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五章 荷包(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 荷包(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大太太收回眸光,笑道,「老侯爺為何在江筱姑娘和沐三姑娘中選中了三姑娘,老實說,我也很好奇。」

她一句話,就堵住了所有貴夫人的嘴。

清韻和楚北的親事,是鎮南侯定下的,至於為何要娶清韻,也不願意娶江筱,其中緣由,只有鎮南侯知道,她並不清楚。

這話聽到大家的耳朵里,就是她對這樁親事並不上心,宣王府想借清韻來讓她下不來台,這如意算盤是打錯了。

宣王妃勾唇輕笑,不再繼續說清韻和楚北的親事,轉而笑問道,「怎麼沒見到侯府姑娘來?」

楚大太太笑道,「怎麼可能不來,整個京都,除了皇宮盛宴,可沒哪個宴會比得上宣王府的桃花宴,哪能不來湊趣,這不,半道上,被玉萱郡主拉著玩去了,怕是要一會兒才來給王妃見禮。」

她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一陣環佩叮鈴之聲,夾著腳步聲和歡笑聲,像是走近了黃鶯谷中。

清韻瞥頭望去,就見到一穿戴不凡的姑娘進來,她穿著一身晚煙霞紫綾子如意雲紋衫,頭上戴著靈芝竹節紋玉簪,肌若凝脂,氣若幽蘭,月貌花容,見之忘俗。

正是玉萱郡主。

她進來之後,跟進來七八個大家閨秀,個個珠環翠繞,光艷耀人。

看見玉萱郡主進來,臉上還掛著笑,宣王妃也笑了,「這麼高興,定是收到了不少禮物吧。」

玉萱郡主連連點頭,「是呢,她們太客氣了,每個都給我帶了禮物來,尤其是安定伯府五姑娘送我的禮物,寧欣還要跟我搶。」

沐清柔和清韻站在一起,聽了玉萱郡主當眾誇她,登時有些受寵若驚了起來。

清韻就凝眉了。沐清柔送玉萱郡主的不過是一隻金手鐲,至於讓寧欣郡主去搶嗎?

京都幾位郡主,清韻還是知道的。

這位寧欣郡主,是若瑤郡主的姐姐。正是沈側妃所出,因受寧太后和太后寵溺,特封為郡主。

玉萱郡主說完,沈側妃就笑開口了,「寧欣。你搶玉萱郡主東西了?」

寧欣郡主就臉頰微紅,撒嬌道,「母妃,我們只是鬧著玩的,我想看看清楚,回頭給若瑤也做一個玩。」

若瑤郡主就站在清韻身邊,聽了寧欣郡主說話,清韻和明顯聽到她哼了一聲,可見若瑤郡主不喜歡她。

不過若瑤郡主哼了一聲,就笑了。「你這麼說,我就好奇沐五姑娘送玉萱姐姐的是什麼禮物了,要是好東西,不用你幫我搶,我自己動手。」

語氣霸道,但不惹人生厭,反倒覺得她可愛。

宣王妃就嗔了玉萱郡主了,「母妃也好奇了,沐五姑娘送你的是什麼禮物了。」

玉萱郡主就讓丫鬟把禮物拿了來。

看著丫鬟捧過來的大錦盒,清韻眼神凝緊了。

她瞥頭看著沐清柔。微冷的眸底帶了詢問。

沐清柔倒是氣定神閑,眸光帶了警告的看著清韻,好像清韻要敢戳破此事,她絕對會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丫鬟上前。玉萱郡主打開錦盒,把裡面的桃花小屋拎出來。

