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七十一章 釣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釣魚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他一個鎮南侯府外室庶子,對皇上很熟悉嗎?

「皇后她也有病在身?」清韻忍不住問道。

楚北搖頭,眸底流露擔憂之色,「沒聽說皇後有恙在身。」

沒病,那怎麼好端端的吐血暈倒?

雲貴妃坐在那裡沒動,她臉色很難看,當初她在御花園暈倒,皇上都沒抱過她,今天,皇后吐血,他竟然那麼急,哪怕用心急如焚都不足以形容!

她甚至從來不知道皇上會喊皇后綰娘,皇后閨名不是叫楚瀾嗎?!

綰娘是哪來的稱呼?!

雲貴妃深呼兩口氣,一堆人都去看皇后了,她身為貴妃卻不去,實在不合適,也起了身。

她踩著紅毯下台階時,清韻正從楚北懷中掙脫,要去瞧瞧皇后。

結果才邁了一步,就聽身後有怒聲道,「站住1

清韻腳步一滯,轉身回頭,見是雲貴妃喊她,趕緊福身。

雲貴妃望著她,她就坐在皇上身邊,她雖然聽琴聲,可她關注的更多的還是皇上,皇上從她開始彈琴,就一直望著皇后。

皇后暈倒之前,嘴裡還咕嚕著「只道此生應不悔」,可見吐血暈倒與這首曲子有關。

「這首曲子本宮之前從未聽說過,是你寫的?」雲貴妃眼神凌厲,聲音更帶著威嚴。

清韻心咯一下跳了,之前她就懷疑皇后暈倒和這個曲子有關,只是不大敢確定,現在雲貴妃如此關心,幾乎可以確定了。

清韻想哭了,她怎麼這麼倒霉。撫琴一曲,居然害皇后吐血暈倒。

清韻連忙搖頭,「貴妃娘娘太高看清韻了,這首曲子不是清韻寫的。」

雲貴妃看著清韻,她沒有懷疑清韻的話,可不是誰都能寫曲子,「那是從何得來的?」

清韻又開始撒謊了。她不喜歡撒謊騙人埃「我也不知道,以前住佛香院時,有一風箏掉在院子里。風箏上就寫著這首曲子,也沒人來要,我覺得不錯,就記下了……。」

雲貴妃挑了下眉頭。

清韻說不是她寫的。她信。

可說曲子是寫在風箏上的,她有些不信。雖然不少人喜歡在風箏上題詩,寫上夙願……好像寫曲子也不是不可能?

難道是皇后寫的?

可要是皇后寫的,那她聽到還吐什麼血?

雲貴妃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她還擔心皇后呢,要是皇后一命嗚呼,對她來說。可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雲貴妃清冷眸光從清韻臉上掃過,邁步往前走。

清韻和楚北緊隨其後。

皇上沒有帶皇后回宮。還在宣王府里。

院子里,烏壓壓擠了一堆人,連大皇子都在院外等候。

雲貴妃要進屋,被孫公公攔下了,「雲貴妃留步,皇上有令,沒有他的吩咐,誰也不許進屋。」

雲貴妃臉色難看,「本宮只是想進去看看皇后病情1

孫公公一臉為難,卻穩穩的站在那裡不動,「皇上的吩咐,奴才不敢違逆,還請貴妃娘娘見諒。」

宣王妃走過來,遞台階給雲貴妃,請她去正堂,也是順帶商議事情。

皇后在宣王府吐血暈倒,這可不是小事,從皇后暈倒起,她的背脊涼到現在,都沒有暖和起來。

皇后沒事還好,要是有事……她不敢相信鎮南侯府會對宣王府如何。

正堂,坐了一堆貴夫人。

大家都在小聲議論,沒人往清韻身上想,誰能想到皇后吐血是因為那首曲子?

清韻撫琴,他們都聽見了,只覺得好聽,有些悲傷,但別說吐血,連噴嚏都沒打一個。

她們面面相覷,心中有自己的揣測。

無非是兩種。

一種是,宣王府給皇後下毒。

一種是,皇后給自己下毒,存心嫁禍給宣王府。

不論哪一種,皇后吐血暈倒,要沒個合理的解釋,宣王府難逃其咎。

雲貴妃可是宣王妃的親姐姐,皇上登基多久,雲貴妃就惦記了皇后之位多久,偏偏皇后不怎麼受寵,皇上就是不廢黜她,這其中固然有鎮南侯府手握十萬兵權的緣故,可今兒瞧來,皇上對皇后也不全然無情埃

雲貴妃讓宣王妃別擔心,然後告訴她皇后暈倒是清韻所致。

宣王妃蒼白的臉色,這才有了些氣色,但看清韻的眼神,要多嫌棄,就有多嫌棄。

好好一個桃花宴,都進行了大半了,偏她不守規矩,擅自更改曲目,害皇后吐血暈倒,害她擔心了許久!

雲貴妃才邁步上正堂台階,那邊偏屋門吱嘎一聲打開。

雲貴妃停下腳步,宣王妃就走了過去,有些急切的問道,「皇後娘娘如何了?」

太醫搖頭道,「王妃放心,皇后並無大礙,只是這麼多年皇后鬱結難舒,不知何故,牽引她動了情緒,悲從心來,才會忍不住吐血,休養些時日就不礙事了。」

方才雲貴妃的話,只讓宣王妃的心放了一半,這會兒聽了太醫的話,她的心算是徹底放下了。

太醫還要去抓藥、煎藥,就先告辭了。

一會兒之後,皇上也出來了。

宣王爺趕緊道,「皇上,要不送皇后回宮歇養?」

他話音未落,另一太醫就道,「皇后還暈著,不宜動她,等她醒來再回宮歇養不遲。」

宣王妃就問道,「那皇后什麼時候醒?」

太醫就道,「約莫一兩個時辰。」

宣王妃就放心了。

宣王爺看著一院子的人,和宣王妃商議道,「皇后吐血暈倒,今年的桃花宴要不要提前結束?」

宣王妃也正有此意呢,她算是嚇怕了。

可是一群大家閨秀意猶未盡啊,聽說桃花宴不辦了,都扭眉瞪著清韻。

就這麼一會兒。她們都知道皇后吐血暈倒是清韻害的了。

清韻臉有些發白,不知道怎麼辦好,桃花宴要是就此結束,她算是把一堆大家閨秀給得罪死了。

回去,她該怎麼面對老夫人的責難?

