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七章 反話(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反話(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顯然,是青鶯那一嗓子,她聽到了趕緊過來取的。

青鶯鄙視她。

清韻邁步朝前走。

也不知道是她眼尖,還是運氣好,朝前走了二十多步,居然瞧見了三個銀球,其中有兩個她可以摘下來。

她只賞桃花,不取銀球。

一步步朝前,看著一地的桃花瓣,像是鋪成一桃花錦毯,她都不忍心踩上去。

越走越遠,大家閨秀的歡笑聲也漸行漸遠。

半道上,青鶯好奇仰著頭,指著桃樹道,「為什麼大家閨秀的銀球都掛的那麼低,世家少爺的就那麼高呢,都夠不著。」

清韻笑道,「找銀球對世家少爺來說,也是一種考驗。」

若是弱到樹梢上的銀球都摘不下來,還談什麼比試?

清韻往遠瞭望,見有一株紫紅的桃花,開的格外燦爛。

她邁步要走過去。

正巧見到沐清柔帶著春香過來,她一路走,一路跳腳,手上還拽著桃花,用力一扯,帶起一陣桃花雨。

清韻見了就心疼了,哪有這樣糟踐桃花的,她這樣生氣,怕是沒找到銀球。

沐清柔見了清韻,撇了一眼,就往前走了。

清韻選了和她相反的路。

走了沒一會兒,忽然一東西掉下來砸她腦門上,很不巧,勾在了她金簪上。

清韻嚇了一跳,青鶯就道,「是銀球呢。」

說著,趕緊幫清韻把銀球取下來。

青鶯抬眸四望,笑的眉眼彎彎道,「都說桃樹有神,銀球掉下來,剛好砸到姑娘,會不會是要姑娘你表演?」

清韻揉著腦門,看著青鶯手裡的銀球,暗暗瞪眼。

「把銀球……。」清韻開口。

她才說了三個字,就聽不遠處有罵聲傳來,「真是見鬼了,一個銀球都沒見到1

是沐清柔的聲音。她又饒了回來。

春香罵道,「都是威北侯府鄭姑娘,明明那銀球是姑娘先看見的,她卻搶了先1

沐清柔咬了牙道,「遲早給她一點顏色看看1

說著。她瞥頭,又看到了清韻。

她一臉不悅的皺緊眉頭,「真是活見鬼,想看見的看不見,不想看的偏看到……。」

話還沒說完,她就笑了。

她看見了青鶯手裡的銀球,她嘴角一勾,快步走了過來,手一伸,十分粗暴的把銀球搶了過去。

青鶯頓時氣紅了臉。「這是三姑娘的1

沐清柔拿了銀球,就心情好了,青鶯頂撞她,她也不介意,只道,「這個我要了,你再重找一個就是了,找不到正好不用表演,難不成你還想丟臉?」

青鶯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之前在屋外。她就聽說桃花木屋被她霸佔了,要不是春香和她站在一處,她都恨不得捅出來了。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五姑娘主僕這麼不要臉的。在府里,還嫌棄三姑娘準備的送給玉萱郡主的禮物單薄,丟了伯府的臉面,結果轉過臉,她就據為己有了。

沐清柔捏著銀球,轉身便走。

背後。青鶯張牙舞爪,雖然她知道那銀球清韻不要,可她就見不得別人搶她的東西。

沐清柔朝前走,忽然一銀球朝她飛過去,直接砸她腦門上。

疼的她呀的一聲尖叫起來。

清韻眼睛都看直了。

方才她就懷疑銀球是有人故意丟的,沒想到還真是。

沐清柔撿到銀球,氣罵了幾句,把兩個銀球都帶走了。

清韻則朝遠望去,只見一縷天藍錦袍。

有男子枕靠在樹榦上,清韻望過去,他正好起來。

那一瞬間,清韻驚艷了。

男子清雅絕俗,容顏氣質像一株溶了月色的淡淡梨花,他肌膚細膩,宣有光澤,眉如遠黛,眼若桃花,淺淺的鳳眸微眯,仿若三月的煙花般璀璨。

眉似潑墨,眸如珍貴的黑曜石般璀璨如玉,一張清淺淡薄的唇若含丹,明眸皓齒,瑰姿艷逸,風姿卓絕,眉眼間有著淡淡的溫柔。

他嘴角輕輕上揚,清韻就被他的笑給煞住了,那微笑,像極了夜間綻放的幽曇,幽靜絢爛,又像天山之巔,在冰天雪地絕世綻放的雪蓮,美的叫人不敢呼吸。

他懶懶的伸腰,雖然姿態慵懶,卻有一種渾然天成,叫無法抗拒的王者霸氣。

他俯身低看著清韻,低沉的嗓音一笑道,「看了這麼半天,還沒找到詞形容我?」

清韻臉一紅,心道:這人長的真美,好像什麼詞都不足以形容他。

想到什麼,清韻抬眸,念道:

羨彼之良質今,冰清玉潤;慕彼之華服今,閃灼文章。

愛彼之貌容今,香培玉琢;美彼之態度今,鳳翥龍翔。

其素若何,春梅綻雪。其潔若何,秋菊披霜。

其靜若何,松生空谷。其艷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龍游曲招。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清韻念著,男子眉頭輕皺,「你這是在形容我嗎?」

明明是在形容女子!

