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三章 裝病(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 裝病(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周梓婷把桃花木屋放下道,「五表妹,說句實話,三表妹的禮物比你的好,你的只是貴重,但三表妹這個可是用了心的,我以前都沒有見過,玉萱郡主肯定喜歡。」

清韻看著桃花木屋道,「銀鈴自然是送的起,可沒那個必要,要是真想送的貴重,這木屋用一整塊的玉,這桃花用羊脂玉雕刻,這銀鈴用紫金或者玉的……我是送不起,五妹妹你可以送。」

沐清柔臉氣的漲紅,看著清韻的眼神就跟丟一把把鋒利的匕首似地。

清韻懶得看她,覺得口渴,端茶輕啜。

沐清柔看了看春香手裡的錦盒,又看了看青鶯手裡的,眸底微閃,有一抹笑意忽然而逝。

她吩咐春香道,「去我屋裡拿兩個銀鈴來換上。」

春香怔了一下,抬眸看到沐清柔如花笑面,她趕緊福身,退了出去。

春香走沒一會兒,就有丫鬟來稟告馬車準備妥當了。

老夫人叮囑沐清柔,叫她切莫與人起衝突,沐清柔一一應下。

周梓婷坐在一旁,拳頭攢緊,有些著急。

清韻看著她,不知道她急什麼。

老夫人叮囑完,就笑道,「時辰不早了,可以去宣王府了。」

沐清柔和清韻兩個福身告退。

兩人剛轉身,外面進來一丫鬟,才饒過屏風就道,「老夫人,不好了,三少爺上吐下瀉,又發起了高燒1

老夫人臉一白,問道,「不是說病情大好嗎,怎麼比之前還差了?」

沐清柔也急了。「怎麼會這樣,我來之前,陽哥兒還纏著我回來給他帶糖葫蘆埃」

丫鬟搖頭,「還不知道呢,三少爺好像突然就拉肚子了,已經去請大夫了。」

周梓婷坐在一旁,臉微泛白。

她咬緊唇瓣。手中帕扭成麻花。

清韻不動聲色的打量她。嘴角微勾,方才就覺得她看沐清柔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到這會兒。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十有八九是她下的手,讓沐清柔上吐下瀉,沒法去參加桃花宴,到時候她不就能頂替沐清柔去了?

只是不知道為何。沐清柔沒事,有事的成沐青陽了。

周梓婷站起來。擔憂道,「別是吃壞了肚子。」

說完,她看著沐清柔道,「時辰不早了。五表妹你快和三表妹去宣王府,陽哥兒有這麼多人照顧呢,斷然不會有事的。你別擔心。」

她這樣說,連清韻都佩服她的敏捷反應了。

老夫人也道。「放心去吧,你們就是留在府里,也幫不了什麼忙。」

沐清柔這才福身,和清韻往大門走去。

剛邁步上台階,便瞧見小廝領著大夫進來,正是昨兒給定國公府三少爺診脈的大夫。

等上了馬車,馬車便汩汩朝前駛去。

坐在馬車裡,沐清柔還在嘀咕,「怎麼好端端的就上吐下瀉了呢,娘從不給他吃生冷的東西,不可能吃壞肚子埃」

沐清柔對唯一的胞弟陽哥兒向來寵溺,他忽然上吐下瀉,還發高燒,她憂心不已。

清韻就問道,「他早上吃什麼了?」

沐清柔瞥了清韻一眼,方才回道,「聽丫鬟說,早上吃了一碗粥,加三個玲瓏蝦餃。」

「在他自己屋子裡吃的?」清韻繼續問。

沐清柔點頭,「當然了,吃過了才去給娘請安的。」

清韻見沐清柔一臉不樂意搭理她,她還是問了最後一句,「就吃了這麼點,沒吃別的了?」

「吃了,大廚房煮了碗血燕窩給我,他聞著味道香,我早上吃的又飽,吃不下就給他吃了,」沐清柔回了,就不耐煩道,「本來就夠心煩的了,還問東問西1

清韻啞然,再不多問了。

馬車朝前走,起先還很快,後面就慢了起來。

沐清柔沒什麼耐心,她掀開車簾一角,見街上人來人往,眉間愈發心煩。

「怎麼這麼多人?」沐清柔煩躁道。

她說完,半天沒人搭理她,又生氣的瞪清韻了,「跟你說話呢,啞巴了?1

嘴裡不滿,還伸腳去踢清韻。

履慢,清韻正望著手中帕發獃,被沐清柔一踹,她猛然抬眸,眸光冰冷,有些凌厲,讓沐清柔背脊發涼。

可是再細看,又好像方才那是錯覺。

清韻抑制住心中氣憤,努力心平氣和道,「我想今兒街上人多,應該和皇上皇后他們去宣王府有關。」

尋常百姓,有幾個見過天子聖顏,今兒皇上皇後會參加桃花宴,大家都想著能一堵聖顏,所以早早的出來,佔個好位置,不足為奇。

聽清韻提起皇上皇后,沐清柔就坐正了,臉上的擔憂之色一掃而空,換上了興奮之色。

她甚至還拿了銅鏡和胭脂水米分出來,對鏡看眼瞼,看著那點青色,甚是懊惱。

想到上回,沐清柔故意借著照鏡子,弄髒她衣裳,清韻就默默的坐遠了一點兒。

她的舉動太明顯,沐清柔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卻也沒說什麼。

她傻啊,她們要一起進宣王府的,她衣裳髒了,對她沒好處好么!

