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四章 破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破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撒起慌來,也是眉頭不皺,好像清韻真的性子魯莽似地。

聽沐清柔要清韻回去,丫鬟想阻止,郡主特地下了請帖,就是想見見她的,都來了,還轉身離開,豈不是叫郡主失望?

可人家病著,她又不能攔著,只能點頭應了。

清韻就一邊咳嗽,一邊轉身了。

只是才轉身,就聽到一個歡快的聲音喊她,「清韻姐姐?」

聲音有些軟嚅,還有些熟悉。

她抬頭,就見到若瑤郡主如一隻翩然翻飛的蝴蝶跑過來,臉上洋溢著甜美的笑容。

她走過來,欣喜道,「沒想到你這麼早就到了,我還想著一會兒找你玩呢。」

清韻也沒想到這麼巧,她福身請安,「見過郡主。」

沐清柔站在一旁,雙眼瞪圓,眸底帶了三分探究七分妒忌,她是認得若瑤郡主的,可清韻什麼時候結識了若瑤郡主,還被她親昵的喚著清韻姐姐?

她忍不住,就直接問了,「三姐姐,你怎麼認識的若瑤郡主?」

清韻一邊咳嗽,一邊回道,「就是前幾日在棲霞寺認識的。」

聽清韻咳嗽,若瑤郡主看著她,S牽「幾天沒見,你怎麼病了,沒事吧?」

清韻搖頭,「沒事,就是嗓子有些癢,沒法參加桃花宴,打算回去了。」

回去?不參加桃花宴了?

若瑤郡主望著清韻,問道,「有那麼嚴重嗎,宣王府舉辦桃花宴,請了幾位太醫坐鎮,要不讓他們給你看看?」

沐清柔忙道,「那怎麼好麻煩太醫呢,她回去養著就成了。」

若瑤郡主扭眉頭了,「一定要回去嗎?」

清韻點頭,有些無奈。

若瑤郡主就惋惜道。「真不湊巧,昨兒我進宮,皇上和皇后還說起你,原本皇上想傳召你進宮的。皇后說你會參加桃花宴,皇上說,既然你參加桃花宴,那在桃花宴上見也一樣……。」

清韻,「……。」

宣王府的丫鬟一聽。就趕緊道,「沐三姑娘身子不適,還是叫太醫看看吧,就先別回府了,萬一皇上要見你,你還得來王府。」

皇上傳召,就是病的下不來床,也得來見他。

沐清柔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天知道怎麼皇上忽然要見清韻了,她何等何能。要單獨被皇上傳召?

不過她要是見皇上皇后,她不就能跟在一旁露個臉了?

還有若瑤郡主,京都那麼多郡主,只有她是皇上親賜的封號,深得皇上的寵愛,平常都難和她說上話,今兒能跟若瑤郡主站的這麼近,還是借了清韻的光,要是清韻走了,若瑤郡主還會搭理她?

早知道。就不讓清韻裝病了,現在都下不來台了!

就她事多!

沐清柔笑看著清韻道,「慣常在府里,你咳嗽不止。喝杯茶就能半天不咳嗽了,要不你喝茶試試?」

清韻腦門有黑線,虧的沐清柔說的出來,她當喝茶包治百病,是靈丹妙藥,一喝就止咳呢。

丫鬟也點頭。「喝茶壓壓,能好受不少。」

說著,一旁就有丫鬟去倒了茶來。

清韻捧著茶盞,喝了好幾口,然後道,「喝了茶,好受多了。」

若瑤郡主點頭,道,「一會兒再不行,還是讓太醫幫你看看。」

清韻笑著點頭。

沐清柔就找機會跟若瑤郡主聊天了,她問道,「皇上怎麼要見我三姐姐呢?」

她語氣溫和,半點不見驕縱之氣。

若瑤郡主沒有不理她,只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呢,之前聊天說抽籤,皇上就說要見見清韻姐姐,很突然,我都沒反應過來。」

若瑤郡主納悶呢,皇上日理萬機,從來不是個八卦的人,清韻姐姐抽到兩根簽,這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件事了,誰不是笑笑就拋諸腦後了,皇上卻上了心,太叫人匪夷所思了。

沐清柔就拿眼神剜清韻了,就沒見過她那麼笨的,抽個簽都能驚動整個京都,連皇上都要見她,肯定是看她長的有多愚蠢的!

