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八章 郡王(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郡王(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把人家桌子上的糕點盤子碰到地上去了。

那桌子坐著兩個姑娘,模樣清秀標緻。

清韻臉紅如霞,她清潤眸底帶了些怒氣,她走過來時,盤子還在桌子中間,她的裙擺又不是鐵做的,怎麼可能掀掉盤子?

那姑娘一臉無辜,眸底還有三分挑釁和譏笑,這是她的座位,盤子放在哪裡,隨她高興,誰也管不著。

宣王妃坐在那裡,唯恐宣王府準備不周,掃了皇上的雅興。

誰想皇上才坐下,茶都沒端上手,就出了岔子,宣王妃是氣不打一處來。

她看著清韻的眸底有些不善,隨即又大潰「是沐三姑娘呢,方才請安,就發現你不在,打算讓丫鬟去找你,誰想就回來了,怎麼不上前給皇上請個安?」

清韻窘紅的臉,瞬間又紅了三分。

她膚白如玉,帶了些紅,就跟雪山上,映照著晚霞,絢爛旖旎,叫人看的錯不開眼。

被這麼多人,這麼多雙眼睛注視著,清韻有些犯怵。

尤其是宣王妃點出她進門,沒給皇上請安,就偷溜回座位,是對皇上的大不敬。

清韻暗暗捏拳,深呼一口氣,努力擠出一抹笑,從容淡定的上前,當著一眾人的面給皇上皇后還有雲貴妃請安。

皇上還沒說話,雲貴妃就先笑了,「這位就是安定伯府三姑娘呢,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她的笑不是誇讚,嘲弄。

早前就聽說安定伯府三姑娘在棲霞寺因求籤姿勢不對,求到了兩根簽,被慧凈大師笑了兩句。她還納悶,是用怎樣的姿勢,才求到兩根簽,方才見她打翻糕點盤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糕點盤子那麼遠,她都能打翻了,求錯簽還有什麼好奇怪的?

清韻抬眸。望向雲貴妃。

雲貴妃穿戴華貴。頭上戴著金絲珍珠髮髻,綰著一根丹陽朝鳳金簪,風華極美。有弱柳扶風之姿,一雙妙目間流波萬種,碎玉爍金,嫵媚可人。

她嘴角噙笑。笑如春風,可惜是初春的風。只帶了些許暖意,更多的還是蝕骨的寒冷。

她眉梢一揚,望向一旁的皇后。

清韻也看著皇后,只一眼。她的眼睛就睜大了。

默默的把之前一句話收回來,這世上還是有比那男子更美的女子的。

和雲貴妃的嫵媚不同,皇后更多的是婉約清麗。她鬢若堆鴉,眉橫丹鳳。白似梨花帶雨,嬌如桃瓣隨風,體欺皓雪之容光,臉奪芙蓉之嬌色,儀容絕世。

再看坐在正中間的皇上,年約三十六七,一身明黃龍袍,讓他原就俊朗的容貌更添威嚴。

他眉梢輕挑,眸底有一抹探究和玩味,像是饒有興緻的看清韻是怎麼賠罪解困的。

清韻請了安,方才羞愧道,「清韻冒失,打翻糕點盤子,驚了聖駕,還請皇上恕罪。」

不卑不亢,背脊還挺直著。

滿殿都在笑,當真是夠笨的,求籤求錯就算了,還冒失打碎糕點盤子,真不明白,鎮南侯怎麼就看中她了,寧願娶她,也不娶江筱姑娘。

清韻站在那裡,皇后看著她,見她臉紅,但並不膽怯。

眸底就流出三分讚賞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丟了臉,被人當眾笑話,還能保持這份從容不迫,當真是不容易。

皇后的讚賞,不加遮掩,雲貴妃就笑了,「皇后好像很中意沐三姑娘?」

皇后瞥向雲貴妃,眸底笑意散去三分,朱唇輕啟道,「想起一件陳年往事,有些想笑罷了。」

雲貴妃就挑眉了,笑道,「皇后想起什麼往事了?」

聽她這麼問,皇后嘴角的笑意更清麗,猶如一朵清然綻放的山茶花,她輕笑道,「當初我懷宸兒時,陪皇上去棲霞寺祈福,當時,我肚子太大,跪不下去,是皇上替我求的簽,我若是沒記錯,那一次,皇上也是求的兩根簽?」

皇后一說這話,一屋子人都不吭聲了,臉漲紅著,恨不得咬了舌頭好。

心中更是震撼,想不到皇后膽子這般的大,為了給鎮南侯挑中的孫媳婦解圍,不惜落皇上的臉面。

他們更沒想到,皇上居然也曾求到過兩根簽,那他們之前笑話安定伯府三姑娘愚蠢,不也是在笑話皇上嗎?

