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二章 藏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 藏拙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衛風腦門有黑線,他也想走啊,可是爺在這裡等她一兩個時辰,他以為是為了伯府恢復侯爵和大皇子娶妃的事,誰想到就為了吵那幾句啊,他從來沒見爺那麼憤怒過,要不是他自告奮勇動手,定國公府三少爺不斷胳膊斷腿才怪了。

不過也是,他們來找三姑娘,卻見到定國公府三少爺在三姑娘的書房,看她畫的畫,還饒有興緻。

爺的臉當時就鐵青鐵青的,他站在一旁,沒差點凍成冰人。

要不是定國公府三少爺有自言自語的毛病,爺知道他是第一次來,不然他能活著出去?

只是爺和三姑娘互相生了氣,終究是不好,他早說了,傳話這樣的小事他來辦就成了,爺非得來,到頭來,平白生了一肚子氣,還不是他來辦。

他動了動唇瓣,努力幫自家主子挽回形象,「三姑娘,爺今兒來是想告訴你,眼下就有一個好機會幫伯府恢復侯爵。」

清韻臉又紅了三分了,人家來幫她,她卻把人氣走了,一個大男人,肚量怎麼這麼的小呢。

「什麼機會?」清韻厚著臉皮問。

衛風道,「只要三姑娘在桃花宴上奪魁,爺就能幫安定伯府恢復侯爵。」

清韻睜大眼睛,不解的問道,「桃花宴上奪魁?為什麼要奪魁?他幫我就幫我,還要我奪魁做什麼?」

一連好幾個問,把衛風問暈了,爺說儘快迎娶三姑娘過門,是不是意味著計劃有變啊,他可不能壞爺的事。便訕笑道,「屬下也被爺弄暈乎了,屬下問問清楚,再稟告三姑娘你。」

清韻嘴角微抽,果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暗衛,一樣的不靠譜。抬手打斷他道。「不用問清楚了,我不參加桃花宴。」

衛風望著清韻,清韻輕輕一聳肩。嘲弄一笑道,「伯府嫌我才疏學淺,不通曲藝,不讓我去桃花宴上丟臉。」

人家都這麼嫌棄她了。她還巴巴的跑桃花宴上去為伯府恢復侯爵而努力,她吃飽了撐著呢。

就算要幫伯府。幫父親,幫外祖父,也得顧著點她的心情吧。

而且,桃花宴上奪魁。原就招人恨了,這一回,又事關選妃。她一個定了親的去奪魁,不得被人用口水淹死埃再說了,她還有點自知之明,她沒那本事。

伯府低看她,低到塵埃里去了,這主僕兩個又太高看她了吧?

她長的很才華洋溢嗎?

衛風道,「三姑娘藏拙太深。」

清韻失笑,「不用拍我馬屁,我是真拙。」

衛風,「……。」

衛風走後,丫鬟就敲門喊清韻吃午飯。

清韻吃了午飯,喝了葯,又回了藥房,繼續忙活。

其實也沒什麼可忙活的,就是找點喜歡的事做,打發時間。

一忙起來,就忙到了半夜。

要不是丫鬟催,她都不想睡。

一宿安眠。

第二天,清韻醒來時,只覺得神清氣爽。

她掀開被子下床,喜鵲就拿了衣裳過來,一套嶄新的裙裳,是坊昨天下午送來的。

原本清韻是打算穿去參加桃花宴的,只是想到她出府,只是送沐清柔去宣王府,一大清早的好心情就沒了一半了。

可她是要跨進宣王府的,哪怕只是邁進去一腳,穿戴就不能馬虎了。

梳洗打扮完,又吃了早飯,清韻才帶著青鶯去春暉院。

在春暉院門口,清韻瞧見了周梓婷。

她穿著一身淺青刻絲蝶紋雨花錦,頭上戴著老夫人新賞賜的頭飾,容光煥發,嬌艷逼人。

心情不錯,沒有因為不能去參加桃花宴,而憋悶生氣。

她見了清韻,還笑道,「三表妹送五表妹去宣王府,大約多久回來?今兒春光明媚,我讓丫鬟備了風箏,我們放風箏玩。」

清韻點頭一笑,道,「只是送五妹妹去宣王府,最多在宣王府逗留半盞茶的功夫就回來了。」

周梓婷點點頭,見青鶯手裡捧著錦盒,笑問道,「這是送外祖母的?」

清韻聳肩,嘴角擠出來一抹苦笑道,「這是準備了送玉萱郡主的禮物。」

周梓婷就笑了,「看我這破記性,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三表妹雖然儘快回來,可只要進了宣王府,這禮物就要送。」

不得不說,三表妹的脾氣當真是夠好,要換做是她,這禮物早被她丟湖裡餵魚去了,要她送沐清柔去宣王府,還得自己準備禮物,大夫人要不幫著準備,她不去就是了!

也就她們兩個被大夫人母女耍的團團轉!