精緻玲瓏的小木屋,手輕輕晃蕩,銀鈴作響,十分悅耳。

玉萱郡主喜歡的不行,「母妃。不止我喜歡呢,她們都喜歡,我打算在桃林湖畔也建一個這樣的木屋,你覺得好不好?」

宣王妃看了一眼,點點頭,笑道,「好,都依你。」

玉萱郡主把桃花小屋遞給丫鬟,吩咐道,「拿我屋掛在窗戶前。」

等丫鬟走後,她又看著沐清柔道,「你送的禮物我很喜歡,我以前從未見過,是你自己做的嗎?」

沐清柔連連點頭,臉不紅氣不喘道,「是我親手畫的圖紙,讓府里的木匠師傅做的,時間倉促,做的有些粗陋,蒙郡主不嫌棄。」

說著,她很大方的加了一句,「我不知道寧欣郡主她們也喜歡,趕明兒我做了給你們送去。」

寧欣郡主就道,「我能要個和玉萱郡主樣式不一樣的嗎?」

沐清柔點頭如搗蒜,十分爽朗大方。

然後,其他人就圍了過來,問沐清柔怎麼就想到做那樣的小木屋了。

沐清柔就漫天胡謅,真正做桃花木屋的清韻反倒被擠到了一旁。

宣王妃瞧了好笑,隨口問道,「沐五姑娘送你桃花木屋,沐三姑娘送你什麼了?」

玉萱郡主臉微微紅,有些難以啟齒道,「她送我一個荷包,裡面裝了蘭花。」

她雖然不是第一次收到荷包,可送她荷包的都是一些郡主或者大家閨秀親手繡的,大多是她開口要的,只是玩鬧,在桃花宴上,絕對是第一次。

清韻瞪圓了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怎麼可能送的是荷包呢,不應該是金手鐲嗎?

她瞥頭望著沐清柔,沐清柔眼神有抹慌亂。

清韻眼神就冷了,她以為沐清柔是拿金手鐲換的桃花木屋,她不想出風頭,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誰想到,沐清柔拿來跟她換桃花小屋的只是個塞了些乾花的荷包?!

聽著四下的低笑聲,還有望過來的眼神,帶了嘲弄和嗤之以鼻,清韻臉紅如血,恨不得鑽了地洞好。

她這是得多蠢,才以為宣王府玉萱郡主沒見過好東西,稀罕她一個荷包?

蠢的連楚大太太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

沐清柔站在清韻身邊,把聲音壓的低低的,帶了三分心虛七分理直氣壯道,「你也別在意,本來在大家眼裡,你就很蠢,連求籤都能求錯,送荷包也沒什麼稀罕的。」

清韻笑了,「是嗎,希望回府之後,你也能如此回答祖母。」

其他人,她不在乎。

就算在乎,也沒有用了,現在丟臉的是她,她要是把桃花木屋的事戳破,丟臉的還是她。

就憑她笨的連抽籤都能姿勢不對抽錯。誰會相信桃花木屋是她送的?

要是沐清柔再反咬一口,她就是妒忌她,故意敗壞沐清柔的名聲,伯府姐妹不合。徒惹人笑話。

到時候誰都討不了好,回了伯府之後,她還得陪著沐清柔一起受罰。

這一下,沐清柔徹底心慌了。

她只是捨不得金手鐲,才拿荷包換的。誰會想到宣王府會把這事捅出來讓大家知道?

現在做都做了,威脅她又什麼用?

只要她能被皇上賜婚,祖母疼她都來不及,怎麼可能罰她?

