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八章 姓周(為小米0209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 姓周(為小米0209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轉身走了,青鶯還暗剁了下腳。

周梓婷很用功,清韻在花園逛了小半個時辰,她就練了小半個時辰,幾乎沒有歇片刻,連清韻都佩服她的毅力了。

而且,讓清韻吃驚的是,第二天一早,她起床洗漱,打算去給大夫人請安,她就在涼亭練琴了,而且練了半個時辰了。

去紫檀院給大夫人請了安,清韻又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剛走到屏風處,就聽屋內有說話聲傳來,「老夫人,姑娘在花園涼亭練琴,讓奴婢代她來給老夫人您請安。」

說話聲有些蒼老,清韻饒過屏風,就見到一個老婦人。

應該是周梓婷的奶娘,周媽媽。

她說完,沐清柔就笑道,「連來給祖母請安的時間都沒有,表姐未免也太用功了吧?」

這不是誇讚,是怪罪。

周媽媽笑道,「可不是,奴婢也是這樣勸她的,只是姑娘倔強的很,說把琴練好了,去參加桃花宴,才能給伯府爭面子,奴婢就是磨破嘴皮子,她也不聽。」

她這麼說,老夫人心都軟成了一灘水,哪裡還會責怪周梓婷,只笑道,「梓婷的倔強,是隨了她娘了,她娘未出嫁前就喜歡在流韻苑外的涼亭彈琴,只是這天氣涼的很,仔細別凍著了。」

說著,吩咐丫鬟道,「讓廚房燉碗燕窩粥,給表姑娘送去。」

沐清柔暗氣,她辛苦練舞,比彈琴更辛苦,祖母都沒賞賜她燕窩粥!

不過她周梓婷就是能彈出繞樑三日的天籟之音也沒用,她不可能有機會去參加桃花宴!

清韻上前。福身請安。

老夫人臉色溫和,問道,「梓婷撫琴,清柔跳舞,你在桃花宴上表演什麼?」

清韻回道,「畫畫。」

老夫人就想到那日清韻的畫了,畫的很傳神。還算不錯。至少不會落了伯府的臉面。

正要督促清韻兩句,大夫人進來了。

她腳步有些不復以往的沉穩,有些急切。老夫人見了就道,「出事了?」

大夫人搖頭,「沒出什麼事,只是外間傳聞。說是這一回桃花宴,皇上皇后她們都去宣王府。是有意給大皇子、二皇子他們物色皇子妃,忠義侯府知道了這事,派人來跟我說,伯府有請帖。就不帶清柔去了……。」

周媽媽還沒走,她站在一旁,起先聽大夫人說皇上皇後會去。還是給大皇子他們物色皇子妃,臉色就帶了喜色。

可是聽到後面。那抹喜色蕩然無存,還顯得有些僵硬生冷。

忠義侯府不帶沐清柔去了,安定伯府又只有一張請帖,難道她還能奢望大夫人不讓沐清柔去,讓周梓婷去嗎?

老夫人眉頭皺了一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大夫人話說的漂亮,她面帶愧疚道,「我娘家出爾反爾是有些不對,可我當初去求她們,是不知道宣王府會給咱們伯府送請帖來,伯府收了請帖,我沒有回去說一聲,還佔著娘家的名額,原就是我不對了,現在人家要收回去,我也不好攔著,只能委屈表姑娘不去了……。」

想到周梓婷為了能去參加桃花宴,昨晚練琴到半夜,一大清早就起來了,就是想給伯府爭臉面,老夫人就心疼不已,誰想到忠義侯府會反悔,不帶清柔去,就少了一個名額。

偏偏帖子請的是清韻,她不能不去,否則就讓梓婷替她去了。

要依照才華性情,梓婷猶在清柔之上,可清柔才是伯府嫡女啊,她只是個表姑娘。

老夫人望著大夫人,問道,「就沒別的法子,再弄一個名額?」

大夫人心中不慍,但臉上不動聲色道,「桃花宴請帖珍貴,加上皇上皇后都去,就更珍貴了,咱們伯府不是沒有請帖,我哪好意思去張口求人,不過往年,黑市都會有賣桃花宴請帖名額的,據說賣到一千兩銀子一張,今年,估摸著怎麼也能賣到三千兩……。」

言外之意,就是想去就得掏銀子買了。

不過就是一千兩,老夫人都不可能掏出來買,何況是三千兩了。

清韻站在一旁,恨不得開口道:那我多出來的名額要賣錢,你們誰也別搶,價高者得。

就這樣,周梓婷沒法去參加桃花宴了。

丫鬟趕緊去花園涼亭稟告她。

周梓婷當時正在彈琴,聚精會神,丫鬟一稟告,她就分了心,手一動,直接把手指割破了。

一滴鮮血冒了出來,滴落在琴上。

周梓婷怒從心來,一張臉漲的發紫,恨不得把琴給摔了。

周媽媽心疼,一巴掌打在了丫鬟的臉上,罵道,「沒長眼睛呢,姑娘在練琴,就說這些事1

丫鬟委屈,不敢吭氣,縮著身子要退出去。

周梓婷望著她,吼道,「我手受傷的事,不許告訴老夫人1

丫鬟連連稱是,然後趕緊了跑。

幸好她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丫鬟,不然今兒肯定不止挨了一巴掌這麼簡單,指不定要挨幾十板子,她真是倒霉,叫她有事趕緊通知她的是表姑娘,又不是她願意跑腿的,以後這樣的事,給多少錢她也不做了!