馬車往前走,又慢慢快了起來。

沐清柔對著銅鏡,一會兒近了看,一會兒拿遠了看,碰碰劉海,摸摸發簪,眨眼睛,看唇瓣,務必追求完美。

清韻瞧了暗笑。

這要是在現代,沐清柔絕對是個自拍狂人。

閑的無聊,清韻把眼睛閉上了。

可是閉上還沒片刻,馬車一晃蕩,耳邊就是沐清柔抓狂的叫聲,「啊1

她睜開眼睛,便見沐清柔裙裳上撒滿了胭脂。

她不厚道的笑了,上回故意害她。這一回遭報應了吧。

沐清柔氣的一臉漲紅,往馬車旁一挪,憤岔的掀開馬車。

她是想罵車夫的,可是她看見對面一駕馬車,她的怒氣就轉移到馬車上了。

那是威北侯府的馬車!

馬車裡坐著的是鄭詩柔。

真是冤家路窄。

車夫有些害怕道,「原本馬車能過去了,威北侯府的馬車忽然搶道。奴才怕馬車撞上。就勒緊了韁繩……。」

就是這樣,兩馬車還是撞了一下。

鄭詩柔望著沐清柔,生氣道。「把路讓開,我要過去1

沐清柔怒道,「你不會讓嗎?!這麼急,趕著去投胎呢?1

鄭詩柔握著車門的手。恨不得掐斷木頭。

兩人離的很近,要是在平地。四下還無人,估計就直接動手了。

清韻有些頭疼,她吩咐車夫道,「讓威北侯府先過去。」

車夫不敢動。因為沐清柔說,「我不許1

清韻就皺眉了,她要是不在馬車裡。絕對不會管沐清柔的任性,可她要是任由沐清柔任性。到時候丟了伯府的臉面,她敢打賭大夫人會怪她沒有看住沐清柔。

因為大夫人叮囑過沐清芷她們,要是沐清柔遇上鄭詩柔,多勸著她點。

「後面還有不少馬車,裡面指不定坐著哪位貴夫人……。」

清韻只說了這麼一句,沐清柔就心慌了,她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一碰到鄭詩柔她就不會想事情了!

忙吩咐車夫讓路。

鄭詩柔見沐清柔退讓了,立時像一隻鬥勝的公雞,昂著脖子,露出高傲來。

沐清柔氣的牙根痒痒,恨不得將她踩在腳底下,狠狠的碾壓。

半個時辰后,馬車才到宣王府前停下。

宣王府門前,立著兩隻威武的石獅子,鎏金的匾額在陽光下閃著耀眼的光芒。

門前有小廝和丫鬟迎接賓客,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沐清柔先下的馬車,她換了身藕荷色蜀錦錦裙,上面著芙蕖,栩栩如生。

清韻下來后,沐清柔把請帖塞給了她。

清韻便邁步上台階,把請帖遞給丫鬟。

丫鬟看了請帖,忍不住多看了清韻兩眼,眸底微微驚訝,這就是因為求籤姿勢不對,求到兩根簽被慧凈大師笑話的安定伯府沐三姑娘啊?

看著沒那麼呆啊,反而透著一股靈氣,美的叫人瀲埃

春香捧著兩錦盒,也遞給宣王府的丫鬟。

她們送給玉萱郡主的禮物,都是丫鬟代收,然後送去給玉萱郡主,畢竟來的人不少,要是每個都當面送,然後聊上幾句,一天差不多就沒了。

丫鬟代玉萱郡主道了謝,然後領她們進王府。

等邁過了宣王府門檻,沐清柔就大鬆了一口氣,看著雕樑畫棟,飛檐峭壁的宣王府,她眸底流出渴望和羨慕。

然後就開始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了。

她望著清韻,壓低聲音道,「你可以裝病了。」

清韻氣笑了,是啊,進了宣王府,她可以功成身退,回府榮養了。

也好,總比她辛苦走到宣王府二門,然後再裝病回來好。

她又走了幾步,就開始咳嗽了。

咳的有些重,宣王府的丫鬟有些皺眉。

傳聞安定伯府三姑娘有些呆蠢,怎的身子還這麼弱啊,走兩步就氣喘咳嗽,別是有病在身才好,桃花宴上來的都是些大家閨秀,要是傳染了可怎麼辦啊?

沐清柔就問清韻道,「怎麼好端端的就忽然咳嗽了,你嗓子受傷還沒好?」

清韻輕點頭道,「還有些疼。」

丫鬟就道,「沐三姑娘沒事吧?」

清韻搖頭,還沒說話,沐清柔就慚愧道,「她性子魯莽,前幾日吃魚,被魚翅卡了喉嚨,一說話就疼,只是郡主特地相邀,又不好不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