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七十九章 連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 連累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聲音有些顫抖,還帶了些沙啞。

紅綢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老夫人放心,三姑娘和丫鬟都沒事,泠雪苑是進了刺客,但是鎮南侯派了暗衛在暗處守護三姑娘,刺客被鎮南侯府的暗衛給殺了。」

聽丫鬟說清韻沒事,老夫人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只是鎮南侯府派了暗衛保護清韻……

老夫人眉頭緊鎖,不知道是高興好,還是不高興好。

堂堂伯府,任由人隨意進出,自家孫女,還需外人來保護,這說出去不是打伯府的臉嗎?

孫媽媽跟了老夫人幾十年,對老夫人的想法摸的透徹,當即就道,「鎮南侯府會派人來保護三姑娘,莫不也是江老太爺要求的?」

這個也字,讓老夫人皺緊的眉頭鬆了一瞬,旋即又皺的更緊了。

她知道孫媽媽是說在宣王府桃花宴上,鎮南侯府楚大少爺幫清韻奪的第一,要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的事。

鎮南侯對清韻如此上心,那伯府恢復侯爵,就更用心了,讓她往好處想,伯府恢復侯爵大有希望。

確實,老夫人原本只信三分,這會兒信了七分了,她抬手揉太陽穴,無奈道,「家醜不可外揚,他怎麼能全抖給鎮南侯知道?」

孫媽媽不知道怎麼回答,這是伯府的家醜,不是江家的。

江老太爺為了三姑娘,都放下身段和裡子面子去找鎮南侯了,也算是豁出去了,哪還顧得上其他?

老夫人也只是那麼一說,談不上怪罪不怪罪,想著清韻受到驚嚇,她有心把清韻叫來春暉院住,只是有暗衛在,多有不便。

她也怕鎮南侯府多心,覺得她責怪他們不該派暗衛來。

最後擺手道。「找幾個丫鬟婆子去泠雪苑,人多也安心些。」

孫媽媽點頭應下道,「奴婢這就去辦,讓紅綢伺候您歇下。」

半個時辰后。清韻剛沐浴完,要上床歇息。

喜鵲就來稟告,藥房收拾乾淨了,孫媽媽領了四個婆子,兩個小丫鬟和兩個二等丫鬟來。

清韻疲乏的很。也沒心情見她們,就上床睡了。

早上醒來,脖子有些泛酸。

在藥房受驚嚇,夜裡做了噩夢,翻來覆去睡不安穩,有些精神不濟。

起床梳洗打扮,還抹了些粉,看些來才有了些紅潤。

吃了早飯,清韻就帶了喜鵲去春暉院。

等出了院門,喜鵲就道。「姑娘,昨兒夜裡,流韻苑死了個丫鬟。」

方才清韻起來,她就忍不住想說了,這是這麼遭心的事,說了怕清韻吃不下早飯。

清韻斂眉,「是刺客殺的?」

喜鵲點頭,「應該是,丫鬟被抹了喉嚨。」

清韻就沒再說什麼了。

兩人邁步朝前走。

陽春三月的清晨,雖有陽光。但風更寒峭。

進了春暉院,剛邁步饒過屏風,就見沐清芷和沐清雪迎了上來,一人拉了她一隻手。姐妹情深道,「三妹妹,看到你沒事,我們就放心了,昨兒我們聽說了刺客的事,沒差點嚇死。還好你沒事,我擔心的一宿都沒睡著。」

清韻見兩人擔憂的臉色,笑了,「你這樣擔心我,擔心的都睡不安穩,倒叫我心愧了,不過芷瀾苑離我住的泠雪苑不遠,若是再有下一次,你還是派個丫鬟去瞧瞧我,知道我沒事,不就能安然入睡了。」

清韻嘴角噙著笑,淡然如菊。

沐清芷嘴角的笑,就慢慢僵硬了。

她虛情假意,清韻可不傻,關心,可不是嘴上說說,她就信了。

要是真關心,昨晚沒去就算了,一大清早的也不去看看她,跑到老夫人跟前來關心,來秀她們姐妹情深,她沒那個閑情雅緻陪她們玩。

清韻一句話把沐清柔打發了,沐清雪就不說擔心她了。

她轉了話題道,「三妹妹,你知不知道,昨晚差一點點,刺客就把表姐當成是你給殺了。」

清韻挑眉,沐清雪就將事情娓娓道來。

昨晚流韻苑被殺了一個丫鬟不假,還有一個丫鬟是嚇暈了。

當時兩丫鬟是起夜去上茅廁,兩丫鬟閑聊清韻明天進宮的事,還說在宣王府大膽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的事,還感慨要是周梓婷能去就好了。