周媽媽握著周梓婷的手,看著她發紅的眼睛,巴拉巴拉往下掉的眼淚,心疼的心一揪一揪的,瞥頭吩咐丫鬟去拿葯來,然後勸道,「姑娘彆氣壞了身子,桃花宴到底只是個宴會,咱不稀罕去。」

周梓婷撲在周媽媽心裡哭,「外祖母再怎麼疼我,我到底也只是個表姑娘……。」

周媽媽嘴上安慰周梓婷,心裡也是惱火不已,這會兒四下沒人,她就罵了,「都怪忠義侯府,出爾反爾,要是開始就不讓姑娘去,這會兒也不至於這麼失望。」

周梓婷正哭的傷心,聽到周媽媽說這話,她眼神閃了一閃,想到之前大夫人和沐清柔的反常,她抹了眼淚不哭了。

「之前外祖母不讓三表妹去參加桃花宴,大夫人就有些反常,我當時只顧著高興,沒有多想,指不定忠義侯府從一開始就沒許諾帶五表妹去1周梓婷很聰明。

周媽媽臉冷了,「你是說大夫人為了在老夫人面前撐臉面,故意騙老夫人的?」

周梓婷點頭,「我只是猜測,還不確定,你去打聽打聽。」

周媽媽點點頭道,「我這就去問問,要真是這樣……。」

說著,周媽媽眸底一冷,有抹狠毒一閃而過。

丫鬟拿了葯來,周梓婷抹了葯,傷口有些疼,但是不注意看不出來。

她對著鏡子照了照,眼眶有些紅,丫鬟要拿米分給她抹,她咬了牙道,「不用1

說完,就邁步下了台階,朝春暉院走去。

她進正屋時,屋子裡還在說桃花宴的事,因為皇上要給皇子物色皇子妃,所以更慎重了。

要是沐清柔能被選中做皇子妃,這對伯府來說可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大夫人笑道,「兩年前才選的秀,那時候幾位皇子年紀稍小了些,等明年又偏大了一點,皇上皇後有意在桃花宴上物色皇子妃,也很正常,可惜宣平侯府是給清韻下的帖子,她定了親,當真是沒必要再去,不然不就能把梓婷帶上了。」

聽著大夫人這話,周梓婷臉要多冷就有多冷,冠冕堂皇的話,誰不會說?!

她邁步進去,臉上的冷色褪去,只帶了三分委屈,餘下的七分是認命。

她福了福身子,輕咬唇瓣道,「外祖母,我不去了。」

聲音沙啞中透著倔強,再加上微紅的雙眸,怎麼看怎麼覺得她滿腹苦楚。

老夫人招手,周梓婷就挨著她坐下了,老夫人道,「好孩子,委屈你了。」

周梓婷咬著唇瓣,搖頭,她沒有說話,像是一張嘴,眼淚就控制不住往下掉。

她越是這樣,老夫人越心疼。

這不,又賞了她一個玉鐲子。

沐清芷幾個看著,肚子里的火氣蹭蹭蹭的往上漲。

委屈?

她周梓婷委屈什麼了啊,她原就是表姑娘,這請帖就沒她的份好不好,她們這些伯府女兒,只因是庶出,所以就不能去,她們更委屈好不好!

上回賞了她一套頭飾,又加一個玉鐲子,她們什麼都沒有!

再這樣下去,祖母那裡的好東西不得全被她騙走!

老夫人對周梓婷的寵溺,清韻都有些看不過眼了,老夫人如此偏袒周梓婷,可不是什麼好事,俗話說得好,不患寡而患不均,雖然嫡庶有別,但她也有那個自知之明,不會奢望去爭什麼,她也不在乎,可還有沐清柔呢,大夫人一雙眼睛盯著呢。

那些東西雖說都是老夫人自己的,她愛賞賜給誰就賞賜給誰,誰也管不著,可要是沒有周梓婷,老夫人手裡那些東西,絕大部分不還是沐清柔的,在大夫人眼裡,老夫人是把原本屬於她女兒的東西賞賜給了一個外姓人埃

還有周梓婷,作為外孫女兒,她討老夫人歡心可以,可她心大,想和沐清柔一爭高下,這不是找罪受嗎?

要不是她姓周,她都分不清誰才是伯府嫡女了。

拿了玉鐲,周梓婷的眼淚才歇住了,依偎在老夫人懷裡。

老夫人怕她傷心,輕拍她肩膀,擺擺手道,「都回去吧。」

清韻幾個便起身福身告退了。

等出了春暉院的門,沐清柔徹底憋不住了,跺腳道,「她要是改姓了沐,住流韻苑,祖母怎麼疼她,我也認了,可她姓周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