清韻聽出他話中怒意,她很想說一句,女子不及你半分。

想到方才的窘迫,她轉了話題道,「你為何用銀球丟我?」

男子勾唇一笑,縱身一躍就從樹下跳了下來,直接落到清韻跟前。

靠的太近,清韻忙後退一步。

男子低笑,心情極愉快,「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女子比江山還要重要?」

清韻被問的一愣,下意識的回道,「比你還美的?」

男子臉一黑。

清韻恨不得把舌頭咬了,她不傻,看的出來,眼前的男子不喜歡聽到美這個詞。

趕緊道,「這世上,有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嗎?」

男子笑了,「你遇到過,但沒見到過。」

清韻窘了,她雖然不是純純粹粹的古代人,可遇到和見到這兩個詞,區別很大嗎?

一桃花瓣飄落,正巧落到清韻青絲上。

男子伸手,要替她拿掉。

可是他的手才碰到清韻,就被另外一隻手攔住了。

那隻手拿走桃花瓣,還重重的拍了一下。

清韻發怒,扭頭,就見到一張銀色面具。

她的怒氣,瞬間沒了一半,只剩下一點心虛。

昨天,他見到定國公府三少爺找她,今天又撞見這男子,他怎麼總是撞見她?!

楚北骨節分明的手捏著桃花瓣,望著男子道,「你不是說不來嗎?」

男子輕笑,望著清韻道,「你沒見過他的容貌吧,他可不比我差分毫。」

清韻微微怔住,扭眉看著楚北。

清澈明凈的眸底帶了詫異,還有些不信。

真的假的?

世上還有人的容貌能跟眼前的男子一爭高下?

清韻臉上的質疑,叫楚北心中不快,他望著清韻,沒有說話,但眸底明顯在生氣,在轟人。

清韻沒好氣的扭頭走了。

她走之後,男子望著楚北道,「你當真要娶她?」

楚北望著清韻清瘦的背影,他很清楚,清韻惱火了。

想到清韻的脾性,楚北有些頭疼,下次見,還不知道怎麼嗆他了。

等清韻走遠了,他才收回目光道,「我會扶持你登基。」

男子笑意輕淺,不以為然,「皇上身體健康,我登基那是幾十年後的事,你先幫我過了選妃這一關,不然我只能逃婚了。」

楚北凝眉,問他,「逃婚,你能逃的掉?」

男子笑道,「放心,我還是有辦法的。」

楚北能放心才怪了,「皇上下旨賜婚,你就是逃了,回來依然要娶,不要做無謂的掙扎,還有,安郡王和你暗鬥已久,在京都,他有所顧忌,不敢胡來,你不要出京都……。」

他話還沒說完,男子便抬手打斷他道,「每一條登帝之路,都是鮮血鋪就的,我不怕他。」

清韻帶著青鶯朝前走。

青鶯忍不住道,「方才那是誰啊,長的那麼漂亮,他還說未來姑爺不比他差,不知道未來姑爺長什麼模樣?既然那麼漂亮,為什麼要戴面具呢?」

想到楚北,清韻就一肚子火氣,「人家說的是反話1

不然,他怎麼就生氣了?

肯定是羨慕妒忌恨的!

清韻摸著自己的臉,原本夠漂亮的了,這一比,簡直是自慚形穢。

青鶯四下張望,道,「怎麼沒見到人了?」

清韻道,「應該是回桃香居了。」

「那我們快回去吧,不然又該說姑娘你笨了。」

清韻,「……。」

嘴角微抽,清韻的腳步快了三分。

不快不行啊,不知道是不是她聽岔音了,她好像聽到有公鴨嗓子喊皇上駕到?

清韻三步並兩步往前走,可是緊趕慢趕,還是遲了,她看到有好些太監宮女守在桃香居外,還隱約看到幾個穿著官服的大臣進了桃香居。

清韻以為會被攔下來,誰想太監宮女就站在一旁,紋絲不動,任由她進去。

剛邁上台階,便聽到雄渾不失溫朗的聲音道,「平身。」

她趕緊往前跑了幾步,遠遠地就見一身明黃的龍袍坐下,身側還有兩個女子,離的太遠,看的不真切,但她猜的出來,應該是皇后和雲貴妃。

離近了,清韻的腳步又輕了起來。

打算不動聲色的從一旁溜回座位上,免得引人注意。

清韻想的極好,也輕著腳步往沐清柔走去。

可是才走了一半,就出現意外了。

有些安靜的屋子,忽然傳來當一聲響,格外的刺耳。

PS:歡呼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