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一章 笑話(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 笑話(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凌亂的把信遞給了寧王妃。

寧王妃也是哭笑不得,「一封信而已,老侯爺這是要把信交給誰呢?」

她當信里還有信,誰想打開裡面有一張紙條,上面就幾個字:請三姑娘給你保胎。

要不是那字雄渾霸道,寧王妃只當自己看花了眼。

可鎮南侯什麼人,絕對沒那閑工夫和她開玩笑,他讓她求三姑娘給她保胎,莫非三姑娘會醫術?

寧王妃望著清韻,問道,「三姑娘會醫術?」

清韻愣了下,輕點了下頭。

寧王妃眸光立時染起了希望來,她要下床,求清韻給她保胎。

清韻哪敢當寧王妃大禮啊,況且,寧王妃一激動,肚子就疼了起來。

嚇了清韻一跳,不敢耽擱,趕緊幫王妃診脈。

診脈之後,又趕緊施針。

寧王妃疼痛減弱,清韻才忍不住問道,「王妃小產過幾次?」

寧王妃聲音哽咽,「五次了。」

清韻心涼了一下,流產三次以及三次以上會習慣性流產,而王妃身子虛,心裡壓力又大,流產的幾率更大。

王妃見清韻臉微白,心就提了起來,「也保不住嗎?」

清韻搖頭,「保得祝」

清韻的回答很乾脆,但其實她只有七分把握。

可她知道,哪怕她說有九分,寧王妃都不可能放下心中擔憂,這對保胎不利。

清韻是鎮南侯推薦的,寧王妃就算不信清韻,也得相信鎮南侯埃

一會兒后,清韻取下銀針。道,「王妃放寬心,我會幫你保住腹中胎兒的,剛施過針,王妃情況還算穩定,一會兒我開服保胎葯,王妃煎服三日。等我回了伯府。會調製保麟丸送來給王妃服用。」

王妃一聽保麟丸,眼神就黯淡三分,「我吃過保麟丸。效用並不大。」

清韻,「……。」

不用說,肯定是重名了。

清韻笑道,「保麟丸只是我隨口起的稱呼。藥丸是我根據王妃的身體情況配的,製成藥丸。王妃早晚服用一粒。」

寧王妃這才安心,她太在乎腹中胎兒了。

清韻是大夫,她自然理解寧王妃的慎重不安。

屋子裡就有筆墨,清韻過去寫了藥方。交給寧王妃。

寧王妃玲瓏人,鎮南侯用這樣的方式告訴她清韻會醫術的事,是不想旁人知道。畢竟一個大家閨秀會醫術,太匪夷所思。

等忙完。外面若瑤郡主等不耐煩,偷偷跑進來了,站在珠簾外問,「母妃,你們兩個悄悄話,說完了沒有?」

寧王妃嗔怪她,「說完了,進來吧。」

若瑤郡主就進來了,她看著寧王妃,詫異的望著清韻,「清韻姐姐,你和我母妃說什麼了,母妃臉上竟有了一些潤色。」

寧王妃摸著臉,笑道,「說完了,你送清韻去皇宮,切莫惹事生非。」

若瑤郡主撅嘴,「我很懂事好不好,母妃小瞧我1

說完,賭氣似的拉著清韻走了。

兩人出了屋,走了沒幾步,便見院門口,一個姑娘迎面走來,正是寧欣郡主。

她笑道,「聽丫鬟說你急匆匆出門,我還以為你有急事呢,原來是去安定伯府請三姑娘來。」

一個郡主,跑去一個被貶的伯府,紆尊降貴,也不怕失了身份。

若瑤郡主也不生氣,只問道,「你來尋我,莫非是對出那對聯來了?」

寧欣郡主臉一紅,道,「父王說今兒早朝,滿朝文武什麼事都沒做,就琢磨下聯去了,我猜這兩日,整個京都,有點才華的,估計都在想下聯了。」

滿朝文武都對不出來,她對不出來也沒什麼丟臉的。

清韻,「……。」

若瑤郡主捂嘴笑,「一個對聯,難倒那麼多大臣,還是第一次呢,對了,清韻姐姐,你知道下聯嗎?」

清韻不好意思笑笑,「我要是想的出來下聯,也不會拿來為難朝臣了。」

若瑤郡主想想也是,誰都知道清韻要的是伯府恢復侯爵,可不是一個下聯,轉而望著寧欣郡主道,「清韻姐姐還要進宮見皇后,我送她進宮了。」

寧欣郡主道,「這麼急做什麼,我是想昨兒那琴曲好聽,想沐三姑娘教我。」

清韻汗顏,要不是寧王妃叮囑在前,寧欣郡主這樣說,她肯定就給了。

這會兒,她只能搖頭了,「方才我答應王妃,將琴曲忘掉,我不能言而無信,抱歉了。」

清韻這樣直言回絕她,寧欣郡主還能說什麼呢。

若瑤郡主就拉著清韻要走,寧欣郡主沒有把路讓開,而是笑道,「太妃要見她。」

若瑤郡主就道,「今兒怕是不行了,我去安定伯府時,她就要進宮,是我生拉硬拽將她帶回了王府,已經耽擱許久了,再耽擱下去,皇后該急了,太妃那裡,改日我再請清韻姐姐去見她。」

