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章 親啟(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 親啟(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若瑤郡主穿著一身天藍色雲錦裙裳,著蘭花,精緻玲瓏,她面容嬌美,嘴角一抹笑,無邪天真。

若瑤郡主身份尊貴,便是老夫人都得起身見禮。

若瑤郡主臉微微紅道,「不必多禮,我貿貿然登門,太唐突了,不過,是母妃讓我來的。」

老夫人眉頭微動,由著丫鬟扶著坐下,然後請若瑤郡主坐下道,「王妃讓郡主來伯府是?」

若瑤郡王望著清韻道,「母妃讓我來找清韻姐姐的,怕她早早的進宮見皇后,特地讓我趕來接清韻姐姐去王府一趟。」

說著,她又道,「老夫人放心,母妃和皇后關係最好,母妃先請清韻姐姐,皇后不會怪罪的,一會兒等見過母妃,我送清韻姐姐進宮。」

老夫人哪會拒絕,手中佛珠輕弄,望著清韻道,「那你就跟郡主去見王妃,隨後再進宮。」

就這樣,清韻跟若瑤郡主走了。

等她走後,孫媽媽就忍不住問道,「寧王妃知道三姑娘要進宮,怎麼今兒要見她?」

老夫人眸光深遠,微微一嘆,「怕就是和清韻進宮見皇後有關。」

出了春暉院,清韻就忍不住問若瑤郡主道,「王妃找我是?」

若瑤郡主左右瞄瞄,湊而清韻耳邊道,「我不知道到底為了何事,但我無意中聽母妃對父王感慨,說『阿瀾已經多年不曾流過眼淚了,我真怕她憋壞身子,如今會哭,卻吐血暈倒,當年到底出了什麼事,明明一對璧人,怎麼就走到今日地步』,父王寬慰母妃說『你有孕在身,別太過操心,當年的事。我又何曾知道,多問幾句,皇上都要跟我翻臉』。」

說著,若瑤郡主聳肩。臉紅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皇上和皇后曾經是一對璧人呢,我一直當皇上娶皇后是不甘不願,被逼的。」

聽若瑤郡主這麼說,清韻心底就跟煮開的茶水一般。翻騰著,叫囂著八卦。

皇宮,一直是京都大小權貴最關心的地方,稍微有一點八卦,都能傳出來。

皇上和皇后不和,皇上和太后也不合。

太后和皇后,那不是不合了,幾乎能用敵人二字來形容了,嫌棄的不行。

太后一直希望廢后,但是獻王說是先皇賜婚。皇上廢后就是對先皇不敬,廢后,大錦必降天譴,民不聊生,是以這麼多年,皇后雖然不怎麼受寵,但地位還算穩固。

昨兒宣王府,皇后吐血暈倒,皇上那緊張模樣,情真意切。

這會兒聽若瑤郡主說。皇上和皇后曾經是一對璧人,清韻相信。

只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一澆袢照獍悖

難道是婆媳關係?

皇上夾在太后和皇后中間,左右受氣。一邊是心愛之人,一邊是親娘,要是親娘以死相逼,皇上還怎麼和皇后琴瑟和諧?

只是太后怎麼就那麼討厭皇后呢?

難道是因為皇后太美?

清韻覺得自己真相了,那樣美的容貌,多招人羨慕妒忌恨埃

若瑤郡主只說了這句。就道,「我們快走吧,我怕母妃會等不及。」

清韻腳下步子就快了三分。

若瑤郡主拉著清韻坐她的馬車,紅綃和若瑤郡主的丫鬟秋霜坐後面的小馬車。

等坐上馬車,若瑤郡主就笑了,「上回,我就想邀請你去王府玩了,只是怕給你,給母妃添麻煩,所以忍了,沒想到母妃會讓我來請你。」

清韻輕笑,她細細打量若瑤郡主的車駕。

奢華,舒適。

遠非沐清柔的馬車可別,幾乎是天上地下了。

尤其是左右車簾,從外面看是一方紗簾,看不到裡面,可是從裡面卻能看到外面,而且很清楚。

清韻忍不住摸著那紗綢,嘖嘖驚嘆,若瑤郡主捂嘴笑道,「清韻姐姐慧眼獨具,我這履地方,就是這紗簾了,是皇后賞賜我的,本來是一套,只可惜被人搶了一大半去。」

說到最後,嘴就撅了起來。

不用說,清韻也能猜到是誰搶的。

當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身為郡主也有煩惱埃

不過若瑤郡主天生樂觀,被寧欣郡主搶了就搶了,她有兩個窗口也夠了。

這馬車,清韻是不能更滿意了,大大方方坐在馬車裡看鬧街,還不用擔心被人說無禮。

看著街上人來人往,形形色色的人,或叫賣,或討價還價,或遛鳥,或搖玉扇,當真有趣。

若瑤郡主拿糕點請清韻品嘗。

清韻拿了塊山楂糕,輕輕咬著,望著窗外。

正好瞧見一人騎馬過去,那人瞧著有些眼熟,清韻訝異,「好像是皇上?」

若瑤郡主正給清韻倒茶,聽清韻說這話,趕緊往外看,可是哪還瞧見皇上,不由笑道,「肯定是你看花眼了,皇上怎麼可能出宮?」

皇上出宮,那是要閑人避讓的。

清韻臉微微紅,她估計真看錯了,皇上怎麼可能孤身一人騎馬在鬧街行走,身邊還不帶一個侍從的?