兩人並肩,邁步進春暉院。

進了正屋,清韻規矩恭謹的請安,周梓婷就撲到老夫人懷裡,軟嚅發嗲的喊外祖母,問她昨晚睡的可好,孝順的不行。

相比之下,清韻就不討喜的多,可要她那樣撒嬌,她寧願不討喜。

很快,沐清柔就來了,她穿著一身湖藍色裙裳,裙擺上著空谷幽蘭,臉上施了米分黛,眉心一朵桃花,嬌艷可人。

她上前請安,周梓婷看著她,有些詫異的問道,「五妹妹怎麼這會兒才來,瞧你眼圈還有些發黑,莫不是昨晚沒睡好吧?」

聽她這麼說,沐清柔忍不住碰了下眼帘,她昨晚是沒怎麼睡好,她一直想桃花宴的事,要不是丫鬟點了安神香,她估計會徹夜不眠。

夜裡沒睡好,眼瞼就有些青,已經抹了米分了,丫鬟都說看不出來,偏她眼尖!

沐清柔就道,「方才陽哥兒在紫檀院,他知道我要出門一天,要跟著我一起去,我多哄了他一會兒。」

老夫人點點頭,笑道,「陽哥兒病了幾日,可好多了?」

沐清柔上前,挨著老夫人坐下道,「好多了,不好娘也不讓他去紫檀院,他原是要跟我一起來春暉院的給祖母請安的,娘怕他太鬧騰,惹的祖母不安生,沒許他來。」

老夫人點頭笑道,「只要他身子好了,來不來給我老婆子請安倒無所謂。」

沐清柔連連點頭,笑如盛開的牡丹。

周梓婷望著她,眉頭微擰,她回頭看了丫鬟一眼。

丫鬟點了點頭,她又放心的笑了。

周梓婷望著沐清柔的丫鬟春香,見她手裡抱著個錦盒,那不是長條錦盒,不是說送紫檀木扇子給玉萱郡主嗎?

她眉頭微挑,又望著沐清柔道,「五表妹換了禮物送玉萱郡主?」

沐清柔點頭,有些不虞道,「換了,紫檀木扇子雖好,但是樸素了些,我換了個金手鐲送她。」

她之所以失眠,就是因為那把紫檀木的扇子。

她越看越覺得樸素,讓丫鬟拿了金米分來,打算用金米分描畫,可誰想到,夜裡窗戶沒關嚴實,一陣風吹來,將蠟燭吹滅了,烏漆墨黑的,嚇了她一跳。

手裡的墨筆往紫檀木扇子一衝,就把畫給毀了,當時沒差點將她氣死。

可扇子髒了,又不能洗乾淨,只能另外準備禮物了。

挑來挑去,才決定送金手鐲。

只是終究不滿意,誰讓金手鐲貴重了,送輕了不如不送,只能挑最好的送,她想著能不能把禮送貴重點,到時候讓玉萱郡主給她走個後門,幫她抽籤抽到跳舞,然後就想這事,激動糾結到半夜。

周梓婷點頭,「紫檀木的扇子確實樸素了些,不過金手鐲又稍顯貴重了些,要是能中和一下就好了,對了,三表妹,你送的是什麼,方才我就想看了。」

清韻坐在那裡,笑道,「只準備了點小玩意。」

沐清柔就不滿道,「別太輕了,到時候丟伯府的臉面。」

清韻臉微沉,她現在很煩丟臉兩個字,好像她活著,就是丟伯府的臉面似地。

她有些抑制不住脾氣道,「我只是送五妹妹你去參加桃花宴而已,指不定連玉萱郡主的人都見不到,我要送她什麼貴重的禮物,你要嫌棄我準備的禮物丟了伯府的臉,大可以替我準備一份。」

沐清柔氣的臉一紅,恨不得用眼神活颳了清韻。

她搖著老夫人的胳膊道,「祖母,你看她這態度,伯府不讓她去參加桃花宴,是為了她好,她還覺得委屈,她肯定沒好好準備給玉萱郡主的禮物,去年就有人準備的禮物不好,被人笑話的,到時候她回府了,被笑話的就是我了。」

沐清柔的話,讓老夫人微微蹙眉,有些不悅。

她能去參加桃花宴是沾了清韻的光,清韻自己不能去,還得受馬車顛簸送她去宣王府,這還不委屈,那什麼才叫委屈?

已經夠委屈的了,她還怕被她連累笑話,這像什麼話?!

沐清柔也覺察到老夫人不悅了,忙改口道,「我看看你準備的禮物,要是太輕,我幫你準備就是了。」

她都這樣說了,清韻還能不給她看。

青鶯把錦盒送上。

錦盒很大,有沐清柔的十幾倍。

秋荷從青鶯手裡接過錦盒,打開給老夫人看。

乍一看,錦盒裡並排兩個小木屋,就覺得精緻玲瓏。

周梓婷過去拿起來,木屋下面掛著的桃花銅鈴,叮鈴作響。

她眸光閃亮道,「好精緻的禮物,玲瓏雅緻,既不失禮,也不諂媚。」

她這是暗罵沐清柔諂媚。

沐清柔氣道,「好什麼好,咱們伯府送玉萱郡主的禮物,居然送銅鈴,送不起銀鈴嗎?」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