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五十九章 肚量(粉紅120+)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 肚量(粉紅120+)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芷嫌棄沐清柔不夠氣,火上澆油的笑道,「要真改姓了沐,這一回桃花宴五妹妹你可就去不了了。」

沐清柔險些氣炸肺。

清韻不願參合,帶著丫鬟就回泠雪苑了。

雖然她定了親,桃花宴和她關係不大,畫畫還算湊合,老夫人還是叮囑她要多練習,不可丟了伯府的臉。

清韻只能聽話,乖乖練習作畫了。

畫了幾幅花鳥山水后,清韻就沒興緻了,坐在那裡打哈欠。

喜鵲站在一旁伺候,青鶯不在,她昨天奉命去定製桃花小屋,約定今兒上午去齲

清韻歇了一盞茶的功夫,喜鵲就主動的幫清韻擺好畫紙,用鎮紙抹平。

清韻沒輒,只好繼續了。

只是才提筆沾墨,外面就傳來一陣腳步聲。

「是青鶯的腳步聲,」喜鵲笑道。

她正要過去,門吱嘎一聲打開,青鶯拎了個大包袱進來。

喜鵲忙搭了手,問道,「累了吧?」

青鶯額頭有細密汗珠,她搖頭道,「都是些木頭,看著很沉,其實一點都不重。」

喜鵲拎在手裡,還真的不沉,只道,「那你一臉的汗,我還以為很沉呢。」

青鶯抹了汗珠,道,「雖然不沉,但我是一路小跑回來的,方才我在街上,聽說這一回的桃花宴和以往不同,以前是大家閨秀擅長什麼就表演什麼,這一回不是了,說是改抽籤決定了,表演什麼看抽到什麼。」

喜鵲一聽,就望著清韻了。S恰

姑娘就會畫畫啊,要是抽到別的可怎麼辦,到時候丟了伯府臉面,老夫人肯定會責怪姑娘的。

清韻也頭疼了,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要是抽到下棋和作賦。她可以當場飆淚了。

清韻忍不住問道。「宣王府年年桃花宴都一樣,怎麼今年改了呢?」

並非所有大家閨秀都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宣王府這樣一改。只怕有不少人不高興了。

表演最拿手的,才更有可能叫皇上皇后和雲貴妃他們看中埃

萬一因此錯失了皇子妃之位,心中對宣王府的怨恨可不是一點兩點。

青鶯點頭道,「不是宣王府要改的。街上都說是大皇子提議的,皇上讓他也參加桃花宴。大皇子說往年的桃花宴他雖然沒露面,但是都看過,人還是那些人,舞還是那些舞。他過目不忘,看多了嫌棄膩味,今年就不去了。可皇上和皇后是打算給大皇子他們選妃的,他不去不行。大皇子就隨口一提,皇上覺得甚好,桃花宴就改了……。」

聞言,喜鵲加了一句,「大皇子真討厭……。」

喜鵲還沒咕嚕完,就啊的一聲捂著腦袋叫了起來。

一粒鵝卵石砸青石地板上,發出清脆響聲,如珠玉墜盤。

石子是從窗戶飛進來的。

清韻朝窗戶走去,就見一黑影閃過來。

正是衛風。

清韻看著他,秀眉輕挑,眸底一抹心虛,瞬間煙消雲散

雖然鎮南侯府是大皇子的外祖家,這個朝代也沒有什麼言論自由,背後說大皇子討厭,還被人逮著了,不是小事,但誰叫人家有求於她了。

「有事?」清韻嘴角帶笑,若無其事的問衛風。

衛風嘴張了下,又合上了。

他是有事來的,想托三姑娘幫爺一個忙,在桃花宴上奪魁,可聽丫鬟方才的抱怨,他又有了些猶豫。

三姑娘就算聰慧過人,可到底還未及笄,有那麼高超的醫術,又常年住在佛堂抄家訓佛經,如何學習琴棋書畫,他提這事,不是叫三姑娘為難嗎?

可是來一趟,什麼都不說,就打了丫鬟一下,又忽然離開,只怕三姑娘要多心了,便尋了話題問,「我是來問問,我家爺的身子,能喝酒么?」

聞言,清韻眸光一凝,清澈明亮的眸底就帶了些怒氣。

他一身的毒,最忌諱的就是喝酒了,酒對他來說,如同砒霜。

這事她沒有叮囑,但太醫都會說吧,看來衛風肯定是阻止了他,才來問她的。

「他為什麼要喝酒?」清韻問道。

「爺心情不是很好,想借酒澆愁,」衛風回道。

語氣有些喟嘆。

清韻倒是好奇了,「他有什麼好愁的?知道身子的毒能解了,不應該高興嗎?」

衛風不知道怎麼回答清韻了,爺愁就是愁身子漸愈。

「以前爺一副病歪歪的身子,連出門都難,一心只想著活命,倒也不用想其他,現在身子漸好,要想的事就多了,越想就越心煩,」衛風嘆息道。

「……越想越心煩,所以還不如死了算了是吧?」清韻沒好氣道。

衛風愕然,她沒想到清韻說話這麼的沖,連忙搖頭,「爺一身毒,痛起來生不如死都堅持了下來,何況是現在了,只是爺想報仇,可是要報仇,必定要捨去一些捨不得的東西……。」

衛風這樣一說,清韻臉色就緩了三分了。

楚北身上的毒,原就來的不尋常,沒人能誤食毒藥,中那麼一身的毒。

想他中毒六年,所受的苦楚,豈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只怕他能堅持下來,就是因為心中的恨意。

現在身子漸好,確實該思量怎麼報仇了,亦或者早思量過了,現在該著手了。

只是六年前,他才十二歲,這樣小的年紀,能招惹來什麼敵人,難道給他下毒的是鎮南侯府的人?

清韻想問,但是知道的太多,對她並無益處,所以忍著了。

「我不知道你家爺捨不得什麼,但喝酒解決不了問題,」清韻道。

衛風點頭,表示贊同。

然後他等著,清韻卻不再說什麼了。

衛風忍不住道,「三姑娘就沒什麼話想屬下轉交給爺的?」

清韻臉一窘,她有什麼話好跟楚北說的,不熟好么!

要說有什麼,還真有,「讓他以後懂點禮貌,走之前,要記得打招呼。」

衛風臉紅了,三姑娘肚量真心不大,都過去一天了,還記得爺的失禮之處呢。

清韻撫額,見衛風遲遲不走,便問道,「你想我跟你家主子說什麼?」

衛風輕咳了咳嗓子道,「只是一些勸酒的話,讓爺保重身子,你不想做寡婦之類的……。」

清韻沒差點被口水嗆死,撫著額頭道,「我不介意做寡婦的。」

衛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