亂徊枵檔墓Ψ潁就到寧王府前了。

丫鬟扶著若瑤郡主下來,紅綃扶清韻下來。

等馬車趕走之後,清韻回頭看了一眼,微微挑眉。

衛馳怎麼不在了?

他不是跟在馬車左右的嗎,她還瞧見了兩回啊,怎麼這會兒不見了。

有人要她命,看不見暗衛,清韻心底發毛。

若瑤郡主拉著清韻進寧王府。

清韻深呼兩口氣,寧王府可不是伯府,誰都敢隨便闖進來殺人。

寧王府,古木參天,怪石林立,環山銜水,亭台樓榭,廊迴路轉,處處透著輝煌富貴,亦不失清致素雅。

走了一刻鐘,才到寧王妃住處。

有若瑤郡主帶路,直接就進了寧王妃內屋。

進去的時候。正好瞧見太醫再給寧王妃把脈。

若瑤郡主就急了,「母妃,你怎麼了?」

寧王妃臉有些虛白,她搖頭道。「母妃無礙。」

太醫收了手,輕輕嘆氣。

聽著那嘆氣聲,寧王妃臉上僅有了一分紅暈,頓時散去,眼眶就濕潤了。問道,「有幾分希望?」

太醫不知道怎麼說好,只道,「微臣儘力。」

說是儘力,但是他的語氣中就透著濃濃的無力。

太醫叮囑道,「微臣去開藥方,王妃要保持好心情,切莫大喜大悲。」

王妃抹著眼淚,沒有說話。

丫鬟送太醫出去。

若瑤郡主坐在床榻便,握著王妃的手。道,「母妃,我將清韻姐姐帶來了。」

寧王妃點頭,努力擠出一抹笑出來,望著清韻。

清韻福身給她請安,抬頭,露出一張吹彈可破的臉來,杏面桃腮,顏如渥丹。

寧王妃輕點頭,她眸光落到一旁的琴台上。道,「我讓若瑤去請三姑娘來,不為別的,只是想聽聽昨兒三姑娘在桃花宴上彈奏的琴曲。」

清韻怔祝她怎麼也沒想到,若瑤郡主紆尊降貴去請她,就為了聽她一首琴曲。

寧王妃相求,還是這麼一個小要求,清韻怎好拒絕。

她轉身走到琴台處,寧王妃擺手。讓丫鬟全部退出去,只留下若瑤郡主。

清韻撫摸琴弦,看了寧王妃一眼,就輕撥琴弦。

屋子裡靜謐,只聽得見清韻婉轉妙音。

等她唱完,寧王妃已經淚流滿面了,她趕緊拿帕子抹眼淚。

若瑤郡主有些擔心,「母妃?」

寧王妃搖頭,道,「你先出去,我有幾句話要單獨問三姑娘。」

若瑤郡主撅嘴了,「母妃1

若瑤郡主要留下,但是寧王妃不許,她只能出去了,把紅綃也帶走了。

屋子裡只剩下寧王妃和清韻。

清韻茫然的看著寧王妃,忍不住問道,「王妃有什麼想問清韻的?」

寧王妃請清韻坐,清韻就坐下了。

寧王妃問道,「這首曲子,是不是皇上讓你唱的?」

清韻,「……。」

跟皇上有什麼關係?

這曲子是前世的曲子啊,和皇上有關係?

清韻搖頭,再把琴曲得來胡謅一遍。

寧王妃皺眉,「當真不是?」

清韻連連搖頭,真的不是啊,要不,她發個誓?

「那會是誰寫這麼別有用心的曲子?」寧王妃漂亮的眉頭隴緊。

清韻,「……。」

這不是別有用心,只是一個巧合埃

還有寧王妃說了曲子別有用心,還懷疑是皇上?

清韻忍不住問道,「這首曲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她怎麼那麼倒霉,抽籤倒霉,隨便唱首曲子還倒霉,這叫她以後還敢隨便出門嗎?

見清韻擔心,寧王妃微微一笑,寬慰她道,「或許只是巧合,這首曲子勾起了皇后許多傷心往事,聞琴傷情,才會吐血暈倒,往後這首曲子,就別再彈了,也別將琴曲給別人,誰要,就說是我叮囑你的,包括皇后在內。」

清韻點頭,道,「謝王妃叮囑,清韻記下了。」

王妃點頭一笑,隨即她從被子下,抽出一封信來,遞給清韻,笑道,「這是今兒下早朝時,鎮南侯給王爺的信,誰想信里有信,是給你的,王爺原是想叫若瑤給你送去,我想鎮南侯此舉,定然不尋常,所以才叫若瑤將你請了來。」

這才是若瑤郡主巴巴跑去將清韻請來的真正原因。

清韻也詫異了,鎮南侯要送信給她,讓暗衛送一下不就行了,何必饒這麼大一彎子?

清韻接了信,拆開……

然後,裡面又是一信封。

上面寫著:寧王妃親啟。

清韻,「……。」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