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七十八章 守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 守護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說完,他縱身一躍,便追著刺客走了。br

清韻深呼兩口氣,望著窗戶問道,「明明可以抓住,為什麼要放走,再去追?」

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衛風望著清韻,見她臉色蒼白,就知道她受了不小的驚嚇,便解釋道,「這些刺客都經過訓練,紀律性強,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就算抓了,也難從他們口中問出話來,放他們走,是想查出他們背後主使,以絕後患。」

清韻點頭,她對這些事知道不多,只是這幾個要殺她的人,清韻真是要多厭惡就有多厭惡。

把眼睛從刺客身上挪開,清韻望著站在衛風身邊的暗衛。

暗衛膚色青銅,見清韻看著他,忙作揖行禮道,「屬下衛馳,見過三姑娘。」

清韻怔了一下,失笑道,「你才是衛馳啊,我還當剛才那個是……。」

說著,清韻頓了下,問道,「那剛才那位是誰?」

衛風回道,「是衛律,和我一樣,是爺的近身暗衛。」

暗衛也是分等級的,有些是外出辦事的,有些只是跟在主子身邊,近身保護,這樣兒的暗衛權利最大。

衛馳檢查刺客屍體,並沒有什麼發現,這些刺客穿戴普通,就連手中的刀,都是街頭買的尋常刀劍。

見衛馳要搬屍體離開,清韻頭疼了,「我看還是把刺客屍體留下吧,方才那麼打鬧,住在泠雪苑的丫鬟婆子肯定聽見了,瞞不過去。」

那些丫鬟並非都是她的心腹,她想收買不容易。

而且,泠雪苑有刺客。丫鬟也怕死啊,世上還是少有人愛錢不惜命的。

清韻都發話了,衛馳就把手鬆了,刺客又倒了下去。

一屋子的血腥味,叫人作嘔。

清韻皺隴鼻子,窗外有動靜傳來。

清韻轉身,便見衛律躍身進屋。他隨手一丟。就將一把小匕首丟給了衛風道,「刺客死了。」

不多說,也知道刺客死於小匕首之下。

衛風看著手中匕首。眼神微凝,「這匕首……。」

當初刺傷大皇子的匕首似乎就是長這樣?

殺大皇子的,多和儲位有關,可這一撥人怎麼要殺三姑娘?

衛風望著清韻。問道,「三姑娘惹到過什麼人沒有?」

清韻兩眼一翻。「惹誰啊,刺客要殺我的理由是我抽到了兩根簽」

她長這麼大,連出安定伯府都沒幾回,以前住佛香院。從未遇到過刺客,顯然沒有敵人。

今兒去參加一回桃花宴,就招來了刺客。要說得罪了誰,只有宣王府吧?

她不傻。看的出來那顆大東珠,宣王妃不樂意賞給她。

大東珠雖然稀罕少見,可要是因此招來殺身之禍,她覺得毫不猶豫的丟糞坑裡去。

衛風站在那裡凌亂。

衛律則擰眉,聲音沉冷道,「我覺得刺客不是在說笑。」

他們真的是因為清韻抽到了兩根簽才殺她。

清韻嘴角猛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有一種想剁手的衝動,沒事抽哪門子的簽。

衛風望著衛律,眸光微動。

莫非他改主意,就是因為這事?

他心急知道緣由,只是當著清韻的面,不好過問,只叮囑衛馳道,「刺客才死,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再來,你收好泠雪苑,我會請主子再派暗衛過來。」

說完,衛馳點頭,縱身一躍,便出了藥房。

衛風和衛律也和清韻告辭,清韻還想給衛律包紮傷口,被衛風阻止了。

等出了安定伯府,衛風就憋不住問衛律,「三姑娘對爺有救命之恩,你殺她,將爺置於何地」

衛律對楚北很忠心,衛風心裡清楚。

他也明白,衛律殺清韻的原因,正因為知道,在發現衛律不在錦墨居時,他就反應了過來,又在半道上遇到了衛馳,他當時差點嚇死,趕緊往泠雪苑趕。

他擔心衛律真的殺了衛風,好在衛律迷途知返。

衛律要是袖手旁觀,任由刺客殺清韻,清韻這會兒估計都在奈何橋排隊喝孟婆湯了。

衛律很實誠,他雖然沒有殺清韻,反而救了她,但他敢作敢當,不否定對清韻動了殺念,「我不希望爺為了一個女人放棄所有」

衛風差點氣暈,一拳揍了過來,直接將衛律揍倒在地。

嘴角一抹鮮血流了出來。

衛風憤怒道,「要是沒有三姑娘,爺連命都不一定保得住,還談什麼其他況且你讓爺去爭什麼,爭贏了敵人,那自己人呢?爺選擇放棄,這是最好的結果了,爺爭回來一身的毒,還不夠嗎?」

衛律爬起來,抹著嘴角的血,沒有說什麼。

衛風打了一拳,也就消氣了。

他知道衛律方才沒殺清韻,以後就不會再動殺念了,只問道,「你為何又改了主意。」

衛律望著衛風道,「因為刺客殺三姑娘的理由。」

只因為清韻抽到了兩根簽,所以招來殺身之禍。

這理由初聽很可笑,可衛律就是信了,直覺告訴他,這就是理由。

這兩根簽引出來的流言蜚語,背後明指清韻很笨,蠢不可及。

可這兩根簽牽扯甚廣,它招來了慧凈大師。

慧凈大師不管俗事,卻因為清韻抽到兩根簽,而打斷小和尚說話,這明顯透著詭異。

而且,更重要的是,當年皇后懷著孩子時,皇上也抽到了兩根簽。

雖然沒人知道簽文是什麼,可皇上卻莫名的對清韻上了心。

皇上日理萬機,等閑之事,怎麼可能引起他的主意?