清韻欲哭無淚,這一回,她是真想回安定伯府榮養身子了。

丫鬟領路,她們穿過垂花門,進了內院,去正院給宣王妃請安。

正堂,熱鬧非常。

遠遠的,就聽到有愉悅的笑聲從正堂飄出來。

若瑤郡主在前,清韻和沐清柔並肩隨後,邁步進正屋。

稍稍抬頭,就將正屋裡的情形一覽無餘。

正堂中間,羅漢榻上,坐著一個穿戴奢貴,年約三十三四的貴夫人,她模樣雍容端莊,膚如凝脂,臉上帶著笑意。

兩旁,一溜煙一排座椅,上面都坐了貴夫人,或喝茶,或說笑。

她們身後還有一張圓桌,上面坐了一兩個貴夫人。

沐清柔看了一眼,就呼吸急促,有些緊張了。

那些人,她都不怎麼認得,唯一確認的越國公府大太太,還坐在幾乎最末的位置,可見其他人身份了。

見若瑤郡主進來,宣王妃就笑道,「是若瑤來了呢。」

若瑤郡主歡快著腳步上前,福身道,「若瑤給王妃請安。」

宣王妃就笑道,「嘴巴真甜。」

若瑤郡主臉微微紅,道,「母妃身子不適,不能來參加桃花宴,讓若瑤代她給王妃賠罪。」

宣王妃搖頭一笑,「你母妃有孕在身,我原該去看看她的,只是今年的桃花宴比往年的忙,抽不開身,等忙完了桃花宴,我就去看她。」

她說完,她左下手坐著的一貴夫人就笑道,「宣王妃可是姐姐的送子菩薩,去年你請她參加桃花宴,她懷了身孕,今年她才答應,就又有了身孕,她好像有三年沒參加桃花宴了?」

宣王妃點頭,「是有三年了,我就想著能在桃花宴上聽她彈奏一曲,想了三年。」

那貴夫人是寧王府側妃,沈側妃。

她笑道,「這幾年,我也極少聽到姐姐彈琴,一年裡,能有一兩回就不錯了,整個京都,除了皇后,沒人在琴上的造詣能越的過姐姐去。」

說起這事,宣王妃就笑道,「我還記得十九年前,皇后和寧王妃在宮裡合奏一曲鳳求凰,引來百鳥和御花園養的孔雀,當時,孔雀還落了淚,只是那一回之後,皇后就不再碰琴了,如今,寧王妃也因身子不適,極少撫琴,實在可惜……。」

屋子裡,大家在竊竊私語。

寧王妃不彈琴,是因為她容易流產,必須床休養。

可皇后卻不知道為何就不彈琴了,起先北晉使臣請還是三皇子妃的皇后彈琴,她不好回絕,就用金簪刺破手指。

後來南楚使臣,當眾請皇后彈琴,皇後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此生不再撫琴。」

那語氣,別說對琴有喜歡,說憎惡都不為過。

不知道出了什麼事,讓皇后對琴深惡痛絕了起來。

屋子裡在說話,清韻也不敢上前打擾。

丫鬟上前,道,「王妃,安定伯府三姑娘和五姑娘來了。」

宣王妃眉頭一挑,看清韻的眼神就多了些打量,還有些訝異。

清韻上前,福身給宣王妃和諸位貴夫人見禮。

屋子裡,只要是雙眼睛,就落在她身上,打量著她,臉上都是一副原來「她就是安定伯府三姑娘氨的驚詫表情。

清韻有些頭暈,她恨不得挺直了腰板,回一句:沒錯,我就是安定伯府三姑娘,貨真價實,如假包換!

正在這時候,身後有丫鬟進來,道,「稟王妃,鎮南侯府大太太來了。」

聞言,一群貴夫人臉上的笑意更濃。

因為清韻求籤姿勢不對,她名揚京都,連帶著她許給鎮南侯府大少爺的事,大家也都有所耳聞了。

京都誰人不知道,鎮南侯府大少爺是外室所出,身份污垢,是鎮南侯府大太太心底的一根刺?

現在未來的大兒媳婦又笨的連求籤都能求錯,當著一眾人的面,鎮南侯府大太太的面子不知道怎麼掛的住?

聽著腳步聲進來,清韻頭皮緊繃,腦殼隱隱做疼。

楚大太太進來,就覺察到一些意味不明的笑意,她眉頭微挑,笑道,「這麼看著我做什麼,不認得我了?」

宣王妃就笑了,「哪裡不認得了,只是笑怎麼這麼巧了,前腳沐三姑娘進來,後腳你就到了。」

楚大太太上前,跟宣王妃微福了福身子。

之後,其他貴夫人又站起來跟楚大太太見禮,然後就自然而然的有一位貴夫人去後面圓桌坐,騰一個位置出來給楚大太太坐。

她笑道,「是挺巧的,沒聽說往年桃花宴下過帖子請定了親的大家閨秀來參加桃花宴,今年怎麼破例了?」

宣王妃勾唇輕笑,「宣王府請沐三姑娘來參加桃花宴,說破例也確實破了例,說沒破例也尚可,要不是沐三姑娘和慧凈大師說過話,我還真不知道三姑娘和鎮南侯府大少爺定了親。」

「鎮南侯寧願娶三姑娘,也不要娶才情滿京都的江筱姑娘,可見三姑娘才情灼灼,如此有才華的大家閨秀,卻在成親之前,沒有參加過我宣王府的桃花宴,實在可惜,我思來想去,只能破例了。」

宣王妃說著,楚大太太就望著清韻了,見清韻雙頰緋紅,美不驚人,她暗搖了搖頭。

宣王妃是雲貴妃的胞妹,雲貴妃和皇后不睦,這事整個京都都知道,安定伯府又怎麼可能沒有耳聞。

明知道宣王府請她來參加桃花宴,是不懷好意,她居然還真就來了,桃花宴當真就那麼有趣,就是龍潭虎穴,她也要闖一闖?

PS:呼喚月票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