見過,大夫人原就看她很不順眼了,她說忠義侯府的不是,除非嫌日子太舒坦了差不多。

這個話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沐清芷又說起別的來,聊了一會兒之後。

沐清芷就轉了話題道,「對了,還有兩個月就是老夫人的壽辰了,三妹妹開始準備壽禮了沒有?」

清韻嘴角微勾,她有預感,她們今天來,除了嫡出的身份,就是為了老夫人的壽禮了。

清韻搖頭,「還有兩個月,不急。」

只說了這一句,就沒了下文了,不說不錯,誰知道哪裡是坑,等著她往下掉?

沐清雪暗氣,她怎麼就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只得問道,「三姐姐怎麼不好奇二姐姐打算送什麼給祖母?」

清韻嗡了嗓子道,「我是挺好奇的,但我藏不住話,要是不小心說漏了嘴,傳到祖母耳朵里,壽宴那天,豈不無趣。」

沐清芷撕扯帕,笑道,「去年祖母的壽宴沒有大辦,我們送的都是些小針線,今年應該會大辦一番,我想送些不一樣的。」

清韻點頭,表示贊同,然後繼續喝茶。

沐清芷一心想清韻問她準備的壽禮,她好將話題引開,可清韻偏偏不如她的願,她又有些拉不下臉,一時間,屋子裡有些安靜。

可她都來了,也提到壽宴了,也只能咬著牙繼續了。

沐清芷睜著一雙明仁杏眼,望著清韻,語氣溫和道,「我和四妹妹打算合一幅雙面百壽圖給祖母拜壽,我們挑了各種絲線,都不滿意,想著用金線最好,能壓沐尚書府一籌,讓祖母高興,只是我們兩個……。」

話說到這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人家是來借錢的。

一幅雙面百壽圖,沒有二三十兩黃金來買線不可能繡的完,就以她們兩個的月例,就算加上大姨娘和二姨娘的,也完不成。

錢,她手裡有不少。

可借給她們,清韻想都沒想過,她們感情還沒好到借錢的地步,要是真好,幾百兩銀子就是送給她們也無妨。

ps:新書期,月票很重要啊,求親們手裡的月票,求在月票榜能有個好名次。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