清韻抽到兩根簽,就算她笨,也只是她和楚北的事。娶她的是楚北,只要楚北不嫌棄她笨,礙不著旁人什麼事,可偏偏有人要殺她。

衛律大膽猜測,清韻抽到兩根簽,和當年皇上抽到兩根簽有所牽連。

雖然刺客殺了清韻,也省的他再動手。可是他袖手旁觀。不就是助紂為虐,幫著敵人欺負自己主子?

這讓一個忠誠為主的屬下如何能忍?

簡直是忍無可忍好么

衛律的腦迴路,衛風有些醉。但是他很慶幸,不然可就是無法挽回的錯了。

藥房內,清韻將喜鵲和青鶯拍醒。

兩丫鬟是嚇怕了,抱著清韻一陣痛哭。嚇的不行。

清韻安慰她們說沒事,兩丫鬟好半天才迴轉。

喜鵲咬了唇瓣道。「姑娘只是抽到了兩根簽而已,怎麼就倒霉的遇到這麼多糟心事。」

清韻心情很差,她有預感。

這還只是開始,後面只怕還有更糟心的事。

青鶯則道。「姑娘別擔心,姑娘福大命大,幾次倒霉。都有人相助,簽文也說了求籤之人平安和順。求財得財,求安得安,求和得和,遇難可化險為夷,有扶……。」

說到這裡,青鶯眨眼了,「扶什麼呢?」

是啊,扶什麼呢。

只怕,這後面的話,才是她今日之禍根。

得想辦法再去棲霞寺一趟。

這樣不明不白的被人刺殺,她心底膈應。

清韻看著凌亂的藥房,那三具屍體,眉頭皺緊。

兩丫鬟把倒地的桌椅收拾乾淨,還有清韻煎的葯,和制好的一些藥丸全部收在柜子里,上了鎖。

等忙完,外面便有急切的腳步聲傳開,好像來了很多人。

清韻煩躁,她都被人刺殺了,伯府的人還這麼慢吞吞的來,來的還都是一些尋常小廝,在那些武功高強的暗衛面前,只怕都不夠他們砍的。

堂堂伯府,都沒有暗衛嗎?

周總管還以為清韻被殺了,可是喜鵲開門,一堆人瞧見清韻,都驚詫了。

清韻臉色青的很,「怎麼,沒瞧見我的屍體,很詫異是不是?」

周總管頭皮一緊,趕緊道,「三姑娘福澤深厚,遇難總能逢凶化吉。」

嘴上這樣說,心底卻驚濤駭浪。

那三個倒地的屍體,都是一劍封喉,三姑娘一個大家閨秀,如何殺得了他們?

正納悶呢,那邊窗戶人影一動。

衛馳就出現在了屋內,周總管還將他當成是刺客,臉一白,就不知道怎麼辦了。

身後一群小廝倒是拿了刀,但是渾身哆嗦。

衛馳眸光帶著鄙夷,就這群人如何護的住三姑娘,他上前一步道,「在下衛馳,乃鎮南侯府暗衛,奉老侯爺之命守護三姑娘。」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張令牌出來。

上面一個大字:楚。

衛馳不好意思說是楚北派他的,雖然楚北和清韻定了親,但畢竟沒成親,私下往來,有損清韻閨譽,往鎮南侯身上推,就沒事了。

周總管這才瞭然,原來這三個刺客是鎮南侯府暗衛殺的,也幸好鎮南侯府派了暗衛守護三姑娘,不然三姑娘這會兒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周總管作揖像衛馳道謝。

衛馳面無表情,「分內之事。」

說完,身子一閃,就消失在了屋內。

周總管擦拭額頭汗珠,望著清韻道,「三姑娘,藥房髒亂,您先回內屋,我讓下人連夜把藥房收拾乾淨。」

清韻點點頭,留下喜鵲看著,便帶著青鶯走了。

春暉院,內屋。

老夫人靠在喜鵲鬧春大迎枕上,面容有些憔悴。

孫媽媽站在一旁,手也攢緊,眸底有不安。

清韻屋子裡有打鬥聲的事,丫鬟一早就過來稟告了,她們擔心清韻出事。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老夫人趕緊望著屏風處。

紅綢快步進屋,老夫人就問道,「可出事了?」

ps:在家帶著,事多。。。。。

存稿光光了

~~oo~~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