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七十章 吐血(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吐血(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一臉茫然,不知道那男子又是誰了。し

沐清柔一臉不甘不願的上了比試台。

清韻聽四下議論,才知道那男子是誰。

然後,清韻撫額了。

那男子居然是常寧侯世子。

安定伯府上下一聽到常寧侯府幾個字就不高興,方才常嫻兒還故意害她丟臉。

清韻望著比試台,常寧侯世子撫琴,沐清柔跳舞。

常寧侯世子的琴……堪稱魔音。

他一碰琴弦,不少人就炸了毛,恨不得轟他下去了。

好在他彈了幾下,琴弦就斷了。

沐清柔一個人跳舞,常寧侯世子彈琴時,沐清柔舞步凌亂,他不彈了,她反而跳的好了。

為此,皇后給了她六分。

至於常寧侯世子,皇上給了他零分。

回到座位時,沐清柔那火氣啊,就跟吃了**一樣,恨不得活颳了常寧侯世子。

「要是和我一組的是鎮南侯府二少爺,我肯定能得第一1

楚彥九分,她八分,就超過玉萱郡主了!

沐清柔氣他的,比試台上表演依舊。

清韻吃著糕點,喝著桃花釀,心情很不錯。

一組表演完,皇上皇后打完分,就輪到下一組了。

小廝搬來琴台,退了下去。

遲遲不見有人上台。

清韻拿了綠豆糕,小心啃著,一副興緻很高的樣子。

總管走過來,喊道,「請八十九組上台表演。」

喊完,還是沒影。

總管就道,「請安定伯府三姑娘和獻王府逸郡王上台表演。」

可憐清韻嘴裡還啃著糕點。忽然一堆人眼睛望過來,清韻的臉瞬間大紅。

不是說她表演作畫嗎,怎麼會是撫琴?

清韻趕緊把糕點放下,將嘴裡的糕點咽下去,咽的太急,還哽住了,喝了一盞桃花釀。方才順坦。

她上了比試台。還是不見獻王府逸郡王。

宣王爺就問道,「方才還見到逸郡王,怎麼不見了?」

逸郡王單獨一桌。他身後桌,有男子站起來,道,「方才有丫鬟遞了個紙條給郡王爺。郡王爺就走了。」

今年的桃花宴,當真是見鬼了。往年不來的,今年都到了,還一個個狀況不少。

「逸郡王不在,那表演怎麼辦?」宣王妃問道。

雲貴妃笑道。「逸郡王不在,只能算做棄權了,沐三姑娘只能單獨表演了。雖然不能贏得皇上的許諾,但還是能贏得宣王府的獎賞。」

清韻坐在琴台邊。有丫鬟在一旁道,「請沐三姑娘彈唱名曲《硃砂》。」

清韻瞬間懵怔了。

老天,名曲《硃砂》怎麼彈?

別說唱了,聽都沒聽過啊啊啊!

腦子裡沒印象啊!

看著清韻那一臉懵了的表情,丫鬟捂嘴一笑,府里都傳安定伯府三姑娘不通才藝,沒想到連《硃砂》名曲都不會,這是有多差啊?

看著丫鬟故意的笑,清韻眸光閃動,嘴角的笑隱隱透著寒意。

沐清柔說她表演作畫,那神情語氣,不是騙她玩的,她沒那個閑情雅緻。

宣王府卻讓她撫琴唱曲,這是讓她故意出醜呢?

她進宣王府時,嗓子疼的直咳嗽,連說話都不利索,縱然能彈琴,只怕也不能唱曲吧?

只是,宣王府不知道她是故意裝的咳嗽,她嗓子雖然受了傷,但這些天喝葯,已經好差不多了。

可嗓子好了又有什麼用,《硃砂》她不會彈,更不會唱埃

清韻擰了眉頭,不知道怎麼辦好。

清韻遲遲不動,不少人在議論紛紛,看著她的眼神都帶著瞧熱鬧的笑。

清韻暗暗咬牙,她今天已經丟臉很多次了,萬不能再丟臉了,不然回了伯府,還不知道老夫人和大夫人怎麼數落她呢。

大錦朝的名曲《硃砂》她不會,可她會《硃砂淚》啊!

彈錯曲子,最多耳朵有毛病,彈雜亂魔音,那會丟臉死的,她只能兩權相害取其輕了。

打定主意,清韻就笑了。

她輕抬皓腕,摸著琴弦,嘴角露出一抹笑來。

看著這琴,她就忍不住想起她那性子活乏開朗的表姐,從小就不喜醫學,酷愛藝術,尤其喜歡古琴,只是她是舅舅的獨女,從出生就註定是杏林世家的傳人,她就是再喜歡藝術,也沒用啊,杏林世家,一根銀針,世代相傳,都傳了二十多代了,哪能在表姐手裡斷了?