只是皇后未免也太蠢了些吧,身為皇后,不想著維護皇上的顏面,反而落皇上的臉面卻幫別人,難怪皇上不寵她,一個月只在初一、十五宿在她宮裡,從無例外。

這麼蠢的嫡妻,哪怕美成天仙,男人也不會多看一眼。

皇上坐在那裡,他看了眼皇后,笑道,「皇后不說,朕都忘記有這回事了,難道十八年前,朕也曾求籤姿勢不對過?」

他問的雲淡風輕,可是一屋子人都低了頭,不敢在說話。

唯有清韻睜大了雙眼,嘴角怎麼癟都癟不下去,她心情愉悅啊,這下好了,她求籤姿勢不對的事,往後是沒人敢再提一句了。

清韻高興的太早了,皇上當眾丟臉,一堆人想辦法幫他把丟掉的臉撿起來呢,這不,有大臣站起來笑道,「皇上當初幫皇后求籤,臣猜應該是替皇后腹中胎兒求的簽,皇后懷著龍鳳胎,求到兩根簽,這是棲霞寺的簽靈驗埃」

這是把皇上和清韻求到兩根簽撇開。

皇上求到兩根簽,是棲霞寺的簽靈驗。

清韻依然是求籤姿勢不對。

清韻心底那個火啊,皇后犧牲這麼大,不惜拖皇上下水幫她,這大臣幫皇上,不是明著跟皇後作對嗎?

清韻抬眸,然後一怔。

只見皇上一直帶著溫潤笑意的臉,此刻有些青,像是在隱忍著怒氣。

應該不是生皇后的氣,那就是生那位大臣的氣了?

大臣幫皇上解圍,皇上卻生了氣。

清韻用膝蓋想,也知道當初皇上求的那兩根簽不怎麼好,他寧願是求籤姿勢不對,也不願意棲霞寺的簽文靈驗。

皇后臉也沉了,當初皇上就不願意她看那兩根簽,隨手就丟回了簽筒里,現在,皇上又這樣。

那兩根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正想著呢,外面便傳來太監公鴨嗓子,「安郡王到1

清韻眉頭一挑,猶豫著要不要福身回去,剛抬眸,就見皇后看著她,笑的溫和,「坐回去吧,小心些。」

清韻臉紅窘著,趕緊福身告退。

然後饒回座位,坐到沐清柔身側。

沐清柔那個火氣啊,「你還能再笨一點嗎,伯府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1

清韻斂眉不悅,方才那姑娘存心害她丟臉,這個仇,她不會輕易忍下,只問道,「方才我打碎糕點盤子的姑娘是誰?」

沐清柔瞥了那邊一眼,道,「她就是常寧侯府大姑娘常嫻兒。」

是她?

清韻眼神微冷,嘴角劃過一抹冷意,常寧侯府強買強換,要伯府八百畝良田,伯府不換,居然就算計上她了。

清韻眸光不著痕的掃過常嫻兒,卻看到門口,走進來一個身著紫色玄衣,袖口著著朵朵梅花的男子。

他長身玉立,鼻若懸膽,唇若塗脂,神明爽浚

他走進來,薄薄的唇瓣,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五官精緻而華麗,巧奪天工。

他走上前,給皇上和皇后他們請安,態度恭謹,叫人怎麼挑剔,都找不出一點錯來。

安郡王,是一個微妙的存在。

別看他只是一個郡王,但他身份高貴,便是連當今大皇子二皇子都比不上。

當今皇上是他親叔叔,當今太后是他的親祖母,他父王在未過世前,是大錦朝太子,若不是他父王離世,如今的皇上只是一介親王,大錦朝是他的。

據傳聞,皇上遲遲不立太子,就是有意把太子之位傳給他。

這也是當今太后的要求,太后對安郡王極其寵溺,只要他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太后也會叫人摘下來給他。

在京都,眾多皇子親王中,安郡王的府邸最大,封地最多,賞賜最多,甚至還有一面免死金牌,可見他有多受寵了。

而且,皇上對安郡王用的心,比所有皇子加起來都多,給他請最好的太傅……

好吧,說到這事,就不得不提一下江老太傅了,皇上想他給安郡王授課,江老太傅不知道說了什麼話惹怒了皇上,然後就被罷官了。

至今都沒人知道江老太傅說了什麼話,惹怒了皇上,還讓皇上牽怒安定伯府。

等安郡王請安,皇上就笑道,「前幾日,朕問你選不選妃,你說不選,今兒來,是不是改主意了?」

安郡王望著皇上,點了點頭,道,「方才我進宮,被皇祖母數落了兩句,說父王跟我這麼大時,都娶了母妃,有了我了,把我轟了出來,說我不娶郡王妃,不許我進宮……。」

說著,安郡王眸底有一抹無奈。

他是被逼來參加桃花宴的,被逼選郡王妃的。

雲貴妃笑道,「郡王爺前不久滿十九了,也難怪太后心急了。」

安郡王臉微微紅,皇上看著他道,「是該成家立業了,有看中的姑娘,朕給你賜婚。」

安郡王臉更紅,他四下望了望,換了話題道,「聽說這一回桃花宴改了,是大皇子提議的,他怎麼沒來?」

ps:on_no哈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