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六十九章 耍劍(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耍劍(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皇上這才注意到大皇子沒來,不由得蹙眉,有些不悅。

雲貴妃就趁機落井下石道,「方才一起出的宮,怎麼就不在了,偌大一個桃花宴因他提議改了,別到頭來他卻不來了……。」

雲貴妃話音未落,門口就傳來一聲打噴嚏聲,然後便是說話聲,「也不知道是誰嘮嘮叨叨的念叨我,害本皇子當眾打噴嚏丟臉。」

雲貴妃臉一紅,頓時氣紅了臉。

沒辦法,誰叫大皇子來的這麼湊巧,還不知情的罵了雲貴妃嘮叨了。

看著走進來的人,那熟悉的容貌,清韻眼睛猛然睜大。

在桃花林拿銀球砸她和沐清柔的怎麼會是大皇子?!

清韻看看他,又看看皇后,難怪覺得皇後有些眼熟了,原來大皇子有五分像她。

大皇子進來,若無其事的請安,然後道,「宣王府桃林太美,兒臣實在忍不住進去逛了一圈,耽誤了些時間,還請父皇恕罪。」

大皇子解釋為什麼晚來了,皇上也不好責怪他,但還是輕斥了兩句,這事就算揭過了。

大皇子和安郡王落座。

兩人坐的位置也微妙的很,安郡王的位置比大皇子的更靠近皇上。

清韻看著大皇子,眉頭微斂。

她還是不敢相信啊,他居然是大皇子。

他是大皇子,那楚北還那麼粗暴的拂開他的手?

就算大皇子是鎮南侯府外孫,和楚北是表兄弟,可君是君,臣是臣,不應該是涇渭分明嗎?

想不通。清韻也就不想了。

她收回目光,正好瞧見沐清柔紅著臉,望著對面。

她隨著她的眼光望去,正好瞧見安郡王。

清韻嘴角輕動,沐清柔這是看上安郡王了?

她多看兩遍,又察覺沐清柔再看大皇子,而且臉更紅了三分。

不但臉紅。而且眸光一直在大皇子和安郡王之間打轉。像是在糾結著嫁給誰更好一些?

清韻撫額,希望是她看錯了,沐清柔不至於這樣心大吧?

不過。這難怪她糾結了。

安郡王和大皇子,容貌自是不用說了,都俊朗,但大皇子更勝三分。

身份上。要是安郡王只是一個郡王,大皇子的身份能甩他幾條街。可偏偏大皇子坐他下首,略輸他一籌。

上回,清韻胡謅鳳棲梧桐的時候,就看出來沐清柔的野心了。她是想做皇后的。

既然她要做皇后,那她要嫁的人,必定是將來的太子。未來的皇上埃

清韻覺得沐清柔愁,就是愁這事。她到底選大皇子好,還是安郡王好呢?

清韻好笑,從沐清柔眼裡,她有一種大皇子和安郡王是砧板上的肉,可隨她沐清柔任挑任選了。

這時候,宣王爺站起來,望著皇上道,「皇上,時辰差不多了,您看桃花宴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皇上聞言,輕點了點頭,道,「開始吧。」

宣王爺就看著宣王府總管,朝他點點頭。

宣王府總管就站在一側,說起桃花宴規則起來。

其實是老調重彈,可必須說一遍,皇上來的晚,怕他不清楚。

方才大家在桃林找銀球,也都做了登記,一會兒就依照銀球里的表演順序來。

因為時間不夠,所以同一個數字,一起上。

總管說著,沐清柔望著清韻道,「算你運氣好,一會兒,你表演作畫。」

清韻愕然,「我也表演?」

沐清柔輕嗯了一聲,聲音中大有不滿,像是清韻佔了她一個大便宜似的。

清韻無話可說,她怎麼也沒想到大皇子隨手一丟,沐清柔會把多餘的一個銀球給了她。

也幸好是作畫,不然其他,她還真沒什麼把握。

其實清韻想多了,沐清柔怎麼可能那麼好心?

那銀球,她是打算拿來做人情的,可那時候她來的太晚,皇上都快到了,旁人都落了座,她沒人可以給。

只能給清韻了,而且她第一個給丫鬟的是作畫。

她會作畫,但是畫藝一般,她彈琴和跳舞都比作畫好。

她決定拼一把,才把作畫讓給了清韻,也是她運氣好,銀球里碰巧是作畫,皆大歡喜。

一個世家少爺,一個大家閨秀。

誰都以為先上場的該是世家少爺,偏偏是大家閨秀先上常

她穿著一身鵝黃色裙裳,模樣嬌媚。

她上台時,宣王府小廝端了桌椅來,她表演作畫。

她都提筆作畫了,男子還遲遲不上台。

總管催了兩下。

才有一男子磨磨蹭蹭的上了台,他長的文質彬彬,但是一張臉,窘紅窘紅的。

大家都好奇他臉紅什麼,直到見到小廝捧著一把劍給他。

不巧啊,他要表演舞劍。

他是翰林院學士府少爺,讓他舞文弄墨可以,讓他舞劍,那不是趕鴨子上架嗎?