當初,表姐勢單力孤,為了抗爭,只能想法設法的找小夥伴,很不巧,和表姐玩的最好的是她。

當時,她也是年紀小不懂事,覺得做長輩的不應該強迫小輩做不喜歡的事,為了支持表姐,咬牙學了幾首曲子,然後就被外祖父外祖母送回家面壁反省去了。

後來,表姐一意孤行,報考了藝術。

她這個幫凶,就被外祖父外祖母盯上了,原本父親要她學西醫的,可是外祖父外祖母要她學中醫,繼承家學,不能斷了傳承,否者要跟她娘斷絕關係……

那段日子,當真是不堪回首。

如今想來,卻滿是懷念。

清韻指節如蔥白如玉,輕輕一劃,便帶起一連竄飄渺琴音。

差不多有十年沒有碰過琴弦了,當初就不怎麼熟稔,如今更是生疏了。

好在這副身子也學過兩年琴,十指靈動,越彈越熟練。

只是一屋子的人都睜大了眼睛。

因為這不是他們熟悉的名曲《硃砂》!

沐三姑娘怎麼能不依照規矩彈琴呢,她這樣擅自更改表演,哪有公平可言?

清韻扶著琴,望著大門,怕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面對皇上。會膽怯,所以面對著大門的。

屋外,陽光燦爛,她看見兩株盛開的桃花上,立著一隻喜鵲。

忽然,喜鵲撲騰著翅膀,往空中飛去。

有人走過來。他帶著銀色面具。長身立玉,就那麼走過來,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貴氣。

是楚北!

清韻微微臉紅。他怎麼來了?

她和他已經定了親,依照規定,訂了親的男女,在成親之前。是不能見面的,他們私底下見面是一回事。正大光明的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清韻臉頰羞紅,如扇貝般的眼帘輕眨,修長的睫毛輕輕顫動。

只一瞬間。她的眼睛就瞪大了。

不知何時,楚北多了柄長劍。

他手持長劍,躍身而來。

陽光下。劍身泛著冰冷寒芒,有些晃眼。

嚇的滿堂賓客盡失色。

然後。屋子就騷亂了,甚至有公鴨嗓子帶著顫抖高呼,「有刺客!護駕!快護駕1

清韻,「……。」

楚北,「……。」

不少大家閨秀都嚇住了,慌亂要逃,甚至有打翻桌椅糕點的。

護衛抽刀,保護皇上,手中凜凜寒刀,帶著怯意在顫抖著,沒辦法,宣王府外有官兵層層包圍,就是為了保護皇上安全,此人單槍匹馬,好吧,連馬都沒有,就敢來刺殺皇上,可見武功不凡,不可掉以輕心。

皇上當時在喝茶,聽到公公喊護駕,他還驚了一下,公公擋在他跟前,他看不清來人,把公公拽開,才看見是楚北,他就忍不住撫額了。

北兒怎麼也來了,還如此冒失的出現?

孫公公也反應過來,嘴角不自主的顫抖了兩下,默默的站回原位,對著護衛擺手,讓他們趕緊退下去。

然後就是開始擦拭額頭上的冷汗了,鎮南侯府大少爺怎麼也來了,他不是病歪歪的躺在錦墨居,出不了侯府嗎,他那樣子,哪裡像是有病?

楚北縱身而來,輕飄落地,正巧,他的劍指著皇上。

不過只一瞬,就動了起來。

他動時,正巧清韻朱唇輕啟,一陣輕柔婉轉歌聲傳來:

引歌長嘯浮雲,劍試天下白衣染霜華

當年醉花蔭下紅顏剎那菱花淚硃砂

猶記歌里繁華夢裡煙花憑誰錯牽挂

黃鶴樓空蕭條羈旅天涯青絲成白髮

流年偷換憑此情相記

驛邊橋頭低眉耳語

碧落黃泉紅塵落盡難尋

回首百年去

鏡湖翠微低雲垂佳人帳前暗描眉誰在問君胡不歸

此情不過煙花碎愛別離酒澆千杯淺斟朱顏睡

輕寒暮雪何相隨此去經年人獨悲只道此生應不悔

姍姍雁字去又回荼蘼花開無由醉只是欠了誰一滴硃砂淚

男子舞劍,女子撫琴。

一個沉浸在劍中,一個沉醉在琴中。

一堆人沉浸在婉轉歌聲中。

偌大的屋子,靜的只聽見的劍破長空聲。

皇上坐在那裡,溫朗的面龐上,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瞥頭看向皇后,卻見她溫和婉約的臉上,有了淚痕,宛如一朵帶雨的青艷梨花。

皇上就那麼看著她。

琴聲猶在耳畔。

清韻彈完,楚北也收了劍。

屋子裡,一堆人都還沉浸在歌聲中,回不過神來。

「只道此生應不悔……,」皇后赫然一笑,笑聲凄涼,帶著嘲弄之色。

隨即臉色一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然後,暈了過去。

「綰娘1皇上臉色蒼白。

這一切,來的太快,快的清韻都還沒有起身,屋子就再一次騷亂了起來,比前一次更亂。

清韻忙要站起來,然後就被皇上撞了一下,要不是楚北扶著她,她都要被撞倒在地。

皇上抱著皇后,急急忙離開,身後孫公公在高呼,「太醫!快叫太醫1

清韻看著一堆人跟著皇上離開,耳畔是楚北帶著不解的聲音,「我從未見他那麼急過……。」

清韻瞥頭望著他,只看得見他完美到無可挑剔的下顎,若果她猜的不錯,楚北口中的他指的好像是皇上?

ps:精彩從這裡開始。。。。。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