越想,清韻臉色愈白。

楚北看著她,眸底有抹憐惜。他一把抓了清韻。往前邁步。

清韻嚇了一跳,微白的臉,泛著紅暈。想掙脫,偏楚北拽的緊,她掙脫不開。

清韻就被楚北拽著走到了皇上跟前,他膽子大的很。他望著皇上道,「桃花宴都進行到這會兒了。不能半途而廢。」

皇上臉色一沉,怒從心來,「皇后因為你們兩都暈了,你還有心情惦記桃花宴?1

皇上說著。清韻清楚感覺到楚北握著她的手又緊了三分,握的她有些生疼。

他望著皇上道,「我和清韻當眾表演。那麼多人都在看,都在聽。唯獨皇後有事,是皇后自己的原因,豈能怪罪我們?」

聽著楚北的話,清韻只覺得呼吸急促,恨不得暈過去才好。

他哪來的膽量,敢如此跟皇上說話?

她總覺得皇上恨不得掐死楚北。

宣王爺和五六位大臣有些暈了,鎮南侯府外室所出的大少爺,怎麼會這般膽大,皇后不是她姑母嗎,他怎麼不向著皇后?

不過他說的也不錯,同樣的曲子,一堆人都在聽,只有皇後有事,肯定是怨皇后自己埃

大皇子趕緊上前,道,「父皇,母后還要一兩個時辰才醒,桃花宴貿然不舉行了,沐三姑娘和楚大少爺只怕要承受不少流言蜚語,等母后醒過來,也會自責。」

他說著,遠處有一男子拎了條魚過來,年紀比楚北略小一歲的樣子,但模樣俊朗出塵。

見一堆人看著他,他俊朗的臉,有些窘紅。

這男子,就是原該和清韻一組的獻王府逸郡王。

他走過來,把魚丟楚北懷裡,很生氣道,「你要的魚1

楚北接了魚,隨手一丟,暗處衛風閃出來,把魚接了。

一群人,「……。」

逸郡王丟了魚,才望著皇上,指著楚北,告狀道,「皇上,他要挾我放棄比試,在宣王府荷塘給他釣魚1

一群人,「……。」

不是吧,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大少爺,簡直膽大包天啊!

獻王府逸郡王,那是什麼人?

好吧,他只是一個郡王爺,沒有當過太子的爹。

可他有一個祖父,是當今皇上的親叔叔!

是大錦朝皇室中,輩分最高的人,皇上見了他,都得乖乖請安問好。

整個京都,甚至是大錦朝,安郡王誰都敢惹,哪怕是皇子親王,唯獨逸郡王,他客客氣氣的。

這樣一個人,楚大少爺居然逼迫他放棄比試,在宣王府荷塘給他釣魚?

一堆人心底都在冒小泡了,楚大少爺絕對掌握了逸郡王什麼把柄,不然他能這麼聽話?

皇上斂眉,「他怎麼要挾你的?」

逸郡王,「……。」

都說了是要挾,他能說嗎?

重點不是要挾,是他被要挾了好不好?

逸郡王望著皇上,一臉委屈道,「他以死要挾我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他一身病,好不容易定了親,不想外人跟他未來媳婦一起表演,尤其是比他英俊,比他有才華的我,萬一沐三姑娘姑娘因此看中我,非我不嫁,他會死不瞑目的,將來他做鬼也不會放過我,以我對他多年的了解,他是說到做到的……。」

他怕死,所以選擇了釣魚。

一堆人,「……。」

這樣的理由,誰信呢?

這樣堂而皇之的欺君,也就逸郡王有這樣的膽量了,不過,就算他說了謊,只要楚大少爺不戳破,假的也成真的了。

皇上望著楚北,眸光瞥著清韻,最後落在大皇子身上。

皇上眸底有一抹悲涼。

安郡王站在一旁,他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饒有興緻的看著清韻。

雲貴妃和皇后鬥了快二十年了,都不能傷皇後分毫,她一支曲子就讓皇后吐血暈倒了,當真是有趣。

還有皇上那眼神……莫非左相說的話都是真的?

右相上前一步道,「皇上,皇后並無大礙,修養即可痊癒,這會兒又不能回宮,乾等著不如讓桃花宴繼續?」

皇上斂緊神情,順著右相的台階往下走,擺手道,「依右相之言,桃花宴繼續。」

就這樣,大家又回了桃香居。

既然桃花宴繼續,那清韻和楚北就要打分埃

等大家落座之後,宣王妃就站出來道,「雖然沐三姑娘的曲子聽著不錯,只是並非是我宣王府要求彈奏的名曲《硃砂》,還連累皇后吐血暈倒,分數應當作廢,還有楚大少爺,他……。」

宣王妃說著,楚北赫然一笑,「想不到堂堂宣王府也做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事。」

宣王妃臉色一變,眸帶怒火道,「楚大少爺,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ps:~~o_o~~

從月票榜第五跌倒第六了。。。。

求親們手裡的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