說著,就拉著清韻朝前走。

身後寧欣郡主在笑。

屋內走出來個丫鬟,在寧欣郡主身邊停了片刻,低語道,「郡主,王妃吩咐丫鬟拿兩套頭飾和王爺新賞給她的紫玉鐲給三姑娘,那紫玉鐲,郡主討了兩回,王妃都沒給她。」

寧欣郡主微微挑眉,讓若瑤親自去請,還送這麼重的賞賜,連若瑤喜歡的紫玉鐲,王妃都捨得送了,沐三姑娘何德何能,讓王妃這樣中意?

寧王府外,清韻上了馬車后,丫鬟就送來個包袱,對若瑤郡主道,「郡主,這是王妃送給三姑娘的禮物。」

若瑤郡主接了包袱,望著清韻,笑道,「母妃真是的,和你說了半天悄悄話。不給你,這會兒又巴巴送來,對了,母妃和你說什麼了?」

清韻撫額,不說話,若瑤郡主就把包袱擱在清韻大腿上了,紅著臉道。「我就知道。母妃肯定叮囑你不許告訴我了,她為什麼不相信我呢。」

若瑤郡主活潑爽朗,心直口快。怒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幾乎是眨眼就忘了。

馬車汩汩朝前,清韻把包袱放到一旁。

寧王府離皇宮很近。很快就見到宮門了。

皇宮守衛深嚴,哪怕是若瑤郡主。也不能隨便進宮的。

若瑤郡主掀開車簾,從懷裡掏了塊令牌出來,給侍衛看,「母妃讓我進宮見皇后。馬車裡坐著的是皇后召見的安定伯府三姑娘。」

今兒會有什麼人進宮,這些侍衛都知道。

見了令牌,又知道是清韻。趕緊把路讓開。

進了皇宮,下了馬車。便有丫鬟帶路朝皇后住的長信宮走去。

正要邁步進長信宮,裡面走出來一女子,梳著靈蛇髻,穿戴奢華,容妝精緻,眉間透著嫵媚。

丫鬟扶著她,小心提醒她,「小心門檻。」

若瑤郡主見到她,微微福身,「見過常妃娘娘。」

清韻愣了一下,沒想到她進宮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常妃。

常妃嘴角帶笑,「是若瑤郡主來探望皇后呢,不過皇後有令,誰也不見,這一趟怕是要白跑了。」

若瑤郡主笑道,「皇后召見清韻姐姐,我只是送她來。」

清韻?

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

常妃眉頭一挑,上下掃視了清韻兩眼,嘴角的笑意更深。

「原來你就是安定伯府三姑娘,以一幅對聯,就想難住文武百官,逼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當真是膽量不小,」常妃嘴角的笑,轉為譏笑。

就沖常寧侯府和安定伯府的矛盾,清韻也不指望常妃對她有好臉色。

況且常寧伯府常嫻兒害她當眾丟臉,這事她記著呢。

清韻福身請安,旁的話,一句沒說。

若瑤郡主則道,「皇后召見,改日再給常妃娘娘請安。」

說著,福了福身子,拉著清韻往前走。

身後,有丫鬟問,「娘娘,那對聯真的沒人對的出來嗎?」

有譏笑聲道,「不過是痴心妄想罷了,回宮。」

若瑤郡主望了清韻一眼,見她面色從容,絲毫不帶怒氣,她就驚嘆了,「你都不生氣嗎?」

她又沒有招惹過常妃,只是出對聯為難文武百官而已,又沒有礙著常妃什麼事,她卻冷譏熱諷,真是有毛玻

清韻失笑,「我生氣做什麼,她說的是文武百官痴心妄想,並非是在說我。」

若瑤郡主,「……。」

她還以為清韻姐姐是寬厚大度,心胸豁達,原來是傻啊,她都沒聽出來常妃是在笑話她么?

這樣笨笨的,能長這麼大,當真不容易。

要是清韻知道她只是說了個笑話,若瑤郡主卻這樣想,估計要吐血。

往前走了十餘步,便嗅到一股幽郁的香氣。

不遠處,有花開艷麗,姿態嬌麗清音,形似令箭,花似睡蓮。

除了令箭睡蓮,還有佛手花、香櫞花、碧桃、丁香……

花開鬥豔,幽香撲鼻。

皇后吐血暈倒,太醫叮囑她床休養,是以丫鬟領著清韻進了內屋。

屋內,擺設精緻細膩,無一不精,無一不雅,既奢貴,又低調,就當看這屋子,就能感受到一股子母儀天下的氣息。

清韻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精美的瓷瓶玉雕,眸光閃亮。

紫檀木龍鳳床上,皇后靠著牡丹大迎枕,面色還有一些蒼白,但比昨天吐血暈倒時好了許多了。

見到若瑤郡主,皇后笑道,「若瑤也來了呢。」

ps:求月票。。。。快被追上了。。。。。未完待續