她們伺候周梓婷,周梓婷好,她們才好。

許是這樣,讓刺客知道,流韻苑住的不是他們要殺了清韻。

這不就抓了丫鬟問,清韻住哪兒。

膽小的嚇暈了,膽大的估計指使出清韻住處,然後被殺了。

要是沒兩個丫鬟,周梓婷估計要做清韻的替死鬼了。

清韻聽著,沒什麼表情。

但是,周梓婷看她的眼神就不善了,她質問道,「三表妹,你什麼時候惹到別人了,都派刺客來殺你了,還險些連累我。」

老夫人臉一沉,看周梓婷的眼神第一次有了些不悅。

清韻眼神微冷,但是臉上卻帶著笑,「連累?梓婷表姐這話我就聽不明白了,這連累二字從何而來?」

周梓婷當時就哏紅了臉,氣的直咬唇瓣。

清韻則一臉後知後覺,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刺客要殺的是伯府嫡女沐三姑娘我,依照往常,我應該住在伯府樓里,偏咱們伯府和一般府邸不一樣,是梓婷表姐住在裡面,刺客又不知道,這要真誤殺了梓婷表姐你……。」

清韻說著就停了,沐清柔撲哧一聲笑道,「那可真是有冤無處伸,死不瞑目了。」

老夫人臉瞬間又冷了三分。

清韻瞧見了,嘴角勾起一抹笑,這就叫神補刀。

她繼續補了一刀,笑道,「被誤殺總是冤枉,這一次,說我連累,我也認了,不過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惹到了敵人,這一次僥倖逃過,是多虧了鎮南侯府暗衛相助,流韻苑裡可沒有暗衛保護著,要是再有刺客來……我覺得吧,梓婷表姐你還是換個地方住穩妥一些。」

周梓婷臉一青,眸光就閃冷芒了,但是很快被笑意掩過去,「三表妹要住流韻苑?」

清韻搖頭一笑,「我就不住了,我在泠雪苑住了三年,不想搬來搬去,要是有刺客來,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我,多好?」

周梓婷就氣了,「你就不能不惹事嗎?」

清韻心底更沉了,她有什麼立場來指責她,「有時候不是我惹事,是別人惹我。」

「一個巴掌拍不響」周梓婷是嚇壞了,所以失了以往的鎮定。

老夫人越聽越沉,難得出口呵斥道,「夠了」

周梓婷嚇了一跳,眼眶當即就紅了。

老夫人有些心疼,但是這一回她的心很硬。

要是以往,她不會責怪周梓婷,可是現在,她清楚,暗處有暗衛守護清韻。

流韻苑才該是清韻的住處,伯府給一個外孫女住,已經出格了,現在還由著一個外孫女欺負伯府嫡女,連翻出聲質問,這像什麼話,不是說伯府不講規矩嗎?

她當真是寵的梓婷忘了身份了。

周梓婷來伯府三年,還是第一次遭到老夫人的呵斥,只有這麼簡短兩個字,周梓婷卻如同遭受了巨大委屈。

坐在一旁嚶嚶泣泣,嬌不可憐。

她哭了片刻,才挨著老夫人坐下,道,「外祖母,你別生氣了,梓婷也知道說連累二字重了些,不應該,可梓婷差一點點就沒命了,只要一想想,梓婷的背脊都是涼的,情急之下,才會口沒遮攔,外祖母別怪梓婷。」

說著,又跟清韻賠禮道歉。

她認錯了,雖然不是真心的,可是清韻得接著啊,只道,「我說話也重了些,梓婷表姐也別怪我,我聽到連累兩個字,頭皮就發麻,以往我是能忍就忍了,這不昨兒一番驚嚇,一點委屈都受不了了,有話就說,我只盼著伯府能早日恢復侯爵,將連累這二字從腦門上摘掉,這兩個字太沉太重,壓的人喘不過氣。」

這一番話,是說給周梓婷聽得,也是說給老夫人她們聽得。

老夫人手中佛珠撥弄。

外面,丫鬟進來,福身道,「老夫人,三少爺的燒退了。」

這樣一打岔,清韻和周梓婷的口角就算揭了過去。

老夫人點點頭,如釋重負道,「一夜了,燒總算是退了。」

沐清柔在一旁,抱怨道,「也不知道是誰看陽哥兒不順眼,給他下巴豆,陽哥兒那麼小,竟也下得去手。」

要是叫她知道是誰下的毒手,她砍她兩隻手

周梓婷坐在一旁,悶不吭聲。

她手中帕輕扭,眸帶嘲弄。

清韻坐了片刻,外面丫鬟來報,說馬車準備妥當了。

到這時,老夫人才望著清韻道,「今兒,也不知道皇後為什麼找你進宮,昨兒皇后吐血暈倒,傷了身子,說話行事務必小心謹慎。」

清韻點頭應下,然後如她昨晚猜測的那般,老夫人派了得力丫鬟紅綃陪她進宮。

老夫人發話,清韻只能聽從。

清韻福身,剛要告退,外面進來一丫鬟,急急忙稟告道,「老夫人,寧王府若瑤郡主來了。」

老夫人眉頭一挑,不知道若瑤郡主怎麼好端端的來伯府。

沐清柔幾個就趕緊道,「祖母,我們出去迎接若瑤郡主。」

老夫人點頭,丫鬟趕緊道,「不用迎接了,若瑤郡主是來找三姑娘的,就要到春暉院了。」

說著,丫鬟就把若瑤郡主領了進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