沐清柔眼神堅定,自信滿滿。

若瑤郡主見清韻臉紅著,心有不忍,來時她就不應該攔下她,趕緊道,「我喜歡裝著蘭花的荷包,玉萱姐姐。你要是不喜歡,就送了我吧?」

玉萱郡主笑了,她知道若瑤郡主是幫清韻的,搖頭道,「那不行,這是沐三姑娘送我的,你要喜歡,趕明兒我另外送你一個。」

她不給,若瑤郡主就沒輒了,只道。「去年這時候,都開宴了,今年怎麼晚了些?」

這時候,丫鬟上前道。「郡主,前院派人傳話來,說人都到齊了。」

玉萱郡主輕點了下頭,望著宣王妃道,「母妃,王府送出去的請帖。都收了回來,是不是可以開宴了?」

宣王妃點點頭,笑道,「也該開宴了,不然要忙到晚上了。」

說著,她站了起來,請諸位貴夫人去桃林賞花。

走了一會兒,鼻尖便聞到陣陣沁人心脾的清香,從鼻間撲到心尖,腳下的步子都忍不住快了三分。

又走了百餘步,便看到一片桃林,桃花似海,一陣風拂來,會有片片桃花瓣吹落在地。

桃紅、嫣紅、米分紅、銀紅、殷紅、紫紅、橙紅、朱紅……真是萬紫千紅,賞心悅目。

遠遠望去,桃花的身影分外妖嬈,似乎是從天上掉下來一大片朝霞。

近看桃花,你挨著我,我挨著你,緊挨在一起,如一對對璧人,形影不離。

一陣輕柔的微風吹過,那些美的令人驚異的花瓣就隨風散落,在風中搖曳,追逐嬉鬧。

走在桃林中,身上頭上不可避免的落了幾片桃花。

清韻伸手接了一片桃花瓣,至於鼻尖清嗅。

宣王府這片桃花林極大,走了幾百步,都望不到邊,而且品種極多,只要想的到的,這裡都有,而且還不止一顆。

桃林正中間修建了一座桃香居,年年桃花宴都在這裡舉辦。

彼時,桃香居已經擺好了桌椅。

宣王妃走在前面,笑道,「我吩咐丫鬟采了最新鮮的桃花瓣,做了一些桃花糕,與往年的都不同,諸位嘗嘗味道如何。」

有貴夫人笑道,「我可是從去年桃花宴辦完出宣王府,就等來年辦桃花宴再來嘗桃花釀了。」

宣王妃笑道,「去年桃花宴上桃花釀不多,沒能讓大家喝盡興,今年我特地讓人多釀了不少,大家管夠,但可別喝的醉醺醺的回府,不認得諸位大人,趕明兒在皇上跟前彈奏我可就不好了。」

她的一番話,惹的大家直笑。

進了桃香居,大家就落了座。

一條大紅地毯將桃香居一分為二,一邊是大家閨秀的座位,一邊是世家少爺的座位。

此時,世家少爺那邊還空蕩蕩的。

不過很快,那些世家少爺就來了,等他們坐下后,宣王妃才笑道,「諸位應該聽說了,今年的桃花宴和往年的不同,往年都是大家喜歡錶演什麼就表演什麼,今年要約束的多,原先是以抽籤決定表演,怕出現岔子,又改了規矩,我將表演順序和表演項目藏在了銀球里,又將銀球藏在桃林中,讓大家去找,找到什麼表演什麼。」

她說著,玉萱郡主補充道,「而且,只有九十九銀球。」

她一共送了五十八張請帖出去,據丫鬟統計,有一百一十六位大家閨秀來參加桃花宴,這樣一來,也就是有十七位大家閨秀是不用表演的。

玉萱郡主一說,在場的大家閨秀就有些慌亂了,生怕倒霉沒找到銀球,那不就沒有了在皇上面前露臉的機會?

抽籤決定表演,怕出現岔子,出什麼岔子?

不就是抽籤姿勢不對,抽到兩根簽嗎?!

那些大家閨秀都瞥頭看著清韻,眸底帶了一抹怒氣,整個桃花宴,敢情是在為她一個人舉辦的呢!

清韻躺著中槍,無話可說。

有貴夫人問道,「那些世家少爺也是如此?」

宣王妃點頭輕笑,「一般無二,世家少爺也是銀球,不過大家閨秀的銀球下多了個流蘇。」

貴夫人點點頭,有些擔憂道,「桃林那麼大,找到銀球,若是拆開看,發現不是自己擅長的,又還回去,豈不是失了公允?」

宣王妃笑道,「這一點,大家不必擔心,每個銀球都上了鎖,就算大家私下交換,不開鎖,誰也不知道表演什麼。」

如此一來,可保公平公正。

大家閨秀這邊,玉萱郡主帶著大家進桃花林找銀球。

世家少爺那邊,宣王世子帶著大家去找銀球。

雖然男女混亂,不可避免碰上,但桃林里有不少丫鬟,所以也不用擔心。

玉萱郡主笑道,「大家就在這裡散了吧,去找銀球去。」

清韻就帶著青鶯往前走。

青鶯眼尖,很快就看到一桃樹上掛著一銀鈴,上面有流蘇,她欣喜道,「姑娘,你看,那裡就有一個銀球1

說著,她就要過去齲

清韻伸手攔下了她。

青鶯巴巴的望著她,清韻聳肩一笑,「我還是別參加比試的好,銀球原就不多,我還霸佔一個,不得被人瞪成肉泥?」

青鶯輕哼一聲,道,「這是宣王府的決定,關姑娘什麼事,她們氣她們的,咱不理她們就是了。」

清韻搖頭一笑,看著青鶯。

青鶯恍然,後知後覺的咧嘴一笑。

銀球不夠,這對姑娘來說是好事啊,萬一銀球里不是作畫,那姑娘不就要丟臉了?

不比不錯,不錯就不會丟臉,就吃著喝著,看別人爭鬥,多好?

不過,要是銀球里是作畫呢,她還是希望清韻能出一迴風頭,省的大家把她當成傻子看。

她抬眸,用一種留戀的眼神朝銀球望去。

然後,她就瞧見一個丫鬟麻溜的把銀球取了下來,還順帶瞪了青鶯一眼,「看什麼看,我先拿到的1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