這不,拿著劍的手都在顫抖。

可桃花宴的規矩,沒有放棄一詞,哪怕丟臉,也得上埃

那劍耍的……

嗯,反正清韻臉是笑抽筋了。

其他人也都憋的臉漲紅,連皇上都笑出了聲。

那男子耍了一會兒劍,然後一不留神,劍脫手了。

他羞赫的恨不得鑽了地洞才好。

也顧不得行禮,一溜煙下了比試台,回座位坐了。

雲貴妃瞧了好笑,望著皇上道,「皇上,臣妾忽然有個想法呢。」

皇上眉頭一挑,笑問道,「貴妃有什麼想法?」

雲貴妃就笑道,「大皇子提議,一改宣王府桃花宴規矩,方才臣妾瞧來,還真是不錯。至少能逗皇上開懷一笑,以往桃花宴,都是從世家少爺和大家閨秀中分別選出魁首來,予以獎勵,現在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一起表演,臣妾覺得宣王府的獎勵依舊,在這之外。不妨將兩人算作一組。到時候哪一組贏了,皇上獎賞他們一番可好?」

雲貴妃的提議,皇上笑了。「這提議不錯,哪一組贏了,朕許他們一個願望。」

此言一出,滿堂都興奮了。

只有正在作畫的大家閨秀一肚子邪火。方才林學士府少爺的舞劍,街上耍猴的都比他好看。她不是輸定了嗎?!

皇后坐那裡喝茶,宣王妃站起來,問道,「那由誰打分呢?」

雲貴妃想了想。笑道,「世家少爺由皇上打分,大家閨秀由皇后打分如何?」

皇后神情淡淡。道,「可以。」

皇上眉頭微挑了下。看了皇后一眼。

雲貴妃就哏紅了臉,她只是隨口一說,以她對皇后的了解,她不喜歡摻和這些事,她肯定往自己身上推,到時候不就是她跟皇上打分了?

宣王妃趕緊讓人準備筆墨。

一刻鐘不到,大家閨秀便畫完了。

丫鬟取了畫,送給皇後過目。

皇后看完,丫鬟就端了筆墨紙硯來,皇后沒動,只道,「六分。」

皇上也沒拿筆了,笑道,「一分。」

那耍劍男子臉漲紅的,恨不得暈過去才好。

第一組表演完了,就第二組了。

世家少爺表演吹簫,大家閨秀跳舞。

只是男子吹的蕭一般,女子跳的舞也一般。

第三組,世家少爺作詩,大家閨秀作畫。

大家閨秀作畫時,世家少爺就在一旁看著,他做的詩得和畫相配埃

只是看著大家閨秀的畫,男子眉頭抖啊抖啊抖。

原諒他眼拙,沒看出來,那畫的是什麼……

如此,叫他怎麼作詩?

男子詩不錯,皇上給了七分,至於畫,皇后給了兩分。

很快,就過去了四十六組。

得分最高的是十三分,有兩組。

清韻坐在那裡看著,幾次笑的臉抽筋,有一回,她在喝桃花釀,直接嗆住了,咳嗽起來。

幸好當時不少人在笑,沒人注意到她,不然又一次丟臉了。

這一回,比試的是沐千嬌。

和她一起的是個世家少爺,清韻不認得是誰。

但是沐清柔就哼道,「這一回,他們肯定不止十三分了,指不定魁首就是他們這一組了。」

清韻訝異,以沐清柔的個性,她肯定不會輕易說這話,讓她背後誇沐千染,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那誇的就該是那男子了?

那男子天姿秀出,模樣俊朗,眉間有一抹溫和,像是與生俱來,叫人觀之可親。

「他是誰?」沒聽到總管說是誰,清韻忍不住問道。

沐清柔就笑了,「你居然不認得他,將來你嫁進鎮南侯府,他還要叫你一聲大嫂呢。」

清韻臉騰的一紅,是鎮南侯府的少爺呢。

能讓沐清柔這麼看重的,應該只有鎮南侯府二少爺楚彥了。

楚彥作畫,沐千嬌作詩。

皇上看了畫,大為誇讚,給了九分。

至於詩,皇后給了七分。

沐千染一張臉紅的跟晚霞一樣。

一半是高興的,一半是羞的。

高興得分第一,羞的自然是她的詩,配不上人家的畫埃

這個分數保持了很久很久,才被兩個八分給平了。

和沐千嬌旗鼓相當的一組是玉萱郡主和衛國公府大少爺。

衛國公府是雲貴妃和宣王妃的娘家,衛國公府大少爺是玉萱郡主的表哥,表哥表妹聯手,威力不容小覷埃

然後,一輪下來,輪到沐清柔了。

她有些緊張,不知道和她一組的是誰。

等見到一男子站起來,沐清柔的臉當時就黑了。

「怎麼會是他?1沐清柔心底那火氣啊,蹭蹭蹭的往上冒。

ps:求月票~~~

許多人說女主幫伯府恢復侯爵,腦迴路不對,可女主這樣做,只是為了免除麻煩,為了江家,為了疼她的父親和為侯府犧牲的姐姐……

當然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重要的是站的高摔的慘,表忘記了,大夫人身後有忠義侯府,伯府不恢復侯爵,老夫人不會收回權利……

女主不是軟柿子,伯府恢復侯爵對她可以說根本沒什麼好處,她可能做便宜別人,便宜大夫人的事?

她的反抗需要一個起點,那就是伯府恢復侯爵,這些年她受到的抱怨和怨恨,她會讓大夫人母女從頭也品嘗一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